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 第六十三章 父名谢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由于谢啸天今天要去拜访自己高中的恩师兼干爹,所以起了个大早便和李雨嘉去商场里买东西。思前想后,现老人家好像也不缺什么,所以只好买了点补品意思意思。

    不管是昨天的买单还是今天的补品,李雨嘉现谢啸天出手越来越阔绰了,她看向谢啸天的眼神中也不jin多了几分疑惑,那眼神分明是在怀疑谢啸天钱的来路。

    这年头,穷人赚了点钱就要被怀疑,怎么富人赚了钱就没人怀疑呢?谢啸天虽不喜欢李雨嘉的眼神,但他忍了,谁叫自己社会地位地下呢。

    两人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去看老余头,余老师一开门,现一个是自己最喜欢的弟子,一个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顿时喜上眉梢,两人虽然都变了许多,但余老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余老师连忙将自己的学生迎进了屋里,看着他们手上的礼物,直呼他们太客气。又何尝不是呢,一个人过活的老人家,并不缺什么,他们最缺的还是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

    谢啸天当然知道这点,不过拉家常可不是他的专长,所以他这次专门带上了李雨嘉,他知道这个人能说,而且会逗人开心。看着老余头拉着李雨嘉说个不停,谢啸天会心一笑,他现自己平时做的还是不够的,看来以后得常来看望这个“干爹”!

    看着整个屋子,虽不脏,但却缺少过年的氛围,谢啸天就准备给它布置一下。他像个主妇一样,挽着袖子,开始打扫起房子来,期间余老师连说不用,李雨嘉作势要帮忙,不过都被谢啸天给拒绝了,自己冷落了这位恩师这么久,也是时候聊表心意了,要不他自己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忙活了一上午,房子干净了很多,谢啸天顺便还买来了许多贴纸贴上,顿时,整个房间仿佛光亮了不少也闹了不少。

    午饭是余老师亲自下厨的,今天特别高兴的他还不忘整两盅,当然也少不了谢啸天的份,两人直喝到醉醺醺了,才肯罢休。

    回家的路上,晕头晕脑的谢啸天在李雨嘉的搀扶下,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其实余老师是个可怜的人。”

    “你又何尝不是呢?”李雨嘉心中想到。

    家?家是什么,什么是家?

    谢啸天躺在netg上,醉酒后,他的思绪仿佛没了束缚,李雨嘉扶谢啸天到家后就走了,偌大的一间房子如今就只剩下了谢啸天。他不知道这间房子还可不可以称之为家,到底先有人后有家还是先有家后有人。

    家是妈ma的手还是爸爸的酒?

    家是家人的等候还是奋斗的理由?

    家是内心牵挂,家让人心乱如麻!

    “好想有个家……”

    谢啸天一直轻哼着这几句歌词,枕头不知不觉已被润湿,他从没想过哭,可眼泪却不争气的一直往外淌。

    酒——伤闹心,可它却有一个很好的好处:它让谢啸天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的是如此的安稳,谢啸天甚至在睡梦中梦到了蓝天,梦到了白云,梦到了熊宝宝,梦到了熊爸爸,还梦到了许多许多。

    夜幕悄悄降临,四五个小时足够谢啸天醒酒了,可他依然躺在netg上不肯动弹,下午的时候,阿戴姐姐来过了,又走了,他都知道。

    肚子出咕咕的响声,可谢啸天却没有心思吃饭,他还有很多事想不通。

    忽的,谢啸天从netg上弹了起来,冲进厕所,洗了澡,刮了胡,甚至抹上了蜡,他好好的将自己装扮了一番,不知是要去见谁。

    踱出门口,谢啸天买上一支白玫瑰,轻轻的放在上衣口袋里,然后将自己淹没在夜色中。

    在夜色的映衬下,五龙山陵园蒙上了一层森恐怖,人们总是害怕着莫须有的事物,譬如说亡灵,可谢啸天却希望能见到她,他宁愿相信这世上没有科学,如果能让他重新见到自己母亲的话。

    谢啸天拾阶而上,母亲的公墓他好久没来过了,也就上次开学的时候过来扫了一下,也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了,自己这个儿子做的还真是不孝。

    到了!

    公墓并没有谢啸天想象中那么糟糕,反而相当干净,显然是有人在最近打扫过的,而且,墓前还有一支白玫瑰。

    “白玫瑰花语——纯洁、高贵、天真,纯纯的,一朵——我心中只有你!究竟会是谁呢?”谢啸天暗自嘀咕中,照理说母亲喜欢白玫瑰的事没几个人知道的,他实在想不出会是谁。

    谢啸天轻轻的将自己带来的白玫瑰放在那一支旁边,然后跪在那里,磕了几个头,随后就斜靠着母亲的墓碑,讲起了自己在学校里事

    靠着墓碑,就放躺在母亲怀中,谢啸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他从自己入学开始一直讲到了今天去看余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他特别健谈。

    “妈~我该走了,我答应您,寒假里我肯定天天过来……”

    “你是?”

    谢啸天话还没说完,后响起的声响吓了他一跳,他虽然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但人吓人还是会吓死人的。

    谢啸天回过去,离他不远处站着一个型和他相仿的男子,头上罩着个渔夫帽,遮住了大半个脸,微弱的月光下,谢啸天依然能看清他苍白的肤色,稀疏的胡渣。谢啸天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将问题送还给了他,“你是?”

    男子并没有因为谢啸天的抢词而感到不快,反而摘下帽子,十分干脆的回答道:“谢玄!”

    “你真的是谢玄?”

    男子点了点头,再次确认自己就是谢玄。

    谢玄!谢啸天一听到这个名字,全都战栗了起来,他看向男子的脸,果然与他有几分相似,他永远忘不了这个在自己母亲嘴边挂了十几年的名字!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