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说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冬天的黑夜总是来的早去的晚。时间才刚过五点,夜幕就已降临。夜幕的降临,同时给陷入黑夜的城市带来了灯红酒绿的生活。

    黑暗总是最好的掩饰物,黑夜下的女人总是显得特别的妖娆妩mei多,黑夜同时还可以掩盖其他许多罪恶,譬如说:谋。

    进行谋,最好选择一个隐蔽的地方进行谋划,可如果硬要在闹的地方进行,那只能说明你不是莽撞就是聪慧。

    当一场谋事关自己利益的时候,莽撞的人也会变的小心谨慎,变得聪慧起来。

    一场谋的进行,并不需要太多的人,只要几个核心人物就足够了。

    此时新桥奥斯卡kTV的一个VIp包厢中就坐着那么五个人,他们分别是和尚以及他的小弟黄金镖,老鼠以及两个材火爆,容貌姣好从事服务行业的年轻女子。

    暧昧的灯光下,和尚的光头显得特别的刺眼,仿佛随时都有一道亮光在他的光头上出来。

    入夜之后,老鼠在奥斯卡里找到了和尚,待他说明来意之后,和尚便将他邀到了这一间VIp包厢里,偌大的包厢,此时只坐着五个人,多少显得有些奢侈。

    和尚此时正在和他怀中卖笑的女孩tiao调的不亦乐呼,他将掺上红茶的威士忌顺着女孩的ru沟倒了下去,将女孩xiong前的衣服全都打湿了。本就显得有些单薄的衣服一经打湿,里面的nei衣都印衬出来了,饱man的球仿佛随时都会爆出来一般。

    老鼠坐在和尚的旁边,他的旁同样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可他却没心思玩这些,如今大难当前,他怎么还会有玩的心呢。

    女孩见老鼠急躁不堪,但却又对她毫无兴趣,她自然是乐得逍遥,既然客人无心玩,她又何必浪费表,拿着脸贴冷pi股呢。

    另一边的和尚此时的行动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他见这样玩没什么意思,手上干脆一用劲,将女孩的上衣撕扯的干干净净。女孩的一对球就好像两只小bai兔一般,蹦蹦跳跳,煞是。

    和尚狂笑一声,将女孩放倒在自己腿上,张着一张大嘴就扑上去了,嘴巴不停的shun,yao,tian,吸,也不知是他手段的确高明,还是女孩有意讨好他。只见女孩在他嘴下jiao喘连连,求饶不已,不一会儿就已媚眼如丝,如一滩烂泥一般滩在和尚腿上,嘴中还不停的嗲着讨好和尚:“哥,你好厉害哦~弄的人家好爽……”

    女孩的恭维显然很受用,和尚听着她的马,一张脸立时乐开了花,“你这sao娘们,待老子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看着势,和尚随时都有可能扒下裤子,枪便刺。老鼠暗暗心烦,眼前的宫图虽然景色yi旎,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呢,要是再看着和尚和女孩来一场人大战,这可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焦躁不已的他不jin连忙开口道:“那个,哥……”

    正褪下外的和尚一听有人打搅,不jin皱起了眉头,他一抬头,有些怒意的看向老鼠,随后又抓了女孩的xiong部一把,拍拍她的pi股,“出去,出去,真是烦死人了!”

    这句话他虽然是对女孩子说的,不过看来显然是说给老鼠听的。

    老鼠面现尴尬神色,他有些难为的看向和尚,不过不经意间,看到和尚嘴角那掩饰不住的笑,他顿时明白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一个人纵然能够很好的控制的绪,但有时总是会不经意间在脸上流露出一丝丝内心活动,此时和尚犹如计得逞一般的笑容,据老鼠个人猜测,可能是笑他刚才事先开口的那一句:如今自己是有求于人,此时犹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和尚刚才那一出显然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老鼠心中默默地分析着和尚这些行为的用意。他不jin想到:ma的,谁说和尚有勇无谋,只知道用暴力来着,今天这一出要不是自己观察敏锐,等会儿还不得表现的战战兢兢不可。

    既然对方是一个有实力的人,老鼠便收起了一开始心中的那一份轻敌之心,他心中对说服和尚的期望也不由的从一百分降到了七十分。

    不过是生是死就看这一朝了,老鼠事先开口道:“哥,这次我们会长叫我们来的目的我刚才也说过了,不知你意下如何?”

    和尚坐在那儿,仿佛没听到老鼠的话一般,他掏掏耳朵,喝了一口酒后,笑嘻嘻的盯着老鼠说道:“你刚才说过什么?我可没听清楚。”

    望着和尚清秀的笑脸,光滑的脑袋,老鼠气的一拳挥过去的心都有的,不过他不断的在内心压着自己的火气,不断的对自己说这是对方故意想激怒自己的办法,光头,你给我等着,等你老鼠大爷一朝得势,一定打回两拳。

    这样想着,老鼠果然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不厌其烦的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哥,我们会长叫我来问问你们的意思,我们想要和你们合作,一同对付阿松的将军帮。”

    和尚双脚往茶几上一放,整个人要死不活的陷进沙中,懒洋洋的说道:“你知道的,我们新桥帮可是和将军帮很要好的,你这句话要是叫松哥听到了,他非得怀疑我阿也想对付他不可,这可不好哦!”

    老鼠一起,稍有怒气的说道:“既然哥不想谈,老鼠打扰了,他再登门谢罪,今天老鼠就先告辞了。”

    一说完,老鼠就朝大门跨去,他走的有些慢,不是他走不快,而是他不想走快,此时的他正在心中不住的呐喊:死和尚,快叫住你大爷啊,出了这个门可就没机会了。

    “诶~”就在老鼠伸手拉向门上的扶手时,和尚终于开口了,他朝着老鼠的背影一伸手,叫道:“老鼠哥留步!”

    老鼠心中一喜,嘿嘿,你小子终于肯上钩了吧。可他此时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因此,他握在扶手上的手并没有松开,他要表现的更自然一些。

    就在和尚出口之际,他的小弟黄金镖就已经大步流星的踏前,一手按住了门。

    后黄金镖的个头可足足是老鼠的两倍多,任老鼠凭空滋长两三倍的力气,此时也定然打不开门,只可惜他用不着这两三倍的力气,因为他根本没有再打算去开门。

    他退回和尚面前,装作十分生气的说道:“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和尚这回的态度可认真多了,他笑着说道:“老鼠哥,有话好好说啊,你刚才的那个提议让我再思考思考啊!”

    老鼠轻哼一声,也坐回了沙。

    和尚思量良久。

    是的,刚才他玩女人的同时其实是在思考,思考这一行动到底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弊,此时他留下老鼠,看来还是有利居多。

    他不jin问道:“老鼠哥,你们说要扳倒阿松,有把握吗?”

    老鼠知道和尚此时已经心动了,虽然先前他想好了一大说辞,可是此时他决定冒险试试,他决定说真话,“哥,如果单论我们兄弟会这个小bang派的话,无疑是成功不了的,最多也就是让将军帮损损元气罢了,不过还是影响不到他们的根本。但是,如果加上哥新桥帮的实力的话,我老鼠敢拍拍xiong口打包票,八成把握还是起码的!”

    如果有人问,世上什么样的话最容易打动人,你一定要记得,不是花言巧语,而是朴素的真心话。

    老鼠的一番真心话无疑正打动着和尚,此时的和尚正拿着酒杯,心中不断的权衡着,就连杯子已经空了,也丝毫没有察觉。

    老鼠也不打搅他,他知道这已经是他所能做的一切了,成事在人某事在天,成不成就靠老天爷了。

    他舒舒服服的靠在沙上,闭目养神,静心等待着和尚的答复。

    “事成之后的利润怎么分配呢?”

    许久之后,和尚才结束自己的思考时间,问出这么一句最实际的话来。有句话说的果然没错,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对于和尚这个问题,来时老鼠早就和谢啸天商量好了,因此,他不假思索的开口说道:“利益对半开,如果顺利除掉将军帮的话,他旗下的产业我们五五平分。”

    “不行,这次行动我们新桥帮出大力,你一我九。”和尚霸道的说道。

    “哥,你这样的分配形式未免也太过霸道了吧,我们兄弟会的人同样也要吃饭,有人受伤或者有人挂掉,我们同样也要送上抚恤金,你如果给我们只有一层的话,我回去也不好做交代啊。”

    和尚似乎也感觉到自己有些过分,因此他改口到,“八二分!”

    “哥,你这……”

    和尚挥挥手,厌烦的就像赶一只恶心的苍蝇一般,“不要再跟我废话了,七三开!要不我就退出。”

    老鼠犹如泄气的皮球一般,颓然坐下,嘴中无奈的说道:“好吧!七三开就七三开!”

    老鼠带着落寞的背影走出奥斯卡kTV,一行至门口,他赶紧找了一个影处,嘴上乐开了花,他这回可算是额完成任务了,先前和会长讨论的利益分配可是八二分成呢。

    他兴奋的掏出手机,颤抖着拨出那个号码,一待接通,他就迫不及待的喊道:“会长,成了,成了……”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