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杀手老爸吐过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一场雨,显得尤为寒冷,尤其是在这换季之时。

    一场秋雨,就好像在宣告炎的夏天已经离去,微有凉意的秋天以及寒冷的冬季即将来临。这一场秋雨,冻的谢啸天都不肯起了。

    细如牛针的雨丝从天而降,打在屋檐上,再在屋檐上汇聚成一条线,仿佛珠帘似的往下落,慢慢的聚成水珠,打在窗台上啪啪的作响。

    不想起来也得起来,为了有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谢啸天从来都是严于律已的。

    推开窗户,雨丝随着秋风,扑面而来,雨点打在脸上,也打在屋内的地板上,谢啸天却宛若未觉。

    秋雨纷纷,人yu断魂。

    噪杂的手机声无的将谢啸天的思路打断,一待谢啸天接起,迎接他的没想到就是一顿大骂,“臭小子,昨天跑哪里去了,限你五分钟之内马上赶到玄天饭店,老子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讲。”

    从始至终,除了接起来的那一声喂,谢啸天从未说过一句话,他想不通为什么无缘无故就被骂了,不过想想老爸平常基本上都没主动找过自己,想来这次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随随便便穿了件衣服,再上一件运动衫,谢啸天就匆匆忙忙的出门去了。

    四分三十九秒,看来没有过规定的时间。

    由于是下雨天,饭店里此时并没有多少人,只谢玄一人正襟危坐在那儿。

    “老爸,什么事啊?”

    谢玄不由分说,拿起一把伞,叫谢啸天跟上,就直接出门去了。

    谢啸天被搞的云里雾里的,不知道老爸葫芦里卖的是到底是什么药,只好在后头跟着。

    谢玄将谢啸天带到了那天他与小高相见的亭子里,在亭子里站下之后,他便一直遥望着远方,未曾开口。

    老子不开口,儿子自是不方便说什么,谢啸天站在谢玄后,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老爸。

    “哎~”谢玄沉重的叹了口气,“没想到一眨眼二十多年就过去了,时间过的还真快。”

    他缓缓转过来,从口袋里拿出几本存折,递给谢啸天,“小子,老爸这些年来自认不是一个好老爸,如今又要离去了,这些钱就留给你买糖吃吧,这些钱全是用你的名义存进去的,密码是你的生。”

    谢啸天随手打开存折一看,他愣住了,1,2,3……7,8,9,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眼睛,他重复看了好几次,待现自己没有读错位数的时候,才现手中总共有七本存折,每本存折上的金额竟都是明晃晃的十亿,十亿人民币啊,七本合起来那就有七十亿之多了。谢啸天忽然现自己拿存折的手竟有些微微抖,不,不是微微抖,而是抖得厉害。这七十亿别说是拿去买糖了,就是买下成千上万家制糖厂也绰绰有余。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老!老…老……老爸,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谢玄招呼谢啸天坐下,他突然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喟然长叹道:“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老爸的经历吗,老爸现在告诉你吧。”

    ***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天,子虚市刚刚改革kai放十余年,虽然不少人已经先行富了起来,但在子虚还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吃不饱穿不暖的穷人。

    二十多年前的有德镇算是一个展的不错的小镇了,镇上虽然没有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大家也不显得贫穷,吃饱穿暖的基本要求还是能够勉强解决的。

    这样一个平静的小镇,迁来一两户外来人家自是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尤其是现在这个阶段,外来人迁来了,镇上的人也只会以为他们是到子虚淘金来了。

    这一,有德镇又迎来了一对外来ren口,一对年轻nan女,男的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女的则是小玲珑,温柔贤淑,

    刚到有德镇的时候,这一对nan女并没有引起多大轰动,不言不语的就住进了新街上的一幢房子,男的早出晚归,女的则是温柔持家,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子久了,邻居才知道这一对nan女的名字,男的叫谢玄,女的名胡芳,据他们自己说,是陕西人。

    一晃眼,这对小fu妻在有德镇已经度过了两个秋,女的也产下了一子,取名谢啸天,这一家三口的小子过得更是快乐了。

    平静生活的底下总是掩藏着巨大的危机。

    这已经是谢玄第五天没有回家了,胡芳抱着小啸天傻傻的靠在门上,呆呆的望着远方,她从不担心谢玄会抛弃他,可她怕谢玄出什么意外。

    第六,谢玄终于风尘仆仆的回家了,说了一个胡芳十分不愿听到的消息,“小芳,我杀人了!”

    胡芳下傻了,她不知道这一消息代表着什么,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傻傻的望着自己的男人。

    谢玄很是心疼的将自己的妻子以及儿子搂进怀里,“小芳,相信我,虽然我杀人了,但国家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只要几年,是的,只要几年,几年后我就会回来的。”

    原来谢玄前几出去的时候,看到一个恶霸欺凌弱小,本不想惹事的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出手教训了那个恶霸,谁知一时没有注意分寸竟将恶霸击毙与掌下,立时就被收进了监狱,等待他的只有枪毙这一条路,他伤心极了,自己死了,自己的jiao妻幼子又该由谁照顾呢。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他先前那些年在江浙武林闯下的名声救了他一命,当初被他挑战的人不乏军中好手,那些人知道了这件事后,觉得这样一个人才浪费了,委实可惜,于是便向国家提出了一个将功折罪的办法,这才让谢玄有了一线生机。

    “小芳,等我好吗?”谢玄在小芳耳边轻轻的说道。

    “玄哥~”小芳已经泣不成声了。

    谢玄俯下头去,温柔的吻干了胡芳的泪,“小芳,这是我向朋友借的五万块,你收好。照顾好自己和小天,我一定会回来的。”

    话一完,他便跟着两个军人模样人走了。

    走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想象的到自己的妻子抱着儿子站在门口,泣不成声,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离去。他不敢回头,是的,不敢,他怕一回头他便不想走了,留下来也行,那就是死在这儿。

    接待谢玄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军人,谢玄管他叫老宋。

    谢玄赎罪的方式很简单,没有时间限制,只要完成一千个任务即可,任务中有tou报,暗杀,不一而足,而老宋就是中间人。

    谢玄被派往的地区是欧美,他一出国,国内便没了谢玄这个人,除非他能够完成一千个任务,那时候国家才会恢复他的份,而在欧美时,他的名字便是泰利,生的时候是泰利,死的时候,依旧是泰利。

    谢玄记得很清楚,他的第一个任务是杀人,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年人。他还记得,当他的刀挥下的时候,那种绝望的眼神,惊恐的表

    那一次任务过后,他醉了三天,吐了三天,可随后的几天里,杀人场景还是挥之不去。

    一千个任务,就算每天做一个,也要三年之久,更何况每个都有生命危险。

    一千个任务,谢玄记得清清楚楚,暗杀的任务占了七百三十八个,报的任务占了一百五十七个,其余的便是其他零散的任务。

    最危险的一次,谢玄还记得,自己的xiong口中了三枪,大tui中了一枪,那一次他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他最后却奇迹一般的活下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凭借什么活下来的。

    最初的一两年,谢玄都是傻傻的等待着国家派任务,其余时间他都是以非常人的手段锻炼自己,因为他想活下去,他答应过自己的妻子儿子,说过一定要回去的。

    在国外呆了两年之后,谢玄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下,得知了佣兵和杀手的存在,他有幸的成了一名杀手,他给自己取名屠夫。

    他疯狂的接着任务,而且是那种赏金奇高的任务,他不是不想回去,只是有时候杀人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尤其是当你将之视之为一种习惯之后。

    所以,在他一定要回去的**头之后,另外一个**头滋生了,那就是死!死虽然是一种懦弱者寻求解tuo的方法,但却不失为一种忘却烦恼的良策。

    只可惜,二十年间,他疯狂的接下了几千个任务,可却没有一个任务是能够要了他的命的,反而让他闯出了自己的招牌:杀手界的神话,死神屠夫。

    二十年后,他终于完成了一千个任务,他迫不及待的回了国,希望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孩子,可等待的他是什么:一座冷冰冰的公墓。

    如今,国家不受承诺,又以儿子所为之事威胁自己,他不可以让自己的儿子进监狱,是的,所以此时他别无它法,只能再次硬着头皮顶上去,尽管这次的任务危险无比,甚至是一去不复还。

    谢玄淡淡的讲完这一切,是的,很淡很淡的语气,就像这些事不是生在自己上,而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一样。当然,他没有告诉谢啸天这次任务的理由,他不希望儿子有愧疚之心。

    谢啸天听得泪盈眶,老爸讲的越淡,他越是能从中体会到那份艰辛,那份苦难。他颤声道:“老爸,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吗?”

    谢玄很合作的tuo下了自己的衣服,赤1uo的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痕,这些伤痕谢啸天见过,他也问过,只可惜每次都被谢玄一笑置之,如今得知这些伤口的来历,仿佛每一条伤口的痛楚他都了解,他mo着谢玄xiong口几个弹痕模样的伤口,心在痛,在滴血。

    谢玄一个爆栗击在谢啸天头上,不满的嚷道:“臭小子,大老爷们不要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给老子三年时间,三年后老子如果还是没有回来的话,那你就在你ma的墓旁立一个老子的,老子就是死也没有遗憾了。”

    谢啸天静静的听着谢玄的话,就连头上遭受爆栗也没任何不满,就仿佛过几天就连这爆栗也享受不到了一般。

    谢玄就知道况会是这样,他最讨厌这种伤感的氛围了,“别扭扭捏捏的了,小子!老子还有几天才离去,这几天就让老子好好教教你武功吧,看看你这些天有没有偷懒。”

    “可是……”谢啸天yu言又止。

    谢玄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也别说了,雨也停了,回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