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踏天来袭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杨广满脸地无奈:“那为什么……你不能从今天起。就乖乖地听我的话?”

    龙儿涩然一笑:“今天真的不行。阿摩哥哥,你就让龙儿任一次好不好?就这一次,最后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在你面前任了,好不好?”

    杨广闭上双眼,喃喃自语:“可是……你的任,真的可能害死你自己的啊……”

    ~~

    天色已晚,暮色正浓。

    龙儿的小车缓缓驶到了杨家老宅的大门前。

    杨广默然无语地坐在车内,怔怔地看着那锈迹斑斑的大铁门。

    他到底没能劝服龙儿,自己反倒被龙儿说服,迷迷糊糊地任她开车来到了这里。

    虽然一路上劝说与反劝说耽搁了很多时间,但这趟旅程终是到达了终点。

    接下来将要生的事,杨广已经不愿去想了。

    “阿摩哥哥,我去开门了。”

    “嗯。”

    见杨广满脸的茫然,龙儿心里也颇不好受。但她还是对着杨广甜甜一笑,开门下车,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铁门。

    “阿摩哥哥,帮我把车开进来!”

    龙儿站在门边,对着车里的杨广挥手。

    杨广木着脸,挪到驾驶座上,动了汽车。

    在这一瞬间。他真有一种将油门一踩到底,直接把车撞到墙上的冲动。

    受了伤,就得去住院了,就可以逃过今晚了……

    就在杨广冲动地想把构思变成事实的时候,龙儿走到车窗前,甜笑着对他挥了挥手:“阿摩哥哥,愣着干嘛?快进来呀!”

    看着龙儿自内心的欢快笑容,杨广终是心中一软,稳稳地把车开进了院子。

    龙儿锁好院门,蹦蹦跳跳地来到小车旁,将摆在后座上的大包小包一一取出,然后又是乒乒乓乓捣鼓一阵,居然又把小车的后座给拆了下来。

    “阿摩哥哥,你把这些东西搬到楼上去,我呢,就去打水……我们今晚先吃饭,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就一起洗澡……”

    杨广道:“还是我去打水吧,东西也由我搬,你去阳台上看看夜景……”

    龙儿偏头一笑:“不行,阿摩哥哥肯定会磨磨蹭蹭地拖延时间,说不定直到半夜都没打好水。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杨广苦笑:“我……我真没借故拖延时间的想法。我觉得力气活儿,就该让男人来做……”

    龙儿挥动小拳头,笑呵呵地说:“阿摩哥哥,貌似现在龙儿的力气要比你大哦!再说,你刚才不是答应,今天一切都听我安排吗?所以你就不要跟我争啦!上次那两大缸水,都是我打好的。这对我来说是小意思啦!你赶紧搬东西上楼吧。我去打水了!”

    看着龙儿小鹿一般欢快的背影,杨广闭上双眼,耳畔又回响起龙儿的软语哀求:

    “今天以后,我再也不对你凶,再也不你了,好不好?以后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乖乖地听你的话,好不好?”

    “阿摩哥哥,你就让龙儿任一次,好不好?就这一次,最后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在你面前任了,好不好?”

    就是这四个“好不好”,彻底击败了杨广,让他失去了顽抗到底的决心。

    但是杨广真的不明白,龙儿为什么要这么着急。

    为什么?

    就在杨广愁肠百结之际,后院突然传来“咚”地一声闷响。

    在响声乍起之时,地面竟也随之猛地一跳!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颗流星从天而降,重重地撞上了地面,释放出极其强劲的能量!

    院墙、楼房全都在这一响一震之际。颤抖呻吟起来。那老旧的三层楼房墙面上,甚至延伸出了大片蛛网一般的裂痕!

    而杨广猝不及防之下,竟然一股坐倒在地,手里拿着的几个包装袋哗地一声散开,里面装着的熟食洒得到处都是!

    “怎么回事?地震?”杨广心中一紧,猛地跃起,向着后院水井处飞奔,边跑边叫着:“龙儿!龙儿!龙……”

    刚跑到后院,杨广便猛地停住了脚步,叫声也戛然而止!

    那青石砖砌成的井口像是遭了炸弹轰击,已经完全塌陷。无数的碎石块呈溅状,铺散在井口四周的土地上。井口两边的后院院墙与楼房背面的墙壁上,嵌满了大大小小的碎石。那些碎石块仿佛弹片一般,深深嵌入水泥红砖砌成的墙壁中,展示出了极其惊人的破坏力!

    一个铁皮水桶翻倒在井口边,桶上布满大大小小的窟窿。井水洒了一地,将地面浸得一片泥泞。

    那水桶边,站着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他浓眉大眼、皮肤微黑,一头短根根竖立,精神抖擞。

    而龙儿,就被这中年男子扛在肩膀上,四肢自然垂落,小小的子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晕厥过去!

    那中年男子看到杨广,冲着他露齿一笑,旋及笑容一敛,怒气勃,大吼道:“不孝子!”

    杨广则是满脸愕然,目瞪口呆地瞧着那中年男子。直到听到那一声大吼。他方才惊醒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爸,爸爸?”

    “你还有脸叫我爸爸?”中年男子——杨踏**气冲冲地说道:“你不是答应过我,不跟商通天的女儿来往的吗?现在怎么把她带到老宅里来了?噢,你们想生米煮成熟饭,以此要挟于我?太天真了!我早有先见之明,知道你这臭小子言而无信,便在电话里与你虚与委蛇,暗中返回中国,总算及时阻止了你和她把生米煮成熟饭的大谋!”

    杨广解释道:“爸爸,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杨踏**喝一声:“闭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亲眼看着你和她开小车来到这里,伙食和铺盖都装了好几包,这丫头还亲自来打洗澡水……事这么明显,你还敢狡辩?”

    “爸爸!”杨广大喝一声:“你不要这么不讲道理好不好?别的事我以后再解释,你现在先告诉我,你把龙儿怎么样了?”

    杨踏天冷哼一声:“口口声声说不会不管爸爸,可事实呢?爸爸好不容易回趟家,你都不问声好,只惦记这小丫头……”

    杨广哭笑不得:“爸爸,现在的形势是你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可是龙儿却晕了过去,那你说我该先惦记谁?”

    杨踏天两眼一瞪。浓眉倒竖:“好哇,你做错事还振振有辞!哼,爸爸我现在很生气,我决定了,我要带走这个小丫头,让你以后再也见不着她!”

    说罢,杨踏天扛着龙儿纵一跃,竟一下越过院墙,跳到了院子外面!

    杨广大吃一惊,飞奔至院墙旁,一跃跳上墙头。向着外面一打望,却哪里看得到杨踏天和龙儿的影?

    “爸爸!”杨广双手拢成喇叭,大喊道:“你回来!你要把龙儿带到哪里去?”

    “不孝子!”杨踏天的声音远远传来,杨广凝神倾听之下,惊觉老爸的声音,竟是从院子后面那座小山顶上传来的!

    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杨踏天就扛着龙儿跑到了小山顶上?

    杨广顾不上细想,纵跃下墙头,以最快的度向着山上飞奔。奔跑之际,老爸的声音隐隐传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只顾着惦着这个小丫头……好,别说爸爸蛮不讲理,现在爸爸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想再见到这个小丫头,那就去找商通天!让他到二十四年前,和我决战的地方去找我!”

    这句话说完,杨踏天的声音再也不曾传来。等到杨广以出人形状态时极限的度,气喘吁吁地奔上山顶时,小山顶上已经空无一人!

    杨广跳上一块大石顶端,凝聚目力四下寻找,却哪里能在这一片漆黑的山中,找到杨踏天和龙儿的影子?

    “爸爸——”杨广用尽全力大声叫喊:“爸爸——你给我回来!”

    没人回答,只有山谷回音,为杨广助威。

    “龙儿……你能听到吗?听到就回我一声啊……”

    还是没人回答,还是只有回音在山谷间层叠回

    呼唤良久,杨广无力地坐倒在大石上,颓然垂下头来。

    他双手捧着脑袋,喃喃自语:“老爸他……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能打晕龙儿?龙儿那么厉害……在海上都能打赢四级海神……为什么爸爸却只用了一刹那,就制服了她?他不是说不认识商通天吗?为什么要这么敌视商通天?还有那莫明其妙的决战……等等……商通天,杨踏天……通天,踏天……”

    想到这里,杨广猛地抬起头,跳了起来:“两人的名字,如此针锋相对……这只是巧合,还是……二人之间有很深的矛盾?爸爸极力反对我和龙儿来往,而龙儿今天也变得那么奇怪,这么着急要跟我……龙儿一定知道什么!龙儿一定是从她爸爸那里得知的!对。我要找商通天,我必须弄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这般想着,杨广掏出电话,拨通了商纣王的号码。

    “子辛,告诉我你爸爸的电话,我必须马上和他取得联系,马上!”

重要声明:小说《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