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二章

    两人就在学校门口一家饺子店里吃了饺子。--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吃饭的时候林仁说起自己的手机进水出了问题不能用了,要拿去修。

    他这样也算是向叶振解释他没有开机的原因,昨晚发生在两人之间的,对于叶振来说是高兴的事,但对于林仁来说,那实在是一种让他伤心又失望的事。

    不过,叶振是什么德,林仁是很清楚的,既然已经清楚了,那么再来矫也显得过分,林仁虽然体还不舒服,但他心里除了对叶振有些失望之外,倒没有了气愤。

    和叶振这种人相处,愤怒这种绪总是来得快又去得快的。

    吃了饭,叶振就说要去帮林仁收东西搬到他的那个房子里去。

    叶振那兴奋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林仁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是生气还是高兴,于是连想要讽刺叶振两句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叶振陪着林仁回了寝室。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除了两个在外面会女朋友的,其他人都在,看到林仁把叶振带回来,大家表都有些怪,不过,这也都是一瞬间的事,叶振在他们学院应该算是比较低调的人,至少不像某些出名得让全院都知道他家是做什么的,他有多高贵。但是,叶振在男生里面也不是毫无名气,他打篮球打得好,因此而有不少人认识他,知道他这个人不好惹,所以,此时林仁带着他进寝室,大家都知道他和林仁是同恋而且还是一对,但他们也不敢表现出什么来,甚至那位聂坤明同学也忍气吞声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电脑。

    叶振朝大家打了个招呼,就让林仁赶紧收拾东西。

    林仁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一个箱子的衣服,然后几双鞋子,还有一些常用品和书。^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叶振帮着林仁把衣服收好装进去,林仁在收拾书和用品,叶振虽然是个大少爷,但居然对于做家事这种事擅长,叠衣服比林仁叠得好多了。

    老大心比较软,此时走到林仁边问道,“林仁,你这是要收拾东西搬出去。”

    林仁用袋子把一应用品装好,对老大笑了一下,道,“还有些东西估计不能一时搬走,我过两天再回来拿。这几年多得老大你照顾,小弟心里明白。”

    老大脸上有些愧疚,毕竟下午大家说林仁坏话的时候,他并没有站出来为他说话。

    他嗫嚅着,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林仁柜子里的衣服都装进皮箱里了,叶振问他道,“还有没有什么衣服要装进来。”

    林仁到阳台上去收了几件进来给叶振。

    等所有东西收好后,叶振就一手提了箱子一手提了书把东西搬下楼放进车后箱里去了,然后他又上楼来帮林仁拿书,林仁自己提了些杂物跟在他后面走。

    两人出门,就听房间里聂坤明阳怪气地道,“他卖股卖得多得劲啊,这下就搬出去了,还有人来给他收拾东西,哼~”

    老大正准备让他不要这样说,刚走出门不远的林仁就直接把东西放地上走回寝室了,他停在聂坤明面前,伸手就给了聂坤明一拳,骂道,“他妈的,你嘴巴放干净点。”

    聂坤明被打一起就要和林仁干架,叶振这时候也回来了,伸手就把聂坤明的胳膊拽住了,聂坤明一声痛叫,叶振黑着脸冷着眼说道,“你说谁卖股?”

    聂坤明被叶振捏得手臂话都说不出,寝室另外几个人也没有过来拉架,林仁拉了叶振的手,道,“走吧!”

    叶振和林仁出门,聂坤明气得眼冒火,但是却憋着一句话也骂不出来。

    等坐进车里,叶振看了看林仁那面无表冷清的脸,问道,“你寝室里的人都知道了。”

    林仁哼道,“知道就知道了呗。你认为是谁害的,像你这样明目张胆,谁会不知道吗?”

    叶振伸手捏了林仁的下巴,俯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道,“也没什么好在意的,那个人是叫聂坤明吧,我记得他了,以后会让他好看的。”

    叶振在林仁寝室去过好些次,对于他寝室的所有人都认识,而对老四和聂坤明印象最深,原因便在于老四最喜欢和林仁贫,而聂坤明每次脸都是拉着的,实在让人对他没印象都不行。

    林仁心里不舒服,也没在意叶振的话,看着车窗外了一阵,才对叶振说道,“我从寝室出来了,以后可就仰仗你了。”

    要是按林仁的子,他应该自己出去租房子搬出去的,但是,现实的残酷往往让人不得不低头,他没钱出去租房子住,只能去和叶振住一起,从一个人处得到好处,拿人手短就会受制于人这一点他怎么会不明白,但此时也只能这么办。

    等把东西都在房间里放好,林仁已经觉得很倦了,洗漱一番直接上卷上被子睡过去了。

    倒是叶振觉得有些失望,他本以为林仁要对此表示表示和他亲一番的,但结果却什么也没有。

    他给家里打了电话,又在书房里接电话处理了一阵事,这才洗澡洗漱了爬上

    这时候林仁早睡熟了,他蜷着子,一只手揪着被子掩住了大半张脸。

    从叶振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他纤长的眼睫毛如安静的鸦翅一般静伏着,带着一种愁绪一般。

    叶振本要搂着林仁亲一番的,但看他那忧愁的睡颜就没有行动,他从林仁后将他搂着,林仁睡着了伸手就打他,被叶振把他的手抓在手心里握紧了不要他乱动。

    林仁的发烧已经好了,不过他体依然不舒服,房间里暖气很足,加上叶振就是个大火炉,林仁被得直做噩梦。

    他的梦实在非常不好,林仁以前从来不怕噩梦,他一直认为妖魔鬼怪来找他他也无所谓,反正妖魔鬼怪不会比人还要来得恶。

    他最怕的东西是背叛,特别是信任的人的背叛,那样的话,简直是被人在背后捅刀子,这感觉不仅让人痛,还让人觉得渗得慌。

    林仁一向是不怎么相信人的,因为他认为只要不相信人不对人抱有希望,就不会因为被人背叛而受伤害。

    但在他这个梦里,他梦见叶振边带着个男孩儿,满脸胡子拉碴的叶振对他说,那男孩儿是他的儿子,他让林仁以后要好好帮他养儿子。

    林仁想到此就要和叶振打起来,偏偏周围的所有人都对他说,好好给他养儿子,林仁觉得自己一个可以供他诉苦的人都没有,而且梦里居然还有他的老妈和在,他的对他严肃地教育道,“既然已经跟了他,你就要好好给他养儿子。”

    林仁心想这他妈是什么梦啊,他被里面所有人的狰狞面孔给吓到了,以至于从梦里醒了过来。

    房间里很暗,很安静,只听到一个呼吸声在边,抱住自己的一双手臂把他锢得很紧,让他几乎没有办法动一动体,背后贴着的体也得让他全发烫。

    林仁闭上眼睛静静地待了一会儿,然后将叶振抱住他的手给硬掰开,叶振并没有醒,他的手摩挲了几下又想把林仁抱住,林仁狠狠压住他的手,从上脱站起来裹上睡袍往洗手间走。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