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出征之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昨,烂赌九招供之后,谢啸天等人也实现了诺言,并没有刻意为难他。他受伤的部位也仅仅是左手的两根手指而已。

    根据烂赌九供出来的实,事果然要比谢啸天等人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

    那一,章余和韩泗救走谢啸天胡晶晶之后,阿松就大雷霆,誓要灭了兄弟会。就在阿松召集人马,准备倾巢出动灭掉兄弟会之时,一向沉默寡言的铁头站了出来,他临时充当了一回狗头军师。

    铁头的想法和事先谢啸天所担心的一样,他对阿松说道:“松哥,这时候不适宜攻击:第一,对方的人刚回去,想必回去之后定会有所防范,这样我们攻击的话肯定占不到便宜;第二,那是别人的地盘,我们这么大举进攻,对方肯定事先会有所察觉,要是到时候给了他们部署的时间,那么吃亏的还是我们;第三,他们有很大一部分会员是学生,如果我们大举进攻,学生的号召力肯定会挥作用,那到时候一个学生会员就是拉来两个帮手,我们也可能要栽在那里。”

    阿松没好气的回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铁头也似乎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但见他侃侃而谈:“松哥,我的意见就是等,等到学生放假。那么,到时候兄弟会也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那时候我们再去进攻,肯定事半功倍。”

    这些就是烂赌九交代的一切,而他们选定的时间就在学校放假的前一天,细细算来,如今可以策划的时间竟只剩下一天。

    谢啸天心想,这个铁头果然是一号人物,考虑的竟能如此周全,要是自己这一方联系不到和尚,乃至不能正确料定他们的进攻时间,那么兄弟会可就真的该灭亡了。

    一想及此,谢啸天的脊梁骨就会冒出一股冷气。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打算,那么索就来个将计就计,在对方行动之时来个突袭,将对方的有生力量一网打尽,免除后患之穷。

    想到这么个好方法,就脸谢啸天都不jin要在心中称赞一句自己还真他ma的聪明,有做狗头军师的潜质。

    可是这种事毕竟不是小儿科,稍有差池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了,所以他还是召来了兄弟会的领导层们来开一个小会。

    又是经过一番争论,结果谢啸天的意见是全数通过。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兄弟会就是毁在我手中也值了,谢啸天心中暗暗想道。不过他随即不想,不对呀,怎么能说这么些泄气的话呢,呸呸呸。

    这种事,一个小小的兄弟会自是难成气候,当然得拉上和尚的新桥帮。谢啸天拨通和尚的电话,和他说明自己的主意后,和尚大声叫好,连称谢啸天足智多谋神机妙算。

    此时既然已经知道阿松到时候集中人数的时间地点,两人也同样约了一个时间地点,到时候碰面,双双出击,直捣黄龙。

    谢啸天打电话之时,章余就站在他的旁,章余一直等到谢啸天打完电话之后,才提出自己的担忧,“老大,我看和尚这个人不像什么好人,你看我们是不是要防着点?”

    谢啸天直做晕状,他双眼一翻,毫无保留的给章余来了一个十分bai皙的卫生眼,“老鱼,你看咱们什么时候难道成好人了吗?既然我们已经进了这个圈子,就没所谓的好人了。”

    章余一愣,细细的品味着谢啸天这句话,是啊,入了这一行,哪还有什么清白之可言。

    谢啸天接着开口道:“和尚的人品的确值得怀疑,所以我们这次不能出动全部人马,我决定留下两netg人马,到时候就由你坐镇无名镇。”

    “可是老大……”

    谢啸天双眼一瞪,不耐烦的说道:“没什么可是的,我说过,你留下就是你留下!”

    和谢啸天相处了这么些年,章余自是知道他的脾,说出去的话往往如泼出去的谁一般,正所谓覆水难收,想要他改变主意,难!

    谢啸天还不大放心,接着说道:“老鱼,你不要想着到时候偷偷的过来,要是我看到了,我们连兄弟都没得做!你知道我脾气的!”

    章余无语,自己这么点心思竟然都能被老大看透,不过他的心中还是十分委屈,什么坐镇,那只不过是个不让自己陷入危机的借口而已。老大,难道你还把我当小孩子看吗?不管了,反正到时候偷偷的溜过去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量你也不敢和我断绝关系。暗自下定主意的章余十分乖巧的同意了谢啸天下出的决定。

    晚上!成则称王,败则为寇。一想到败,谢啸天就有些怕,他不是怕自己被人怎么样,他怕自己一被别人怎么样,关心自己的人会伤心难过。

    为了不让关心自己的人伤心难过,谢啸天决定做好永别的准备,称王最好不过,成败寇,则也有个交代。

    回到寝室,谢啸天显示修书一封,题目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两个字:《遗书》!

    遗书里交代了一些必要的事,并将父亲留下的钱财分为三份,章余,颜羽彤,胡晶晶各一份。

    随后,一向不会主动打电话的谢啸天拨通了颜羽彤的电话。只可惜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嘟嘟的忙音,一连拨了五六次都是如此,谢啸天决定放弃,不过他还是编写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同样简单:“丫头,我你!”

    一直待到晚上,谢啸天这才拨通了胡晶晶的电话,“晶晶,你能来一下我们寝室吗?”

    胡晶晶没有多话,不消一刻钟便已出现在2o1室。

    胡晶晶一入门,就被谢啸天拖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谢啸天没有多话,对准胡晶晶就是一通饿虎扑食一般的强吻。胡晶晶一顿,脑中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云里雾里的,还没待她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谢啸天就已经结束他的强吻了。

    灯光下,胡晶晶的脸并没有想象中的红晕,反而有些苍白,显然是被刚才的突袭所吓倒。可是刚才那还只是谢啸天的牛刀小试而已,这回他才要来真格的。

    他的手已经悄悄的在剥胡晶晶上的衣服,就好像在剥一个煮熟了的鸡蛋一样。胡晶晶并没有反抗,事实上,谢啸天就是将她卖了,相信她也不会说什么。

    不jin谢啸天的动作像剥鸡蛋一般,胡晶晶的ti也如鸡蛋一般,她的皮肤,水灵白嫩,和剥壳的水煮蛋无异。

    谢啸天向后退了一步,他第一次这么认真贪婪的欣赏着胡晶晶的。

    美人低着头,红着脸,无法直视谢啸天的双眼。她的双手则是害羞的遮着自己的神秘地带,只可惜要害有三点,而手却只有一双,因此经常顾此失彼,netbsp;   谢啸天走上前去,温柔的撸开胡晶晶的双手,将之反手扣在她的后。羞涩的胡晶晶紧张的闭上双眼,谢啸天继续着自己的视线侵犯。

    滚圆bai皙的兔兔,漆黑神秘的三角地带,feng满浑厚的tun部,这一具只属于谢啸天的,同时也是谢啸天唯一品尝过的,不知为什么,谢啸天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些澎湃,心脏莫名的加,就好像要经人世的netbsp;   看,何以解馋。谢啸天轻轻拥上美人的躯,一张嘴由美人的唇顺及而下,直至将yu体侵略一番他这才善罢甘休。

    一番完结,谢啸天并没有枪直入,他将这一个夜晚想象成了自己的最后一个夜晚,因此他表现的特别温柔,他要让自己的人沉溺在的海洋中。

    she头用罢,这回他用上了双手,这一双手是他最自豪的,xiu长而又有力,虽然随着父亲练习武艺长了些许老茧,可它依旧如此完美。完美到能够征服一个女人。

    在灯光的刺ji下,胡晶晶依旧是闭着双眼将自己的yu体横陈在netg上。待谢啸天手侵入她的ti时,她忽感有异,ti作出了本能的反应,双腿夹紧,想要将那侵入ti的物体挤出去。

    谢啸天轻拍了几下她的大tui,并不断温柔的抚mo,这才消除了美人的紧张,顾虑。

    出场此味的胡晶晶竟觉ti有了莫名的兴奋,她的背高高弓起,随提随着谢啸天手上动作的加快竟也跟着颤抖,她紧yao着自己的下唇,可到了最后,竟现那已经无法忍受的快gan就像海水一样,连绵不绝,无处不在。

    恩!~啊……

    一声低沉的呻,她竟达到了人生的顶峰。

    谢啸天也感觉手指有些酸麻,胡晶晶脸上的红潮尤未褪去,她缠上谢啸天,朱唇轻启,担忧的问道:“啸天,你这是……”

    话未说完,红唇随即又被谢啸天堵住,一番缠mian之下,人也没了说话的力气。

    一夜疯狂,当胡晶晶睁开双眼之时,顿感浑酸痛,昨夜是一个疯狂之夜,后半夜,她虽连连求饶,可谢啸天却是骁勇善战,越战越勇,丝毫没有放过她这个战俘的意思。

    胡晶晶手臂一搂,竟搂了空,此时netg上哪里还是半分谢啸天的影子。

    无论怎么看,谢啸天的行为中处处透露着怪异,昨夜胡晶晶想问,谢啸天却丝毫没有机会。担惊受怕的她拨通了谢啸天的电话,可铃声却在头柜上响起。这回胡晶晶是彻底绝望了!

    她并没有放弃,只可惜一直找到晚上,她还是未找到这风一般的男子。

    同一个晚上,另一个地方,谢啸天和和尚站在众人面前,他们两个双手一挥,“上车!”众人便想蚂蚁拥向甜食一般,齐齐涌入车中,朝着目的地出。

    谢啸天踏上车的一霎那,心中**叨: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