正文 章 病情加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说起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人们最先想到的便是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达的经济水平。可是说起了巴尔的摩市就不得不提及一个名人了,那就是著名的慈善家约翰霍普金斯。

    约翰霍普金斯是巴尔的摩市的银行家,教友派徒,他在去世之时留下其7oo多万美元的巨额遗产。要知道,在十九世纪末7oo多万美元是什么概**,不要说是7oo多美元了,就是换netg人民币,那也是一笔巨额财产。

    大慈善家去世时留下遗嘱,嘱咐委托人将其遗产捐赠给以其名字命名的大学和医院。

    上帝就像君子一样,只要是好人,他就喜欢netbsp;   时隔一百多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已经成为排名全美前2o的高校,许许多多的专业更是位居全美前三甲,尤以医学为其骄傲。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同样是以大慈善家的名字命名的,它隶属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近十多年来,它一直是美国最好的医院,无出其右,没有哪家医院可以撼动其霸主地位。

    谢啸天当然不知道这些,不过颜羽彤却知道,要不她也不会选择到巴尔的摩市定居,其实为的就是一个方便,这边既有这么好的医院,又有这么好的贵族学校,而且颜母的哥哥也定居在这儿,真正做到了一举三得。

    谢啸天是不怎么看得懂医院的名字,不过上面的“Jhon”他还是认得清清楚楚的。

    跨入医院,但见医院主体大楼为红色,虽明亮却不刺眼,让人感觉犹如冬天中的火把一般暖和。一路行来,绿树丛生,绿草如茵,环境幽雅,不管这是什么医院,谢啸天已经在心中给他打了个不低的分数。

    但看医院外围的风景,就十分适合看病养病,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也更容易放松自我,不必再为俗世中的勾心斗角而枉费心机。

    但看这些,这医院的医疗水平就绝对不低。

    谢啸天在心中暗暗的给这座全美第一的医院做着评价。

    走进医院大楼,入鼻的不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反而传来阵阵清香,当真让人怡然自得。一路走来,走廊上还挂着艺术画,红色的墙上还钉着金色小挂牌,想来应该是介绍医院的历史才是。

    二人一路拾阶而上,一直行到三楼,颜羽彤这才停了下来。看颜羽彤轻车熟路的样子,谢啸天心想她应该是常来才是。

    两人进了一间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头半白而且已经秃了一半的老医生,不过老医生虽然年事已高,可却依旧红光满面,想来外国医生也该是极其注重自的健康才是。

    用英语交流自是没有谢啸天的份,他无聊的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直到颜羽彤讲好了过来跟他说话,“天哥,你先出去一下,史蒂文老医生要给我做一下检查。”

    “什么,检查?”谢啸天失声喊道,一看到自己心的美人要给这个糟老头检查,谢啸天一想到的便是一个猥琐的老头借着医生的称号要给年轻貌美的女病人看病,然后毛手毛脚,借此机会大揩其油。

    看着谢啸天一副怕自己要被人吃掉的样子,颜羽彤就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龌龊**头了,她轻捶了他,啐道:“想什么呢,史蒂文老医生一直是我的主治医生,真不知道你的脑袋瓜子里想些什么东西呢!”

    谢啸天讪笑一声,退了出去。

    史蒂文老医生见谢啸天已经出去,也便开始给颜羽彤检查ti,他用着地道的美国英语开着玩笑说道:“露丝,刚才那个帅气的小伙子是你的男朋友吗?”

    露丝正是颜羽彤的英文名字,她红了红脸,然后羞涩的答道:“是的,医生!”

    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这样子聊天的效果倒是不错,不知不觉中检查便已经结束了。

    史蒂文老医生皱着眉头,颇为担忧的说道:“露丝啊,你的心脏况很不妙呢!”

    这样的话颜羽彤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她的脸上并没有浮现过激的绪,只是冷静的问道:“医生,按照这样的况展下去的话我还有多长时间呢?”

    医生顿了一顿,有些不大想打击面前这个风华正茂的女孩的积极,可是他又不能撒谎,“最多四年!”

    四年,难道我的人生四年后就要划上一个句号了吗?天哥,我好舍不得。

    看着陷入沉默的颜羽彤,老医生赶紧给她打气,“露丝,不要难过,虽然世界上和你的血型相匹配的只有几万人,不过我相信四年之内肯定会有人愿意将自己的心脏捐献出来的。”

    “哦,是吗?”颜羽彤既像是问医生,又像是问自己的样子。

    开门的一霎那,颜羽彤揉揉自己的嘴角,努力摆出一副天真无邪快乐活泼的神来,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病而让自己的天哥也提心吊胆的。

    门一开,入眼的便是谢啸天百无聊赖的蹲在不远处,无聊的看着墙上的壁画,也不知是在欣赏还是在呆,不过颜羽彤更倾向于后者。

    悄悄的mo上前去,颜羽彤一下子便扑到谢啸天的背上,用手捂着他的眼睛,调皮的说道:“猜猜我是谁?”

    如此景一点儿也让人瞧不出她是一个已经获知自己只有四年生命的女孩。

    背后猛一受力,谢啸天ti顿的前倾,还好用手撑地,止住了摔倒的趋势,“让我猜猜啊!会不会是早上那个钻进被窝扮鸵鸟的害羞女孩呢?”

    颜羽彤不依,用手捶打着谢啸天的背,“不和你玩了,取笑人家。”

    谢啸天蹲稳子,双手往后一抄,一把抓住颜羽彤的脚,然后腿上一用力,背着驮着一个颜羽彤就站了起来,嘴中还打趣着:“背媳妇咯,背媳妇咯!”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的出了医院大楼,正想着到哪里去玩的的时候,突然一道鬼影横在两人面前。

    谢啸天看清来人面貌之后,冷哼一声:“真是白见鬼了,走到哪儿都会遇到倒霉鬼。”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