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凤舞文学网--->    第十一章

    林仁大三时候课程松下来,但要考的证书不少,他一天到晚忙学习,加上体育部事也多,所以没有得闲的时候。--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倒是和闻青禾做上了朋友,闻青禾时常晚上打电话到他寝室约他第二天一起吃饭,或者在图书馆里遇到坐他旁边看会儿书。

    这时候已经是次年四月,和叶振相遇一年的纪念,也是闻青禾和叶振分手一年的纪念

    自从第一次和闻青禾相谈,闻青禾说起过叶振,后来再没在他面前说起过。

    这天闻青禾约了林仁在校外一家饺子店吃晚饭,闻青禾应该是出富贵之家的,但是那种非常端得起又很放得下架子的人。

    他在学术会议上可以动作优雅谈吐风流引经据典地力战群雄;也能够在高雅的咖啡厅里坐着,然后不顾面子地和人吵架;也能够坐在路边不甚干净的饺子店里捞着袖子露出洁白的小手臂和林仁抢饺子吃。

    他和林仁这一桌非常吸引人眼球,两人一看都是那种清雅高傲的斯文读书人,但两人都捞着袖子,林仁把桌上放着的一罐辣椒全吃完,还让店里小妹儿再给上了一罐,而闻青禾是把桌上的醋给倒着吃完了。

    两人吃完了八两饺子,还为最后一个抢了起来,林仁一边把最后一个让给了闻青禾,一边问道,“再来一两吧?”

    闻青禾说道,“不要了。吃太多也不好。六七分饱最好不过了。”

    闻青禾的胃似乎是个无底洞,林仁和他吃这么多次饭总结出来这个结论。但看他把东西吃下去,也没见他长胖。

    这次回学校走在路上的时候,林仁问起这个问题来,闻青禾一笑,“我和你这没男朋友疼的男人不一样,我每天运动量很大的。”

    林仁囧囧地不说了。

    闻青禾又说道,“为叶振那种男人不值得,你怎么一直不再找男朋友了呢?是不是不认识好的,要是这样的话,我给你介绍好了,绝对可以放心的人。”

    林仁囧囧地回道,“不是这样的。^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我学习很忙,我想好好学习,不想找男朋友。”

    “哦,那就算了吧!”闻青禾这样说道。

    虽然说算了,但事闻青禾似乎还是在在意。

    下一次闻青禾说作为还林仁请他吃饺子的还礼,邀请他去吃烤,还说是吃自助餐,让他中午午饭不要吃多了,不然晚上吃不回来。

    本以为是和闻青禾两个人,但到和闻青禾约好一起出发的地点去,那里已经有一辆白色的凌志停在那里了,林仁一过去,闻青禾就开车门朝他招手,道,“林仁过来。”

    林仁上车,前面一长相阳光的司机,副座上一戴着眼镜的高大男人,林仁和闻青禾坐在后面。

    闻青禾指着那戴着眼镜的男人道,“薛智,我男人;”又指着开车的那人道,“闻玉斌,比我小两个月的族弟。”

    林仁向他们问了好,就没怎么说话,听他们几人说来了。

    虽然说是去吃烤,居然是在一家高档餐厅里,而且是厨师就在旁边专门现烤的那种,海鲜齐全,还是高档葡萄酒。

    说是自助,其实一直有漂亮的服务人员帮忙拿任何东西,人均价格很高,林仁心想吃得回来才怪。

    本来他还没意识到问题,直到闻玉斌向林仁献殷勤过分了,他才意识到,莫非这是闻青禾故意安排的四人约会。

    海鲜吃多了对体不好,而且另外三人也没怎么吃,林仁便也没吃什么东西。

    他去洗手间出来,站在洗手台前磨磨蹭蹭心不在焉地洗手,抬起头来突然看到映在镜子里的另一个人,他回过头惊讶地道,“叶振,你吓死人不偿命啊!”

    叶振盯着他,道,“居然还认得我嘛!你想些什么,我站你后一分钟了,你还在洗手。”

    林仁道,“你有窥探人后脑勺的癖好吗?站我后一分钟还好意思说。”

    叶振奇怪为什么林仁和他在一起嘴就像是点燃的炮仗,刚才看他和闻青禾他们一桌明明很少说话的嘛。

    叶振道,“你和闻玉斌什么关系?”

    林仁道,“我和任何人有任何关系,只要没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给你说——我不必告诉你。”

    林仁走了,叶振闷闷不乐地把他的背影望着。

    之后林仁一点胃口也无,他真怀疑今天这一出是闻青禾故意的还是咋地。

    之后林仁考试一个接着一个,也没心思在乎那天的事了,但是,闻玉斌似乎缠上他了,还邀请他一起去一温泉山庄玩。

    林仁自然是拒绝了。

    除了闻玉斌这事,还有叶振又出现在他视野内了。

    这事得从林仁被他的一个关系很好的老师介绍到一家非常不错的公司去实习说起,他去了,第二次就被上司带着去参加应酬。

    林仁在他们需要讨好的客人座位上看到了叶振。

    林仁心说以前想见的时候总是见不着,现在不想见这人了,处处都遇上。

    在晚上的酒桌上,似乎总是要喝醉才算的。

    林仁那个酒量是还没经过练的,他自己也不知自己的深浅,有意不想喝,但奈何一来二往,他又是个男人,不喝都不行,于是,他就喝醉了。

    第二天醒来时,是在宾馆里的上。

    在宾馆里的上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想翻,发现腰上绕了一只手臂,他惊得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然后看到了一张莫名熟悉的脸。

    林仁一巴掌就拍上叶振的脸,叶振被他一下子打醒了。

    两人对视着,林仁冷冷地瞪着叶振,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趁人之危也只有你这种人做得出来。”

    叶振做好了和他斗的准备,回道,“你昨天吐了我一,你自己上也弄脏了,老子好心给你洗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林仁抓过毯子裹住自己光溜溜的子,他把毯子用来裹住自己了,叶振就光着供他看了,林仁气红了脸,好在上没什么疼痛感,想来叶振没敢对他做什么。

    叶振那东西早上总是很精神,林仁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了,他哼了一声,抓过另外一条丝绒毯递给叶振,道,“现在没干净衣服么?”

    叶振目光粘在林仁那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肩膀锁骨上,道,“衣服让服务台拿去洗了,说要九点钟才送来。”

    林仁挑着眉毛盯着叶振,“你不会把内裤也送出去让别人洗吧!”

    叶振看着林仁那裹着毯子半掩子挑眉勾人的风,他突然从上窜下来,把林仁吓得叫了一声,直接被他一扯压到上了,他一边啃着林仁的嘴唇,一边道,“距离九点钟还早,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先来做点事。”

    林仁把腿裹得太紧,此时想要动弹都不易,两只手要打叶振,却被他一只手抓住两个手腕压在了头顶,林仁叫道,“叶振,你他妈就没点新鲜招数,除了动手……”

    “呜……呜呜……放开……”

    林仁被叶振亲得再说不出完整的话,他扭动着子,但所有动作都被压在他上的叶振给封住了。

    叶振的亲吻霸道而刺激,手指直接把林仁上的毯子从上往下剥,指腹磨上林仁的□……

    林仁本就太久没有过/事,加上他体本就敏感,被叶振亲吻的时候就已经/上涌了,下立起来的器官又被束缚在紧紧的毯子里,那种感觉刺激地他罢不能,此时便更是被叶振摸得/高涨,刚才还是扭动着反抗,这还没一会儿,他就是颤着子完全沉浸在□里了。

    叶振放开锢住他手腕的手,林仁先是瘫了一会儿,叶振把他上的毯子剥开扔到一边,抱着他两人都上来,他压着林仁开始沿着他的耳朵一直向下亲吻,林仁意乱迷,半张着嫣红的唇瓣嘴里低低呻吟出声,手也攀上叶振的肩膀。

    叶振对林仁的/再了解不过了,他体太敏感,只要多挑逗一下,他马上就会受不住,即使最开始反抗地多厉害,一会儿也只会呻吟着抱住他求他不要停。

    叶振此时还不明白林仁总是能够在他的下意乱迷并不仅仅是他体敏感,那是他心里有他,所以,心里的防线才弱,才愿意沉迷在他带给他的/里。

    若是换了别人,例如那个闻玉斌,林仁可曾给过他任何一点可以和他更加接近的机会。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