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危机迫近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先生贵姓?”

    纽约直飞香港的专机上,一位二十来岁,长相甜美的空姐,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微笑着询问杨踏天。

    杨踏天斜睨了这金碧眼,波涛汹涌的空姐一眼,浓眉一扬,露齿一笑:“很明显,我男。”

    空姐掩着小嘴,咯咯笑:“先生您真幽默……”

    “三克油。”杨踏天彬彬有礼地一点头:“常常幽人一默,有助于保持我的年轻心态。这是我青长驻的秘诀。”

    “您看起来就三十来岁的模样,能告诉我您的具体年龄吗?”空姐冲着杨踏天偏头一笑,样子很是俏:“有关年龄的话题,对男来说应该不算秘密吧?”

    “男人四十一枝花,我花开后百花杀。所以我今年贵庚四十。”杨踏天眼角一挑:“怎么,被我成熟的魅力,幽默风趣的格吸引住了?想对我投怀送抱?”

    空姐双颊晕红,碧眼含羞,低着头小声说道:“先生您,您,您和女孩子说话时,一向都这么直接的吗?”

    杨踏天哈哈一笑:“小姑娘,你这勾人的模样有点造做啊!你们美国妞一向火辣大胆,怎地做出这般中国江南女子的羞状来?这种姿态很违和啊,完全没有爽点。你还是别费心机了,美人计对我没用的。”

    那空姐笑容一滞,旋即羞羞一笑:“先生您说什么呢?人家,人家完全听不懂……”

    “别以为我是神经病,我脑子清醒得很。”杨踏天嗤之以鼻:“天盾给我安排的专机,机组人员会不知道我是谁?总使些小伎俩来考验我的耐,真以为我杨踏天这么好忽悠?小姑娘,看你年纪小,我大人大量,就不跟你计较啦。你还是赶紧洗洗睡吧,别在我面前卖弄了。”

    空姐满脸委屈地说道:“先生,您……”

    “好了好了,赶紧从我面前消失。”杨踏天摆了摆手:“我要睡觉了,旅途很漫长,我得养精蓄锐,好迎接接下来的挑战。真是的,明知道我杨踏天是绝种好男人,全世界第一专一的好丈夫,居然还接连对我使用美人计。天盾的人,都是些神经病!”

    空姐眼中泪光闪烁,捂住小嘴一阵哽咽,飞快地从杨踏天面前消失了。

    天可怜见,这专机上的机组成员,还真不知道杨某人是谁。而浓眉大眼的杨某人,是真的很有男人味,很有吸引力……

    美国妞火辣开放,那也有不符合主流格的女孩不是?

    ~~

    “危机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接近。”杨广躺在上,心里一片混乱:“难道老爸真杀回来了?”

    这般想着,他从上一跃而起,飞快地穿上鞋,一阵风般冲出了宿舍。

    “龙儿,你现在在哪里?”他一边往楼下飞跑,一边给龙儿打电话。

    “刚从体育馆出来,准备去吃午饭。你,你找我有事?”

    龙儿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是杨广却没察觉出来。

    “嗯,有急事。你在体育馆门口等我,我马上来找你。”

    说罢,杨广也不待龙儿回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来到楼下取了自行车,骑上车往体育馆飞赶。

    还没到体育馆门前,杨广便远远地看见一白色运动服的龙儿,正低头站在大门口磨着鞋底。瞧她使劲磨蹭鞋底时的动作、表,似乎也是心事重重。

    杨广虽不擅长察颜观色,但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龙儿现在不怎么开心。

    “怎么了?”杨广在龙儿面前停下车,疑道:“生什么事了?你怎么……”

    “没什么。”龙儿抬起头,冲着杨广甜甜一笑:“阿摩哥哥,我赢了。”

    “这我知道,白颖肯定不是你的对手。”杨广点点头,又道:“但是你刚才的气场很不对劲,完全没有胜利者的感觉。我觉得你……”

    “你知道什么?”龙儿嗔怪地白了杨广一眼:“白颖是我的好朋友,我却这么无地打击她,就不能有点心理压力呀?就不能自我谴责一番呀?”

    杨广愣愣地点点头:“呃,这倒也是哈……”

    “好了阿摩哥哥,你就不要八婆了。”龙儿纵跃上自行车后座,扶住杨广的腰:“一起去吃饭,顺便说说为什么这么急着找我。”

    杨广点点头,载着龙儿往文学院餐厅方向驶去。

    他一边骑车,一边考虑着措辞。直到快到学院餐厅了,才想好了说法。

    “龙儿,这段时间,我们就不要来往了。嗯,也不要互相打电话、短信……”

    “为什么?”龙儿一愣,随即冷静下来,轻声问道:“你都知道了?”

    问这话时,龙儿的心前所未有地糟糕。一颗心像是在向无底深渊堕落,呼吸滞,头皮紧。扶着杨广腰际的小手,也不自觉攥紧,不知不觉便将杨广腰部的衣服抓出了两个破洞。

    “阿摩哥哥知道了……怎么办?他都知道了……”龙儿心中无声地呐喊:“他知道是我爸爸打伤了杨伯伯的头,让杨伯伯神智失常的……阿摩哥哥家原本很富裕,却因为杨伯伯神智失常,家道迅败落……是我爸爸害阿摩哥哥从小吃了那么多苦的,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嗯。”反应迟钝的杨广不知龙儿的心,自顾自地答道:“我感应很灵敏的。”

    “感应灵敏?”龙儿一愣,心跳都停摆了一下,旋即迅复苏。她隐约觉,杨广说的事,和她正想的事似乎完全不一样。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你,你感觉到什么了?”

    “我爸爸正在赶回中国。”杨广道:“他根本就没有被我哄住,他现在正在路上,也许很快就能回国。”

    “什么?”龙儿大惊失色。

    杨伯伯回国,那可比阿摩哥哥知道她老爸和杨伯伯之间的恩怨,更加可怕的事

    和杨广的感觉一样,龙儿在这一瞬间,也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正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她急扑来!

重要声明:小说《熊猫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