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女人照样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走了,都走了!家也已经没了家的感觉:没有谢玄的玄天饭店对谢啸天来说仅仅是一个吃饭的地点,再也无法像以往那般,没事的时候就陪着老爸呆。没了小丫头的2o1室也显得异常冷清,如今想要拌个嘴都不知道找谁好了,更别说那熟悉的脸红了。

    一人漫步在这呆了一年半的校园,明明已经呆了一年半,却又显得如此陌生。

    谢啸天刚从玄天出来,如今玄天饭店的掌勺是胡晶晶的爸爸,谢啸天坐在那儿吃了一顿饭,饭菜的味道还算不错,可吃在嘴中却是味同嚼蜡。也许吃的并不是味道,吃的只是一个气氛。

    会享受的酒鬼一碟花生米,随随便便一瓶酒就够了,喝酒并不需要多好的菜,多好的酒,要的就是一个气氛,一个令人快乐的气氛。

    人如行尸走一般,此时的谢啸天感觉自己委屈极了,人一旦陷入消极的绪就极容易悲观,容易厌世,还很容易想到以前所受的委屈。

    谢啸天的内心世界此时完全是灰蒙蒙的一片:从小就是孤儿,高中好不容易谈了次恋,结果被人踹了。

    单亲的他又把母亲害死了。后来好不容易和父亲相认,结果父亲又走了,而且是生死未卜的那种。

    好不容易又找了一个自己自己也的女子,结果又出国去了。

    什么世道啊!

    谢啸天越想越委屈,他真的非常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可男子汉的尊严却不许他那么做。

    他继续行着,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拖着沉重的步伐。

    远处,一辆火红的跑车犹如冬天中的一把火一般,夹杂着呼呼的风声,瞬间便到了谢啸天跟头。

    不知是谢啸天的突然窜出太过意外,还是驾车的之人的经验实在贫乏,直到此刻,刺耳的喇叭声才告诉谢啸天他正处危险之中。谢啸天还搞不清楚到此生了何时,人傻愣愣的站在道路中央,傻的就连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跑车果然是跑车,其能自是不言而喻,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车子硬是生生的刹住了,不过尽管如此,谢啸天还是被这跑车给蹭到了,ti犹如断线的风筝,在空中划过一道曼妙的轨迹,随后重重的跌在地上,一直滚了好几个圈才止住了去势,不知是死是活的趴在那儿,一动不动。

    就在谢啸天跌出去之时,跑车的车门也被打开了,车上慌慌忙忙的下来一个着红装,眼戴蛤蟆镜的年轻女孩,女孩的脸上尽是恐慌之,她慌里慌张的跑到谢啸天旁,蹲在他旁边,不断的摇晃着谢啸天的ti,“喂~你醒醒,你没事吧?”

    女孩的声音犹若黄莺出谷,温柔婉转犹如歌唱,不过此时的谢啸天并没有心思去听。他的心中不断的在咒骂,老子这些天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就是衰神附体也理由像我这么倒霉啊,好端端的走路都能被汽车撞,上帝呀,索你收了我算了。

    上帝并没有听到谢啸天的哀号声,也没有收了他,不过上帝确确实实的帮了他一个大忙。刚才谢啸天跌出去时动作虽然异常夸张,可也仅仅是擦破了点皮而已,此时他之所以不马上起来,主要是因为他已经寒心了,寒心自己着异于常人的倒霉运气。

    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物极则必反,被车子这么一撞,谢啸天反而不像先前那么悲观了,他的思想正潜移默化的生改变。车子都撞他不死,如今他还怕些什么呢,他就不信还能有比这更加倒霉的事

    一切事想通了就好,有些事就是这样,有些人一辈子也不见得想的明白,而有些人则是一瞬间便可以顿悟。

    年轻女孩还在继续摇着谢啸天,那一股子力气,恐怕谢啸天就是没受多少伤,他也要被摇散骨头了。

    真是开车不长眼,谢啸天心中暗暗骂着。

    “槽你ma的,你让我撞撞看,看看会不会有事。”心中有气的谢啸天一开口便是经典的国骂,他才不管来人是谁,骂了再说。

    女孩见谢啸天没事,大大的舒了口气,不过听着谢啸天的骂娘,她那隐藏在眼睛后面的眉头不jin皱到了一块,“你这个人怎么骂人啊?”

    感觉着上快散架的骨头,再听着女孩如此火上浇油的回答,谢啸天不jin反问道:“你让我开车撞一下,然后我再给你骂怎么样?我保准不会对你动手,还会笑嘻嘻的让你骂,你愿意吗。”

    女孩被谢啸天的一通歪理说得哑口无言,楞在那儿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击。

    愣了有好一会儿,女孩才突然想起以前她的长辈对她说过的事,很多这样的事件其实不是车撞人,而是人撞车,许许多多手头不宽裕的人都靠这些碰瓷儿的活计生呢。

    女孩上上下下好好的打量了谢啸天一番。

    谢啸天全上下大概就是那件羽绒服最贵了,可是看材质样式也是那种绝对不会过两百块的地摊货,再加上刚才在地上滚了几个圈,羽绒服早就坑坑洼洼了,里面的羽绒也都迫不及待的往外挤,整件衣服看上去就好像已经穿了好多年的样子。

    还有头上的擦破的皮,丝丝血迹混合着地上的尘土,整个人显得灰头土脸的,就好像刚进城打工的年轻小伙一样。

    女孩既然已经在心中将谢啸天归类为敲竹杠一类的人物,她心中的愧疚感自是不会像刚才那般重,相反的,她还开始有些鄙视谢啸天的人格了,粗俗的言语,歪门邪道的赚钱方式。

    谢啸天要是知道无辜的自己在女孩心中被想象成社会最底层的人渣,他非得活活气炸不可。

    既然对方要的是钱,女孩自是不像刚才那般惊慌,心中也有了底,她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谢啸天冷哼一声,重新将问题丢回给了女孩,“你说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当然是要钱了。

    女孩有了这样的先入为主的**头,自是会继续朝着这个**头走下去。

    她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只是最近几年才时来运转有所成就而已,据她分析,谢啸天全上下的衣物总价大概不会过五百块,如果再加上撞伤的医疗费,应该不会过一千块。

    女孩很自然的走到车旁,拿出自己的手袋,从中点出十五张红色大钞。

    她走到还坐在地上的谢啸天旁,冷冷的将钱递到谢啸天面前,冷声说道:“够了吧!”

    敢你个biao子把老子看成是敲竹杠的了。谢啸天此时努力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他十分冷静的站了起来,接过女孩手中的大钞,冷笑一声:“好多钱啊!”

    看着女孩眼中流露出来的鄙夷神,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就仿佛燃烧需要足够的空气一般,谢啸天吸入的这一口空气彻彻底底的点燃了他的怒火,而且烧的正旺。

    “啪!”

    谢啸天一巴掌甩了过去,女孩的眼镜歪在一边,bai皙的脸上立时浮现触目惊心的五指印。

    她的眼眶中蓄满了泪水,捂着脸带着哭腔的说道:“你!你敢打我!”

    在女孩眼中,此时的谢啸天就是一个十足的恶魔,狰狞的神态,残忍的笑容。

    看着步步近的谢啸天,女孩花容失色,不住的后退,她不敢看谢啸天,只希望快点将这件事结束掉,她低声说道:“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一万。”

    谢啸天见女孩不但丝毫没有悔过之意,还不住的变本加厉,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口中还不解气的骂道:“你ma个jian人。”

    女孩见谢啸天如此凶神恶煞,言语又是如此的凶神恶煞,刮在脸上的疼痛她早就没了感觉,她一直退到车前,一直到了无路可退的时候,她才惊慌的叫道:“你不要过来,你要什么我都给。”

    这女孩没救了,谢啸天心中想到,他已经玩厌了,不想再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

    他一把将手中的钱甩在女孩的脸上,女孩的花容月貌在他心中简直丑陋到了几点,他嘲讽的看着女孩,骂道:“你ma的,老子要你的,你给不?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要钱老子多的是。”

    这一点谢啸天倒是没有说假话,以谢玄给予他的七十亿人民币,试问在中国大6能有几个人的个人资产高过他,不过谢啸天并不以有钱为一个人内涵的资本。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有了几个臭钱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的家伙。

    骂的不解气的谢啸天继续骂道:“你他ma的这么喜欢钱,老子给你一百万,你出来卖好了。”

    骂完之后,谢啸天这才回过,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口中还不断的骂骂咧咧。

    这是一个谁也想不到的结果,女孩更是傻愣愣的站在那儿,看着散落一地的人民币,她这才知道自己是误会这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大男孩了。

    “喂,你不要走~”

    看着追上来的女孩,谢啸天回过头去,撸了撸衣袖,恐吓的说道:“怎样,还想找揍啊。”

    女孩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不过还是勇敢的过来了。只见她诚恳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我误会你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谢啸天惊讶的看着女孩,心中想着,这妞儿不会有病吧。

    有意思,有意思,看来这妞儿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那么点可的。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