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误会解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s区第一单元2o1室,那个所谓的家,如今谢啸天已经有好几没有回去了。他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怨颜羽彤还是在怨自己。

    他已经在本色酒吧醉了三天。

    又是快关门的时间,胡晶晶推开本色酒吧二楼客房的房门,谢啸天意料之中的醉倒在netg上,吐了一地。

    前天晚上,谢啸天醉酒的时候已经向她吐露了一切,她也知道了事的来龙去脉,可她无法体会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所以她无法在言语上安慰谢啸天,她只能做到陪在他边默默的承受这一切。

    胡晶晶吃力的将谢啸天扶到了隔壁客房,用毛巾将他嘴边的污秽物擦拭干净,接着,她又清理了谢啸天所吐出的污秽物,忙完一切之后,她安静的坐在边。

    她用手拨开谢啸天额前挡住眼睛的刘海,手掌不断抚mo着谢啸天的脸颊,眼中满是温柔的神色,如果你看的再仔细一点的话,你会现在温柔之后还有一层淡淡的无奈、哀愁。

    她喜欢谢啸天,这份感也从来没有变过,但她又觉得自己配不上谢啸天。她自认为自己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可谢啸天不但绝口不提,对他们一家的恩惠更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

    颜羽彤喜欢谢啸天,她是能够看出来的,她总是在脑海中强迫自己相信这一现实:颜羽彤肯定比自己更配得上的啸天。所以,尽管她付出了chu夜,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如果再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的话,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那么做。这是她欠他的,只要他能够高兴,那么她就心满意足了。

    胡晶晶用手擦了擦自己无声留下的泪水,强迫自己笑道:“傻瓜,我哭什么呢,只要他能够高兴就好。”她俯xia,在他额头上印了唇印,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灯,全关了。月亮也被乌云所遮盖,星星则是有气无力的散着暗淡的光芒,整个世界漆黑一片。又有谁能够在如此黑暗宁静的夜听到一个如此傻却又如此可的女孩的孤独的心跳声呢。

    s区第一单元2o1室,对于颜羽彤来说,这个地方也同样像是一个家,可如今这个家却变了味道。

    家,因为有了人才有家,如今人还剩下一个,家的感觉却然无存。

    颜羽彤坐在沙上,有些恼火的讲道:“妈,你就别问了,反正这东西我买过来有用就是了,你明天叫人送到我寝室楼这里吧。”

    电话那头的颜妈妈见自己的女儿有些生气了,也就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了,她赶忙转移话题,“彤彤,那件事你真的答应了吗?其实都怪爸爸妈妈没用,你也不要怪你ba爸了好吗,他其实也是没办法!”

    颜羽彤心想:步入社会的人真是奇怪,没答应的事一定要强迫你答应,答应了反而又要怀疑它的准确,真是叫人捉mo不定。

    颜羽彤点点头,“恩,我真的答应了,妈。我有点累,想睡了。没事的话我挂了!”

    颜羽彤挂掉电话后,并没有同她母亲说得那般,马上去睡觉,而是关了灯,整个人都缩进沙里,双手抱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早晨,谢啸天睁开眼,现自己又换了个房间,他知道这肯定是胡晶晶的功劳,看来自己昨天又吐了。他捂着脑袋,每次醉酒醒来后,脑袋都疼的厉害,但是他已经习惯了,三天,只用三天,这种感觉就已经让他有了麻木的感觉。

    刷牙的时候,看着镜中颓废的自己:凌乱不堪的头,布满血丝的眼睛以及满脸胡渣,地地道道一个流浪汉的形象。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上那一股味道,相信这种“男子味”足以熏翻一条街。谢啸天这个时候才猛然想起,自己在这炎炎夏里好像有三天没洗澡了。

    衣服还在那里,可他不想回去。

    这几天他也想明白了,这件事其实不能完全怪罪颜羽彤,可那天自己的的确确又对她了那么大的火,这让他很是内疚,不知该如何面对颜羽彤。

    想虽然是这般想的,可谢啸天依旧还是受不了自己上如此浓重的气息,所以只好打算偷偷momo的溜回去,等过段时间再向颜羽彤道歉。

    谢啸天站在2o1室门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将钥匙插进去,他犹豫的样子就好像一个处男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上了一个tuo光光躺在自己面前的ji女,最终,谢啸天觉得还是应该上的好。

    “咔嚓”一声,门开了,谢啸天做贼一般的将自己的头探进去望了望,直到确定没有现颜羽彤后,才大着步子迈了进来。他在自己房间里找了几件衣服,随便往袋子里一装,就向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感觉一股劲风袭来,谢啸天条件反般的拿手一挡,随后挥了开来。

    “啊~”随之响起的是一个女子的尖叫声。

    谢啸天寻声望去,原来袭击自己的是颜羽彤,只是她此时的形象怪了点,头上裹着条毛巾,上则是裹着浴巾,手上的棒子早已tuo手飞了出去,人也是向后倒去。谢啸天赶忙向前抄了一步,一只手恰是时机的托在颜羽彤的背上,总算是阻止了她倒下的趋势。

    人是没有倒下,可头上的毛巾,上的浴巾却散了开来。带着点点水珠的丝打在谢啸天脸上,湿湿的,香香的。浴巾下的ti则已是一si不挂,光滑细腻的肌fu,女沐浴之后特有的香味,以及柔滑的酮体,看的谢啸天都是一愣一愣的,脑筋好一会儿都转不过来。

    本来颜羽彤被谢啸天托住后,安心了不少,眼中的惊恐之色也少了几分,可此时却现上凉飕飕的,而且死se狼的眼神也不太对,低头一看,才现ti竟是光溜溜呈现在se狼面前。

    “啊~”想象中凄厉的喊声并没有响起。

    颜羽彤一开口,谢啸天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他可不想自己耳朵受罪,赶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眼睛则是立即撇向另一个方向。

    颜羽彤惊慌的站了起来,拿着浴巾遮着上的重要部位向自己的房间跑去,“砰”的一声关上门后,谢啸天才舒了一口气。

    “砰”,门又开了,谢啸天全都紧绷着,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门后,颜羽彤探出小脑袋,说:“死se狼,你不要走,等我一下。”

    幸亏不是狂风暴雨,谢啸天安心多了。

    “原来颜丫头的xiong部也不是很小,看形应该在a之上B之下,这样大?不不不,应该是这样大。”谢啸天坐在沙上,回忆着刚才的幸福时刻,双手则是不断的在空中做握状爪状,比划着颜羽彤xiong部的大小。

    他是如此认真投入,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来到他旁,脸上挂满黑线的颜羽彤。

    “去死啦,你个死se狼。”颜羽彤生气的将手中的衣服扔向谢啸天。

    谢啸天拿开挂在自己头上的衣服,有些尴尬,有些心虚的说:“怎么拉?”

    “倒是我要问问你,为什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谢啸天扬了扬手中的衣服,“我回来拿衣服啊,倒是你,为什么要袭击我啊?”

    一想到刚才的事,颜羽彤不jin又有些脸红,为什么自己一和这个死se狼对上,吃亏的总是自己,她不高兴的嘟起嘴:“我正在洗澡,听到你房间里有声音,我还以为是小偷呢,所以……”越往下说,就越没气势,声音也就越小,就好像犯错的是她一样。

    “所以就想给我吃一记闷棍,对吧?”谢啸天开着玩笑说道。

    “人家也是……”颜羽彤像是突然醒悟什么似的,惊叫一声,“你生我气拉?”

    谢啸天看着小妮子的表现,想想就好笑,“有什么好气的,我也想通了,毕竟只是一件衣服而已,丢了就丢了吧,只要我心中没有忘记我母亲就行了,有了一件衣服反而有了羁绊!”

    颜羽彤伸出“夺命剪刀手”,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哦~耶,”她继续调皮的说道:“现在你不生气,我可要生气了,你说说看,你要怎么补偿我呢。”

    谢啸天以为颜羽彤说的是刚才他看了她1uo体的那一幕,所以站起来,tuo着衣服。

    颜羽彤不解的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谢啸天理所当然的说着:“当然是补偿你了,我看了你一次,给你看回去啊。”

    颜羽彤俏脸一红,“我才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呢,”接着,她可的嗅了嗅鼻子,问道:“这是什么味道啊,这么冲?”

    谢啸天不好意思的mo了mo后脑,说:“不好意思,好像是我上的味道。”

    “赶快去洗澡拉,臭死了,”颜羽彤推着谢啸天进厕所,随后说道:“洗完澡给你礼物哦!”

    一场误会能够解除,两人心里就好像都落下了一块大石,显得轻松极了,谢啸天也难得的又一次没有三分钟洗好澡,而是好好享受了一番沐浴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