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初入北境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随风清 书名:狂帝
    <---凤舞文学网--->    “我没事。--凤-舞-文-学-网-- ”摇了摇头,倾狂嘴角轻勾,问道:“那个吹笛者呢?”

    “我赶到的时候只见到地上躺着的五具尸体。”叶影神色平淡回道,他现在比较关心的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虽知道即使有人来刺杀也伤不了倾狂,但他还是懊悔,刚刚没在她边保护。

    “尸体?”疑惑地一挑眉反问。

    “嗯,是无恶不作的北山五狼,五人俱七窍流血,经脉尽断而死,看样子是被强劲的真气所震死,照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景来看,杀人者极有可能就是吹笛之人。”

    “北山五狼?呵,看来我听到的美妙笛音竟是杀人之音,此人能以笛音杀人,可见其功力不弱,影,暗中追查一下此人是谁?如果可能,我还真想认识认识一下。”倾狂嘴角轻勾道,原以为只是‘风花雪月’,却原是‘血雨腥风’,有意思,有意思。

    “是,老大。”顿了一下,又道:“那他们是?”是莫倾乾的人还是莫倾廷的人?想不到才刚出京都就出手了。

    知道他的心思全都在那些杀手上,倾狂微笑着道:“是三更阎王,呵,二皇兄已经出手了,接下来该是大皇兄了,就不知他会在何时出手,哎,看来是我太高估了他们了,一群蠢人,既然如此,也就怪不得我了。 ”狂傲一笑,仰头望着天边明月,云淡风轻道:“影,通知朱雀,今晚让‘三更’过不了五更。”

    “明白。”点了点头,叶影转向驿馆里面走去,他该去清理一下了,可以想像现在大堂里怎样的惨状,哼,敢动老大,‘粉碎骨’还是轻的呢!

    隔,天刚蒙亮,蒙汗药药已过,昏迷着的卫队兵也相继醒过来,久战江湖的李将军立即明白过来着了道了,心头一惊,拔腿就往驿馆里跑,要是三皇子有一点差池,他们所有人的命都难保啊!

    却在进门时猛然撞上一堵‘墙’,后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那堵‘墙’及时拉住他,一定会摔得很难看。

    “叶侍卫?”李将军惊呼出声,眼眸中闪着敬仰,叶影虽年纪不是很大,武功之高却一直让他们这些京都守卫佩服不已,突而急切道:“叶侍卫,三皇子……”

    “三皇子没事,李将军,传令下去,即刻起程。”叶影淡淡说道。

    虽有满腹疑问,但见叶影似乎并不想说,李将军只有讪讪地去传令。

    三千兵马阵列齐整,队队排开,重新启程。

    李将军不断地回头,虽然对于被下药昏迷了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很是好奇,但他更怕三皇子再有什么,因此更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时刻注意着。

    此后十天倒是一路相安无事,很快便到达北境地域。

    北境景致果然与京都的繁华大不相同,北境地处龙麟最北域,以雪藏山为界,与韩霜国接壤,雪藏山上终年积雪不化,从山顶往下皆是岩石沙砾地质,寸草不生,烈寒的北风一年里足能吹上十个月,把雪藏山周围百里都吹作了不毛之地。

    刚接近北境地域,三千北巡军立即穿上大衣棉袄,依旧冻得直发抖,一下子‘炎夏’进入‘严冬’,很多士兵都因体受不了而病倒,雄赳赳气昂昂的三千将士顿时宛若‘残兵弱将’。

    而坐在车辕的倾狂也裹上了雪白的鹤氅,趁得那张玉面更加光彩照人,贵不可言,而此时,她慵散地斜躺在车辕的软塌上,白晳纤细的手指反复玩弄着夜光杯,杯里是红艳照人的葡萄酒,在她的玩弄下却不见一滴溢出,随意闲适的模样一点也不见在人前时那瑟瑟发抖的冷意。

    ‘嘀嘀嗒嗒……’一阵细微的马蹄声传来,倾狂微抬起眼透过车辕厢前的薄纱看过去,目力极好的她,只见尚离队伍有三里之外有匹快马直朝他们冲过来,马上之人神慌张,显然是控制不住失控的马匹。

    转瞬间已冲入北巡军中,神态萎靡的北巡士兵大受惊吓,下意识地纷纷向两边躲开,任‘疯马’往车辕冲了过去,倾狂却没有动手的准备,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葡萄酒,神态慵散得就像没事发生一样。

    而叶影早在‘疯马’冲入队伍的时候,就纵跃到车辕前护卫,眼见就要撞上车辕,马上之人认命地闭上眼睛。

    就在叶影正准备拦住‘疯马’时,意外发生了,一道藏青色影从天而降,坐在‘疯马’上,勒紧缰绳,‘吁’……在千钧一发之际,疯马’终于停了下来。

    坐在前方的少年也就刚刚骑马之人余惊未消地拍了拍膛,转过头,对着后面的藏青衣男子,绽开一个灿烂讨好的笑容道:“表哥。”

    被称作表哥的男子回以一个不羁的笑容,佯装生气地笑骂道:“早叫你不要逞能,就是不听,你看,差点出事了吧?”

    磁中带着慵散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般震得车辕里的倾狂握着夜光杯的手抖了抖,微坐起子向马上的人看过去,只见坐在前边是一袭白色锦氅,整个小脸几乎要埋入狐毛里的清秀少年,只一眼,倾狂便知那个少年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而她的后面……

    是他,真的是他,即使相隔十年,她依旧如此清楚地记得那抹充满阳光的慵散笑意,即使在如此冷的气候下,他依旧只是一袭藏青衣袍,清亮的眼眸此时同样带着阳光的笑意看着坐在他前的‘少年’。

    紧握着手中的夜光杯,狂喜的心在那样的眼神下莫明地烦燥起来,重重地将夜光杯放在软塌前的小桌子上。

    ‘砰’地一声响让车辕外的李将军等北巡军士回过神来,纷纷将马上两人围起来。

    “你们是何人?好大胆子,竟敢冲撞北巡钦差大人的军队,不想活了吗?”李将军立在车辕前喝道。

    藏青衣男子懒懒地看了李将军一眼,扶着‘少年’先下马,自己才跳下马,无视李将军,冲着倾狂所在车辕,微一拱手,咧开嘴笑道:“舍弟无意马术不精,并非有意冲撞,请钦差大人恕罪。”语气无点惶恐,依旧是如此地慵散与随意。

    被他那懒懒的眼神所震住,李将军微愣了一下才恍过神来,尴尬地指着他,刚想开口喝斥他的无礼,却被车辕里发现的响声给阻止了。

    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狂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