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凤舞文学网--->    第十二章

    时隔一年没有再做过,虽然林仁开始被叶振伺候得舒服了,之后叶振进去时,他依然受足了罪,叶振这家伙就像个火车,似乎能够永远干劲十足一样。--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林仁之后蔫蔫地被他半搂在怀里去洗了澡,林仁趴在浴缸里由着叶振边给他洗又边亲他的后颈和肩膀,像在吃什么香饽饽一样,啃得林仁又麻又痒,本来已经没什么精力了,下面却又有了反应,于是叶振再一次得逞地在浴缸里把他办了。

    终于从浴室里出来,叶振把林仁裹进毯子里像扔铺盖卷一样扔上,他就光着子坐在边抽起烟来,林仁斜着眼睛盯了他一会儿,然后就闭上眼准备睡了。

    林仁此时安慰自己,把这次当成太久没发泄而来的一次发泄而已。

    这时候叶振却在烟灰缸里按熄了烟,伸手捏林仁软软的耳垂,林仁那里很敏感,他动着脑袋躲他,嘴里也哼哼出声。

    叶振俯在他上方,看着林仁染着红晕带着一丝倦意的脸良久,心里升起一股欢喜之意。

    林仁的耳朵也是红红的,叶振在他耳朵上亲了几下,又吹了口气,只把林仁惹得睁开眼来瞪他,叶振这时候笑着对他说道,“我们复合好了。”

    林仁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把脸转开,嗤笑了一声,“我做什么要和你复合。”

    “刚才你不是很舒服。”叶振眉宇间全是林仁已经是他的了的那种志得意满的欠揍神色,他说着还用手去捏林仁的下巴尖。

    林仁哼一声,道,“感谢你让我这么舒服,不过,别人让我更舒服呢!”

    叶振的脸一下子黑下来,捏着林仁下巴的手指也用了力,林仁痛得拿手去打他,叶振朝他吼,“你他妈还和哪个不要命的做过?”

    林仁用手狠狠掰开叶振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起就朝叶振一巴掌招呼过去,骂道,“我想和谁做和谁做,你可不是我原配夫人,这种话还轮不到你来问。^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叶振抓住林仁打向他的手就要把摔回上去,林仁抬腿就踢他,两人刚才还在这上翻滚不休呻吟不断,此时照样是翻滚不休,但是是叫骂不断。

    林仁终究是打不过叶振的,但他的脚却把叶振的下巴给踢到了,叶振下巴一阵疼痛,但林仁境况更加不妙,他被叶振直接抓着脚腕提了起来,林仁又长又直的白腿被叶振直接压到林仁的体两边去,林仁痛得嗷嗷叫,叶振还用嘴去咬林仁腿间的那东西,林仁吓得大叫起来,“叶振,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老子一辈子不饶你。”

    叶振冷笑出声,林仁吓得冷汗直冒,体像是玷板上的鱼,一个劲地动,却无法逃脱被刀宰的命运。

    他本就软下来此时又饱受惊吓的器官被濡湿的舌头了一下,林仁背脊一颤,闭着眼睛叫了一声,然后,在他认为叶振不可能会做出那么不人道的事的时候,他突然痛叫出来。

    “我动你毫毛了,你怎么个不饶我一辈子法。”叶振把林仁的腿放开,林仁的两腿已经被压痛得抽筋了,而更痛的是那个地方。

    看到叶振把他嘴上还粘着的毛吐掉,林仁红着脸就一拳朝他打过去。

    林仁这已经是强弩之末,被叶振抓住拳头就把他整个人拉到了怀里,叶振压住他的动作,在他的耳根处轻柔吻,声音也柔下来,“我们复合吧!”

    林仁喘着气,被他搂着,一言不发。

    最后他软下了体,把头耷拉在叶振的肩膀上,眼神有些迷茫。

    这时候,太阳直过来,透过没有关严的窗帘,映入他的眼睛,让他一阵眩晕。

    就这样子,被做了一次,林仁又和叶振绞到一块去了。

    叶振那公司和林仁的公司在谈一个项目,所以,两人这段时间有些交集,于是,林仁就有些纵过度了。

    他甚至住宾馆的时间比住寝室还多。

    叶振这次又要失踪一段时间,不过他和林仁说了原因,在一个清晨,林仁起来,叶振从他后搂住他,在他那软软的耳根处又亲又,林仁低哼两声要躲开,却被他叶振子发软,最后软在了叶振的怀里,于是,便又来了一次晨间运动。

    叶振这次非常卖力,林仁被他的大力气和快速的抽/插弄得几乎哭出来。

    之后叶振抱着他洗澡的时候才说道,“我要去一趟美国那边,有一批是新货,那边要我亲自去一趟。”

    林仁愣了一下,低声“嗯”了一声。

    叶振走了,林仁终于从那纵过度的飘飘状态变好了一些,他在公司的实习时间也到了,而且他不准备以后在这家公司工作,在上司挽留他的况下,他依然走了。

    林仁回想起和叶振的关系,不由得有些茫然,他这次回家去了一趟。

    家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安宁而舒适,林仁早上起来出门散步爬山,吃了早饭后在家看书看电视,午觉一睡就会是两个小时,下午再看会儿书,然后夕阳西下时分到河沟的水潭里去游泳,坐在被太阳晒暖此时又被晚风吹凉的水边大石头上,望着远方,一切似乎都宁静安详到让人的灵魂也柔软下来。

    林仁躺在石头上望着蔚蓝天空飘着的白云发呆,然后听到了下面一个水潭里传来的打闹声,林仁笑笑,不用猜就知道是他家那个堂弟和他堂弟的那同学。

    他想,人还小就是好啊!

    一切都是这么开心。

    看那两人一天到晚黏在一起,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对方一样。

    林仁想着也许这才是才对,他和叶振这算什么呢!

    除了**的冲撞还有别的吗?

    林仁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想从叶振那里得到更多的时候,他惊了,然后坐起来抱住膝盖望着水面,人的弱点全是来自于心中有所求,若是他想求得从叶振那里得到更多,那么,他就已经输了,而他,根本就不是输得起的人啊。

    林仁趿拉着拖鞋往回走时,远远看到他的堂弟林景和他那同学在草地里打闹翻滚,他苦笑一下,走过去提醒道,“小景,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两个孩子都被他吓了一跳,看到两人跑远,林仁笑起来,人还小就是好,即使光天化之下在草地里这样大胆地玩,别人看来估计也不会想歪。

    看到林景那细长的白生生的两条腿蹬蹬蹬沿着田坎往家里跑去,林仁一阵恍惚,曾几何时,他带着他的这个小堂弟一起在河沟里摸鱼抓螃蟹,现在,居然大家都长大了啊。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