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凤舞文学网--->    第九章

    林仁早在被叶振裹进被子的时候就昏过去了,他在医院里打吊针,吊针要打完了他才醒。--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醒过来发现自己是在上,房间比他寝室小点,浅蓝色和白色的房顶和墙,根据手上打的吊针和房间里的的形制以及一些摆设知道这是医院病房,但是房间里除了他再没有一个人。

    林仁茫然地躺了一阵,心里想着叶振还算不错,把他送医院来了,看得出来这还是一间条件不错的单人病房。

    但林仁之后再没见叶振,他烧退了之后,一个自我介绍是叶振助理的男人过来给他办了出院手续,而且把他的书包还给他了,还把他送回了学校去。

    幸得这次叶振要医院给他开了治后面的药,不然林仁又得去校医院里给医生说一次被铁棒擦伤了。

    六级考试在即,期末考也是这段时间,林仁每天上自习,虽然在心里发誓下次再见到叶振一定要拿刀砍他,但他又是到六级考试完了才见到叶振。

    他自认为六级考得不错,考完后正高兴地和几个同学准备出校门去吃馆子犒劳犒劳自己的时候见到了叶振。

    林仁最近一段时间吃青菜萝卜吃得脸都尖了,准备这次吃大餐好好补补。

    他的同学在讨论今天考试考室里那一位监考美女老师的材,他端着脸听着,一副清高到一定境界的模样,就因他这副模样,他的同学没一个问他意见的。

    叶振就是这时候走了过来,道,“林师弟,我来请你吃饭。”

    一句“林师弟”,看金庸武侠长大的一群崽子谁会不想偏,大家全都哄笑一阵。

    林仁沉着脸瞪着叶振,叶振也不在意,过来攀着他的肩膀就说道,“考六级了,走,哥哥请你吃饭去。”

    林仁就这样被叶振带走了。

    从此林仁在寝室之间的悲惨子就来了,同学看到他都叫他“林师弟”,只把林仁气成更加清傲的模样,冷着脸一句不应。

    最终大家只好不这样叫他了。

    这次是在一家非常不错的川菜餐厅里,林仁也不知道叶振怎么知道他是四川人的。

    叶振其实有的地方很细心,这次点菜也点的基本不辣的。

    林仁觉得不吃白不吃,好好吃了一顿,便把要拿刀砍叶振的事忘到脑后去了。

    吃完饭,叶振又开车把林仁往宾馆里带,林仁这次直接毛了,道,“他妈的,你除了有食有色/,你还有什么?”

    叶振实在不明白又是哪里把林仁给惹到了,他开着车道,“那你要去哪里,去看电影?行,我们去电影院。现在XX影院有很隐蔽的侣座,要不要去你?”

    林仁抓起书包就朝叶振上打,这时候正是城里车如流水的时候,叶振车一偏,就受到了数个喇叭的指责。^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叶振看了他一眼,道,“是不是让大家都来看一看你才心里畅快了。”

    林仁沉着脸不说话了。

    叶振开着车带着林仁去了一家酒吧,刚进去林仁就跑出来了,叶振追出来,道,“我说你给我适可而止,这里不行,那里不行,你让我带你到哪里去?”

    林仁都不知道怎么回他了,难道说你就不能带我去个正常点的地方,但是这种话实在也不好出口,而且路过的人有人看过来,他转就走,道,“我们回去吧!”

    于是又是回的宾馆,做的还是头两次做的事。

    林仁这次总算没受伤了,虽然心里憋闷,但快感却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他喘着气呻吟地嗓子都哑了,最后几乎是全软在叶振上,被叶振从下向上顶得像是五脏都移位了,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林仁被叶振抱进浴室洗澡的时候,他还有些精神,他的双手软软地环着叶振的脖颈,把脸颊埋在他的前,眼眶微微泛红。

    林仁现在觉得以前在咖啡厅里叶振的前一任男友是完全正确的,叶振除了有□的时候,还会在别的时间找他吗?

    他到底是个不要钱卖给他的洞还是个什么呢?

    这次叶振环着林仁的腰睡觉,林仁没有把他又打又踢地折腾开,因为这次林仁几乎没睡着,他没睡着根本不会无意识地条件反去踢打锢住自己的东西。

    第二天叶振送林仁回学校了,林仁有心在下车的时候和他说分手,不过这次叶振在他下车时拉着他的手在他的脸颊上轻柔地亲吻了两下,又说道,“学习不要太刻苦了,看你最近瘦了好多。”

    林仁瘦了叶振肯定比林仁的感触还大,因为他的腰还要细了,环上他的脖颈或者肩背的手臂也细了,没有了原来那种柔软的感觉。

    林仁心里本来是冷着的,此时居然暖了一下,本来决定要说出口的分手的话也错过了说的时机。

    林仁之后一直在复习和期末考试,他也没花太多精力去想叶振了,叶振又惯失踪了,不过那个曾经去医院里为林仁办出院手续的助理又来找过他,给他提了两袋子全是英文的蛋白粉、胶原蛋白粉、钙片、Vc、VE之类。

    那助理还说叶振忙,出差去了,让林仁照顾好体。

    看着这些东西,林仁满脸黑线。

    不过他还是收了,他没想过那两袋子东西很值钱,知道这些东西值钱的时候,已经是他不在乎钱的时候。

    林仁拿着那东西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毕竟这是第一次接受这种礼物。

    放在那里不吃也浪费了,林仁按照说明早上吃蛋白粉,睡前吃胶原蛋白粉,平时吃钙片之类的药丸。

    吃了一段时间,他的确觉得自己体好些了。

    他这个暑假没回家,留在学校里做勤工俭学,又一直在那家咖啡厅里做兼职,然后看书做题准备要考的几个证书。

    要在这个地方留下来打拼出一番事业来有多不容易,林仁是知道的,但是他有准备吃一番苦的决心。

    既然叶振的助理说叶振出差了,那么就该有很久不在,林仁也没想过自己这段时间会见到他。

    而且,叶振已经毕业了,他学校里的东西也搬走了,以前林仁还可以去他宿舍那里去看看他在不在,现在,他连这个可去看看的地方也没有了。

    每次叶振都带他去宾馆,说实在的,林仁除了知道叶振的那张脸那个体,别的他还真不知道了。

    寝室一哥们谈了个远距离的女朋友,寝室里的电话被换了个好的。

    这天天气很,林仁坐在电扇下面边吹风边看书,电话响了他也没起,直接喊道,“四哥,电话。”

    这个时候的电话一般都是老四的。

    老四去接了,却喊林仁道,“林师弟,你的。”

    林仁沉着脸过去接了电话,“喂,哪位?”

    “你说哪位?我。”叶振那边声音有点吵,但林仁还是一听就听出是他了,他诧异于叶振怎么知道他寝室电话的,道,“有什么事?”

    “我在XX路XX KTV 清风明月号包厢,你快点过来。”叶振说道。

    林仁白眼一翻,心想你以为你谁啊,我凭什么过去。林仁直接道,“找你的陪酒小姐去,老子不去。”

    他说一句陪酒小姐,老四就诧异地看过来。

    林仁脸色更差,但叶振却说道,“你不来我找人去把你抓来。”

    林仁气得中火烧,说道,“好,你给我等着。”

    林仁啪地一声挂了电话,走到自己位置上就把自己那把水果刀手上,从抽屉里拿出钱包放进口袋里就往外走。

    老四看他这气势汹汹的样子诧异极了,林仁是他们寝室最书生的一个,平素清清爽爽温文尔雅,虽然总是一副清冷的模样,但没听说他和谁结仇啊。

    老四过来拉住他,道,“林仁,你这是去哪里?拿刀做什么?”

    “老子要杀人!”林仁恶狠狠地说。

    最后林仁手里的刀被老四缴了,林仁就揣了个钱包出门了。

    他怒气冲冲地出校门打了车,那个地距离学校还不近,花了林仁二十多块钱,把他心疼得肠子都青了。

    居然这家KTV门槛还高,林仁过去,对方还过来过问了一下,林仁说了一下包厢名,又说了找谁,那服务小姐还去打了个电话才放他走,而且还有一个人专门带他过去。

    林仁看着里面金碧辉煌的装饰,直觉得叶振在这里卖毒品还是咋的。

    那位带路的帅哥按了门铃,里面的人来开门,林仁站在那里,看到里面光线闪耀,但总体是暗,只是那个声音震天,让他一阵脑晕,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开门的男人就一把把林仁拉进去啦,他叫道,“叶老二,看是不是你家的骈头来了。”

    林仁拂开男人拉住他的手,冷冷道,“说骈头太客气了,我和他是铁栅栏和翻墙少年的关系。”

    对方没听懂,但还是笑道,“幽默啊,幽默~~”

    林仁看到叶振坐在一边沙发上对他招手,“林仁,你过来。”

    别人拉住林仁不放,叫道,“二哥不过来给介绍一下,你让我们怎样接受他。”

    林仁心想有个什么好介绍的,没想到叶振却真过来了,林仁只觉得这里面的人个个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叶振走过来一把将他揽住,托着他的后脑就和他来了个烈深吻,林仁反应过来就狠狠推他,不过却推不开,周围鼓掌起哄声不断,还有人要求现场。

    林仁真有点搞不清状况。

    包厢里装潢奢华,光线暧昧,有人唱歌有人跳舞,大多数人似乎都是喝高了在乱来,跳舞跳着跳着就接吻抚摸的也有。

    林仁黑着脸盯着叶振,叶振却没看他,对大家道,“他叫林仁,面皮薄,你们别欺负他就行了。”

    林仁嘴里此时全是叶振吻他时候带给他的酒味,他心里烦躁又晕乎乎地被拉到沙发上去坐下了。

    但大家似乎不想饶过林仁,既要他喝酒又要他再和叶振来更激烈的。

    这里面男女皆有,个个全是叶振一样的疯子。

    林仁沉着脸一语不发就要离开,他觉得叶振也喝醉了,从他那一酒味就闻得出来。

    他要走别人却不会放他,大家一个劲地起哄要叶振来现场,林仁简直要气出满腔火来,而叶振还真的一把压住他在他颈子里又亲又,手还从他的衬衣下摆摸上去摸他的口,林仁红着眼吼道,“叶振,你妈的敢乱来!”

    他的话却被掩在了大家的起哄声里,林仁真是忍无可忍了,伸出手从桌子上摸了一个酒瓶子拿起就往叶振头上打。

    叶振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他痛叫一声,而周围看闹的人都愣了。

    只要是侣,无论男女都得表演一段,这是规矩。

    没想到叶振的小子烈成这样,简直是欠调/教。

    那酒瓶不知是什么牌子的,居然被用来捍头也没碎,全被林仁当了个锤头使。

    林仁趁着叶振愣神的空档把他推开一些,自己抽出来就往门外跑,几个人来追他,被他一瓶子扔过去挡了一下,他得以从里面跑出去。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