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坐困愁城

    “隋末天下大乱,焰帝坐困愁城一一一昔(日rì)杨广!外境,省公…。场广之处境,竟是惊人的相似。我的名字果然不是什么好名号,历史重演了,”

    校园里的人造小止。上,杨广藏(身shēn)林中,坐在一株大瑰树的树枝之上,摇头晃脑地哀声叹气:“一路之上,竟被围追堵截十余次,连女孩都参与进来,,想不开江海大学风气如此开放,拉拉都有这么大势力”唉,悲剧啊!”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叹道:“大好头颅,谁来取之?”又仰起头。透过上方的树枝缝隙,看着已渐渐西垂的夕阳,一时间触景生(情qíng),感慨万分,低吟道:“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夕阳无限好,君王不早朝。好诗,好诗啊,”

    话音网落,便听树下传来咋哧一声(娇jiāo)笑。杨广骇得熊躯狂震,险些从树上一头栽下去。待看清树下笑之人是龙儿后,杨广才长吁一口气,拍着(胸xiōng)口心有余悸地说道:“龙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神出鬼没?我今天已经吓得够呛了,刚才被你一吓,心都差点碎了,”

    龙儿咯咯(娇jiāo)笑,笑声若风铃般灵动悦耳,缭绕于树林之中,回((荡dàng)dàng)于杨广心坎。饶是杨广心里满是委屈。听得她这一笑,心中的诸般委屈苦涩,刹时间尽数化为乌有。笑声未落,龙儿一个纵(身shēn),直跃上离地七八米的树枝,坐到杨广(身shēn)边,将一个保温饭盒递到他手里。

    “呐,阿摩哥哥,我知道你从中午开始就没吃饭,所以特意给你送饭来土  是我亲手做的哦!怎么样,还是龙儿疼你吧?”

    杨广满脸感激地接过饭盒,顾不上道谢,径直打开盒盖,拿起饭勺狼吞虎咽了起来。

    龙儿见杨广吃得香甜,俏脸上顿时满是甜蜜笑意。她虽然古灵精怪。(性xìng)(情qíng)中却颇有几分传统女子的味道。见着(情qíng)郎(爱ài)吃自己亲手做的饭菜,心里便(禁jìn)不住满是欢喜。

    她这(性xìng)子与她父亲商通天不无关系。商通天生于清末民初,读过几年私基,学过四书五经。民国时虽然接受了新派思想,但是少时接受的传统教育,已在他脑中根深蒂固。所以商通天平时颇为温文儒雅,很有旧派的儒者风范。在他多年潜移默化之下,龙儿纵然天(性xìng)精灵。也受了不少的影响。

    说起来,杨广的老爸杨踏天,与商通天是同一个村子的也跟商通天一起念过几年私孰,学过一阵儿四书五经。但老杨(性xìng)(情qíng)豪迈,对读书不感兴趣,只学会了认字而已。平时(爱ài)听些演义评书,向往江湖人物的快意恩仇。所以老杨教出来的儿子,有义气,讲原则,不欺人。不怕事,遇事有担当。但是一旦决定出手,就必然心狠手黑。颇有几分评书演义里江湖侠士的风范。    龙儿与杨广的(性xìng)(情qíng)其实大不相符。

    一个精灵跳脱。一个,老实木讷。一个聪明绝顶。一个轻微脑残。一个表面凶狠实则手软,一个表面憨厚实则手辣。

    更别说龙儿天香国色,如仙女下凡。杨广半凡普通。就是一黑伙儿。这两个人走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般配。也难怪当杨广误承与龙儿嘿咻之后,会激起公愤了。

    但(性xìng)(情qíng)不符恰好互补,只要不是针锋相对的矛盾(性xìng)格,彼此相处时就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相貌,到真的可以算是龙儿口味特殊,不(爱ài)帅哥(爱ài)熊猫,

    直到将整盒饭菜吃得干干净净,连一粒米饭都没剩下,杨广才满脸不好意思地对龙儿说道:“对,对不起啊龙儿,我,我只顾着吃饭了,连谢谢都没来得说一声

    “没关系。”龙儿大度地摆了摆手,笑眯眯地问:“怎么样,我的手艺不错吧?”

    杨广叹息:“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难怪我爸爸也对你赞不绝口。唉,龙儿,吃了你做的饭菜,以后再让我吃自己做的,真不知道能否下咽。这可如何是叭

    龙儿咯咯直笑:“嘴巴跟抹了蜜似的,你是越来越会哄女孩儿啦!”

    杨广肃容道:“虽然我刚才说的话,确实有拍马(屁pì)的嫌疑,但的确是出于真心。你也知道,我撒谎时很容易结巴的。那我刚才说那么流畅。就肯定不是哄你开心了。”

    “嗯嗯,我知道,你最老实了!”龙儿笑嘻嘻地说:“作为你诚实可(爱ài)的奖励,以后我天天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杨广欣然道:“那最好不过了!”

    龙儿却是一撇小嘴,冲着杨广吐了吐舌头:“美愕你,我现在还没嫁给你呢!人家才不想这么小就转职成家庭主妇。偶尔为你做一顿饭菜,当然没有问题。天天做饭?我才不干呢!”

    杨广挠挠头,嘀。且!“说天天给我做饭的是你,马卜反口的也是你一一君哗※言”

    “呐,我警告你,别用你君子的那一(套tào)来衡量我。”龙儿竖起食指。左右摇摇,“我是女孩儿哎!反悔可是女孩儿的特权,千万别把我当君子哦!”

    “我错了。”杨广马上承认错误。

    “这就对啦!”龙儿拍了拍杨广的肩膀,笑问:“怎么样,今天一天很辛苦吧?还顶得住吗?”

    “不,不辛苦。顶得住!”杨广死鸭子嘴硬:“我(身shēn)为一骑当千的猛将兄,再大的场面都见识过。今天这种小场面,我怎么可能顶不住?”

    “那就好。”龙儿笑道:“我还生怕你控制不住(情qíng)绪,把那些围追堵截你的人,杀得血流成流、片甲不留呢!”

    “你尽管放心!”杨广肃穆道:“我有分寸的。再怎么样,我都不会对无辜群众出手的。”

    龙儿瞪大双眼:“无辜群众?那些人追着打你哎!”

    杨广呵呵一笑:“虽然他们人多势众,装备精良,但在我眼中。也不过是群乌合之众。我一跑起来。他们根本就围不住我,追不上我,对我毫无威胁。直到现在。还没一个人打中过我一下。没关系啦!不过说起来,我还真没想到龙儿你这么受欢迎,连一些女孩都暗恋你呢!”

    龙儿得意洋洋地一挑眉头:“那是当然,我的魅力可是男女老少一律通杀。阿摩哥哥,你要坚强一点哦,以后你会不断遭遇各种(情qíng)敌挑战。承受无数压力。但是无论遇到多么强大的(情qíng)敌,多么沉重的压力。你都不可以撂挑子哦!”

    杨广傲然一笑:“我一副钢筋铁骨,海底几千米的压力都承受得住!区区(情qíng)敌算得了什么?虽千万(情qíng)敌,我亦会勇往直前,铁肩挑起千钧担,双手劈开五行山!佛若敢挡我。我就杀佛,魔若敢挡我,我就降魔!”

    龙儿笑得前俯后仰,唬得杨广连忙一把揽住她的腰肢,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栽下树去。

    笑了好一阵子,龙儿才坐稳了(身shēn)子,抹掉笑出来的眼泪,依偎进杨广怀里,柔声道:“阿摩哥哥,以后无论遇上什么事,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今天那些人敢围追堵截你。明天我就去校园贴子,就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谁要敢欺负你,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我就一定会找回场子。我倒想看看。有谁敢无视我的威胁!”

    杨广想了想,摇头道:“算了。这都是小事。再说我是男,怎么能靠你庇护呢?你要真的贴威胁,别人就算不再找我麻烦,也会打心眼里看不起我的。更会在背地里嘲笑你,说你找了个没用的男人。”

    龙儿知他雄(性xìng)自尊作,也不与他理论,笑着应了下来。两人依偎着说了一会儿话,直到太阳下山。天色黑透,这才准备起(身shēn)离开。

    临走之前,杨广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关于暗夜君王儿子的事(情qíng),你有没有通知你爸爸?”

    龙儿摇摇头:“没有,其实就算通知了也没用。如果暗夜君王真要报复我们,我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在爸爸(身shēn)边吧?你呢?有没有告诉杨伯伯?”

    杨广也是摇摇头:“没有。我爸爸神龙见不见尾,买个手机用不了多久就会弄丢。所以一般(情qíng)况下,除非他主动联系我,否则我很难联系上他。

    说到这里,杨广颇有些忧虑地看着龙儿:“龙儿,这几天你要注意安全,我送你的级避弹衣,你要记得时刻穿在(身shēn)上。那(套tào)避弹衣。虽然无法完全抵挡住五级能力者的攻击,但至少可以抵消部分伤害。”

    “知道啦!”龙儿笑着挽起杨广的胳膊:“阿摩哥哥,你真的很担心我的安全?”

    “这,这还有假啊?”杨广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你?我都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跟在你(身shēn)边保护你呢!”

    龙儿点点头:“那好,你是君子。你要说话算数。所以你就二十四小时跟着我,保护我吧!从今晚开始,你去我家住。我的(床chuáng)很大很舒服的哦,”

    杨广愕然:“不会吧,去你家保护你没问题,可是,可是用不着跟你睡同一张(床chuáng)吧?再说,再说你不是。不是说现在还不急办那事吗?”

    龙儿笑眯眯地说:“当然不着急,我是要让你变成熊猫陪我睡。抱着毛绒绒的大熊猫睡觉很舒服的!再说,你变成熊猫时才能挥最强威力,那样才能保护好我,对不对?”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