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飞机到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鄙视完章余之后,谢啸天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那就是自己那一泡忍了n久之后的尿好像还在体内呢,要是再不出来,随时都有尿中毒的可能。

    慌里慌张的跑向厕所,好死不死的又遇到了那个可的空姐,照理说不管乘客做了什么,空姐都应该摆出衣服笑容可掬的样子,不过这个可空姐好像特别另类一点,见到谢啸天后,不但没笑,反而冷哼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留给谢啸天的唯有苦笑,不过他也因此对这个空姐更有好感,做人就该如此才是,敢敢恨,那样才能活的五彩缤纷,多姿多彩。

    推开厕所的门,索谢啸天离开的那段期间没人来上厕所,要不然厕所里躺着一个光着pi股的男人,那还不引起一段恐慌。

    那男的如今还是光着上,裤子推到脚踝处,一只小鸟在鸟巢下更是他耷拉着个脑袋,显得一场的无jing打采。

    谢啸天可没空管那么多,他也赶紧掏出家伙,先把体内那一滩污水出体内再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又看了看昏迷的那男子的,谢啸天心中不jin又鄙视了那个男子一回:这么小的资本也敢拿出来!

    舒舒服服的解决完生理问题,随后打了一个寒噤,谢啸天全都舒坦下来,可是面对着赤1uo倒地的那个家伙,他犯困了,自己该怎么处理他呢,交给空警?还是等等吧,如果这家伙的回答自己还算满意的话,那就饶了他。

    谢啸天舀了一杯冷水,泼在那se狼脸上,尽管飞机上开着暖气,可男子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幽幽醒来。

    一醒来,见到魔王级人物的谢啸天,他也顾不得穿衣服,缩在一个角落里,不住的求饶。

    谢啸天邪邪的笑道:“知道老子为什么把那个女人弄走吗?”

    se狼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他深怕说错了一句话又招来谢啸天的一顿毒打。

    如果此时谢啸天照照镜子的话,肯定可以看出自己脸上写着两个字:,谢啸天一笑,单手托着下巴,手指头不住的抚mo着自己下巴唏嘘的胡渣,就好像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因为老子喜欢男人,最喜欢鸡jian了!”

    那男的先前还是恐慌异常,听到谢啸天这句话后,直接傻楞在那儿,一张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绿,一会儿紫的,脸上的颜色好生jing彩,足以开一个大染坊了。

    男子大概是屈服于谢啸天的威之下,噤若寒蝉,虽然依旧害怕,可是他却yaoyao牙,跪坐起来,反个,将自己的pi股露给谢啸天,好似在说着:来吧,只要你不高我,鸡jian我也没关系。

    这么一副场景摆在谢啸天面前,他已经完全被这个搞笑的se狼打败了,心里已经完全绝望了。他一脚踹在男子翘的老高的pi股上,“草,还真以为老子是背背山来的,给我穿好衣服,回座位上去。”

    在压力之下,人往往能够挥出乎寻常的潜力,谢啸天直觉眼前一花,一个年轻帅气的斯文败类便出现在自己面前,这se狼虽然长的不是很帅,但胜在一个白字,看上去倒显得斯文,可是谁又猜的到他披在人皮下的到底是怎样一副嘴脸呢。

    由于谢啸天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那个女孩,所以只好坐上那女孩的位置,那女孩的位置刚好与se狼毗邻,怪不得这个se狼可以下药呢,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迷药往女孩被子里一放,那就可以为所yu为了。

    也不知飞机飞了几个小时,反正还在飞着,谢啸天也不担心什么,只要不到时候玩个坠机游戏便可。

    谢啸天坐在se狼同学旁,就好像一个警察一样调查着他的户口,而se狼也显得异常配合,毕竟把柄落在他人手上,也不得不屈服。

    “名字!”

    “魏梭!”

    谢啸天一愣,猥琐?我还呢。不过谢啸天可不关心这些,反正只要机场一到,自己与这个se狼便要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去美国干什么?”

    “帮忙家人开餐厅!”魏梭小声回答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得谢啸天不高兴就可能要被遣送回国了。

    “小子,到了美国后给我狠狠的污辱几个金外国佬,自己国家的兄弟姐妹要团结互知道不!”明明比魏梭小个几岁,可谢啸天装的就好像比魏梭年长了一辈一样,以一个长辈的份教训着他。

    魏梭又是一愣,今天想要**这个女孩其实也是他一时起了歹**,在实施过程中他也是胆战心惊的要命,被抓住后,他更是后悔的要命,如今面前这个人不但不报警,反而鼓励自己糟ta外国人家的闺女,他的脑子好像就要转不过来了,他只能木然的点点头,也不知是答应谢啸天团结互自己国家的兄弟姐妹还是答应他去污辱外国人家的闺女。

    两人聊了一会儿,谢啸天也实在找不出什么话题来跟魏梭继续瞎掰下去,这个时候他不jin特别想**章余,要是章余在就好了,那瞎侃能力自己简直是望尘莫及,拍马也追不上,自然也就不会有冷场了。

    谢啸天没了聊天的兴趣,自是往后一躺,头一歪,直直的躺进去睡了,路程还远着呢。

    也不知那个小姑娘怎么样,自己到时候又该怎么跟她说这些呢,谢啸天带着这个**头,躺了好一会儿才进了梦乡。

    恩?睡梦中的谢啸天感觉有人在推自己,他不耐烦的一挥手,他这还没睡够呢,“飞机又还没到站,急什么,不要打扰我睡觉。”

    推谢啸天的人“草”了一声,也不再推了,但是接下来谢啸天的灾难就要来临了,他只感觉耳边突然一声大吼,那吼声简直可以让狮子望而生畏。

    “老大~~纽约纽瓦克国际机场到了啊!啊!~啊……”

    谢啸天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他使劲的揉着耳朵,“死章鱼,扮人猿泰山啊,老子耳朵都快聋了!”

    谢啸天抬头环顾四周,现这人都走guang了,空空如也,他不好意思的朝着章余笑笑,顺便还看到了章余旁那个穿着自己衣服饶有兴趣打量自己的那个女孩。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