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地狱恶魔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随风清 书名:狂帝
    <---凤舞文学网--->    “哈哈,不知三皇子有没有想过,您刚刚的话不是开玩笑,这真的是杯‘夺命酒’呢?”驿丞大笑着拍了拍掌,在倾狂的对面坐下,大笑道,完全一改刚刚谦卑的样子,眼眸中杀意毕现。--凤-舞-文-学-网--WwW.XiaoyaXwenxUe.CoM

    “就算是,只要是美人斟的,本皇子都会喝,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啊。”像是没看到驿丞的转变,倾狂转动着手中的瓷杯,轻笑道,轻勾的嘴角漾着风流的笑意,竟是如此勾人,哼,小小的毒酒岂能伤得了她。

    “咝……”旁的‘美人’猛地倒吸了一口气,直看得失了神去,眼眸中的不屑转为痴迷与震惊。

    驿丞猛地一拍桌,冷笑道:“那我就成全你,让你做个风流鬼。”

    话音一落,倾狂咽喉、前、腰间皆抵着一把匕首,而持匕首之人不用说就是她边的三个美人,随伺在旁的十数个小厮模样的也各从不同的地方抽出大刀。

    “美人们,刀剑无眼,还是不要玩的好,小心伤了自己,我会心疼的。”无视可随时要了她命的三把匕首,倾狂玉骨扇一展,扇了扇,邪笑着道,黝黑深邃的眼眸琉光流动,如幽似魅,夺魂摄魄。

    她的镇定从容一时倒让他们惊疑不定,驿丞心中突而涌起带着不好的预感,按理说那毒药也该发作了,可她竞还是像个没事人一样,怎么回事?

    ‘小受’不自觉地握紧手中的匕首,冷哼道:“哼,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是草包吗?你的命现在……呃……”话音突歇。

    驿丞及其手下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觉的眼前一花,倾狂已是从三个美人的刀下脱,立在离席五步之外,神态悠闲地扇着玉骨扇,无不可惜地摇了摇头,道:“都叫你们别玩刀了,就是不听,真是可怜,可惜,可悲,可叹啊!哎……”

    ‘啪’地玉骨扇一收,三个持匕首美人全都直直地倒下,而他们手中的匕首,不是插在自己的口,就是插在咽喉,另一个则是插在自己的腹下,睁大的眼眸连一丝惊恐还来不及闪现,便已一命呜呼了。

    “你……”驿丞脸上的冷笑还来不及收敛,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深深骇住了,那表甚是滑稽,冰凉刺骨的寒意从背脊快速地蹿起,看着倾狂就像是在看怪物一般。

    “本皇子如何啊?三更阎王……”饶有兴味地眯起眼眸,倾狂拉长音道,嘴角边扬起淡淡地嘲讽。

    “你怎么知道……”三更阎王不可置信在瞪大双眼,惊骇之意如此明显。Www.XiaoyanwEnXue.Com

    转动着手中的折扇,倾狂纵声一笑,墨眉轻扬,全气场为之一变,满的狂傲毫不掩盖,红唇漾着狂肆的笑容道:“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三更的三更阎王,本皇子怎么会不知道呢!本皇子还知道,外面的卫队已全被你们放倒了,更知道,三更的真正主子是我那二皇兄,而今,是他派你们来要我命。”话峰一转,跨前一步:“小小的‘三更’在我的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亏得二皇兄还把她当夺位的‘法宝’,可笑至极,今,本皇子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阎王’。”

    一瞬间狂风骤起,青丝飞扬,衣袂翻飞,烛光摇曳,映照在俊俏的脸庞上忽明忽暗,狂肆的笑容犹如恶魔,霾如魅的危险气息充斥着整个大堂,恍若置于十八层地狱。

    三更阎王艰难向后移了几步,刀刃出鞘,双目圆睁,额头上冷汗直流,为杀手首领,杀人如麻的他,对于这等恐怖的杀气,也感到窒人的压力。

    天啊!这真的是世人口中那个不学无术,手无缚鸡之力的‘草包皇子’?不,凭着这份气势,他十分肯定,眼前这个恐怖的‘三皇子’绝对是个高阶的高手,心中猛然一惊,被骗了,二皇子被骗了,天下所有人都被骗了。

    劲风呼啸而来,三更阎王一惊,忙以兵器挡住这暗含杀机的烈风,饶是他运尽了全真气,也被‘吹’得步步后退,嘴里不断地溢出鲜血,直至整个人撞在墙上,全血气逆转,青筋暴起,经脉尽断。

    忽而狂风骤止,只剩最后一口气的他颓然倒在地上,有气出没气入,而他的那群手下早已死无全尸了,整个大堂如龙卷风袭过,所有桌椅皆化为木屑,无一完好。

    瞪着依旧笑着张狂,无视满地鲜血与碎尸,轻踏着悠闲的步伐来到他前,就如月下漫步般随意的白衣少年,三更阎王骇然,那是什么武功,不见她有所动作,却在瞬间将他们‘粉碎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什么三更阎王,她才是真正的‘阎王’,不,她比阎王更恐怖,她是恶魔,比地狱修罗更加恐怖的恶魔。

    “三更阎王,哼,还是有点本事,还能留着一口气,虽说我只是用了三成功力。”在离他一步之距处站定,倾狂以折扇撑着下巴,状似赞赏地笑道。

    三更阎王却听得直想吐血,三……三成功力?只用了三成功力就如此恐怖,那如果用了十成,他突然不敢想像那会是如何的威力,太恐怖了,她不过才是未满二十的弱冠少年,竟有如此骇人听闻的功力,莫说于她多年的隐忍和那睥睨天下的气势,二皇子还如何能与她争夺皇位。

    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倾狂傲然立,黝黑的眼眸流动着张狂的霸气,冷冷一笑:“本皇子岂会如二皇兄般目光短浅,我莫倾狂要的是将整个天下都握于手中,将万里河山踏于足下,何为王者,睥睨天下,傲视苍穹,撼摇霹雳震山河者为王,呵,可惜这些你是看不的,或许你的主子能看到,乖乖去真正的阎王等着你主子去吧!”

    玉骨扇‘啪’一展,三更阎王立即咽气去见了真正的阎王了。

    临断气前唯一的想法:好一个狂傲不可一世的三皇子,好一个野心勃勃的莫倾狂,凤天大陆必在她的手中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可笑啊可笑,二皇子竟还当她是软弱的绵羊,说什么‘杀她不费吹灰之力’,呵,是她杀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二皇子,咱阎王再见了!

    不再看三更阎王一眼,倾狂跨步向驿馆外走去,洁白的衣袍始终未染沾半点血腥,依旧是如此地出尘脱俗,有谁想到,她便是前一刻的‘地狱恶魔’。

    果然不出她所料,李将军等一众的卫队全都中了蒙汗药,昏迷不醒了。

    “老大?”一个纵,叶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倾狂边,皱着眉头看着东倒西歪的卫队兵,很敏感地嗅到血腥味,有人来杀老大?

    “我没事。”摇了摇头,倾狂嘴角轻勾,问道:“那个吹笛者呢?”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狂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