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凤舞文学网--->    第八章

    林仁接下来好些天都没看到叶振,他们一个大二,一个大四,大二的整天有课周末兼职,大四的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基本上是不着寝室的,林仁估摸着他是在公司实习了。--凤-舞-文-学-网--

    那个年代手机一点不普及,那是奢侈品,林仁是没有手机的,寝室的电话也被一哥们摔坏了没人再去买,他平素给家里打电话就用公用电话。

    所以两人一段时间都没联系那是非常正常的。

    毕竟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征服了,林仁嘴上虽然不承认自己对叶振有些心动然后念念不忘,但心里的确是有些想念的,但他又不想自己先去找叶振,毕竟他股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呢,他以前最喜吃辣了,最近一段时间全是吃白味的青菜萝卜和水果,这种况下他主动找叶振,他自己都要说自己欠抽了。

    过了一个星期叶振依然没来找林仁,林仁实在忍不住了,觉得叶振这个死人难道真的还放一炮就走了,以为他是当一夜对象的不成?

    打赢了院际篮球赛,是有奖金的,林仁拿了钱去给衣严这个队长的时候,就假装无意地问了一句,“叶师兄是工作了还是读研啊,要是读研,就可以一直和衣师兄你搭档为我院研究生院拿冠军了。”

    衣严道,“那个家伙,平时就没看他花时间在学习上,哪次不是要考试了再来临时抱佛脚的,要他读研那是不可能的。他也不是我一个专业,听说是在搞一个什么公司,这些我也不太清楚。他这钱估计也不用给他了,打完篮球赛,就没一个熟人见他在学校里出现过,谁知道他又到哪里去了,还不如大家把这钱分了的好。”

    “哦。”林仁应了一声,然后心也沉脸也沉地走了。

    林仁再一次见到叶振,是再过了几天之后了,他在图书馆里写论文,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抬起头来,看到叶振脸上带笑地站在他面前。

    林仁看到他,也笑了,不过是冷笑。

    叶振也没管他那笑到底冷不冷,直接说道,“跟我走。”

    每次都是这句话,林仁真想把自己手里的钢笔戳到他脸上去。

    不过看到周围已经有几个同学看过来了,他还真不敢和这个骨子里犯疯的人硬来,不然他不走,还不知道这人能干出什么来。

    林仁只好收拾了书包,跟在叶振后出了图书馆。

    林仁还真好奇,自己要找叶振,怎么也找不到,叶振要找自己,他似乎长了千里眼,每次一找一个着。

    叶振的车停在不远处,走过去时叶振笑着对林仁说道,“走,先去吃饭。”

    林仁可以肯定叶振遇到什么好事了,毕竟他那张脸上每一个肌线条都写着风得意。

    林仁问道,“笑成这样,怎么,傍上富婆了?”

    叶振不满地“嘿”了一声,但他脸色并没有变坏,还是笑着,道,“傍上富婆有什么意思,再怎么也要富婆傍我才叫高吧!”

    林仁“切”了一声,脸上神色极尽鄙视。

    叶振也不和他打嘴仗了,坐上车后,他就道,“去吃烤鸭。”

    林仁一句也没说,把书从书包里拿出来看,不理睬叶振了。

    叶振这天心真的很好,林仁从他那意气风发里觉得说不定是他的那什么公司赚了一笔吧。

    林仁觉得能让一个男人意气风发成这个样子的事,除了被美女青睐,就是赚了钱,升了官,拿了奖什么的。

    用排除法就知道叶振是赚了钱。

    这一点也在晚饭后在宾馆浴缸里时得到了证明。

    叶振一边亲他颈子和锁骨一边得意洋洋地道,“昨天谈好了一单大生意,今天忙得差不多,我就来找你了,看,我是不是最在意你。”

    十二天没任何联系,你这也是在意?林仁在心里反驳着,体却被叶振又亲又摸地反应烈,嘴里呻吟声不断。

    叶振托着他的部,用水扩张了一阵,就要在浴缸里做,林仁在/事上哪里能够和叶振这老油条比,早被他抚摸吻到意乱迷,被叶振进去了一个头,他才因为疼痛反应过来,林仁反抗地很厉害,但还是被叶振得逞了,男人在事业上意气风发的时候,精神气势一高昂,在事上便也把自己当天下霸主使,林仁怎么反抗地过,被他按着就在浴缸里做了,既没有用润滑剂又没有用子,林仁被他的大力气又精力无限折磨得死去活来。

    林仁又出了血,叶振把他抱回上去,这才郑重了一点,但还是抹了些润滑剂,就又来了一次。

    林仁虽然痛,里面又胀又痛又麻痒,被叶振捏着腰杆,如同风中树叶被撞得毫无依凭,只能紧紧捏着枕头,但他居然快感比被叶振抚摸亲吻时还要来得激烈,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到一定程度了,之后的高/潮也让他失声尖叫,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做/就是那痛并快乐着。

    第二天林仁醒来,和第一次的做法有点不一样,他先自己拖着体去洗了个澡,但他差点昏在了浴室里。

    他迷迷蹬蹬地从浴室里爬出来,朝叶振喊,“叶振,你给我起来。”

    他头昏体软,声音也不大,直到他半趴在上拧了叶振的大腿内侧的一把叶振才醒过来。

    叶振痛叫一声,体弹了一下坐起,看到湿漉漉的林仁趴在边,便道,“一大早你搞成这副样子做什么?”

    林仁已经没有力气和他说话了,脸颊红红眼睛红红没什么气势地冷冷望着他。

    叶振骂了声娘,伸手要把林仁抱起来拖回穿上裹上被子继续睡,一抱林仁就发现问题了,林仁上烫得不正常。

    林仁能不发高烧才怪,他昨晚上被叶振做了三次,不仅后面受伤了,还被叶振三次都直接体里的,叶振也不是铁打的体,前段时间一直熬夜做事,根本就没好好休息,一有了空就赶紧找到林仁纵来了,于是做完,林仁昏过去,他也累得睡过去了,根本没来得及给林仁洗一下体,而且睡觉过程中他还把林仁上的被子给卷了一部分走,林仁大半子露在外面,睡一觉起来不重感冒那是不可能的。

    叶振发现了问题,睡意一下全消。

    把林仁用被子裹起来,开始穿自己的衣服,给林仁穿衣服的时候,林仁后面黏糊糊的,叶振于是又被雷劈了一遭。

    叶振十七八岁就开始强迫别人当他的人了,至今二十二三岁,换的人不下十个,上一个闻青禾算最长久的,两人在一起有七个多月,换了这么多人了,叶振对于/事上的忌讳还是很清楚的。

    他抱着林仁就进浴室去给他清洗后面,直到干净了,他才给他抹了准备好的药,然后给他穿衣服抱他下楼直接开车上医院。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