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凤舞文学网--->    第一章

    “那你到底是我的体还是我的心,别说男人不用斤斤计较这些,去你妈的,你除了发的时候找我,你平时有关心过我吗?”

    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吼着,声音之大,丝毫没有因为他说的内容这么劲爆而压低一点。--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这是个颇好听的清亮的男声,从声音里就能够判断出这个声音的主人估计最多二十上下的年龄。

    林仁端着托盘觉得自己应该转离开,以免沾惹上不妙的事。

    不过,他天生就不是知道避祸的人,于是他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

    甚至他还端着托盘走过去了。

    隔着一堵墙设置的略微私密的沙发坐,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坐在内侧,刚才那个喊话的少年坐在外面。

    虽然小儿已经骂他只他的他的心了,这个男人似乎也没有伏低做小哄哄人家的意思,他反而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婆妈,你是个女人吗?不就是忘了你的生礼物,有必要闹成这样?”

    “叶振你个死人,老子告诉你,老子跟你分手,去你妈的!我给你说了我生会让你来,你耳朵聋了没听到还是脑子坏了记不住。平时哪个节你有记得住的,老子不是供你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卖的,就是老子是个卖的,你这种烂人,老子也看不上。”

    没想到这么个长得清清秀秀文文静静的少年骂起人来还有一,他满脸通红,站起指着那个男人的鼻子骂。^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那个男人估计也受不住了,拉着他的手就要打他的样子,林仁看这个少年长得干干净净的,还颇想帮一下他,再说,客人在店里打架也不大好,于是他就端着托盘走到桌边去了,而且还是假装刚来的样子,说道,“你们的咖啡和圣代来了。”

    他的话才刚说完,那个少年一把从他托盘上抓起那杯咖啡就向那男人脸上泼去,这咖啡还烫的,那男人叫了一声,用手去抹脸上的咖啡,骂道,“闻青禾,老子和你没完。”

    那少年直接起就走,还对那男人冷笑道,“我等着你,你他妈敢找我麻烦,老子通告全校你在上只有三分钟。”

    说着他就走了,走之前还瞥了林仁一眼,目光沉沉的,和他这年龄一点也不相合。

    林仁其实憋笑憋得有点厉害,当那男人抬起头来看他的时候,他再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那个男人冷冷瞥着他,然后说道,“递一下纸巾。”

    “哦。”林仁把托盘里配的纸巾递给他,那个男人扯过去好好擦了脸,然后擦衣服的时候发现纸巾不够用,就要自己从林仁的托盘里拿,但其实配的纸巾有限,托盘里没有了,而那男人一拉扯那托盘,托盘里高高一杯冷饮就泼了出来。

    于是那男人不仅遭受了咖啡的洗礼,紧接着又被一大杯巧克力圣代淋到了上。

    他上的休闲西装这下彻底报废了,他把那个滚到他上的高脚杯拿起来扔到桌上,看着林仁道,“你这是怎么服务的!”

    林仁心想果真看了别人的笑话是走不脱的,这个人现在要把气撒到他上不成。

    哎,果真三分钟的男人就是不行啊。

    想到此,林仁又开始憋笑,他偏偏还要做出歉意的神来,道,“真是对不起,我再去给你拿纸巾。”

    但那男人却一把抓住林仁的手腕,把林仁一拉差点拉倒,这下倒是没有摔倒,而是摔进那个男人的怀里去了,林仁被他硬邦邦的膛给撞得鼻子痛,扑入鼻腔的是一股淡淡的味道不错的香水味,当然,还夹杂着他们店里的咖啡味和巧克力的味道。

    男人把林仁的下巴抬起来,说道,“你倒是还不错。”

    林仁这一瞬间对上男人的眼睛,他侵略的琥珀色的眼让林仁呼吸一滞,他瞬间明白男人是指什么意思,而他居然心动了。

    这种缘分有多其妙,简直是说也说不清。

    林仁一向清高气傲,他边的男人他没一个看得上的,而这个刚才被他男朋友骂他只知道发,而且还说他三分钟的男人,他居然被他眼睛盯着,心跳居然乱了。

    那个男人把他推开一点,道,“你把我衣服弄脏了,你说要怎么办?”

    林仁直接坐到这男人对面的椅子上去,拿出口袋里的对讲机,打开后道,“39桌的客人衣服被弄脏了,染了咖啡和巧克力,我们店里可以帮他做清洁吗?”

    那边问了一下况,林仁正准备说是客人自己找碴,男人就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对讲机给关了,道,“是你弄脏的,不该你自己拿去洗。”

    这样被搭讪的方式,林仁还是第一次遇到,好吧,其实他还有点意愿,但他主要是想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三分钟,他噗哧一声就要笑出来,但是他憋住了,然后经理过来了,林仁站在旁边做乖顺状。

    不远处的一桌是看到了这边发生的事的,所以,在有人证的况下,那个男人也不能硬说是林仁把圣代打倒在他上的,最后的结果是,经理说给他免单,然后没赔他衣服,又让林仁给道了个歉,林仁躬道歉的时候嘴角的笑意掩也没掩住,让叶振看了个正着。

    这个客人走后,经理拍了拍林仁的肩膀,道,“以后遇到这种事就离远点,免得被殃及。”

    林仁向经理道了谢,就去继续干活去了。

    回到后面厨房,大家都讨论起刚才的那个客人起来,大家都一阵哄笑,虽然这个时候大家已经不视同恋如猛虎了,但是,同恋在大家的心里还是不是一个好词,大家笑着,林仁却只能静静地站在一边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角度。

    林仁是周末在这一家咖啡厅打工的,还是学生会里一个师姐在知道他想找份周末的兼职时帮忙让他来的这里,这一家的老板似乎是那师姐的亲戚,于是,林仁来了之后倒是被经理一直照顾着,里面其他的员工也不敢怎么欺负他,而林仁本呢,他也不是个能受人欺负的人。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缠缚(水流云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