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上学读书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随风清 书名:狂帝
    <---凤舞文学网--->    皇帝被行刺那是何等大事啊!上至皇后,下至嫔妃,皇子皇女,不管真心不是假意,全都一脸慌张地跑到恺芸来关心关心皇帝和芸妃,那阵势,活像皇帝即将要去见上帝的样子,文武百官也早收到风声,有权有势的高官立即进宫来表表忠心,抓刺客的抓刺客,抓细的抓细,总之是‘人心惶惶’,鸡飞狗跳。--凤-舞-文-学-网--

    任外面闹翻了天,倾狂却是好梦正酣,小小的子钻在被子里睡得昏天暗地,任翠儿怎么叫唤也不肯起来。

    昨晚又是突破六阶,又是什么天有异象,然后相处九年的师父又离开了,刚想睡下,又发生刺客事件,还跟那个黑衣刺客‘玩’了一会,弄得一夜未睡,天刚蒙亮的时候才沉沉地睡去,这会就算是天塌下来,也难以叫醒她,这个‘嗜睡皇子’从来就不是说假的。

    可是,万物相生相克,任她莫倾狂再强,也有克星,而她的克星就是她的——娘亲大人。

    这不,楚芸烟一出马,倾狂立即掀被而起,睡眼惺忪地抚镜打扮一番,迷迷糊糊地被带出狂阁,来到恺芸中她以后上学读书的书房——狂斋。

    “见过芸妃娘娘,三皇子。”早已等候在狂斋的杨大学士父子立即上前行礼。

    “杨大学士,以后狂儿就烦你费心了。”楚芸烟点了点头,真诚说道,声音温柔似水,让人听着舒服。

    “娘娘折煞微臣了。”杨儒诚拱手作揖,犹豫了一会,复又道:“娘娘,微臣听闻昨晚皇宫中出现了刺客,娘娘……您没事吧?”

    “杨大学士有心了,昨夜幸而有惊无险,皇上与本宫都平安无事。”楚芸烟优雅一笑道,实则还心有余悸,但在臣子面前也不好失礼,伏下,轻抚还一副迷迷糊糊的倾狂的脸,柔声道:“狂儿,快,见过老师,今天起,你就随杨大学士好好学习,知道吗?”

    倾狂小小的手覆上楚芸烟手,清醒了不少,娘亲的手好冰啊!哼,看来是被昨晚那群家伙给吓得不轻!就这样杀了他们,真的太便宜他们了,不过,不是还有一个吗?嘿嘿……

    “知道了,母妃。Www.XiaoyanwEnXue.Com ”乖巧地点了点头,倾狂走到杨大学士跟前,道了一声:“老师好。”

    汗,感觉好像第一天上小学的时候,不过,那时陪着她的是她爷爷,那天,她母亲干嘛去呢?哦,捉去了!貌似还大打出手,最后全进医院去了,然后她子又多出了好几处伤痕……

    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将她的小手包裹住,倾狂猛然回过神来,怎么又想到这些事了,难道自己还忘不掉吗?

    转过头,原来是一直当隐形人的杨文鸿啊!他是在无声给予她温暖吗?虽然他的眼眸依旧平波无波,但她却能看到其中的关切与温暖,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你这孩子就贪睡,一旦睡不够就是这样一副迷糊的样子,连老师说话都没反应。”见倾狂兀自发愣,对杨儒诚的话无丝毫反应,楚芸烟以为倾狂还没睡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道。

    “小孩子是这样。”杨儒诚伸出手,如楚芸烟般轻拍倾狂的头,附和微笑道,动作是如此自然温和。

    三人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家三口一样,楚芸烟见杨儒诚如此喜欢倾狂,高兴还来不及,哪想到杨儒诚此举如此不适宜。

    倾狂愣了愣,杨儒诚看着她的眼眸里竟是深深的疼,甚至是溺,就像看着自己的子一样。

    杨老师,你搞错对像了吧?你儿子在那边,倾狂瞥了一眼眼神略黯的杨文鸿,虽然只是瞬间,但她还是看到了,实在很想跟杨儒诚说这句话,但介于楚芸烟在此,她还是当个乖乖的孩子。

    楚芸烟走后,倾狂便正式开始她的学习生涯,第一堂课,杨儒诚让她练习着写字,结果她迷迷糊糊地泼了杨文鸿一脸的墨水,但杨儒诚却没教训她,反而很温和地让她困了就去休息,然后今天就练到这里,剩下的时间就由杨文鸿教她背一首诗就行了,吓得她以为她把他给气疯了。

    她实在不明白,杨儒诚为什么那么喜欢她,那么疼她,虽然她长得很讨人喜欢,但那仅限于初次见到她,不认识她的人,一般人听到她三皇子的名号或见过她一面之后,就对她避如瘟疫,可这个杨儒诚却对她疼如亲子,不,是比疼亲儿子还疼,对她耍浑捣蛋的行为不仅不生气,还处处包容,简直跟皇帝老爹没啥两样嘛!

    不明白,实在不明白,难道是皇帝老爹在暗中又做了什么?

    恺芸狂斋前面是一大片桃花林,倾狂睡了饱饱一觉后,就被杨文鸿拉到桃花林里背诗来了。

    拿着本五言诗,倾狂眯着灵动的眼眸,打量着杨文鸿,桃花树下,翩翩少年执书细读,偶尔几缕清风吹过,落红飞舞,黑发飞扬,他却依然沉浸于书中,如无所觉,淡雅如仙,恍若非尘世中人,如此人物却透着孤寂的气息,看着那孤独的背影,她有一瞬间,为这个少年感到心疼,很想为他驱散那一的孤寂。

    “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诗吗?”杨文鸿突而转过头来,取笑地说道。

    “你脸上没诗,不过,有花。”倾狂一本正经地回道。

    “有花?”杨文鸿疑惑地伸手往自己的脸上摸了摸,没有啊!

    “嗯,文鸿哥哥长得就跟朵花似的,本皇子百看不厌。”很郑重得点了点头,倾狂说地认真无比,内心地憋笑不已。

    “呃?……”杨文鸿完全被打击到了,绝美的脸庞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真正地跟朵含苞放的花朵儿一样。

    “哈哈哈……”看着一副被雷到的杨文鸿,倾狂终于忍不住地大笑出来,这个杨文鸿怎么这么好玩啊!

    “不许笑,赶紧背诗,一个时辰内把第一句给背起来。”杨文鸿恼羞成怒,将倾狂拿倒的书抢过来,倒过来,再塞回去,硬声道,只是那脸上飘着的红晕却越显红艳。

    “啊!……”倾狂的脸难得黑了又黑,一个时辰?背第一句?真当她是个弱智儿童啊!大哥,这种诗她一岁就倒背如流了好不好!

    杨文鸿却把她的表解读为为难痛苦,顿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哈……”

    这才是一个十几岁少年该有笑容,有活力!倾狂看着笑得开朗的杨文鸿暗想道,很想,能一直看着他拥有这种笑容,如果她苦着的脸,能让这个笑容保持着,又有何不可呢!

    “好了,别苦着脸了,如果你真的背不了,那……那咱就不背了。”快感过后,却是深深的不舍,杨文鸿停止了大笑,拍了拍倾狂的小肩膀,哄道。

    闻言,倾狂歪着头,笑了笑道:“不背?被老师知道了,文鸿哥哥可是要受罚的哦!”

    杨文鸿却俏皮一笑,怪声怪气道:“能为三皇子受罚,是文鸿的荣幸。”完全是一副谄媚的样子。

    倾狂一愣,灵魂的眼眸中涌上丝丝感动,她岂会听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岂会感受不到他对她的关

    “文鸿哥哥,从今起,你就是我莫倾狂的兄弟,以后,我罩着你。”倾狂小手一挥,用力拍在杨文鸿的肩膀上,豪气道,此话,绝对是她的真心话。

    前世的经历注定她必是个无冷血之人,人命算什么,礼法道德算什么,就算天下人都死在她面前,她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因为那些人与她莫倾狂无关,她只保护她想保护之人。

    而今天,眼前这个少年,从此刻起,便是她莫倾狂此生除了皇帝老爹和娘亲外,第三个想保护之人,只因他给予她的温暖。

    “呃!三皇子是皇子,文鸿可不敢当三皇子的兄弟。”杨文鸿一愣,随即笑了笑道,只当倾狂是小孩子在说玩笑话,但她的话,确实让他心里暖洋洋的。

    “本皇子说当得就当得,以后也不要叫我三皇子,就叫我倾狂好了。”倾狂绷起脸,一副‘我是老大,我说了算,你少啰嗦’的样子挥了挥手道。

    “三……”杨文鸿见倾狂真的不像是在说笑,便想阻止,这可是与礼法不合啊!但在倾狂充满霸气的眼眸一瞪下,咽了咽口气,出口的话变成了:“倾……倾狂。”

    “哈哈,好,文鸿哥哥,现在为你兄弟的我,有件事,想让你帮忙,你答不答应?”倾狂早有预谋,大笑着道。

    “什么……什么事?”他有不好的预感,‘灾难’三皇子的事绝不是什么好事。

    小手招了招,倾狂伏在杨文鸿的耳边,贼兮兮道:“趁今天没人管,你带我出宫去玩。”来这里九年了,天天困在皇宫里,她早就闷坏了。

    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狂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