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五章

    当回到家,林仁在门口磨磨蹭蹭地换鞋子,叶振站在一边看着他,然后直接一把把他打横抱了起来,林仁伸手就拍向他的脸,骂道,“你这个疯子,放我下来。--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林仁脚上的拖鞋都被他的挣扎踢到了地上,叶振抱着他根本不放手,于是他脸上结结实实挨了林仁一巴掌,他本来就沉到底的脸就更黑了,他出了口粗气,道,“你现在就打我,过会儿你才知道厉害。”

    林仁用拳头捶着他的肩膀和膛,叶振根本不当回事,把他抱进卧室就把他扔到上去压住,他一边扯着林仁的羽绒服,一边蹬了自己脚上的拖鞋爬上,林仁恶狠狠地瞪他,用手打他,阻止他脱自己的衣服,两人在上翻过去打过来,林仁最后还是被叶振扯了外和裤子。

    “你他妈敢强迫我,我以后饶不了你。”林仁一边叫骂着想从上翻下去逃开,叶振却扯住了他的腿,把他一把拉了进去,手把他的保暖裤也脱掉了,林仁光溜溜的两条白腿开始蹬他,叶振抓住他的手把他的子整个压住,一口啃上他的耳朵,林仁被他咬得痛叫一声,反手就打他的脸,叶振被他的指甲在腮上抓了道印子,他一痛,就去啃林仁的嘴,林仁想要大骂,却被叶振得逞,叶振狠狠地亲他,在他的嘴里翻搅,林仁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扭着子,手推着叶振的肩膀想要把他给推开,却一点用也没有,想要抓住他的头发,叶振头发很短,又硬,只扎得他自己的手痛,也扯不到叶振的头发,他最后只能用手狠狠打叶振的背,叶振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林仁一痛,在叶振终于放开他的唇时候,他也骂不出来了,只不断地喘气,他的两只眼里都燃着火,又红又亮,还盈着一层水,整张脸也红得要滴血,惹眼万分,叶振彻底被他勾起了/,下面又硬又胀,只想把他压着做。

    叶振捏着他的脸颊,半坐在他的腰上把他压在上,居高临下看着他,道,“别和我犟,我才不怕你犟。^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你平时好好和我说话就不行吗?你对那个女人就用那样的声音说,你和我就不行吗?”

    林仁气还没有喘过来,直接一爪子就又向叶振的脸挥过去,骂道,“呸,滚你的,你他妈是我谁,我凭什么要什么都听你。”

    叶振把林仁上的保暖内衣拉起来,林仁想翻起来却不行,叶振把他上最后一件衣服也脱掉了,压上去就啃他的锁骨和膛,林仁几乎要哭出来,一边打他一边叫他停下来。

    其实叶振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强迫他了,林仁以为这种事不会再出现,但显然不是的,叶振就是只野兽,他和他之间无论有什么矛盾,最终的解决方案都是他依靠他的体力气来解决,最终都是依靠/事才让事被沉下去,事从来就没有解决过,只是被一场激烈的做/给掩埋下去了而已。

    林仁已经不想反抗了,反正和他打起来自己也赢不了,最终还是要做,叶振那硬邦邦的东西戳着他的大腿,让他有些迷茫,同志之间只有/吗,别的东西真的是奢求吗?

    林仁闭上眼等着接下来的事

    他咬着牙闭着眼睛忍受的样子在叶振眼里是很让他生气的,叶振捏着他的嘴,道,“刚才这张嘴不是说最喜欢我这老二,那现在你就用嘴给啊!”

    叶振把他那根东西往林仁嘴边凑,林仁一下子把眼睛睁开了,他厌恶地看着叶振,想要向后面退,叶振却抓着他的头发让他动弹不得,林仁骂他,“你这疯子,唔唔……”

    林仁非常气愤,他觉得自己的尊严被叶振给践踏了,虽然他平时并没有拒绝过给叶振做口/交,但是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么做,而叶振看他每次都很痛苦,便也不怎么这么要求,两人在一起这么久,这样做的次数最多只有两三回,而且每次只一会儿林仁就不要干了,叶振也不会强迫他,但是今天叶振却这样强迫他。

    林仁痛苦非常,嘴里含着他那东西只想作呕,叶振却抓着他的头发不让他退开,林仁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但他却没有再反抗,反而用舌头在他的顶端打转/弄,叶振开始只是觉得气沸腾加刺激,此时快/感让他不断喘着粗气,手也放松了,嘴里也没有再说狠话,反而叫道,“宝贝儿,我就喜欢你这嘴,对,再吸一吸……”

    叶振一阵心肝宝贝的乱叫,手也搂上他的背,林仁却眼泪直流,他趴在叶振的上,叶振的体温让他觉得炙烫,他的心却彻底凉了,几次深喉让林仁反胃想吐,叶振那个东西弹了几下,林仁知道他要出来了,想要退开,叶振却按住了他的头,在林仁的恶心里,他那东西直接进了他的嘴里,浓重的腥味让林仁再也止不住,他挣脱叶振的束缚退开了些,但还是被到了他脸上和前。

    林仁光着子跪坐在上咳嗽不停,脸上还有刚才留下的眼泪,他的脸很红,眼睛却是冷的。

    叶振此时也从激动的兽/里缓过神来了,他半搂过林仁给他拍着背,手指揩掉他脸上的白/浊,在他耳朵上亲了又亲。

    当**得到解决,男人总是会变得温柔一些的,叶振摸着林仁光滑细腻的背脊,柔声道,“我们去洗澡,你好好漱个口。”

    叶振要抱林仁下,林仁一巴掌把他挥开了,自己跑进了浴室里去。

    叶振坐在上停了一会儿,这才跟着进了浴室。

    林仁趴在洗手台上干呕,呕了一阵又极了牙膏开始刷牙,他刷了老半天,叶振开水把浴缸注满了他也还没有好。

    叶振在淋浴下面冲着体,此时看林仁还在用清水不断漱口,他心里很不舒服地过去一把将他拉过来,在水下,林仁推开叶振想要抱他的手,叶振却抓着他的手臂把他带到怀里,骂道,“我又不是没吃过你的,你就这么厌恶我的了,啊!”

    林仁不想和这个疯子说话,扭过脸不看他,忍不住又咳嗽了两次,叶振掰过他的脸就亲他,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林仁伸手推他,叶振放开他,说道,“我亲一下,这样好了吧!”

    林仁在心里冷笑,根本不想和他说话。

    叶振给林仁搓着澡,泡进浴缸里,他就急不可耐地在林仁上啃/吻起来,林仁也被他挑起了/,他无奈地把眼睛闭上,只对自己又恨又厌。

    叶振也许觉得有些对林仁不起,之后的/事,他也一改往常的野兽派作风,变得温存起来,林仁沉浸在/里,恍惚地想着叶振对他有没有

    第二天早晨,叶振甚至很早就起来了,他亲自做了早饭。

    像叶振这种人,别人一定想不到他其实是有一把好厨艺的,林仁知道的时候也惊诧不已。

    叶振煎了鸡蛋,炒了菜,然后煮了面条,林仁起去客厅就闻到香味,叶振听到他起的声音就说道,“你快去刷牙洗脸了来吃饭。”

    林仁愣愣地站在客厅和饭厅之间的门口,看着桌子上的早餐,一阵神恍惚,每次叶振对他好都让他感动,让他想要放下又放不下,叶振每次都来这招给人一棒然后给颗糖,偏偏林仁就是对他的那颗糖没有抵抗力。

    叶振看他在门口干站着,便过来推了推他,道,“快去洗漱啊,炒了你最喜欢吃的榨菜炒做臊子,再不快去洗漱了过来,面就要好了,一会儿泡糊掉了。”

    林仁垂着头往洗手间里走,心里很不舒服,他想对叶振说,请他不要这样。

    林仁趴在洗手台上,眼泪流了下来,他本来今天想要和叶振说分手的,现在他心里却很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他既无法原谅昨晚上叶振强迫他的事,又无法舍弃叶振偶尔对他展现的温柔和意。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