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离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就在齐景吩咐自己的人退下的时候,齐文轩颓然的跌坐在地上,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叔叔会帮着外人而不向着自己这个侄子。

    几家哀愁当然有几家欢迎,看着散去的保镖,谢啸天的心中也很是兴奋,他又重重的拍了一下颜羽彤的pi股,说道:“丫头,还闹不闹了啊?”

    见小丫头不再折腾了,谢啸天才将她放了下来。

    颜羽彤的新娘型已经完全凌乱不堪,脸色也有些不好,她冲着谢啸天喝道:“把手拿来。”

    “干什么啊?”嘴上问着,可谢啸天还是十分配合的将手伸了过去。

    颜羽彤一张嘴,就将谢啸天的手yao了下去,那种气势就好比一个饿死鬼见到了一个馒头一般,贪婪的yao着,狠命的yao着,谁也无法从他口中夺走。

    痛~十分的痛!

    表面上谢啸天当然装成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他的内心已经在默默流泪了,并在心中不住的呐喊着:丫头,你轻点,轻点。

    待颜羽彤松开口的时候,谢啸天的手上已有了斑斑血迹。

    谢啸天很无所谓的看了看手上的牙印,故作轻松的问道:“高兴不,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嫁人了。”

    雾气渐起,逐渐汇聚成雨滴,雨滴经由眼睛,慢慢的滑落颜羽彤的脸,她扑进谢啸天的怀中,不住的捶打着谢啸天。二十岁的年龄,承受家中的全部压力,是该好好fa泄fa泄了。

    谢啸天用手轻轻拍着颜羽彤的后后背,望着走来的那些朋友,他伸出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们不要吵到正在fa泄中的颜羽彤。

    众人见他们二人正缠mian,也非常识趣的退了开来,胡晶晶退出去之前还是羡慕的看了一眼,如今她的眼里只剩祝福。的最高境界并非zhan有,看到心的人幸福就想自己幸福一样,那才是高深的境界。

    同辈们都识趣的退开了,可偏偏就有些长辈喜欢捣乱,谢玄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打趣道:“哟~小两口还的,要不顺势就将这个婚结了?”

    颜羽彤早就止住了哭声,她就是想多在谢啸天的怀里享受会儿,如今听到谢玄的话,顿感大羞,推开了谢啸天,扑向步来的颜母怀中做羞状。

    几个大人见了都不免哈哈大笑。

    颜建国开口说道:“亲家公啊,你看……”

    谢玄单手一扬,止住了颜建国,这回他倒是难得的严肃了一回,“诶~这个言之过早,刚才那些只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孩子们的事还是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吧。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就是cao碎了心,他们不同意也没办法。”

    “那这个?”颜建国拿着手中的存折,尴尬的说道。

    如果订婚或者结婚言之尚早的话,颜建国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何种颜面接下这十亿巨款。

    谢玄像是看穿了颜建国的心思一样,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个就算成我的投资好了,你也不要想着感恩的什么了,就当是我借给你的,利息到时候给不给随便你好了。”

    不理会颜建国尴尬的笑容,谢玄又说道:“我们不要再在这边愣着了,人都快走guang了,也没什么好待的,走吧!”

    谢玄虽然是个独行侠,不过处理起事来还是那么有大奖风范。

    走的时候,他婉言拒绝了高义的邀请。如今他留下的时间也不多了,他只想尽量陪着自己的家人,也许这一次任务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颜父颜母本来是想叫自己的女儿回家去住的,不过颜羽彤还是决定到她学校的那个家去住,她也说不清理由,不过她就是想跟谢啸天呆在一起。

    以前,颜父颜母一直反对颜羽彤和一个男生住在一起,不过颜羽彤总是执拗的一意孤行,如今颜家收了谢玄这么大的恩惠,他们自是没有理由再去阻止女儿了,所以也就同意了下来。

    谢啸天和颜羽彤回到家后,颜羽彤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卸下那一婚纱,虽然穿婚纱是女人一辈子中最美的时候,可是如果不是为最的人穿的话,最美又有何用呢。

    换上一睡衣,颜羽彤总算是轻松多了,如今她静下心来想想谢啸天白天的举动,就感觉面红耳赤。

    她走出房间,只见谢啸天毫无风度的坐在沙上,啃着苹果,看着电视中重播的nBa球赛。中午那种豪气干云然无存,瞬间又回复到了平常那种拖拖拉拉,颓废异常的模样。

    颜羽彤不jin在心中暗想,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呢,真是毫无优点可言。

    她走到谢啸天边轻轻坐下,拿起谢啸天那只被yao的手,心痛的问道:“疼吗?”

    谢啸天已经有了晕的感觉,yao人一口,然后问疼不疼,难道yao的时候就不会轻着点,或者直接不yao吗。谢啸天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巧妙的答道:“疼不疼你被我yao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这句话只是谢啸天的玩笑话而已,没想到颜羽彤还真的伸出了芊芊玉手,紧闭着双眼,仿佛在等待着一场灾难。

    谢啸天好笑的看着这个小丫头,他的手握上了颜羽彤的手,颜羽彤全都抖了一下,显然,她还是十分怕疼的。谢啸天看着好笑,他轻轻的将嘴凑了过去,在颜羽彤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然后就松开了她的手。

    颜羽彤红着脸睁开了眼,“你不yao?”

    谢啸天再次抬起颜羽彤的手,怜惜的说道:“这么漂亮手我怎么舍得yao呢。其实我刚才已经yao了,上疼痛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忘却,所以我刚才自作主张的yao在了你的心上。”原本这是一句十分煽的话,照着剧的展,颜羽彤更是该在听到这句话后扑进谢啸天怀中,只可惜谢啸天的下一句话将自己先前营造出来的浪漫气氛销毁的然无存,“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勉强的让你在我心上来这么一下的呐!”

    “去死!”颜羽彤捡起一个抱枕就直接拍在了谢啸天头上,这么近的距离,谢啸天当然无法闪躲,何况他也没打算躲。

    夜幕悄悄降临,玄天饭店内,谢玄依旧还是那一米黄se的休闲西服,他坐在netg上,孙燕则是靠在他的肩膀上。

    谢玄从口袋里mo出了一个盒子,递到孙燕面前,笑着说:“打开看看,看看喜不喜欢。”

    孙燕小心谨慎的开着盒子,就仿佛里面随时会跳出一只怪物一样。

    盒子终于打开了,里面放的是一对红宝石耳坠。

    红宝石被誉为之石,象征着似火,的美好,永恒和坚贞,所以说谢玄送这份礼物还是有深意的。

    漂亮的的红宝石耳坠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妖艳。

    女人就像西方神话中的龙一样,天生对着光的东西由着特殊的嗜好,譬如说钻石,宝石……

    孙燕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她自然不会例外,一见到如此漂亮的耳坠,孙燕就差一个双眼变成桃心状了,只见她双手合十,高兴的说道:“好漂亮啊!替我带上好吗,玄哥?”

    谢玄依言给孙燕戴上,这幅耳坠果然替孙燕增色不少。女人是靠打扮出来的,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看着灯光下像公主一般优雅的孙燕,谢玄叹气道:“哎~燕燕,几天后我……”

    谢玄还yu说些什么之时,嘴巴已经被孙燕堵上了。自从知道谢玄要离去之后,这些天孙燕一直刻意回避着这个话题,她总是逃避着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此时的她更是不希望谢玄说出他必要离去的现实。

    接下来的几天,谢啸天不再疯狂的fa泄着自己,可这种况却转移到了谢玄的上,他对谢啸天的cao练严格到了变tai的地步,常常的累的谢啸天在睡梦中大喊大叫着惊醒,可谢啸天没有半句怨言,他同样知道老爸这般做的理由。

    时间一天天的迫近,该来的总还是会来。

    时间已过午夜三点,这时候正式夜深人静之时,寂静的夜晚听不到一丝声响。谢玄轻轻拉开被子,贪恋的看了孙燕一眼,轻轻的在她额头献上一吻,穿好衣服便出门去了。

    “走吧!”谢玄对着斜靠在路灯旁的小高说道。

    他朝着谢啸天寝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赶紧回了头。

    接着微弱的灯光,两条人影一前一后的上了一辆军车,离开了子大的校园。

    以后的几年,人们也许再也见不到那个总是坐在门口呆的颓废大叔了。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