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凤舞文学网--->    第三十一章

    大四下学期过得很快,林仁已经进公司开始提前工作,每天都忙碌非常,叶振自然也不用说,也很忙。--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林仁毕业那会儿,他也没去参加班里的同学聚会,只是之后和几个关系稍微好些的人吃过几餐饭,倒是班长张墨语和他关系近了起来。

    穿着学士服照相那天,林仁是给叶振提过的,不过,叶振有事要出差,最终也没去和他合影留念一张。

    毕业离校时,看到不少人抱着哭泣,林仁心里也没有什么感觉,对于大学四年,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感的张墨语还为此教育过他,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冷血呢,现在离开了,说不定以后一辈子也见不到了啊。”

    林仁有些茫然地看向她,“把能够记住的记住,记不住的遗忘,过以后必须要过的子,这有什么呢。即使现在分别了这些人,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人,有什么好值得伤心。”

    张墨语摇摇头,“和你这人说不通。”

    林仁有时候的确觉得自己感不够深,在他心底,他对世间一切都看得有些淡,觉得来这世界上走一遭,早晚得离开,无论怎么过一辈子,无论遇到哪些人,最终都是要离开的,所以,相遇即是缘分,离别也是必然,没有什么好不舍好刻意追求的,所以,他给人的感觉总是他这人又傲又清冷,但是实际上,林仁从大山里走出来,他明白现实的艰辛,所以,他从来没有对人生用悲观或者平淡的态度来对待,他知道要过得好就得去争取,不然,一切都不会是自己的。

    他的理想的世界观应该是遵从庄子,但是现实让他必须去遵从韩非子。

    林仁就是在这样的矛盾的理想与现实之间活着,一方面特别地淡漠,另一方面又万分地积极进取,严格律己。^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毕业对于林仁来说也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而已,毕业了,他也依然照样去工作,只是,三个月试用期过了,他就转正了,工资也就高了。

    林仁学的是金融,做的是风投,那几年,正好是中国行最好的几年,林仁又是很刻苦耐劳而且也极有天分和时运的人,他对于金钱没有什么衷,但是,对于成功和赚钱却很衷。

    自从林仁转正工作后,他就变得异常忙碌起来,还曾经好几个晚上没有回家睡觉。不过,叶振这时候没有在乎,因为他也忙,他也经常没回家睡觉,林仁没在家的那几天,叶振正好也出差在外没回家。

    林仁做得很好,很快就得上司的器重,因此,出差的时候就会变得多起来。

    叶振去了美国一段时间,和林仁打电话,林仁问他还有多久回来,他说大约一个星期。

    说完,叶振就笑道,“怎么,想我了,放心,哥哥一定赶紧把这边做完了回去搞你。让你痛快痛快。”

    林仁直接冷冷地回道,“放心,中国别的不多,就人多。才不稀罕你回来。”

    叶振知道是自己出差太久,近一个月,把林仁冷落了,林仁使子表示不满呢,他也不介意林仁的嘲讽,道,“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给你带。”

    林仁这下口气好了点,道,“没什么想要。”

    说了一会儿,林仁就说还有事没做完,然后就挂电话了。

    以前每次电话都是叶振说自己有事要挂电话了,现在这句话倒过来由林仁说了,林仁挂了电话,叶振就心里颇不满意,心说我还没说忙呢,他一天到晚哪里来的那么忙,也没看他拿多少工资,一天到晚倒是忙得团团转,还不如待家里养着,他能给他的钱还多些。

    叶振为了能够回去给林仁一个惊喜,特地赶着把在美国的最后一点事做了,留了些不重要的扫尾的给经理和助理在那里办,他就赶回来了。

    下飞机,他打车回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虽然坐了很长时间的飞机,但是叶振一点也不觉得倦,反倒因为想到马上就见到林仁,可以抱着他上而精神奕奕,他在门口咚咚咚敲了门,想到林仁看到自己可能露出的惊喜表,他就心里舒爽,只是,敲了老半天门也没人来开,难道林仁在公司加班现在还没有回?

    叶振只好翻了老半天从箱子里把钥匙翻出来,然后开了门,进门开灯发现家里冷冷清清的,一点人烟气也没有。

    叶振心里马上一沉,他在家里搜寻了一番,客厅里桌子上都染了一层灰了,冰箱里放着的几个水果都有两个坏掉了,上被子也是铺得好好的,冷冷冰冰,想开暖气,发现居然已经被停掉了,估计是林仁忘了去缴费。

    叶振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就开始给林仁打电话,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哪里?”

    叶振这时候真是心冷到了如北极的冰,且不说他高高兴兴回来想给林仁一个惊喜却扑了个空,就说家里这个样子,一看就是很多天无人居住了,这些天林仁在哪里住的,他在干些什么,林仁在电话里和他说的不稀罕他回来,难道这是真的,林仁另外有人了?

    叶振不得不胡思乱想。

    想到林仁在外面另外有人了,叶振心里就一阵嗜血的黑暗,他把手捏得咔咔响,眼睛又冷又沉,心想林仁敢在外面有夫,他就敢把那个夫给做了。想到此,他面前的桃木矮桌也被他一脚给踹翻了。

    林仁正忙呢,新的一个项目他做了负责人之一,这次是到香港出差,他本来还计划着事不多的时候出门去好好逛逛香港,还能够买些名牌正品,没想到事哪里有不多的事,一直忙得团团转,每天和叶振打电话的时候,他也是边看材料数据边勾画着,然后还要和叶振说电话。他想着最好能够赶在叶振之前回家,不然家里那么冷冷清清的,而且一二十天无人居住了,他走的前两天又正好停了暖气,他来不及去交钱,家里又再浮着一层灰,叶振回去不大发脾气才怪。

    接到叶振兴师问罪的电话,林仁还没想到叶振已经坐在家里了,他便半真半撒谎地道,“我在外面呢。怎么,你那边现在不正好是你忙的时候,有空给我打电话?”

    叶振强压着怒气,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开我的电脑帮我看个数据。”

    林仁一下子就皱眉了,“你怎么把数据忘在家里的电脑里?现在倒要麻烦我去看,你这怎么当老总的?”

    林仁那话是说的半嗔半埋怨,可并不是拒绝办事,但是,也是想先拖着点。

    叶振直接哼了一声,“你在外面做什么,我这边急,你快回去。”

    林仁皱眉,“那你等等,我一会儿就回了。”

    林仁没打算让叶振知道自己一出差就是二十天,要是让叶振知道了,这个家伙,他会打电话给自己老总说让他不让自己出差的,这个人就是能够干出这种事来,前段时间他就这么干过,仅仅是因为他加班太晚回家,这人先回去看他不在,就发了一通脾气。

    林仁当时也气,但是,他能够拿叶振有什么办法呢。

    林仁有时候悲哀的想,终究上的人就是处在下风,虽然也发脾气,但是,终究会潜意识地就先妥协了,因为不可能真的硬下心来。

    叶振进浴室里洗了个澡,又把家里收拾了一番,心想等林仁回来,他绝对要让他好看。

    而林仁此时可回不来,他打电话准备让别人去他家帮他看数据。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