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杨广坐在龙儿那张足以躺下十个成*人的大(床chuáng)上,摇头晃脑地东张西望着,嘴里小声嘀咕:“好多同类叶,”

    可不是吗?墙上贴满熊猫壁纸。墙集摆两三米高的熊猫模型。书架上、沙上、椅子上、书桌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熊猫玩偶。连指甲剪上,都挂着微型熊猫挂坠。

    至于杨广坐着的这张大张上,更是卧着五个和成年熊猫一般大小的熊猫玩偶。

    杨广看了看(床chuáng)上那五个大型熊猫玩偶,又瞥了一眼旁边的浴室。浴室门关着,龙儿正在里面泡澡。杨广顿时狞笑一声:“哼哼,抢我的地盘,同类也不给面子!”

    说罢,他嗖嗖几下,把(床chuáng)上的五个熊猫玩偶,全扔到了墙角排排躺下。

    杨广满意地拍了拍手,仰天躺在(床chuáng)上,左右滚动两下,惬意地自语道:“这下舒坦了,少

    正得意洋洋间,那浴室门无声打开,龙儿只穿着小背心和小短裤,披散着一头略显湿润的秀,赤着小脚丫走了出来。

    “咦?”网出浴室,龙儿便觉得不对劲。她看了看大(床chuáng),又瞥了瞥墙角,嘟起小嘴说道:“阿摩哥哥,你干嘛要把熊猫扔到墙角?”

    杨广正色道:“龙儿,做人要专一,你今晚有我就够了。留这五个家伙在(床chuáng)上干嘛?”

    龙儿忍俊不住,棒着肚皮大笑起来:“阿摩哥哥,想不到你居然会跟玩偶吃醋哎!”

    杨广严肃的表(情qíng)顿时土崩瓦解,挠着头皮嗫嚅道:“我,我也不是吃醋”只是,只是你屋子里这么多熊猫。我担心,担心你将来展成恋物癖。只喜欢玩偶不喜欢真人”那那我就想。帮你纠正这个不良嗜好嘛”

    龙儿笑得更厉害了,一边笑一边扑到(床chuáng)上,在(床chuáng)上拼命打滚。

    她上(身shēn)只一件小背心,玉颈香肩外加小肚皮,全都露在外面。(胸xiōng)脯上虽然没有可以跌死人的沟壑,但那两个小笼包和那两点嫣红,也是隐约可见。下(身shēn)也只有一条小短裤。虽然是四角的,却也短到了大腿根部。两瓣雪(臀tún)都有小半暴露在外。两条笔直圆润的美腿就更加无遮无蔽了。

    她在(床chuáng)上又是大笑又是打滚。杨广近距离看着她这若隐若现的勾人模样,顿觉一股(热rè)气自小腹升起,心脏枰忤乱跳。喉咙又干又涩。

    龙儿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偏头一看杨广,见他面红耳赤、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顿时耳根一(热rè)。小脸上飞起两抹红霞。

    龙儿虽然小脸微红,却不会像一般女孩儿那样,满面(娇jiāo)羞地偏头躲避。反倒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仙女儿啊?”

    杨广噢了一声。垂下头来声嘀咕:“一丝不挂的样子都看过两次了”,现在穿着衣服,为什么不让我看?”

    “你个大坏蛋,大色狼!”龙儿龙颜大怒,扑上来抓着杨广的胳膊狠咬一口。这一口咬上去,龙儿立马苦着小脸吐了吐舌头:“呸呸呸,你胳膊酸死了!”

    杨广赧然道:“今天跑了一天。出了不少汗

    “那还不快去洗一下?”龙儿跳下(床chuáng)来,双手推着杨广往浴室走:“洗漱用品全给你准备好了,洗干净了就给我变成熊猫。快一点

    待杨广全(身shēn)上下洗得干干净净,打算变成熊猫之时,突然一愣神:“呃,我好像忘带变(身shēn)抑制药剂的中和剂了  ”

    他每天都有吃变(身shēn)抑制药剂。所以这个药是从来不离(身shēn)的。但是他并不经常变成熊猫,所以那中和剂却是很少随(身shēn)携带。杨广今天实在过得很辛苦,(身shēn)体到是不累。但是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大脑非常疲惫。所以”来龙儿家之前,他就忘了回宿舍取中和剂。

    “怎么办?”杨广坐在浴缸沿上,苦着脸直挠脑门:“不能变熊猫还是小事,要是龙儿误会我故意不带中和剂,误会我就是想用人形和她睡觉,那,那可如何是好?”

    正彷徨无计时,浴室门被推开了。龙儿探头进来,嘟着小嘴看着杨广:“阿摩哥导,你进来都半个钟头了。怎么还不出来?”

    杨广不好意思地说道:“龙儿。那。那什么?我,我,我好像”好像忘带中和剂了

    龙儿顿圆双眼:“不会吧?那你不是不能变熊猫啦?”

    杨广红着脸低下头,嚅嗫道:“对不起”那个药,我并不经常带在(身shēn)上。今天我,我脑子有点迷糊。走的时候就忘记回宿舍一趟了

    龙儿撇撇小嘴:“那算了。也怪我,回家的时候走的太急,没有提醒你一下。你呀,没带就没带呗。出来说一声不就行啦?干嘛老是躲在里面

    “那。那我怕你失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怕我失望?”龙儿咯咯一笑:“你是怕我误会你故意不带中和剂。误会你想占我便宜吧?”

    杨广抬起头,飞快地瞥了龙儿一眼。见她脸上并无不悦之色。便又快地低下头小声道:“就是怕你误会,所以才躲在这里想办法。

    呃,龙儿,今天晚上是不成了。你。你给我安排间客房吧。”

    龙儿摆开门走了进来,拉起杨广的手,拖着他往外走:“安排客房干嘛?没关系的,你就跟我睡一张(床chuáng)。反正(床chuáng)很大,有的是空间,分开点睡,你也占不着我的便宜。”

    龙儿拉着杨广来到(床chuáng)边,又将一只被杨广扔到墙角的熊猫玩偶放回(床chuáng)上,摆在了大(床chuáng)中央:“呐。你睡左边,我睡右边。中间用这个熊猫隔开。两边空间都很大,横竖打滚都没问题。”

    说着,龙儿望着杨广嘻嘻一笑:“阿摩哥哥,你现在不会还吃这只熊猫玩偶的醋吧?”

    杨广老脸红,尴尬地一笑:“哈哈。哈,哪能呢?这,这(挺tǐng)好”

    杨广话没说完,龙儿便又扑到了(床chuáng)上,躺在熊猫玩偶右边,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我要睡了,你去关灯!”

    “噢。”杨广关了灯,上(床chuáng)躺在熊猫左边,也盖上了被子。

    刚刚躺下,杨广便听龙儿的声音幽幽传来:“阿摩哥哥,”

    “嗯?”

    “晚安吻呢?”

    “呃”杨广坐了起来,爬过熊猫玩偶,摸着黑在龙儿额上轻轻一吻:“晚安,龙儿。”

    “晚安,阿摩哥哥。”

    杨广笑笑,又爬回自己那一边,很快就睡熟了。

    十几分钟后,龙儿悄悄地爬了起来。跨过熊猫玩偶,来到杨广(身shēn)边。她伸出小手,在杨广眼前晃了晃。见杨广毫无反应,便轻轻地引;他(身shēn)了阵听着杨广依旧鼻息均匀,龙儿便知凹础广的一只胳膊枕在颈下,(娇jiāo)小的(身shēn)子微微蜷起。慢慢地向后缩了缩,靠进杨广怀中。又过一阵,见杨广还是没有惊醒,龙儿又拉过他的另一条胳膊,搭在自己肩上,这才闭上双眼。慢慢沉入了梦乡,

    半夜里,杨广被噩梦惊醒。

    他梦到(情qíng)敌们铺天盖地向他涌来,开始时还是使用拖把、扫把、烂蕃茄、白菜根等常规武器,后来慢慢鸟枪换炮,竟然开始使用四这全球席大规模杀伤(性xìng)武器。

    在枪林弹雨之中,杨广屹立不倒。(情qíng)敌们恼羞成怒,终于祭出了最终兵器    大群长得跟如花一样的拉拉。穿着三点式向他涌来,在他震惊莫名之际,终以人海战术将他淹没”,

    这噩梦吓得杨广熊躯狂震,陡然惊醒。额头、脊背满是冷汗。

    “唉,还好只是梦,,压力真的好大咋!”

    杨广无奈地叹息一声,网想继续睡觉,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鼻端萦绕着一股恬淡的幽香。这香味杨广很是熟悉,不正是龙儿的体香吗?

    杨广心下一惊,猛地一偏头。顿时看清了自己面临的严峻形势!

    他初睡时,是侧着(身shēn)子的。

    现在则变成了仰躺。而本该睡在熊猫另一侧的龙儿。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shēn)边!现在他的一只胳膊正被龙儿枕在颈下,而龙儿则侧着(身shēn)子。小脸面向他肋部。(娇jiāo)躯微蜷睡得正香。

    龙儿的一只手榈在他(胸xiōng)膛上。另一只手放在他腰部。她左腿搭在他小腿上,那温润细腻的美妙触感,直让杨广胆战心惊。

    杨广甭视能力很强。龙儿这么侧着(身shēn)子缩在他肋下,他只要一偏头。便能透过龙儿小背心的领口,清晰无比地看到她那微微起伏的两只小笼包。连小笼包顶端的两点嫣红。也被杨广尽收眼底。

    杨广暗暗咽下一口唾沫,放正脑袋,闭上双眼。但龙儿的两只胳膊。一条**都与他的皮肤直接接触。而龙儿皮肤通体无暇,不显半个毛孔,有如传说中元气不漏的仙人。肌肤之细腻温润,可谓妙不可言。这般亲密接触之下。让杨广时刻感受到那**滋味,教他如何能睡得着?

    眼睛网一闭上,那美妙的触感便在杨广脑海中无限放大。方才看到的两个小笼包和顶端的小红豆,也在杨广脑中飘来((荡dàng)dàng)去。杨广口干舌燥,心神不宁,忍不住睁开眼睛。偏过头来,又看了龙儿的(胸xiōng)脯一眼。

    “罪过罪过”杨广心平暗感惭愧。看了一眼就马上摆正脑袋,紧闭双目。  哪知那一眼乃是饮鸩止渴。看过一眼之后,心中难耐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加强烈。

    “再看一次,只看一次。”杨广暗下决定,又睁开眼睛偏头看了一眼。心里还在暗骂自己:“你个没见过世面的纯禽大畜男小笼包有什么稀奇的?还看了一眼又一眼”天下之大,够资格笑傲江湖、雄霸天下的凶器层出不穷,何必对两只小笼包念念不忘?没出息!”

    刚骂完,杨广就又忍不住偏头再看了一眼,

    就这样,杨广偏头看一眼,摆正脑袋闭上眼,骂自己。继续偏头看一眼,摆正脑袋闭上眼,骂自己,如此循环不休,折腾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杨广终于忍不住了,心说反正龙儿是我未婚妻,我不做那事。但摸一摸总可以吧?

    下定决心。杨广侧过(身shēn)子,与龙儿面对面地侧躺。那被龙儿枕在颈下的胳膊反搂过来,抱住了龙儿的香肩。两腿一动,将龙儿那榈在自己腿上的**夹在两腿之间。然后他正大光明地伸出另一只手,撩起龙儿的小背心,先摸了摸她的小肚皮。跟着一路往上,抚到了她的笼包上。

    “这下安心了。”杨广轻轻抚摸着两只小笼包,满足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睡了过去。睡熟之后。大手犹在不自觉地抚摩着,拨弄着。

    龙儿被杨广摸了好一会儿,(身shēn)体自是出现了各种异常状态。(胸xiōng)脯上像是触电一样的酥麻,小腹也一阵燥(热rè)。某个神秘的位置,渐渐开始

    。

    龙儿面红耳赤、口干舌燥地醒了过来,这才现让自己变得奇怪的。竟是杨广的大手。

    “大色狼”龙儿哼了一声。往杨广那边挤了挤,两腿反过来夹住杨广的腿,一手搂住杨广的背,让他的(胸xiōng)膛跟自己的(胸xiōng)脯之间的空隙无限缩一下子就把他作怪的大手挤得动弹不得。

    “明天再跟你算帐”龙儿也不拨开杨广放在自己小笼包上的大手。喃喃嘀咕了一句小脸贴上他的(胸xiōng)膛上方,又沉沉睡了过去。

    龙儿是舒服了,杨广却给她又挤又抱又夹,弄得关节都不能放松,很快就醒了过来。

    “好不自在叶!”杨广挣了挣,便挣开了龙儿的擒抱。龙儿到底是睡了过去,若是清醒时,杨广岂能挣扎得开?

    脱离了束缚,杨广的手又开始作怪。但他刚刚动手,龙儿便再次醒来,睁开双眼。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的眼睛。

    “呃,”杨广尴尬地一笑,大手犹在摩挲,“那个,龙儿 我听宿舍的弟兄们说,这么按摩有利于育”所以我”

    “你就扯吧!”龙儿哼哼道:“还说对小笼包不感兴趣呢,现在却摸得这么起劲!你个。言不由衷的大坏蛋!”

    说罢,龙儿猛地一翻(身shēn),跨坐到杨广腰上,双手撑在他头边,眯着双眼看着他的眼睛:“阿摩哥哥。你摸得我忍不住了,我现在就要征服你!”

    她猛地一低头,樱唇噙住了杨广的嘴巴,

    扩告了:新书。神仙浩劫,主角已经开始飙了。喜欢仙侠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伤外,同时写两本,更新没有问题。每天都会有更新。郑重声明:熊猫哥哥肯定不会烂尾也不会太监。如果我有烂尾的企图,大可以现在就开始揭开最终谜底,反正大凹过已经露面了,也展开行动了。完全不必写一些(日rì)常琐事。

    胆这本熊猫哥哥不是升级打宝流。算是校园(爱ài)(情qíng)吧。(日rì)常琐事确实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情qíng)节,但是能够丰满这部书的主题。校园(爱ài)(情qíng)又不是要打打杀杀,也不总是升级打宝。反而是一点一滴的琐碎小事。这么写完全不讨好,所以我这本书很小众,订阅非常少。但我还是照着大纲、主题在写。从这一点,应该看出我这本书不可能烂尾了。

    :以上不算邮正文。卫

重要声明:小说《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