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凤舞文学网--->    第三十五章

    叶振马上又给林仁打了电话去,但这次林仁居然把手机都给关了,叶振气得能够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去。--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林仁打车送林琳宾馆,林琳一直很痛苦的样子,坐在车上就蜷着子,脸色苍白,甚至还冒冷汗。

    林仁拿了纸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担心地问道,“林琳,你这是怎么了,要不先去医院看病!”

    林琳摇头,声音无比虚弱,“没什么大不了,过一会儿就会好。”

    林琳说不去医院,林仁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先送她去宾馆。

    所有手续都是林仁办理的,林琳把钱包证件都给了他,一直虚弱地站在他旁边,手挂着他的手臂才不会摔倒的样子。

    林仁和林琳同岁,两人小时候别说同吃一对/房的,连摇篮也大多数时候同睡一个大一点的,尿布也是混着用,有时候衣服也是混着穿,渐渐长大了,虽然家长总是拿两人的成绩做比较,但两人关系其实比起别的兄弟姐妹要亲一些。读初中高中回家的时候,更是每次都约着一起回家一起到校,像此时林琳挽着林仁的手这种事,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儿,两人都不会介意。

    手续办理好了,林仁就扶着林琳上电梯上楼。

    他一手扶着林琳,一手拖着林琳的小箱子,背上还背着林琳的包,轻声问林琳体好些没有,她是不是带了药,她不去医院,那他去药房给她买些药。

    这样两人俨然一对小侣,而且林仁还是分外温柔细心的那种男朋友。

    有时候人倒霉了的确是喝水也得塞牙缝。

    因为林琳这次是来北京复试,而且林仁也算有些钱了,便给林琳定的五星级的宾馆,而且他还拿了叶振公司的会员卡来订的。

    叶振因为公司业务,很多时候会招待客人,所以是有专门对应的宾馆供他们待客的,这样,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可以在这个宾馆里订到房间,而且还有折扣。

    林仁就是这样从叶振秘书那里拿了这么张可以打折的卡过来。

    现在林仁带着林琳上楼,电梯门口居然和叶振的助理遇到了,叶振的助理是来这个给他们的合作伙伴送一份资料的,没想到居然看到叶振的小人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老板的小人亲密地扶着一漂亮女生,还温言细语地在说话,两人离得极近,根本不可能是普通朋友关系。

    而林仁因为一直在忧心林琳,所以根本没有看到下电梯出去的叶振的助理。

    叶振的助理也是犹豫了一番,才给叶振去了电话说了这事儿。^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叶振一听,心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刚才他急得团团转,不知道在哪里去把林仁给抓回去,没想到不肖一会儿就有了林仁的下落。

    叶振让他秘书在大厅里守着,不要让林仁走了,他开着车就到了这宾馆里来。

    林仁把林琳扶进房间,林琳在沙发上坐了一下缓了一下劲,就无比虚弱又很难堪地对林仁道,“那个,林仁,呐,你……你……”

    林仁看林琳这么为难,完全不知道她要说什么,着急地问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林琳低着头嗫嚅道,“还要麻烦你去帮我买一下卫生巾,我不知道居然会提前这么久,没有带。”

    林仁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呆愣地问道,“买什么?”

    林琳抬起头不满地道,“卫生巾。”

    林仁看着林琳那痛苦的样子,也有些不自在,“你……你这是痛经啊?”

    林琳皱着眉头,“快去买吧。”

    “那不买药吗?”林仁也不敢看林琳,毕竟,他一个大男人,跑去买卫生巾,想起来就尴尬到要死,但是,看林琳这个样子,难道不用买药吃。

    林琳想了一下,道,“你拿个纸笔来,我给你写个药名。”

    林仁在林琳的书包里把纸笔翻出来,林琳写了一下药,林琳捏着那张纸,也没有看药名,这下才觉得不那么尴尬了,毕竟把纸递给药店店员比自己说出来总要好吧!

    他要出门又退回来问道,“要不要喝点水。”

    林琳看他这么罗嗦,半天也没走出门,就道,“你先别管我,快点买药和卫生巾去。”

    林仁只好点点头,拿着那纸颇不自在地下楼去了。

    看到林仁出宾馆,叶振助理赶紧给叶振打了电话,叶振道,“你跟上去把他盯着。”

    林仁一送了人进宾馆房间就出来了,这一点让叶振的怒气没有那么大了,毕竟林仁这么短的时间可来不及和人偷/

    而且,叶振心底其实并不相信林仁会背地里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只是,他一遇到林仁的事就变得浮躁,所以,定然要来查个水落石出,寻根究底才行。

    所幸这一带商店和药店都有,林仁很快就去商店买了卫生巾,看到架子上各种各样的卫生巾,他一时犯难倒不知道应该买哪种,以为林琳在纸条上写了的,拿出来看,上面只是写了药名,于是他只好把好几种每种拿了一包,然后异常窘迫地去结帐了。

    林仁红透了一张脸从商店里出去,后面的大妈还犹在说道,“居然买这么多,要用多久!”

    林仁还从没有这么窘迫过,手里的袋子偏偏还是透明的塑料袋,他真恨怎么就没有不透明的袋子。

    看他提这么一大袋,林仁总觉得每个打他边走过的人都在看他手里提着的东西。

    正低头匆匆地走着,一个声音就在喊他,“林仁!”

    林仁张望了一下,看到了把车停在他前面路边的叶振。

    林仁条件反地把手上的袋子往后一藏,然后脸色很不好地上前去,道,“你怎么在这里?”

    叶振黑着脸盯着他,“是我问你才对,你怎么在这里?手里是什么东西,不能让人看啊!”

    林仁皱着眉头看他,“我有事,晚上会回去的,你自己去吃饭吧!”

    “你有什么事?我打电话的时候你旁边的女人是谁?她说的宾馆怎么回事?”叶振是不会把他的助理的这条线给出卖的,以免以后林仁对他的助理排斥或者防范。

    林仁不回答,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就行了,其他的你别管。”

    “我别管。我他妈能不管吗?我的人晚上和女人上宾馆开房,你让我不管。”叶振骂着,一把将林仁给狠狠拉了过去,林仁被他拉得一趔趄,手里的那么一大包东西也被叶振抢了过去。

    叶振看到手里拿的一大包软绵绵的东西,皱眉问道,“这是什么?”

    林仁囧囧地回答,“你文盲啊,不认识字。”

    叶振抬眼瞪林仁,“你买卫生棉做什么?”

    林仁看叶振抱着那一包卫生巾的样子居然笑起来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刚才自己的窘迫现在全部化成了笑意,他笑得肚子痛,道,“林琳她要用。”

    叶振看着林仁笑,脸上还是黑沉着的,问道,“琳琳,是谁?”

    在叶振的耳朵里,林仁所叫的林琳,是一个字的叠音,例如,琳琳,林林,霖霖之类,这种叫人名字的叠音的叫法只用在非常亲密的人上,林仁这样叫人,足够叶振心里不爽的了。

    林仁笑够了,红着脸道,“我姐姐,她到北京来研究生复试。”

    叶振一听是林仁的姐姐,他脸上神色一松,紧接着问道,“你有姐姐?”

    林仁斜眼瞥他,“怎么不能有姐姐,我姐姐多着呢。亲姐姐就有两个,这个是堂姐。”

    叶振道,“怎么不带来给我见,居然还敢飞我鸽子不和我吃饭。”

    林仁讥诮道,“为什么要带去见你。莫名其妙。”

    “怎么就不该带来见我了。”叶振很大哥气派地把那包卫生巾扔到车后座去。

    林仁皱了眉毛,道,“你想好了啊,她可是我家里人,让她知道了,她回家给我家里说了,你准备对我负责一辈子吗?”

    林仁说这话完全是试探,即使让林琳知道了,林琳很大可能不会说出去,更加不会给家里说,但是,林仁就是想这样试一试叶振。

    果真,叶振马上就迟疑了,他不接这一茬话。

    林仁也不想为难他,甚至不想听叶振会说出什么话来,于是他马上就笑道,“你自己吃饭去吧,她肚子痛得厉害,我还要给她买药,把那些东西给我,我还要快点拿回去给她。”

    叶振虽然没有回答那句要对林仁负责一辈子的话,此时他却说道,“上车来吧,我送你。”

    结果去药店里买药是叶振去的,他拿了那张单子去,给他拿药的大妈还夸他是个知道疼媳妇的。

    叶振听她这样说,心里其实并不好受,刚才林仁说对他负责一辈子的话,叶振听到的确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无法用玩笑的口吻说,“那我负责你一辈子吧,难道我养不起你吗?”

    叶振之后心里有了点疙瘩,他想想,其实并不能给林仁一辈子的承诺,一辈子是多久,对于叶振来说,太长久了,长久到谁也不知道中间会发生哪些事

    叶振把林仁送到了宾馆门口,林仁一路上都很安静,他下车对叶振摆了摆手,“我晚上会回得有点晚。”

    然后他就走进宾馆里去了。

    林仁提着药和那一大包东西,似乎有些窘迫,但是,依然一副清冷的姿态,叶振不知道林仁是不是并没有对刚才的那个问题上心。

    林仁怎么可能不介意叶振当时的迟疑和后来的毫无解释,他心里此时难受极了,即使叶振只是骗他,只是哄他开心,他也希望听到他说,“好啊!让你家里知道了,我负责你一辈子。”

    林琳喝了药又在卫生间里待了很长时间,林仁坐在房间附带的阳台上发呆,城市的霓虹灯火太过耀眼,让他心中泛起阵阵凄凉,不由得想起家乡的山水,想起家乡的宁谧,大山的浑厚,与蓝天的美丽高远。

    林琳因为体不舒服要早早睡觉,林仁也不能在那里多打扰,给她讲好了宾馆里的服务,又让宾馆给她送了些吃的,他才走了,说第二天来看她。

    林琳也有高中同学在这边,所以去学校见导师的事倒不用林仁陪同和担心,林仁也要上班,要第二天晚上才能再和她见面,林琳说自己没事,然后把林仁给赶走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