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凤舞文学网--->    第六章

    “不是就好。--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像你这种人,我只会以为你对人先杀后。”林仁把自己的书包抱在怀里,脸色冷冷的,带着一种孤高的傲气,他的唇刚才被叶振狠狠地啃,此时颜色嫣红,他的脸上也带着红晕,那种样子,实在能够用艳丽来形容,要是别人一眼看到他,该说他是个孤高而有修养的人才对,但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却如此般地毒舌无教养。

    叶振被他说得冷哼了一声,车突然刹车,林仁被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看叶振,叶振一下子俯下来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浅琥珀色的眼睛突然映在林仁眼里,林仁甚至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林仁要把头偏开,叶振已经捏住了他的下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张嘴,随你说,你越说,我越喜欢它。”

    他说着又在林仁唇上咬了一口,林仁被他咬得一痛,他拿书包去打叶振,叶振也不睬他,直接继续开车,然后笑道,“你再打,出车祸了我俩一起被抬进医院里,别忘了你股上还有我的子子孙孙呢,正好要医生来验一验。”

    林仁恨得想咬他,但他也只能继续抱着书包坐在那里,讥讽道,“是呀,别人还以为你是只鸡,看着只要是个股就去戳。”

    叶振瞥了林仁一眼,真想把他压在车上做得他说不出话来,被叶振那警告的眼神一瞥,林仁就把头偏开了,道,“对不住,我回寝室的路不是这一条,麻烦司机你退回去再往左拐。”

    叶振自知自己说不过他,根本不搭理他。

    车驶出校门,林仁瞪向叶振,道,“你这是要干什么,我要回寝室。”

    叶振还是不搭理他,林仁气得脸色通红,道,“你难道还要对我做什么不成?你这是什么意思,有像你这样霸道的人吗?”

    叶振这才回答他道,“你反正已经是我的人了,今晚我们第一晚,当然要睡一处。”

    林仁听他那样说,直接去拉他的方向盘,叶振被他吓了一跳,手赶紧按住他的手,说道,“你不要命了。”

    林仁道,“你管我要不要命,停车,我要回寝室。”

    叶振看了他一眼,直接把车往路边上的一花台撞去,林仁眼见着车撞过去,他闭上眼睛大声尖叫了一声。^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车却一直在往前走,并没有撞到东西,他睁开眼来,发现车好好地行在路上,他气得发抖地瞪向叶振,叶振沉着脸,说道,“怎么怕了,你真想出车祸,我就成全你。”

    林仁就是个嘴硬的,遇上一个胆硬的人,他只能被胆硬的人压制住了。

    当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前,叶振下车,把林仁也拉下了车,将车钥匙扔给泊车小弟,他直接拉着林仁往里面走。

    因为酒店大厅里还有别的人,林仁想要反抗都不行,眼睁睁见着自己被叶振带上楼,然后进了一间房。

    林仁坐在沙发上,看到桌子上还摆着一大捧玫瑰花,还有香薰蜡烛,就囧囧地望向叶振,道,“你以为你洞房花烛夜呢!”

    他此时也不怕了,难道叶振还真敢对他先后杀不成。

    现在谁怕谁呢?

    叶振却说道,“要不要吃东西?”

    林仁道,“我没有吃夜宵的习惯。”

    “那直接喝酒吧!”叶振说着,已经直接拿了红酒和杯子来,因盖子是半开的,他抽出盖子就把两个杯子里猛倒了大半杯。

    林仁看着他的动作,嗤笑道,“你懂不懂怎么喝红酒啊,你以为喝红酒是喝红牛。”

    叶振却盯着林仁不放,直接猛喝了一口进嘴里,林仁正要开口再嘲讽他两句,叶振就直接朝他压过来,捏着他的下巴就狠亲上了他,林仁一时惊慌根本来不及闭嘴,于是那一大口红酒全被叶振用嘴灌进了他的嘴里,林仁平素不喝酒,喝酒也只喝家里自己酿的甜甜的农家葡萄酒,红酒的味道让他难受得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叶振亲着他就着这个姿势把他抱了起来,林仁伸手打叶振也没有用,直接被叶振半扛着进了浴室。

    之后的事就异常混乱了,林仁被扔进大浴缸里,他爬起来就朝叶振打过去,叶振根本拿他的拳脚不当一回事,一边制住林仁,还一边脱他的衣服。

    林仁朝他吼道,“你他妈这是强/,你敢把我怎么样,我要去告你。”

    “你告得到就去告。”叶振根本不和他说了,直接把他按在浴缸里,亲他的脸和肩膀,浴缸里已经在灌水,林仁满脸通红红着眼睛把他望着,“你他妈放开我。”

    叶振被林仁冷冷的话浇熄了一腔/火,他看着林仁那困兽一般的样子,突然做不下去了,倒不是突然没了感觉,而是他突然不想看到林仁这个模样。

    他的手摸了摸林仁的大腿内侧,然后手握住他那明显有反应的部位,他一握上去,林仁体就是一抖,然后撑着手往后靠躲开他。

    叶振会不顾林仁怒骂而强他,是因为林仁有反应,他以为林仁说拒绝的话那是他嘴硬而已,他以为林仁是一直想要的。

    林仁其实也觉得自己,自己这个样子明明是在被人强迫吧,但他偏偏还很有感觉。

    他想到了以前看过的《平凡的世界》里男主人公的姐姐,一个男人调戏强/了她,她反而被一了,从此做牛做马伺候那个男人,还坚贞不渝,以前林仁看到此的时候,心里觉得世界上真有这种好女人等着男人?

    林仁喘着气,嫣红的唇瓣,眼角微红的湿漉漉的黑眼睛,被水打湿的体,他坐在浴缸里,浑洁白,带着如同红莲出水的惑。

    叶振半跪在林仁的对面,两人就这样对峙了一阵,然后叶振朝林仁移了一步,他俯下轻柔地亲上了林仁的眼角,紧接着是他的鼻子,耳朵……

    林仁想要踢开叶振,但他最终没那么做,他伸出手揽住了叶振的脖颈,他甚至伸出舌头叶振的唇角。

    林仁之后无数次后悔自己做出的脑残行为,但是当时,他的确是没后悔的。

    作为一个高中时候就觉醒了的同志,到大二将要结束的时候,才第一次遇上一个稍微有些感觉的男人,且在这带着玫瑰花香的浴室里,他觉得要是不来一次,他认为以后说不定回想起来会不甘心。

    既然林仁主动了,叶振就真认为林仁刚才的反抗全是他心口不一,是他明明想要,又抹不开面子地必定要反抗一下。

    而真实原因不可能是这样的,从林仁主动地环上他的脖颈就可看出,林仁根本不是那种想要做又反抗的人。

    叶振太霸道了,让林仁觉得自己连人权都没有,尊严受到了挑衅,他才那样反抗叶振的,要是叶振一开始就用柔攻势,林仁说不定在他第一次去叶振寝室时就和他勾搭成了。

    浸过水的林仁的体滑溜溜的,皮肤极好,叶振甚至认为他的皮肤比闻青禾的摸起来还舒服,林仁主动起来也十分

    两人在浴缸里水花溅得四处都是,叶振只要力气用大一点把他弄痛,林仁就反抗打他,于是最终叶振也没能进去,倒是林仁又被他又亲又摸地泄了出来一次。

    叶振只能得出林仁体太敏感的结论。

    趁着林仁还在高/潮的余韵里没回过神来,他把林仁抱起来出了浴室把他压到了上。

    叶振是准备十足的,他甚至因为不要用宾馆里提供的安全还自己带了子过来。

    林仁被强迫着趴在枕头上,叶振把润滑剂倒到他那里,他一震就挣扎起来,“我不要这样,你凭什么让我接受你,而不是你让我来。”

    “三分钟的你有资格说要上我吗?”叶振笑了一声,手指已经一下子伸进去一截了,林仁痛得体一震,颤着声音道,“我用手帮你,我用手。”

    现在已经是林仁听到那三分钟就发怵了。

    叶振却一边做着扩张,一只手按着他的背轻轻抚摸起来。

    开始真是很难受,且是折磨得人心慌的那种干巴巴的难受。

    不过叶振摸到他前列腺,他马上就颤抖起来了,还猝不及防叫了一声出来。

    叶振于是得到了肯定,之后一直摸着那里差点让林仁抓狂告饶。

    林仁正觉得也许做下面也不错的时候,叶振就用他那家伙抵着他了,在林仁毫无准备的时候,他就被叶振进入了。

    林仁之后痛得直叫,开始还骂叶振,之后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叶振还算好心,开始做得比较温柔,又亲吻林仁的背,手抚摸他的敏感点,林仁又有了些感觉,之后反抗地就微弱了,不过,林仁真是没有太多快感,至少没有在浴缸里被叶振摸得舒服。

    做完一次,叶振也不敢再做了,林仁这个小处男,痛得闭着眼睛咬着唇大腿都在痉挛。

    林仁这一晚无论是精气还是精力都有点透支,洗澡后,被叶振处理后的伤时,那里明明很痛,但他居然半途就睡过去了。

    叶振看林仁睡着了,就给他好好盖上了被子,看他嘴唇被他自己咬得流了血,他还低下头去在他唇上温柔地亲了亲,又摸了摸林仁比较软的耳垂,很舒服,林仁被他摸得睡梦里也哼哼了两声,然后伸出手来把自己的耳朵护住。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