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人生赢家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夜凉如冰,冷风如刀。飞沙席卷,星月黯淡。

    巴丹吉林大沙漠西北部的无人区,一座座数百米高的沙丘连绵耸立。

    站在一座近五百米高的沙丘顶部,衣着单薄的商通天无视扑面而来的冰寒夜风,略显瘦削的立如山。

    “二十四年前,我和你爸爸就是在这一带交手的。”商通天慨叹道:“那个时候这一带还没有这么高这么密集的沙丘,二十四年的时间,沙漠地形变化太大了。”

    “人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杨广站在商通天背后,轻声说道:“比沙漠的变化还要大。”

    “是啊……”商通天叹息着摇摇头,沉默不语。

    杨广也是一言不,默然眺望着远方。

    不知过了多久,商通天终于出声打破了沉默:“来了。”

    “来了?”杨广双目一凝,循着商通天的视线望去,却没见着半个人影。

    “他们在那座沙丘背面。”商通天伸手指着一千多米外一座四百米上下的沙丘,“你马上就能看到他们。”

    商通天所言不虚,不消片刻,杨广果然在那座沙丘顶端看到了老爹杨踏天,以及坐在老爹肩膀上的龙儿。

    “爸爸!龙儿!”杨广激动地大叫一声,冲着那边连连挥手,同时往沙丘下方飞奔而去。

    “爸爸!阿摩哥哥!”龙儿也看到了这边的商通天和杨广。她大声欢呼着,自杨踏天肩膀上纵跃下。风驰电掣一般冲下沙丘,迎着杨广奔来。

    奇怪的是,立志要棒打鸳鸯的杨踏天,非但没有阻止龙儿,反而笑呵呵地任由她往山下跑,还冲着对面跑过来的杨广招了招手。

    看到杨踏天的举动,一直紧张关注着他的商通天,终于呼出一口长气,脸上绽出一抹笑意。

    杨广激动之下跑得太快,一不留神左脚绊上右脚,直接从那几百米高的沙丘上咕噜咕噜地滚了下来。饶是他体强壮,也被滚得头晕眼花,天旋地转。勉强起后,竟然分不出东南西北,只能踉踉跄跄地原地打转。

    杨踏天在对面沙丘顶上看到这一幕,顿时笑得直打跌,还边笑边说:“你个不孝子,这就是报应啊!”

    龙儿初时见杨广从那么高的沙丘上飞快地滚下来,着实吓了一大跳。直到见着他安然无恙地起,这才松了口气。又见着他迷迷糊糊地原地打转,龙儿也觉乐不可支,差点笑破肚皮。

    她一边咯咯大笑,一边高狂奔,很快就到了杨广边。

    “阿摩哥哥!”龙儿唤了杨广一声,纵扑进他怀里,一下子将他扑倒在地。

    杨广这时候还是迷迷糊糊的找不着北,被龙儿扑倒后。本能地伸手一搂。他右手倒是搂在了龙儿的肩背上,左手却无巧不巧地按上了她的部,还紧紧地一把捏住……

    龙儿的个子小,比例虽然非常匀称精致,但是她的真的不算大。杨广一只巴掌,刚好能捏住她的一半p瓣。

    个中**滋味,头晕目眩中的杨广自是无法体会。而龙儿却也没有生气——若是以往,她早就一擂鼓瓮金锤敲上杨广膛了。

    龙儿跨坐在杨广腰部,双手按在他膛上,任由杨广捏着自己的小股。她笑吟吟地看了杨广一阵,俯下在他脸上叭地亲了一大口,然后附在杨广的耳朵边,大声宣布:“阿摩哥哥!杨伯伯同意我跟你在一起了!他同意啦!”

    这贴在耳边的一声大喊,总算让杨广脑子清醒过来。杨广浑不觉自己的某只手正在享福,只顾着怔怔地看着龙儿,过了好大一阵,这才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你说什么?我爸爸,他,他同意啦?”

    “嗯!”龙儿满脸幸福地连连点头:“杨伯伯不会再拆散我们啦!”

    “可是……为什么呢?”杨广欢喜之余,又很是迷茫:“他为什么突然改口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哎!”龙儿同样困惑:“路上我跟他打了一架。打完后他突然就说……”她沉着嗓子,模仿着杨踏天的声音说:“龙儿丫头,伯伯对你很满意,以后你就是阿摩的媳妇儿啦!”

    “他还说了啥?”

    “没有啊,就说了那一句哎。”

    “这……就这么简单?”杨广突然满脸紧张地问:“不会是,不会是你又打中了他的头,把他打出什么毛病了吧?”

    “我才没有伤到杨伯伯呢!你都不知道杨伯伯有多厉害……”龙儿扁扁小嘴,凶巴巴地瞪着杨广:“干嘛,杨伯伯同意我俩的事,你不高兴怎么地?”

    “哪,哪能呢?”杨广尴尬地一笑:“我就是觉得这事儿解决得太简单,心里不踏实的……”

    “那你还想怎样?”龙儿再次俯下,双手勾住杨广的脖子,脯贴上杨广的膛,咬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难道你想……跟我上演一出梁祝?或者孔雀东南飞?演悲戏打动杨伯伯?还是说,你想让我爸爸跟杨伯伯大打一场,分出生死胜负后再论?”

    杨广小声嘀咕:“我倒是准备乱悲一把的……幸好老爸改口,否则……”说到这里,他突然闭口不言。

    “否则怎样?”龙儿追问:“你打算怎样?”

    “能不能不说?”

    龙儿不依不饶地道:“不行,一定要说,我想知道你的悲计划嘛……你就告诉我嘛阿摩哥哥……”

    杨广小声道:“我,我打算听爸爸的话。”

    “听爸爸的话……”龙儿怔了一怔,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张大小嘴,啊呜一口咬在了杨广的肩膀上。她一边咬,一边含糊地说道:“你这个大坏蛋,亏我不嫌你笨,还想跟你生米煮成熟饭。帮你摆脱魔法师生涯……就算被杨伯伯抓走后,我都没有放弃,还在想方设法讨杨伯伯欢心……可是你,你居然,居然就打算放弃了……你咬死你……”

    杨广忍着痛,抚摩着龙儿丝般顺滑的长,喃喃道:“我也没有办法啊……我爸爸和你爸爸有过节……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可能当成什么事都没生……”

    听杨广这么一说,龙儿马上安静了下来。她松开小嘴,轻轻抚摩着杨广肩上被她咬过的位置,小声道:“对不起,阿摩哥哥……”

    杨广叹道:“不用说对不起,如果我真的放弃了你,该我说对不起才是。无论如何,老一辈的事,都不该牵连到你上……幸亏我爸爸深明大义……呃,说了这么久,我们的爸爸们在干嘛?”

    龙儿也是一怔:“对啊,爸爸们呢?”

    两人分别往两座沙丘顶上望去。

    他俩没有看到两个爸爸。

    他们看到了两尊巨人!

    杨踏天原来所在的沙丘顶上,是一尊高过三米五,皮肤呈赤铜色的巨人。那巨人赤着上,筋虬结,眼如月。须如钢针,全上下都充斥着一种远古洪荒的气息,仿佛那托天的盘古、逐的夸父!

    商通天所在的沙丘顶上,则是一尊高三米四左右,皮肤呈青黑色的巨人。他的躯同样强壮健美,仿佛钢铁所铸。他的气息同样荒凉古朴,更有一股狂暴不屈的气势,好像那伐天的刑天,即使头颅被斩,仍能挥舞干戚!

    咚、咚、咚……

    强劲低沉的咚咚声在两座沙丘之间回,那是两尊巨人的心跳声!光是听着这心跳声。龙儿和杨广便觉血沸腾,绪激,恨不能找个对方痛快一战。那种感沉,就好像听到了上古时代,华夏祖先陈军列阵,征伐异族时的激昂战鼓!

    两尊巨人吸气时,声如雷霆;呼气时,势若狂风。好似呼风唤雨的神灵,随时能召来狂风巨雷助威助战!

    龙儿怔怔地看着两尊巨人,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而杨广却是浑颤抖着,紧握着双拳,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是**强化能力的终极状态……远古洪荒巨人的传说,就是源自于此……”

    龙儿小手紧紧抓着杨广的胳膊,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们要干什么?为,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杨伯伯接我神威四式的时候,都没有变成这样……他们,他们不会是想打一架吧?”

    “不,不知道……”杨广猛地站起来,将龙儿紧紧地搂在怀里,向着那赤铜色的巨人大叫:“爸爸,你要做什么?”

    那赤铜色的巨人置若罔闻。

    杨广又向青黑色的巨人大喊:“商叔叔,你……”

    “阿摩。”青黑色的巨人张开巨口,用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打断了杨广的话:“和龙儿离开这里,离得越远越好。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

    杨广急道:“你们,你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老爸,你不要冲动,你们几十年兄弟……”

    赤铜色的巨人声如雷鸣:“阿摩,你放心,老爸我很理智的。我才不像某个神经病呢,一打架就红眼,一红眼就拼命,几十年兄弟他都忍心下死手!”

    杨广口不择言:“那你既然知道商叔叔一打架就疯,干嘛还要和他打?你为一个很理智的人,就不能不和商叔叔一般见识吗?”

    龙儿狠狠地掐了杨广一把。化青黑巨人的商通天也哭笑不得地瞪了杨广一眼。

    “嘶,这话有理。”化赤铜色巨人的杨踏天摸着下巴,认真地点点头:“我杨踏天号称神一样的男人,干嘛非得和一个神经病一般见识呢?不过,我心里这口气一直咽不下去吖……”

    商通天苦笑:“老杨,过去的事是我不对,今天你又放了我女儿一马,我又欠了你一次。所以今天无论你想怎么出气,我都会由着你。”

    杨广继续口不择言:“老爸,你改名叫踏天,全世界但凡了解五级能力者的人,都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商叔叔场上败给你,战场上也败给你,名号上被你踩,输得一塌糊涂,丢人都丢到全世界去了,你还有什么气不顺的?”

    龙儿啊呜一口,狠狠地咬在了杨广胳膊上。商通天也对他怒目而视。

    “啧,也对哈!”杨踏天若有所思地点头,喃喃道:“貌似我才是人生赢家,气儿不顺的,好像该是小商才对……那我这么些年,究竟在气些什么呢?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杨踏天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却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不对劲——他被商通天打到神智失常,可是他自己不知道啊!精神病人,是不会承认自己精神有问题的……

    “老爸,你真是人生赢家!绝对的!商叔叔在你面前就是个失败者!你作为胜利者,为什么不能大度一点呢?”

    杨广知道老爸受了很大的委屈,但是他也真的不想老爸和商通天大打出手。商通天虽然答应过杨广,就算老爸要打,他商通天也不会还手。可是商通天的特点就是容易狂暴失控,这才刚刚变还没动手呢,气质就已经非常狂暴了。谁能保证他挨打挨到一定程度,不会失去意识突然失控?

    杨踏天神智不正常,很难确定他是否还像以前一样冷静理智。商通天能否完美自控,更是让人怀疑。这一次两人要是打起来,那真的可能两败俱伤,打到一死一残都说不定!

    所以杨广绝不能让他俩开打,为此他不惜当着龙儿和商通天的面狠贬商通天。

    不得不说,杨广虽然平时笨嘴拙舌,但这个时候却毒舌得很。无需杨踏天动手,商通天现在已经快要被杨广气到狂暴失控了。

    龙儿咬了杨广一口,冲着商通天甜甜一笑:“爸爸你不要生气,我会教训阿摩哥哥的!”

    商通天深吸一口气,果断地解除变状态——他变,只是看到杨踏天变以后的本能反应。现在被杨广毒舌刺激,这才意识到,自己变格变化太大,很容易失控。安全起见,还是恢复原形的好。

    杨踏天见状一乐:“小商,你干嘛萎了?”

    商通天板着脸,没好气地哼哼道:“老杨,我女儿在这呢,别说粗话。”

    “好好,我不说就是。”杨踏天乐呵呵地说道:“我宝贝儿子说得对,作为人生赢家,我和你一个失败者一般见识,当真太小家子气了。我杨踏天大人有大量,放你一马就是!哈哈,再见啦失败者!”

    说罢,杨踏天转就走,毫不拖泥带水,那巨大的影刹那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杨广怔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大叫道:“老爸,你要去哪里?”

    杨踏天的声音隐隐传来:“我去继续研制歼星舰……宝贝儿子,记得给我汇钱呀……”

重要声明:小说《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