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凤舞文学网--->    第十四章

    叶振莫名其妙地看向林仁,“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一天到晚拿分手当饭吃?你又是哪里不对劲,一回来才刚见到就分手。--凤-舞-文-学-网--”

    林仁用手捂了一下脸,然后把手拿开,他的脑子里此时依然是火车的轰鸣声,脑子被那声音扰得疼痛不堪,他淡淡地说道,“我不想谈恋了,没意思。”

    看到他的堂弟林景和他那位同学那种彼此的世界里只有对方的感后,林仁并不是羡慕了,而是觉得悲哀,他觉得他用自己的体侮辱了他的,他从生至此还从没有和谁交心过,和叶振纠缠在一起,除了沉浸在体的快感里,他的心却越来越荒芜而迷茫了,他感受不到任何一点充实,这是他觉得最可悲的事

    而且,叶振也并不是那种可以用来交心的人,林仁觉得自己算是把叶振看透了,叶振这个人不坏,而且还是属于特别有雄心壮志又很有头脑很能干的人,应该还是那种目标非常明确且有为目标奋斗拼搏的人,这种人定然不可能是池中物,他是会做出一番大事业来的。

    叶振的这些品质是林仁心中所向往的,所以他才被叶振迷住了。

    但是,叶振却并不是在乎的人,他和他在一起,也目标明确得很,那就是想和他上,想和他发泄**,如此简单而已。

    这个人也并不一定非他不可,他可以找任何别的他看得上眼的男人发泄**。

    林仁觉得再和这个男人纠缠下去,除了纵过度伤了体,还能够有什么好的吗?

    林仁那淡漠的话语让叶振嘴角勾起了一丝讥诮,他笑道,“谈恋?每天黏在一起吃饭?一起看小电影?说你我,我你?林仁,你也清醒一点行不行?现在这样和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什么叫没意思,什么才是有意思。^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叶振的话彻底让林仁心凉了,特别是叶振嘴角上带着的那丝讥诮,林仁自此觉得这是他的人生里受到过的最大的讽刺,直到多年后,叶振的这丝讥诮都还记在他的脑海里,即使想抹去也抹不去。

    林仁明白叶振的意思,叶振是说那些谈恋的伎俩他看不上,他也不是想和自己谈恋

    好吧,他这是自取其辱了。

    林仁也笑了,脸上是比叶振那更讽刺的笑,他说道,“既然这样,我觉得我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也只是想找个人上而已,想来你叶师兄手眼通天,谁人对你来说不是手到擒来,你又何必要找我。你把我带出来的,也请你负责把我送回去,我还要睡觉呢,你别打扰了我的睡眠。”

    叶振被他这似乎是飘着的凉凉的话彻底惹到了,他的手在方向盘上一拍,一声巨大的刺耳的喇叭声响起,他盯着林仁骂道,“你是不是回老家一趟,吃多了堵了脑子,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好好地来接你吃饭,有你这样的人吗?”

    林仁也气到了,朝叶振回骂道,“什么吃多了堵了脑子,我是吃错药了才会跟你搅在一起,你不是看不上我吗,这不正好,我也不要你看得上。”

    “我哪里有说看不上你,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胡搅蛮缠。”叶振也气得脸红脖子粗了,要不是他此时是在开车,他肯定就对林仁实行体上的压制了。

    “那你看得上我就更稀奇了,我这吃错了药的,脑子被吃到胃里的食渣堵了的人你也看得上,你也吃错药了吗,你也脑子被堵了吗?”林仁瞪着叶振反唇相讥。

    叶振觉得和这个人根本说不通,他开着车在车流里不断加速往前冲,让周围的车里的司机各个骂起人来。

    林仁本就不舒服,被他这样开车弄得脑子更晕,胃里反胃得厉害,他朝叶振冷冷说道,“你也只有在这种时候逞能了,你以为你开车开得快,你就能成超人。”

    叶振沉着脸根本不说话,不过总算把车速降到正常没有超车了。

    车在宾馆前停下来,林仁看到就朝他讥讽出口,道,“我说,这家宾馆还让你住吗,人家服务生每天给你洗单也该懒得洗了。”

    叶振拉着他就往宾馆里面拖,林仁手脚并用想反抗,却被叶振一把给抱了起来,林仁用手打他也没用,他就是不把他放下来。

    宾馆大厅里有好些人,大家都看过来,叶振似乎不以为意,倒是林仁气红了脸。

    从电梯里出来进了房间,叶振把林仁一把扔进里,林仁额头冒着汗瞪着叶振道,“你今天敢对我做什么,我让你下半辈子做太监,我说到做到。”

    叶振道,“我做了太监,还不是你受苦,我看你没我/你,你下半辈子过得下去。”

    林仁被他气得从上翻起来就朝他扑过去,叶振一把将他抓住压在上,林仁不要命地拿手去打他,却被他狠狠抓住了手腕压在了上。

    叶振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林仁平素那里最敏感,叶振碰他,他就会有感觉,此时却只觉得厌恶恶心,悲从中来,觉得自己完全是惹上了一个疯子。

    林仁眼里泪水直往外冒,瞬间染湿了鬓角,叶振被他这样子吓到了,呆愣了一会儿赶紧放开了压制住他的手脚。

    “你哭什么哭?他妈的,是你要分手,是你一直骂我,是你拳打脚踢,现在你哭什么哭?”叶振有点手忙脚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种林仁了。

    林仁从上爬起来,手摸了一把眼泪,刚才被叶振摔进里,他现在脑子还在晃,他坐着静了静,话语里带着悲凉之感,“叶振,我们不合适,真的,我要的你没有,你要的,我也给不起了,也不想给你了。”

    “刚才你说什么谈恋,说什么没意思,现在又说不合适,你和我在上不舒服吗?你想要什么,我怎么就没有了?我也没想从你那里要什么你给不起的东西啊!你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先吃点东西,你睡一觉就好了。”

    叶振被林仁说得皱起了眉,但看林仁眼泪珠子还挂在睫毛上,人又一副憔悴模样,他也实在不想强迫林仁了,他心里也起了那现在强迫林仁也“没意思”的感觉来。

    林仁觉得自己和叶振说话就是鸡同鸭讲。

    他不得不看着叶振说到叶振最关心也只关心的话题上,他说道,“老子上有病,你不怕被传染就再和我来。”

    叶振果真脸色一变,然后呆愣了。

    林仁看到他这个样子就在心里冷笑,而且他面上还真冷笑出声了,讥嘲道,“你和我做那么多次没用子,你还是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说不定你已经被传染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