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伤离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昨夜,颜羽彤做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梦,她梦见自己成了一个骁勇善战的女骑士。谢啸天则成了一个被女魔王困在城堡的王子。

    一路上过五关斩六将,披荆斩棘,她终于将谢啸天救了出来,助他逃离了魔掌。

    直到颜羽彤笑着要将谢啸天推倒之时,她醒了,一醒来,她的脸就微微泛红,仿佛在为自己刚才梦中的大胆表现而害羞。

    颜羽彤醒来之时,正好是谢啸天刚刚睡下。

    昨夜是他这些年来最难熬的一觉,他的手臂被颜羽彤枕着,是有苦说不出,明明麻的要命,却又不能抽回。如果说上的折磨是一种痛楚的话,那心灵上的折磨便是一种煎熬。

    温香软玉在怀,谢啸天一低头,那一股女所特有的体味便会扑鼻而来。这种味道不间断的让他回想起和胡晶晶销hun的那一晚,他的理智几乎都要被兽yu所战胜。

    她就别伤害她。

    这一点谢啸天还是知道的,他硬生生的忍下了自己的yu望,一夜几乎持续的几乎耗尽了他的所有jing力,就在天蒙蒙亮之时,睡意终于战胜了那无尽的yu望,合上的眼皮则恰是时机的熄灭了yu火。

    这一切痛苦,自是不能与人“分享”。颜羽彤也不知道谢啸天是刚睡下的,不过她并没有打算充当一回免费闹钟。

    她伸出芊芊玉手,手上的皮肤犹如羊脂一般,滑腻腻的手轻轻抚上谢啸天那略微粗糙的脸,xiu长的手指轻轻拨开谢啸天那又有些长的刘海,她十分满zu的笑了。就好像谢啸天是一件艺术品一般,欣赏他能够给她自己带来无尽的满zu。

    昨夜砸场子所消耗的体力,怀抱美人坐怀不乱所耗费的jing力,所有的所有都让谢啸天心俱疲,此时的他竟出了轻轻的鼾声。

    颜羽彤恶作剧似的伸出手,食指中指做钳状,夹上了谢啸天的鼻子。

    谢啸天呼吸不畅,睡梦中的他自是本能的拿手挥了挥颜羽彤的钳子。

    颜羽彤锲而不舍,继续着自己的恶作剧,而谢啸天也仿佛放弃了抵抗,慢慢适应了不再又鼻子呼吸。

    “恩……”

    睡的正香的谢啸天嘴里出一声有些沉闷的鼾声,他还顺便吧唧吧唧了嘴巴,仿佛正吃什么吃的正有味呢。

    不错,谢啸天的确吃的非常有味,梦中的他又回到了婴儿时代,他正腻在母亲怀里,贪婪的享受着母亲的水。

    梦中的动作必定会在现实中有所表现,谢啸天的双手紧紧的抱住颜羽彤,脸更是凑向颜羽彤的xiong口,一副长大了还要吃的样子。

    这当然是无意的举动,虽然房间中没有其他人,而且谢啸天也正在熟睡中,不过颜羽彤还是免不了面红耳赤,以前不要说和男孩子睡一张,做如此亲密的动作了,就是牵手她也没有过经验。当然,父亲这些人物除外。

    颜羽彤没有做什么动作去抗拒谢啸天的行为,她只是拿钳子一般的手夹住谢啸天的鼻子,摇了摇,嘴中嗔怪道:“真是se狼,就连睡觉的时候也这么色。”

    话语一待说完,颜羽彤就不再言语,她只是愣愣的盯着谢啸天那张平凡的脸,她想瞧瞧这个满都是缺点,一无是处的家伙到底是哪一方面吸引住她了。

    谢啸天一直在睡觉,丝毫不知道同共枕的颜羽彤在想些什么。而颜羽彤也是差不多,她好像并没有要起的打算,颇有一直陪到谢啸天睡醒为止的打算。

    将近午后一点,屋外早已是大亮,不过谢啸天的房间只有一扇窗户是可以看到外面的,再加上窗帘的作用,所以屋内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啊……”

    谢啸天舒服的呻一声,这一觉总算睡的还算不错。

    他一睁开眼,入眼的便是颜羽彤那吹弹可破的肌fu以及那温柔的笑容。他并不为此感到意外,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

    觉自己双手还环抱着美人,谢啸天并不为此尴尬,他也没有松开手的打算,他以一个刚睡醒的人的迷迷糊糊的语气问道:“丫头,几点了啊……”

    颜羽彤含笑摇了摇头。说实在的,她的确不知道,不过根据她已经隐隐作响的肚子判断,此时应该是接近中午了。

    “丫头,亲亲!”谢啸天十分恶心的将一张猪哥脸凑向颜羽彤那堪称完美的脸,撅起的嘴巴更是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

    颜羽彤自是不会让谢啸天计得逞,她伸出手,捂着谢啸天的嘴巴,口中拒绝道:“不要,都还没刷牙呢。”

    谢啸天轻轻拿开颜羽彤的手,他也没有继续下去,强迫一向不是他的特长,他擅长的也仅仅是嘴上占点便宜而已,当下揶揄道:“你的意思就是说刷过牙之后就可以了?”

    谢啸天摆出一张虚心求教的天真脸孔,不过眼睛里还是掩饰不住那浓浓的笑意,颜羽彤这才现自己刚才话语中的语病,自知又要被谢啸天看笑话的她索直接将头埋进被窝做鸵鸟状。

    这一举动惹的谢啸天哈哈大笑。不过谢啸天也为这几声大笑付出来代价,那就是腰间多了好多块淤青,痛的他龇牙裂齿,求饶不已。

    两人在netg上打闹了一会儿,期间颜羽彤自是net光大露,而谢啸天穿着件裤衩,早就没什么可露的了,他自是占足了便宜,大大饱了眼福。

    颜羽彤回来后,子照样还是平平凡凡真真实实,没有什么大波澜,有的只是一些不起眼的起伏。

    谢啸天基本上已经不去上课了,他和颜羽彤二人几乎每天都是形影不离,腻在一起。谢啸天没去过国外,他也不知道国外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不过在他的脑海中,国外的辛苦肯定没有国内来的让人舒心,语言上的差异便是一大鸿沟。所以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颜羽彤未离开之前,给她最美的回忆。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离学期结束也开始进入倒计时,原本一切都按照着剧本进行的平淡生活还是有了变故:颜羽彤要提早离开。

    “不是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吗?”谢啸天对于颜羽彤的提早离去很是不舍,他不解的问道。

    这么早离去,颜羽彤也很是不舍,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一脸痛苦的望着谢啸天,轻轻的抚mo着他的脸庞。

    该来的总是回来的。就像某些同学猥琐的比喻,这些变故就像你吃坏肚子时一样,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秒是否要冲进厕所。

    机场的大厅里,一排座位上总共做了四人,颜家三口以及谢啸天。

    就像是不想体会到年轻人那种犹如生离死别一般的分离镜头一样,颜父颜母坐在一拍座位的末尾,而谢啸天和颜羽彤则是坐在座位的位。

    两人心中纵然有千万般不舍,不过人还是坐在了机场里,留待他们的时间也仅仅只是那么屈指可数的短暂光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谢啸天不断拿这句话安慰自己,他看着仅仅抓着自己外的颜羽彤,他真的十分想留下她,可他能这般自私,只为自己的个人感受而忽略对方的ti健康吗?显然他无法做到。

    他是真心她的。的也许比初恋女友胡晶晶还要多。

    广播中那温柔甜美的声音此时听在耳中就仿佛来自地狱的催命符一般,刺耳的很。

    谢啸天呆呆的望着那已升起的飞机,望着它缓缓升到空中,慢慢加,然后再消失在天际。他想伸手去抓,可握在手心的却是无形的空气,他只能唉声叹气的垂下手。

    “年轻人,不要那么伤心,相信我,彤彤很快就会回来的。”颜建国搭着谢啸天的肩,语重心长的说道,已入中年的他早就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场面,如今这只能算是小场面。

    望着失落的点点的谢啸天,一向严肃的颜建国也开起了玩笑,他嘴角含笑,打趣的说道:“高兴起来吧,年轻人!你看你还是仅仅和女朋友分别而已,而我呢,老婆女儿都和我暂时的分开了,要是真伤心起来,可能还要你安慰我呢。”

    谢啸天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他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颜叔,我一定不会让自己一直这么闷闷不乐下去的。”

    “那就好,”颜建国很满意自己的劝说效果,他搭住谢啸天的肩,两人一起走出机场,“我送你回学校吧。”

    “那就谢谢颜叔了!”虽说不伤心,可谢啸天还是一时半会儿无法从离开的绪中tuo离出来,他有些黯然的回道。

    伤离别,离别就在眼前。

    说再见,再见不再遥远。

    若有缘,有缘期待明天!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