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 第七十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哦,死se狼,用力点……好舒服!”

    在颜羽彤上试验着前几天谢爸爸教的脚底按摩术,看来还是有效果的,最起码在颜羽彤上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看着这小妮子半躺在netg上,双眼微闭,眼睫毛一颤一颤的,脸色潮红,吐气如兰,还真是别有一番you惑,只可惜现在的谢啸天没心玩暧昧,章余那边的事还让他烦着呢。

    “好了!”只给颜羽彤按摩了一只脚的谢啸天这时候也只能草草了事了。

    颜羽彤坐了起来,呼吸还有些喘,一双美目怒气冲冲的盯着谢啸天,盯了一会儿,眼神又变成可怜兮兮的样子了,双眼中噙着泪花,仿佛他谢啸天不给她来个痛快,她就要大哭一场了。

    变了,变了,这世界绝对变了,就连颜丫头都学生这种招数了,谢啸天可招架不住,只得苦笑一声,继续自己的按摩事业。

    谢啸天一把扯掉这小妮子另一只脚上的袜子,说真的,她虽然是练芭蕾的,不过脚还依然那么好看,就连心不佳的谢啸天都看的一阵眼花。谢啸天伸出略微有点粗糙的双手,一手抓住颜羽彤的脚背,一手抚上她的脚掌,谢啸天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颜羽彤的ti震了一下。

    颜羽彤强忍着自己因舒适而想出的呻声,不过初窥按摩门径的谢啸天不知不觉手法越来越高,父亲教给自己认的知识也越来越捏的准的,跳舞训练异常辛苦的颜羽彤哪受得了这般舒适的按摩,又一次抑制不住内心的感,不再紧yao银牙,肆无忌惮的呻起来了。

    一场按摩下来,谢啸天是累的够呛的,不是应该按摩累,而是一边按摩一边还得强忍着扑上去的冲动,受着yu火的煎熬,累的他在大冬天里汗都出来了。

    谢啸天赶忙逃出颜羽彤的房间,将自己陷进柔软的沙里,平息自己yu火的同时也想想替章余解毒瘾的方法。

    “没烧啊,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颜羽彤收回自己放在谢啸天额头上测试他温度的手。

    受不了,谢啸天感觉新学期开始后颜羽彤好像温柔了很多,一时还真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呢。

    “没什么,我有个朋友生病了,一直治不好,正烦着呢。”

    “这好办啊,我认识一个很有名的中医,不如介绍给你吧。”

    颜羽彤语不惊人死不休,谢啸天猛的从沙上弹起来,“真的?你怎么不早说啊!”这下终于有希望了,老鱼。

    谢啸天对着颜羽彤做感激状,不过颜羽彤可不理会他,直接一个爆栗赏到了他头上,“干什么啊,一惊一乍的,吓我一大跳,小心吓坏了要你赔啊!”

    呵呵呵呵,谢啸天只得傻笑着,不知道为什么,遇上这个魔女他总是无从招架!

    “老鱼,你有救了,我终于找到治好你的办法了。”

    谢啸天嚷嚷着闯进章余的房间,章余如今已经成为死鱼了,无jing打采的颓废在netg上,像只被打捞上来已经很久的八爪鱼,嘴里不知道在嘟哝着什么,看到谢啸天来了也是照样提不起jing神。

    谢啸天二话不说,拎起章余就往外跑,嘴里不断**叨着,老鱼你有救了,老鱼你有救了。

    二人漫步在郊区,谢啸天聚jing会神的寻找着各间房子的门牌,而章余则是一如既往的打着哈欠,眼角都溢出眼泪了。

    新银路,新银路,4o号,48号,52号,“到了,到了,终于找到54号了,快来,老鱼。”谢啸天兴奋的喊着,就好像是他得了绝症找到了医生一样。

    新银路54号门口坐着一位正在晒太阳的老大爷,这位大爷满头银苍苍,下巴处的银须足有三寸长,看样子年纪绝对不小了,可看上去却是一番仙风道骨,看来颇有几分道行,肯定是他没错了。

    大爷此刻正打着盹儿,可救人如救火,谢啸天也不管什么尊老了,走上前去,摇了摇了大爷的手臂,礼貌的说:“大爷,大爷,您醒醒。”

    老年头都睡的比较浅,大爷一个激灵就醒来了,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人,不解的问:“小伙子,什么事啊?”

    “大爷,我们是别人介绍来的,你看他这样还有的救吗?”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谢啸天谄笑着,将章余拉了过来。

    大爷的子好像比较淡,随口说了句跟我进来吧,就拿着椅子进房间了,也不管后面的人有没有跟上。

    走在前头的大爷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这种事最重要的是火,而且一般的木材没有用,要用木屑,上好木材的木屑,火不能太旺,得用文火。”

    谢啸天跟在后头就不明白了,怎么戒个毒还得用上文火,可自己又不懂中医,可能世外高人的方法都比较特别吧,谢啸天只能以此来安慰自己。

    “有材料了,有火了,还得找一口大缸,”大爷指着墙角的一口半人高的大缸继续说:“看见那口缸了吧,就得那么大才行……”

    谢啸天越听越糊涂,怎么这事讲的这么邪乎了,他只好冒昧的打断大爷的话,“那个大爷,不知道这方法成不成?”

    一听这话,大爷的眉头一皱,说出的话也多了几分火气,“你这是不相信我罗,”说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造型古朴的册子,得意洋洋的说,“看见这个了没,这可是老头子家好几代传下来的祖传秘方,一般人我不告诉他。”话说完后,还不忘宝贝一般的将书收进怀里,怕丢了一般。

    “架上大缸,点上火,倒上水,最后还得放些葱花、蒜瓣、姜末,这样才像样……”

    看着大爷侃侃而谈,滔滔不绝,谢啸天怎么感觉越听越像是煮菜,这可是来戒毒的可不是来煮人啊。

    “大爷,不知道您那本祖传的册子叫什么名字,让我们这些后生瞻仰瞻仰好吗?”

    “嘿嘿,就让你们这些小辈们见识见识,瞪大眼睛不要眨眼啊!”

    此时的大爷仿佛一个年轻人一般,意气风不可一世。

    看着册子上的四个十分具有古代气息的汉字,谢啸天头都晕了,连忙拉上章余往外逃,“大爷,我们下次来看您啊。”

    大爷正在兴头上呢,怎会放过这两个年轻人,小……还没出口,人已经无影无踪了,长叹一声,继续做他的孤寡老人去。

    “停。停。。停。。。老大你干什么啊,我快不行了!”章余大口喘着气,毒品让他的体质下降了许多,这还没跑多远呢,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如牛了。

    “你没看见那大爷手上的秘籍吗,《满汉全席》,你去给他煮吧,我可不管了。”

    “不是说是神医的吗,怎么成大厨了?”章余埋怨着。

    “对啊,照理说丫头不会骗我的!”谢啸天再次不确定的看了看门牌,没错啊,54号,新银路?等等,不是新宁路吗?

    搞来搞去,原来都是自己搞错了,谢啸天痛骂了自己一番,拉上章余继续踏上征程,新宁路离新银路只差了三四条街,不一会儿就到了,这次谢啸天好好打量了一下54号,这是一家面食原料店,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神医的栖息处,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二人踏进面食店,店里到处摆着面粉面条粉干之类的面食,正对着大门摆着一张办公桌,一个脑袋上已经形成地中海的中年人正低着头拿着笔在推算着什么,听到有人进来了,他抬起了头。

    “我们……”

    谢啸天话还没出门,那人就嘘了一声,让谢啸天安静了下来。

    “你们是他介绍来的吧?”中年人神秘兮兮的说道。

    谢啸天点点头。

    “跟我进来吧!”

    二人跟着中年人进了内堂,三人仿佛特务碰面一般,神秘兮兮的,搞得谢啸天和章余也紧张兮兮的。

    不一会儿,中年人拿来一纸筒的粉干,问:“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谢啸天指了指章余,中年人就将粉干递给了章余,“摇一支出来。”

    “什么?”

    “摇一支出来!”

    “可是……”

    “嘘……”

    中年人的行径让两人都看不大懂了,不过这时候也只能拼了,章余随便摇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摇出一根粉干。

    中年人拾起粉干,盯着看了一会儿,脸上布满了霾,“不妙~”

    谢啸天和章余的心都颤了一下,“有救吗?大夫。”

    “准备后事吧!”中年人一副为之惋惜的样子。

    不就毒瘾吗,有那么严重吗?有了先前的经验,谢啸天因此多留了一份心,“叔叔,你可是中医?”

    中年人摇摇头。

    “那以前这里有过一个中医吗?”

    “两年前搬走了。”

    谢啸天又一次拉上章余就走,看来中医已经不在这儿,这个根本就不是什么医生,看他那一副派头分明就是一神棍,不可信不可信。

    可那人好像没完,待谢啸天他们走出门口了,还在后面喊着,年轻人节哀顺变。谢啸天真想返回去海扁他一顿,怎么老是寻着个不三不四的人,时运不济啊,实在不行,老子亲自上马,我还就不信,老子把老鱼给捆上了,难道还戒不了那小小的毒瘾吗。

    感受着谢啸天眼中人的寒芒,旁边的章余心惊了一下,他已经能够预感到将会有不好的事生在自己的上了。

    二人找不到神医的踪影也就只得打道回府从长计议了。

    “老爸,我饿死了!”谢啸天还没进玄天饭店就大声嚷嚷起来。

    “喊什么喊什么,把我的顾客吓跑了怎么办。”谢玄今天少见的没在呆了,而是一副大厨打扮的坐在店里,不过嘴上那么说,人却往厨房走去了。

    不一会儿,四菜一汤就准备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老爸的菜,啸天就算饱了还是会食yu大开,“我开动了!”

    走了一整天,谢啸天早就饿坏了,吃起饭来更是风卷残云,吃到一半,他才现少了什么,抬头一看,章余丝毫没有动碗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老鱼,你倒是尝尝俺爸的菜啊,非常棒,保你吃了一碗想着下一碗。那件事先放着吧,总会有办法的。”

    忙活完的谢玄走近他们,笑骂着,“小子,就是会拍马,赶紧吃饭吧你!”

    章余苦笑一声,他也想吃,不过实在没胃口,而且毒瘾好像又要犯了,人难受的很。

    “小子,你染上毒瘾了吧?”

    谢爸爸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语就道破了其中的机关所在。

    章余惊慌了一下,吃的正欢谢啸天也抬起头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老爸。

    谢玄是十分享受这种目光,他继续着自己的话,“送戒毒所吧!”

    章余黯然低下头,看来自己真的是碰了不该碰的东西,悔之晚矣。谢啸天搭着话,“老爸,不行啊,就是因为不能送戒毒所,我才想方设法的陪他出去寻解救之人呢,要是往戒毒所一送,他家里人一知道他就玩完了。”

    谢玄mo着自己的下巴,章余这孩子他也是喜欢的,够feng流,像自己,好吧,那就帮帮他吧。

    “小子,能吃苦吗?”

    听着谢爸爸毫不搭边的问题,章余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明天过来,这东西我替你治好它,五天内解决。”

    章余还是一副痴呆的样子,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而谢啸天则是夸张的喊道,“老爸,你可千万别吹哦。”

    “啪”,一个爆栗赏到了谢啸天的头上,谢玄拿着食指在谢啸天面前摇晃了几下,“小子,永远不要怀疑你老子!”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