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9. 第九十九章 决定授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早在一楼的门有所响动的时候,谢玄就已经起来了,他拿了罐啤酒,静静的坐在楼梯口,球早就现了他,不过谢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球也十分乖巧的安静了下来,冷冷的盯着擅闯民宅的不之客。

    直到百地弘碰及鲜花的一刹那,球才喊出声来,作为哥哥家合格的看门狼,他不许这个没礼貌的陌生人还未经过主人同意,就自作主张的碰别人的东西。

    百地弘拿着苦无与谢玄对峙着,影竟悄然融入夜色中,不见踪影。

    谢玄并没有去开灯,因为他看得见。球更用不着开灯,因为它问的着。

    百地弘缓步移动着,轻柔的动作并没有出丝毫声响,可他依然能看见球盯着他移动的方向转移着视线,这点无可厚非,狼或者狗毕竟有人类所没有的灵敏gan觉,可谢玄含笑盯着他移动的方向他就搞不清状况了,难道他看得见?

    谢玄抚掌大笑,一声“好”是说的极有气势,“没想到小兄弟小小年纪竟能将隐术练到如此地步,实属不易,不过你还是赶快撤下这种障眼法,骗骗普通人还行,不过对我就没什么作用了。”

    百地弘微感诧异,想不到这看似貌不惊人的中年人竟有如此眼力,实属厉害。

    见隐行不通,百地弘索撤去隐,暗杀不行的话那就只能打硬战了,虽然他以前杀人的时候都喜欢用暗杀,但这并不代表他硬碰硬的功夫就在暗杀之下。

    紧了紧手中的苦无,这是一把淬毒的苦无,沾者虽不至于立即毙命,但却会全麻痹乏力,百地弘将自己调节到了ti机能的g点,双腿一蹬,干瘦的ti犹如猎豹一般袭向谢玄。

    谢玄将球推到楼上后,漫不经心的站起来,掸了掸pi股上的灰尘,对袭来的苦无是视若无睹。

    就在苦无即将碰到谢玄的时候,谢玄轻描淡写的向旁边跨了过去,躲过了这雷霆之势的一击。百地弘得势不饶人,不刀接着一刀劈砍向谢玄,反观谢玄,还是那么淡然,空闲的时候还不忘抠抠指甲里的脏物。

    百地弘停下了,并不是他没力气进攻了,而是他知道自己已不是对手,如果对手要攻击的话,他相信,只要一击就够了,但是他也会让他付出相应代价的。

    谢玄见百地弘停手,顿觉没意思,本还想指望今天好好玩一场的呢。见没的玩了,他只好办正事了,“伊贺流的小鬼,你是哪一族的,服部氏、百地氏还是藤林氏?”

    直到此刻,百地弘波澜不惊的脸上才浮现出惊恐的表,这中年男子所说的三个氏族正好是本伊贺流上忍三大家。

    百地弘这种表最是让谢玄满意,至少证明了他说的没错。

    百地弘没想到今天自己会沟里翻船,所以他萌生了退意。双腿不住的以微小的距离后撤着,就在他认为已经到了最佳时机的时候,猛的一撤,向门口奔去。

    百地弘的度很快,可对于谢玄这种老油条,他还是嫩了点,就在百地弘刚想转的瞬间,谢玄已经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旁,单手箍住他的脖子,猛然向地下一按。百地弘直感觉眼冒金星,脑中嗡嗡的响个不停。

    此时,灯亮了。

    “老爸,怎么这么吵啊?”谢啸天穿着和谢玄差不多的父子装,狂打着哈欠从搂上迈了下来,待他开清楚了老爸下还躺着一个人的时候,不由的呆住了,有小偷?这是他的第一想法。

    百地弘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眼前呼的一亮,让他很不适应,台阶上站着的正式此次的目标——谢啸天。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声誉是最重要,更何况是一个从小就接受魔鬼训练的忍者:自己的命是轻若鸿毛,杀死任务目标才是重于泰山。百地弘一见谢啸天站在自己面前,眼中jing光一闪,两腮一用力,细长的夺命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谢啸天。

    “找死!”就在百地弘用嘴出夺命针的刹那,谢玄箍住百地弘的手瞬间用力,好让他的嘴无法再做出行动,而空闲的另一只手则是以更快的度从背后的刀鞘中抽出他那菜刀,像耍飞镖一样耍向那针的行进路线。

    “铿~”金鸣声过后,那针旋转着飞了回来,静静的躺在百地弘面前,而菜刀则是“噗”的一声,整个刀没入墙壁。

    谢玄原以为这忍者是过来找自己麻烦的,没想到他的目标竟是小天,这最是让他无法忍受。手上的力气又不由加大了几分。

    看着躺在地上年纪不比自己大的年轻人在老爸手下脸已经涨成了酱紫色,谢啸天竟忘却了自己刚已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开口替年轻人求,“老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兔崽子还不是想过来要你的命,我说你小子到底开罪了什么人,都到了请杀手的地步!”谢玄没好气的说道。

    杀手?这可是只有电视里才看得到的,谢啸天也是一头雾水,貌似自己应该没得罪什么人吧。

    “老爸,你松松手吧,你看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谢啸天替百地弘讨饶。

    喘不过气来?你小子懂个,忍者在水底下都能呆个五分钟以上,更何况这会儿自己还没真用力呢,相信就是个把小时后,地上这小子也死不了。谢玄真是被自己的儿子气死了,地上这人可是杀手呢,你以为是路人啊。

    “啊~算了算了,这小子反正是来杀你的,要杀要放你说了算吧。”谢玄不耐烦的说道。

    谢啸天盯着百地弘看了良久,消瘦苍白的百地弘给他的印象不错,应该不像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最终,心软的谢啸天还是决定放,“算了,老爸,放了他吧!”

    谢玄松开自己的手,走到百地弘面前,直接坐在了地上,“小子,起来,大爷和你做笔交易。”

    百地弘揉了揉紫的脖子,跪坐在谢玄面前,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

    “谁派你来的?”

    “网上!”

    谢玄的问题很简单,百地弘回答的更简单,从这方面看,网络还真不是个好东西。

    “我们一命换一命,以后凡是和我儿子有关的单子你一律不准接,这样我们就放了你,怎样?”

    百地弘诧异的抬起头,这简直就是他单方面受益的买卖,不过看看对面中年人的神,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走吧!”谢玄下了逐客令。

    对于谢玄的逐客令,百地弘仿佛没听到一般,楞在那儿。

    他是一个守承诺,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这点和狼子野心的本人十分不同,也许是他体内那二分之一的华夏血统在作怪。站起后的百地弘又跪了下来,向着谢玄磕了一个头,向着谢啸天也磕了一个头,“百地弘欠你们一条命。”

    撂下这一句后,便走了。

    弄的谢啸天满头雾水,而谢玄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背影,“真是一个有趣的年轻人!”

    谢玄走到楼梯口,抽回自己的菜刀,心疼的看着墙上的洞,“看来明天又得补墙了。”

    经过谢啸天边的时候,更是给了谢啸天一记狠狠的爆栗。

    谢啸天委屈的捂着头,不知道老爸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打自己,眼中满是疑问。

    “刚才要不是老子手快,老子就得白人送黑人了,”接着他又不胜唏嘘的说道,“你小子这心慈手软的子迟早会害了自己。”

    刚还委屈至极的谢啸天瞬间破涕为笑,笑嘻嘻的对着谢玄,“这不是有老爸您在吗,您在了我就啥都不怕了,嘿嘿。”

    “我也总有不在的时候。”谢玄不无担忧的说道。

    接着父子都沉默了下来。

    谢玄像是下定决心的样子,在心中默默的对着在天之灵的谢妈妈说道:小芳,也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不过眼下也只有这么做了,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好好保佑小天。

    “小子,睡觉去了,明天老子教你武功!”

    “啥?”谢啸天虽然听清楚了,可还是不解的问,因为以前他要谢玄教他的时候,总是遭到拒绝,没想到今天老爸倒是主动提出来了。

    谢玄又一个爆栗赏在谢啸天头上,“老子说明天要教你武功,给我滚回去睡觉。”

    “耶~”谢啸天雀跃着,高高兴兴的蹦上楼睡觉去了。

    谢玄担忧的看着儿子,嘴里则是笑骂道:“臭小子!”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