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陈年旧怨的真相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什么?”杨踏天虎躯狂震。猛地顿住了脚步,大声道:“你说什么?你们,你们不是今晚才打算生米煮熟饭的吗?怎么,你们已经……”

    龙儿也不管杨踏天是否能看到她的表,作羞无限状,细细地嗯了一声,轻轻点了点下巴。

    “天哪……”杨踏天仰天长叹,满腔悲愤:“我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商通天……你已经很狡猾了,没想到你女儿更狡猾……”

    ~~

    暮色浓重,时间已是午夜十二点以后。

    杨广孤零零地站在老宅阁楼上,呆呆地听着电话里的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已经无数次拨打商通天的电话,但每一次都提示关机。

    “这么要紧的时候居然关机……”杨广喃喃自语:“美国纽约那边,现在应该是大中午了……怎么还不开机呢?难道还在开会?”

    无计可施之下,杨广只得跳下阁楼,钻进龙儿的QQ车里,动汽车驶往市区。

    他要去研究所打听一下,他很想知道自家老爸的底细——为人子,他居然不知道自家老爸有那么厉害,连龙儿都被他一招制服!

    驾车行驶在路上,杨广猛地想起了研究所的老所长陈卫国曾经说过的话:“……你后台太恐怖。谁也不敢对你提出太过份的要求……”

    老所长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他却是九鼎组织的重要人物。他掌管着研究所,以普通人的份指挥四级能力者刘振汉;他负责研、管理诸多高科技仪器、武器,其中不乏能让普通人生擒甚至杀死四级能力者的高科技设备!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用“恐怖”二字,来形容连杨广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个所谓的“后台”!

    现在看来……老所长口中的“恐怖后台”,很有可能就是自家那思维天马行空,行事鬼神莫测的老爸杨踏天!

    **及此处,杨广喃喃自语道:“难道……爸爸是五级能力者?也只有五级能力者,可以让九鼎组织都这般忌惮!可他要真是五级能力者,又怎么可能怕我上外放的能量,弄到神智失常?难道说……老爸神智失常,并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

    “你爸爸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确与你无关。事到如今,也确实不能再瞒着你了。”

    研究所,所长办公室中,陈卫国坐在办公桌后,慢悠悠地擦着老花镜,沉吟道:“事实上,以你爸爸的体质,只要不是位于2万当量以上的核弹爆炸中心,他的体就不会出现任何损伤。辐之类的放能量,也会被他的皮肤全部过滤。”

    杨广正襟危坐于办公桌对面的沙上,闻听老所长所言,激动之下竟将手里捧着的茶杯握成了粉碎。滚烫的茶水溅了他满头满脸,他却似浑然不觉。随手一抹脸上的茶水茶叶,大声问道:“难道我爸爸……真是五级能力者?那,那谁能让他神智失常?”

    陈卫国点点头,沉声道:“不错,你爸爸就是我国现存的三名五级能力者中,排名第二之人!他生于一九零二年,现年一百零五岁。他十岁时,能力开始苏醒。到他十五岁时,他的能力已经接近四级顶峰。一九二一年,你爸爸正式突破五级,成为世界绝顶的能力者之一。那一年,他才十九岁。

    “你应该知道,除了你这唯一的特殊能力者之外,其余能力者能力苏醒以后,成长晋级是非常困难的。许多能力者,终其一生,都只能由零级成长为一级。能在十年以内,由零级成长为四级的,都可以算是绝世天才。这还是因为有科学的引导和规划,辅助能力者们成长。

    “而你的爸爸……以当时的国和科技水平,不可能有人对他作出系统的训练和引导。他能有这么快的成长度。仅用九年时间,就从零级的微弱能力者,成长为五级的绝顶能力者,这样的人,连我们科学家都会将其称之为——天神下凡!

    “根据中国的传统,这样好像天神下凡创造奇迹一样的能力者,有资格继承远古神明的称号。因此,你的父亲,又号称原始天尊。与他对应的,排名第一的号称太上老君,第三的,就是通天教主。而你女朋友商龙儿的父亲商通天,就是这一代的通天教主!

    “你爸爸之所以神智失常,就是因在二十四年前,接受商通天的挑战之时,被商通天击伤了头部——能硬碰硬伤害五级能力者的,只有五级能力者!”

    杨广听得目瞪口呆,一时间无法说出话来。

    自己的老爸是中国排名第二的五级能力者,还继承了原始天尊的称号?

    龙儿的爸爸商通天,是中国排名第三的五级能力者,还拥有通天教主这个称号?

    爸爸今年一百零五岁?

    老爸是被商通天打伤头,导致神智失常,疯疯癫癫的?

    难怪……爸爸坚决不同意自己跟龙儿来往。难怪龙儿昨天会变得那么奇怪,急急忙忙地推翻了以前的想法,迫不及待地要跟自己煮一锅熟饭……

    难怪老爸能轻松打晕龙儿,难怪老爸要自己通知商通天,去二十四年前他俩决战的地方找他……

    一切的根源,全在于二十四年前那场决战!

    他喃喃自语着:“可是……我爸爸是第二名啊,龙儿的爸爸排名靠后。怎么会打伤我爸爸呢?”

    “你爸爸格豪爽,看上去粗枝大叶,但是战时理智如机器。”陈卫国悠悠说道:“商通天正好相反。平时儒雅斯文,战时狂暴疯魔,头脑一,就无法控制自己。你父亲与商通天本是好友,两人虽然每隔二十年,就会决战一次,但前三次的决战,从未影响过二人的交,也从未酿成过任何严重后果。

    “这都得益于你父亲的冷静理智,若是他也如商通天一般,一打起来就失去控制,两人只怕早就打得一死一残了。但二十四年前第四次对决时,还是出现了一些意外……因为那一次对决,不仅仅是两人二十年一次的普通对决,其中还关系到你的母亲……”

    杨广讷讷道:“怎么,怎么又扯上我妈妈了?”

    “这个故事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说,那是相当的狗血。”陈卫国微笑道:“你父亲与商通天以前从没有结过婚,都七八十岁了还是老童男。但是那一年,却同时上了一个女子。可是那个女子,最终没有选择儒雅英俊的商通天,反而选择了你爸爸。最后就成了你妈妈——那时候才83年,改革开放没多久,你爸爸那种浓眉大眼、皮肤微黑、材粗壮、朴实能干,对女又相当温柔的男子,比较符合当时女子们的审美观……

    “商通天从没有战胜过你的父亲,排名一直被你父亲压制。场上又竞争失败,这对他的打击非常大。所以二十四年前的那一场决战,商通天彻底失控。而你爸爸却始终保持着理智,不愿下重手伤到商通天这好友——双方力量相差无几,格斗技巧也在伯仲之间。一人处处忍让,一人却能尽挥。甚至因狂暴无顾忌而获得常挥……在这种形下,你认为谁胜谁败?”

    “我爸爸输了?”杨广喃喃道:“因为他输了,所以才……”

    “不,那一战,还是你爸爸赢了。”陈卫国摇头叹道:“打了整整十天,商通天倒下了,你爸爸仍然站着。他凭借比商通天更胜一筹的耐力,拖垮了商通天。但他的头部也受到了重创,神智开始渐失常。从此以后,你爸爸便改名杨踏天,意为永远踩商通天一头——要是你爸爸不曾神智失常,他不可能当真改名为踏天。毕竟……他与商通天是多年好友,两人在外敌入侵中华之时,曾数度并肩作战,堪称生死之交。以你爸爸的真,怎会侮辱自己的生死之交?”

    “那,我该怎么办?”杨广脑中乱成一团,心里也不知究竟是何滋味:“龙儿的爸爸害我爸爸神智失常……疯疯癫癫了二十多年……害我从小吃苦……我……我究竟该不该恨龙儿的爸爸?为人子者……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爸爸变成这样,我应该替他讨还旧债……可是,可是……那是龙儿的爸爸啊……我究竟该怎么办?”

    陈卫国见杨广神变幻不定,时而咬牙切齿,时而面露狰狞,时而愁眉苦脸,时而痛苦不安……他心知杨广此时必定非常纠结,当下笑着劝说道:“阿摩,你也别想着去找商通天替你爸爸报仇。你爸爸要是真的恨死商通天,他不会自己去报仇?”

    杨广摇摇头,喃喃道:“可是我爸爸抓走了龙儿,还要我通知商通天,去二十四前他们决战的地方找他……爸爸是想和商通天再打一次啊……那我,我该怎么办?是帮我爸爸对付商通天,还是……”

    “老一辈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你们小辈就不要掺合了……”陈卫国起走到杨广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再说,就算你想掺合。也掺合不进去。五级能力者……那是天神下凡创造的奇迹啊……”

重要声明:小说《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