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凤舞文学网--->    第十章

    之后别人没追他了,因为叶振追了出来。--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林仁跑出KTV的时候不少人诧异地看过来,叶振在外面路边一把将林仁扯住,林仁已经叫了车准备上车了,此时叶振一把将那车门关上,对司机吼道,“滚。”

    那司机一愣,看这两人似乎是寻仇打架,而这个地儿,全是非富即贵的人走的,他害怕沾上是非,赶紧开车走了。

    林仁对叶振又踢又打,道,“叶振,你个混蛋,老子不陪你玩了,分手,我和你玩完了,分手!”

    叶振没有还手,他想制住林仁,林仁这次是真的全血都被激起来了,毫无章法却不要命地打叶振,让叶振都不敢接近他了。

    即使已经是晚上,外面依然得厉害,叶振被气一薰,酒劲更往上涌,上全是汗,林仁上也像是被水淋过的一样,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他红着眼瞪着叶振,道,“不要再找我了,我们分了。”

    叶振看着他,要去抓他的手,林仁赶紧避开,叶振道,“你不要矫得像个娘们,分什么分?”

    林仁冷冷瞪着他,一句话都不想再和他说,转就走,走两步就开始跑,然后拦了一辆出租就上去了。

    叶振站在路边看着他上车,被酒劲上脑的他红着脸喘着气,心想等他再把这个家伙抓回来,不把他干死他不姓叶。

    而真实况如何呢?

    第二天叶振酒醒了心里就打了一下突,想起林仁和他说分手的事,他一边恼林仁怎么就气成这样,随便在众人面前亲了一下他他就要闹分手,一边又恼自己明明知道林仁那人面子薄嘴巴又硬怎么就在众人面前那样对他了呢,心想昨天就不该打电话让林仁过去,全怪他们起哄闹他,让他不得不叫林仁过去。

    叶振也没有太懊恼,他第二天就去找林仁了,林仁在咖啡厅里上晚班,他找到林仁,坐在咖啡厅里点了咖啡又要了三明治吃起来。^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叶振在这店里也算名人了,不少服务生打他边走过来参观他,偏偏他毫不在意。

    林仁也没管他,认真做着自己的工作,似乎他说了和叶振分手,那么两人从此便是路人了一样。

    叶振一直盯着他看,越看越是不舍得和林仁分手,又想起第一次在这咖啡店里遇林仁时候的况,于是他还点了一杯巧克力圣代并且点名要林仁给端来。

    叶振坐在那里颇有黑道大哥的气势,店子里的人不敢得罪他,最后只得由林仁端了巧克力圣代过去。

    林仁把巧克力圣代放到叶振的面前,叶振伸手就把林仁的手腕抓住了,不少人都看着这边的况,林仁道,“先生,你的巧克力圣代,请慢用。”

    叶振对上林仁黑沉的眼,只好把他的手放开了,然后也没吃那东西,站起就去付账走了。

    林仁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一丝悲凉的感觉。

    虽然叶振千不好万不好,但毕竟算是他的初恋,就这样子从此成路人,还是有些悲凉之感的。

    林仁下班去赶晚班车,走到大街上,就有一辆车擦过来,林仁被吓了一跳,然后车窗降下来,里面是叶振。

    林仁当没看到他径直往前走,叶振开车跟上他,道,“上车来吧,我送你回去。”

    林仁看了他一阵,心想去搭车也挤,还不如就坐他的便车了。

    叶振看着坐在副座的林仁,车窗外的灯在林仁的脸上划过斑驳的光影,一时间车内的气氛非常凝重,叶振叹了口气才说道,“我昨天喝得有点多,我们没必要分手。”

    林仁转过头来盯着叶振,道,“老子受够你了,你是个男人就别婆婆妈妈的,分手分得干脆点。”

    叶振也生气了,“你总得给个理由吧!老子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的确也是的,叶振以前和人分手的时候,哪次还会再找回去让人复合恋恋不舍的,他一直是天下何处无芳草,这个走了下个更好的这种观念。

    但是这次,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放下段了,已经道歉了,已经要求不要分手了,但林仁却一点也不给他面子,还说他婆妈,这如何能够让人不生气。

    林仁盯着叶振直接笑了,这次是叶振也看得出来的讥讽的冷笑,“老子不是卖的,不是你闲了有空了,想找乐子了,就叫过去让你插的洞。我说了分手了,你再黏糊过来,我更看不起你。”

    叶振压下中的怒气,将林仁送到了校门口就开车离开了。

    林仁慢吞吞地走回寝室去,走了一截他又停下来看向校门口,他想要是叶振再跑回来对他道个歉,他也许是会心软一下的。

    而叶振是不可能回去的,叶振气冲冲地开车去了酒吧,里面想贴他的漂亮男人多了,他明明对林仁不错,林仁却那样说他,他在林仁心里算什么?他何必粘着林仁去受气呢?

    林仁自此就真的没有见到过叶振了,这个人似乎完全从他的生活里走出去了。

    但他见到了叶振的前男友闻青禾,闻青禾是同校另一个学院的研究生。

    看着那般小的一个人,居然已经研二了,在学校里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又温柔又乖巧。

    两人是在图书馆相遇的,时值冬季,闻青禾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围着白色的兔毛围巾,手里拿着书,从林仁边走过的时候,两人不小心撞在了一起。

    没想到闻青禾还记得林仁,林仁也没想到自己也还记得闻青禾。

    林仁自然明白自己记得他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心里还有叶振。

    闻青禾皮肤白,脸有点圆,五官漂亮,于是显得人特别小。

    两人在图书馆旁边的水吧坐了下来。

    闻青禾看着林仁道,“我说和叶振那种人分手是应该的,他妈的,算什么东西?”

    林仁还以为闻青禾是在感叹他自己和叶振之间的恋呢,心想会一直念着这件事的,那说明闻青禾也在对叶振一直耿耿于怀吧。

    没想到闻青禾接着就说道,“你和他分手后,再见过他没有?”

    林仁惊得手里的杯子在杯托上磕了一下,惊道,“你怎么知道我和他……”

    闻青禾笑起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和他一直是朋友啊!你们第一次用的润滑剂还是我给叶振那死人建议的牌子。”

    林仁一脸囧相,喝着杯子里的咖啡掩盖自己的窘迫,所幸他和闻青禾坐的是最里面的小隔间,不然这种事被别人听去了就太囧了。

    “你居然还能和他做朋友啊?”林仁感叹道。

    “这有什么。我和他交往之前就是朋友,他那个人,从来就没个好的时候,他追我,交往之后我发现和他除了多了个上,居然关系还没有原来当朋友时候近,还不如分手了,现在我是见他一次损他一次。有他这样烂的人嘛!”闻青禾略有些愤愤地说道。

    林仁“哦”了一声,觉得闻青禾能够这样愤愤,其实应该是心里还是介怀叶振的,叶振真的是那种非常吸引人的枭雄般的人物,但和他在一起后,又会被他的一股脑的臭毛病给惹到无法忍受。

    “他前几天还在我面前提起你呢?怎么,他又来找过你没有。”闻青禾问道。

    林仁摇头,“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再见面做什么?再说我一直很忙。”

    闻青禾也没再说什么了,两人又坐了一会儿,闻青禾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林仁,说林仁有事可以联系他。

    看着对方那低调的高雅奢华的打扮,林仁就知道闻青禾估计不是和他一个阶层的人,所以也没准备联系他,那个写在他的参考书上的手机号码他也没怎么在意。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