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初吻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场广飞快地跑到山腰 抓住龙几的小年。拉着她就往圳跑

    “怎么啦?”龙儿很是纳闷,一边跟着杨广跑,一边问道:“你网才不是和对方聊得融洽吗?。

    “我是假装的杨广压低嗓门。小声道:“来的那两个外国人是一男一女,其中那个女的我认识。是英国圣堂骑士组织的四级能力者,称号为守护天使的伊丽莎白。

    男的我不认识,不过按照伊丽莎白的行动惯例,那男的肯定也是个,四级能力者。”

    龙儿不解地问道:“两个四级能力者而已,用得着躲着他们吗?”

    杨广正色道:小心无大错。伊丽莎白的底细我很清楚,她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但是那个男的我对他一无所知,这对我们很不利。”

    龙儿不以为然地笑道:“可是对方也不清楚我们的底细吧?再说,他们也不一定会跟我们起冲突吧?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他们一定会跟我们打起来似的?”

    杨广神凝重:“你不了解他们的行事风格,具体况我呆会儿再告诉你。现在我们最好趁他们爬山时赶紧离开湖边。脱离他们的视线。”

    龙儿打赢过空间跳跃者赵飞,在海面上击败生擒过海神娜塔莎。因此她对于四级能力者并不惧怕。见杨广这般紧张,她心里稍微觉得他此时的反应有些小题大做。

    但龙儿也知道杨广遇大事不糊涂,每逢关键时刻都非常可靠,不会做出莫明其妙的事来。本着对杨广的信任,兼之龙儿自己也是做事留一线的子,当下便忍住好奇,不再刨根问底,随着杨广往山下飞跑。

    跑了一阵,疟儿嘀咕道:“这么跑太慢了

    说着,她突然反手一拽杨广,顿时将杨广扯得双脚离地,子凌空打横。龙儿上前一步,左手兜住杨广肩背,右手抄住他的腿弯,以标准的“公主抱。将杨广抱在了怀里!

    杨广惊呼一声,双手条件反便搂住了龙儿的肩膀,,

    正当杨广觉此姿卑过于尴尬,想松开双手时,龙儿却哈哈一笑,两腿劲,顿时如缩地一般在沙地上飞奔起来!风驰电掣之下,杨广只能紧紧地搂着龙儿的香肩,免得摔下来。嘴里却是连连叫唤:“龙儿。龙儿!你这是做什么?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跑!”

    龙儿嘿嘿笑道:“阿摩哥哥你太慢了,如果对方只是普通人,爬上百米高的沙山要老大一会儿。我们倒有足够的时间远远脱离对方视线。但对方可是能力者,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嗖地一下子就飞上止 顶?我这可是在坚决执行你的命令呢!”

    “呃,,有道理,只是,只是杨广老脸微红,吭吭哧哧地说道:“只是你这么抱着我,怪不好意思的”这,这是不是弄反了?”

    龙儿哈哈哈大笑三声,说道:“况紧急,我只能出此下策。阿摩哥哥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以后像这样抱我几次不就行啦?”

    杨广老脸红得紫,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下暗道:“还好这里是沙漠。见不到熟人。若是让熟人见了我现在的模样,形象岂不是全毁了?嗫,,有龙儿这样的悍妞做媳妇儿。压力真是很大啊

    叹息之际,龙线已经抱着他绕过了小湖,闪电般掠上了对面一座数十米高的沙丘,翻越到沙丘背面。

    就在龙儿抱着杨广攀上对面那座沙丘之时,杨广原来立足的那座沙丘顶端,悄悄探出了两个脑袋,正是伊丽莎白和那白人男子。

    “看来我猜得没错。”那白人男子微笑着,远远望着龙儿的背影:“这两位果然不是普通人,伊丽莎白,你看到那个姑娘的脚了吗?她居然没穿鞋子。白天沙漠地面最高温度可以煎熟鸡蛋”普通的小姑娘,谁敢赤着脚在沙漠中行走?”

    “那两人都没带行李等到龙儿的背影从对面那沙丘顶端消失之后,伊丽莎白才缓缓说道:“看来他们真的不是普通人。那个小姑娘尤其厉害,个子那么居然还能抱着一个大男人,跑出这么快的度。威廉你看。我们这里距离那座沙山足有一千多米,中间还有个小湖泊。那小姑娘抱着那个小帅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这边的沙山上绕过小湖跑到对面,再攀上对面的沙丘”这时,起码过了一百英里!”

    名为威廉的白人男子点了点头:“抱着一个。大男人,还能有接近田米的秒,这个度甚至远远没有达到她的极限”秒刃米以上,就是三级度型能力者。这小姑娘度这么快,难道是四级度型的能力者?”    度型能力,是**强化能力的一个分支。其主要优势在度方面,绝对力量逊于正宗的**强化能力,但是力气也不四级度型能力者,在绝对力量方面,丝毫不弱于二级**强化能力者。

    伊丽莎白眯起双眼,碧蓝如海的双瞳中绽出危险的光芒:“两个中国的能力者。可能与九鼎有关,也许和我们一样,是来看原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对决的。现在时机不错。没有任何目击者,要追上去杀了他们吗?

    威廉微笑:“不着急,他们跑不掉的。我已经记下了他们的生物电磁波特征,这里是沙漠,不会有多少其他人类的生物电磁波干扰。只要他们与我的距离在刃英里之内。我随时可以准确地对他们进行定位。说起来,跟伊莎你搭挡还真是麻烦哪

    伊丽莎白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威廉耸耸肩膀,摊开双手,摇着头无奈地说道:“你太高调了,认识你的能力者很多。那个小家伙一开始见到我们时呆。不是被你迷住,而是认出了你。所以他才跟我们撒谎,接着又飞快地逃离。要是他不认识你,我们就能和他们近距离接触,多出一点他们的底细。说不定还能从他们上打听出,原始天尊和通天教主突然停战的内幕。”

    伊丽莎白妩媚地白了威廉一眼:“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个帅哥见着我就逃,不是已经暴露出他们的底细了吗?要是不怕我们,他们又何必耍逃走?逃跑就是心虚的表现呢!他们这么弱,怎么会有能力参观两大天神的决战?又怎么会知道。那两位大神突然停战的内幕?”

    威廉笑着点点头:“说的没错。好了,不谈论他们两个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淡水湖,我们还是先去好好清凉一下吧。”

    龙儿从那数十米高的沙山上下来后,抱着杨广一口气跑出了好几公里,翻越了数座高大的沙丘,直到看不到小湖周围的沙丘了,这才将杨广放了下来。

    杨广终于从龙儿的公主抱中脱出来,顿觉神清气爽。网想大大地伸个懒腰,来表达一下心中的舒爽,猛省起这么做不太合适,便吭吭哧哧地问道:“龙儿,你,你,你累不累?你,你光着脚,抱着我,跑。跑了这么远,脚,脚疼不?”

    龙儿立马一股坐到地上,苦着脸对杨广说:“本来不累的,但是听你一提,脚真的有点疼哎!”

    其实她的脚一点都不疼,之所以要杨广帮她按摩,只是想撒撒罢了。

    “那,那我帮你揉揉吧。”杨广蹲下,一把握住龙儿的右脚。

    将那只白晰羔嫩、匀巧精致的美脚握在掌中,杨广一时呆住了。

    他怔怔地看着手中的小脚,直到此时。他才惊觉龙儿竟生了一双如此完美的玉足。

    龙儿个。子不高,一双小脚自然极为小巧,杨广只手便能完全掌握。

    她脚背的肌肤滑如丝绸,白若玉石。淡青色的经脉于皮肤下若隐若现,让那小脚的颜色愈地好看。

    她那泛着健康光泽的粉色趾甲修煎地整整齐齐,脚趾头便像一颗颗圆润的珍珠。

    脚掌心的肤色像婴儿一般粉红,也跟婴儿一样幼嫩,握在手里,温润细腻,又柔又滑,触之**。一向不解风的杨广竟不由心,中一。喉咙又干又涩,心跳微微加小腹渐有流升起。

    “阿摩哥哥!”龙儿咯咯笑,“愣着做什么?正等着你帮我按摩呢!”

    “呃,哦”马上,马上开始。”杨广艰涩地咽下一口唾沫,镇压心猿,拴住意马,收敛精神,轻柔而专注地开始了按摩。

    看着杨广温柔专注的模样,龙儿心中暖洋洋的极是舒坦,轻笑着说道:“阿摩哥哥,谢谢你啦!”

    杨广很不好意思地说道:“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说话间。他的拇指抵在龙儿的脚心处,由轻到重地按压着她足心的几个位。    杨广力道掌握得极好,这一番按压,顿时让龙儿舒服之极,不住出几声细若箫管的叫吟。听到龙儿的轻吟低喘,杨广刚刚镇压下去的心猿意马,又挣脱了囚困。肆意放纵起来。

    心猿难收,意马不服,杨广的动作不由重了些,按得龙儿更加舒适。声音更加迷离。

    杨广的眼神有些恍惚,喉咙越干渴。嗅着龙儿上那迷人的幽香。摩挲着她柔若无骨的小脚,倾听着她细腻绵绵的喘息,杨广脑海中,不由浮现起龙儿**的躯。火刹时大盛。

    不知不觉间,杨广左手仍托着龙儿的小脚,右手却顺着她的脚背,抚过她的脚踝,抚上了她的小腿。

    杨广似乎觉得隔着裤管十分不适,竟又将手滑了下去,将龙儿的裤管往上推,一直推到了膝盖处。

    龙儿的整条小腿都露在空气中。杨广粗糙的大手微微颤抖着,轻轻抚上了她嫩滑的肌肤,时轻时重地揉捏着龙儿那绵软又充满弹的小腿肚。

    龙儿双手撑在沙地上,上微微后仰。她俏脸晕红,贝齿轻咬樱唇。双眼迷离地看着杨广,看着他那双在她小腿上游走的大手。

    她没有阻止杨广的动作,她甚至忍住了那阵阵酥麻难耐的感觉。强抑着不出任何呻吟,好像是怕惊醒了杨广。

    而杨广已然恍惚得不知在何处。

    他虽然曾与龙儿在一起洗过澡。但那时他是大熊猫状态,手爪上有一层厚厚的皮毛,触感不甚敏锐。便是们,门搓背,也不曾体会讨销瑰滋                 严格说来,这才是杨广第一次与异如此亲近。对象还是天仙下凡似的龙儿。

    龙儿不止貌美无双,她的皮肤也甚是奇异。一般女子,就算皮肤再好,也总有细微的毛孔。而龙儿不知是不是武道大成之故,皮肤上竟连毛孔都看不到。白如雪滑如集的皮肤浑然天成,仿佛一块拿着放大镜也找不出瑕疵的美玉。

    传说中,仙人便是全上下毫无瑕疵,不漏丝毫元气,故能长生不死。

    杨广一手把握龙儿的小脚,一手揉搓她绵软嫩滑的小腿,意马心猿已然闹得天翻地覆,小腹已有岩浆翻滚。

    血气方才的纯大处男,何曾经历过这般阵仗?炽的**填满了他的腔,烧糊了他的神智。令他的精神升华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

    准确的说,是玄得蛋疼的状态。

    是真的蛋疼。

    他的裤子原本是很宽松的,但是他刚才被龙儿浇了满水,衣物遇水自然收缩。兼之他又是正好蹲在龙儿面前,当某样事物悄悄起了变化之际,他自然而然地就蛋疼了。

    这让杨广很不自在,但他又不知该怎样解决。

    站起来提一下裤腰,自然能轻松解决。但是杨广又舍不得松开双手。他就像一条贪婪的鳄鱼。尝到了美妙的味,便再也舍不得放嘴。

    精神恍惚,玄至蛋疼,杨广忍不住喃喃**道:“硕鼠硕鼠,无食我秦。三岁贯汝,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

    气氛本来是很好的,若是一直持续下击,说不定能生一些非常美妙的事。但是杨广的确不愧为焚琴煮鹤的翘楚,此诗一出,立时天惊地动,“龙”颜大怒。

    “大坏蛋!”龙儿喝一声,迷离的眼神为之一清,美眸中喷涌出熊熊怒火,小脚丫就势一踹,脱离杨广大手掌控,咚地一声踹在了杨广口上。    杨广哎哟一声,仰天翻倒在地。意马心猿惊得无影无踪,满腔火熄得一干二净。精神总算回到了现实之中,那玄愕蛋疼的状态一去不返。

    龙儿一脚踹翻杨广。双手猛一撑地,如下山猛虎。挟着一股劲风。呼地一声扑到杨广权  她跨坐在杨广腰上,两手撑着杨广脑袋两侧的沙地,俩眼气势汹汹地盯着杨广的眼睛。喝道:“你说我是硕鼠?你还没娶我过门儿呢,就嫌养活我辛苦啦?你这是什么态度!”

    杨广满脸迷茫,一脑袋浆糊:“什。什么硕鼠?我,我,我什么时候,说你是硕鼠啦?”

    “你还狡辩!”龙儿头猛地压下来。脑门顶着杨广的额头,鼻尖几乎触上了杨广的鼻子,“你刚才**的就是硕鼠!”

    “我有**硕鼠吗?”杨广更加茫然:“我为什么要**硕鼠?究竟。究竟是什么况?我,我刚才在干什么?”

    “你”龙儿柳眉倒竖,杏眼圆瞪,鼻尖顶上了杨广的鼻子,瞳仁对上了杨广的瞳孔,怒气冲冲地吼道:“你刚才占我便宜来着!说好给我揉脚的,你净顾着摸我小腿了!还说我是硕鼠  一边占便宜一边骂人,你这人究竟有没有下限?”

    杨广继续茫然:“呃,我。我刚才,似乎,似乎鬼上了,做过什么完全不记得了

    “对,你是鬼上!”龙儿咬牙切齿地说道:“色鬼上!”

    杨广茫然地不可自拔:“我。我,我色鬼上了?什么况?呃,龙儿,你,你能不能远一点说话。你这样,我,我压力很夫,没办法想问题,”

    “我压死你!”龙儿大喝一声。脑袋压得更低了,嘴唇都快贴上杨广的嘴巴了。

    这时候的状况是,龙儿与杨广脑门贴着脑门,鼻尖顶着鼻尖。嘴唇之间的距离不过两厘米。杨广本就不大清醒。脑子里还残留着适才那玄妙的状态,近距离嗅到龙儿上的幽香,脑子顿时又是一阵迷糊。竟不由自主地一偏头,避过龙儿鼻尖的压迫,将嘴巴贴上了龙儿的小嘴”,

    龙儿的子如同过真一般颤抖了一下,一抹晕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耳根蔓延开来,染红她的俏脸,浸透她的玉颈,让她颈部以上的部位,统统变得滚烫。

    龙儿的怒火刹那之间消失无踪。鬼使神差地张开小嘴,吻住了杨广的唇。

    这一下,轮到杨广浑僵硬了。嘴巴也像是中了石化术,一动不动。

    龙儿似是不耐地“哼了一声,主动伸出舌头,霸道地拨开了杨广的唇。撬开了他的牙关,探进了杨广口中。

    因技术生疏,龙儿还不小心咬了杨广的嘴唇一口。

    这一口,咬醒了杨广。

    杨广大口一张,含住了龙儿的双唇。笑纳了她探进他口中的香舌。

    这是他跟她的初吻。

    生涩,稚嫩,慌乱,但无比火的初吻。

重要声明:小说《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