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章

    林仁朝叶振冷笑一声,“你以为你养一只鸟雀呢,给个笼子人家就一定要钻,你给我滚开。--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虽然林仁不仅不领,而且还恶语相向,但一来听林仁这种调调的话听得麻木了,其次叶振此时依然有金相护,依然没生气,道,“说这么难听,你看,你也在实习了,马上就工作了,学校不是不能住了?你和我一起同居有什么不好。这房子距离我公司近,距你学校也近,距你实习公司也不算远,你不觉得这很方便吗?”

    叶振平时可没有这么多话,不会给出这么多解释来劝说,往往是以实际行动来让对方答应,但也许是他今天心太好,所以不仅放软了态度语气,还一个劲地劝说,只是,林仁看到叶振那得意洋洋的神色,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让他又堵又闷。

    叶振这种得意,让林仁觉得他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恋人来对待,他只是需要在边养一个泄工具。

    林仁从鼻腔里出了一口气,态度异常轻蔑,直接道,“同居?恐怕你只想我的体和你同居吧!”

    每次都说到**的事上来,叶振就不明白了,怎么林仁就一天到晚纠缠在这种也不是的虚问题上来,有人同居是只精神同居不**同居的吗?

    即使有金相护,现在叶振上那金也有崩裂的迹象了。

    他板了脸,直接强硬道,“你回去收拾收拾,这两天就搬到这里来住。正好看你还需要什么,或者哪里的摆设要改改,我就让人去把这个办好。什么体同居,精神同居,只要在一起了,还怕不能达到共鸣?”

    林仁被他气得眼冒红光,此时却是连想讥讽他的力气都不想去花了,只冷哼了一声。

    他那红着眼睛红着脸颊被气得无语的样子在叶振眼里就是答应了,而且叶振也认为林仁扭捏一番必定会答应的。

    他在林仁的脸上亲了几下,手也摸上他的腰,刚才收到林仁礼物的欣喜和激动又回复到他上来,让他很是兴奋,在林仁敏感的耳朵处用唇磨蹭了几下,道,“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做了,今天算是乔迁新居,你说是不是?”

    叶振在他上亲吻□,手也摸上他的下,林仁膛起伏着,一段时间没有过/事的体很快就在叶振的动作下有了反应,流在体内渐渐聚集起来,但是他暴露在外面的皮肤却感受到一阵冷意,这种冷意却是一直冷到心底的,如同是在承受着冰火两重天的煎熬,林仁脑子一片疼痛,本想要反抗叶振的,但最终却没有那么做。

    林仁这时候也不明白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从叶振这里得到什么,到底是体的快感,还是心里的满足与安宁。

    叶振抱着他进入他体的时候,疼痛铺天盖地而来,隔一段时间再做,总是要痛的。

    那种撕裂的疼痛和叶振炙膛让林仁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他从叶振这里能够得到的是什么,不是明摆着的吗?一切都是他要的太多,他不该对叶振有那么多要求,因为他也没有义务要给自己。

    林仁在一阵心痛里精神恍惚地紧紧抱住叶振的背,在叶振的眼里,他几乎是饥渴地向他索吻,之后的做/也变得非常激烈。

    叶振之后是无比的满足,和林仁在一起,虽然林仁的嘴总是无时无刻不在让他生气,但除了这一点,其他的,叶振都无比满意,现在是不每天和他有点联系就觉得有重要事务没有办,看到他就想和他上,对叶振,林仁就是他这些年来最得他心的一个。

    林仁却是在浴缸里的时候就昏昏睡了,被叶振弄上,他早睡过去了。

    叶振之后去看手机,在他和林仁在上翻滚的这段时间,他家里又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虽然林仁寄给他送了领带作为生礼物,还把他自己作为大餐让自己好好吃了一顿,叶振此时对林仁的确是恋恋不舍的,心里觉得应该陪在林仁边睡觉,不过,终究是正事重要,他写了个条子留给林仁,说他先回家去了,又留了一把钥匙放在纸条上,说这一把钥匙是给林仁的。

    林仁第二天大清早醒过来,睡的不是寝室的,而是宽大而柔软的,他恍惚了一下就想起发生了什么事,体的酸软和疼痛让他把眉毛皱了起来。

    等坐起发现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睡过的痕迹,他愣了一愣,拿过放在边椅子上的睡袍穿上,拖着沉重的体在房子里找了一圈,叶振果真不在,看到那把钥匙和那张纸条,林仁直接皱了眉,站在那里老半天没有动静 。

    想到还要去公司,林仁也没有过多注意自己的体,就赶紧去洗漱了,所幸叶振还比较有心,他的衣服都是放在暖气旁边的,早干了,而且很暖和,只是,那正装外已经不能再穿。

    林仁强压下心中的烦躁,穿上衣服出门回学校去。

    因为体不舒服,他的精神状况不太好,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很冷很湿,不少人已经穿了羽绒服。

    林仁撑着伞挡住别人的视线,这才让他觉得自己的狼狈不那么不堪。

    时间还早,地铁公交都还不挤,等他回到寝室,寝室同学都还没有起

    林仁换了衣服,然后去洗漱,洗漱完进房间,老四正好惺忪着眼来洗漱,他看到林仁,露出明显被吓了一跳的神色,林仁朝他点了一下头,道,“你起来了。”

    老四平素是很的那种人,此时他对着林仁也笑了一下,却是那种干笑,神色很奇怪地站在那里没动,直到林仁走回自己的桌子边开始收拾东西,他才进洗手间去。

    老四看着他时候的那种奇怪的防备的又带着厌恶抵触的神色让林仁觉得很不能理解,他最开始还以为是老四出了问题,之后,寝室另外几个人起看到他也都是那种怪怪的神,林仁马上明白问题是出在自己上的。

    但他没有这么多时间来询问事原因,他收拾了东西就赶紧出门去实习公司了。

    林仁他们这种实习就是属于又苦又累又没钱的,公司只给交通补助和午饭补助。

    因体难受,他差点在公司里昏过去了,还是和他关系好又好心的同事让他去请假去医院看看。

    林仁他自己没有发觉,但其他人都看得出他的脸色有多差,毫无血色,苍白得厉害。

    林仁只好去请了假,请假的时候还被别人刺了一顿,说他别以为是实习就不拿这份工作不当回事,以后要是他总是这样,当正式进公司了,也只有被辞退的份。

    若是平时,林仁也有力气来好好回刺他,毕竟他只是来这里实习的,又不是来这里既要做正事员工的事,还要担任打杂工和出气筒,他又不拿他们一分钱,他们凭什么对他嚣张成这样。

    但这天林仁实在没状态,被人说了,他也没回答,直接请了假就走了。

    去医院看了病,医生说他感冒了,有点发烧,林仁的鼻子堵着,头晕还有些恶心,医生本建议他打一针就赶紧走了,林仁却硬是要求打点滴,他坐在医院走廊里挂点滴,手里拿着一份杂志慢慢翻看。自从他和叶振在一起,他就总是感冒生病,果真,在一方面得到了快感,在另一边就该用痛苦来换。

    林仁又想到眼前的麻烦来。

    早上穿衣服的时候,林仁就发现了自己上全是印子,耳朵后面颈子上也有好些,但他早上回寝室就换了高领毛衣,他认为寝室那帮人应该不是看到他颈子上的印子才对他的态度怪怪的,应该是别的事

    想起之前的送玫瑰花事件,和昨晚也许有人看到叶振把他抱进车的事,前面也有好几次叶振去他寝室,也许大家明白过来他和叶振的真实关系了吧!

    被人知道了他是同恋,这一点并没有让林仁觉得有什么,反而,他心里有一阵放松,半嘲弄地说这一天终究是会来的,早来晚来能够有什么呢?

    只是,之后要怎么和寝室同学相处呢,毕竟还有半年才毕业。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