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良苦用心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随风清 书名:狂帝
    <---凤舞文学网--->    杨儒诚,龙麟国大学士,正一品,曾任翰林编修,监子国院士,为官清廉,正气凛然,从不参与任何党派之争,在朝廷中担任的职务都不是什么要职,可算得上是无权无势,两袖清风,就一名整与书为伍的文官而已,然而这只是表面而已。--凤-舞-文-学-网--Www.XiaoyanwEnXue.Com

    实则在朝廷之中,凡新进的年青官员,贵族子弟多是监子国出,是他的学生,对他尊崇有加,而且他知识渊博,满腹经纶,通今博古,是天下有名学士,文坛领袖,桃李满天下,每年慕名来找他的青年才俊多如牛毛,他文弱的躯背后站的是天下文人学子。

    大皇子莫倾乾一派,二皇子莫倾廷一派,一直想拉笼他,奈何他为人温和却十分固执,软硬不吃,保持中立,对于皇储之争从未发表过任何意见,九年前更是以修书游历为名远离朝堂,直至一个月前才回京都。

    倾狂从明修弄来的杨儒诚的资料中整理出以上信息,灵动的眼睛一转,嘴角轻勾,自语道:“我果然猜得没错,皇帝老爹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演了那场大戏,让我‘同意’拜杨儒诚为师,并不单单是因为杨大学士是位能把‘朽木’教成‘栋梁’的好‘老师’,还因为他手中有这无形的势力。”

    皇帝老爹虽做得不动声色,但又怎么瞒得过她的眼睛呢!从她出生起,皇帝老爹疼她跟疼什么似的,从未跟她说过一句重话,更未对她生过气,即使她再浑再捣蛋都好,就算三年前她大闹上书房,也不过说了她几句而已,可是今,就因为她坐没坐相就发那么大的脾气,就因为她调戏了人家的儿子,说了一句有辱斯文的话,就更得气得一副要打他的样子,还骂她是‘逆子’。WWw.xiAoyaNwenxuE.cOM

    这分明就是在做戏给人家杨学士看,虽然皇帝老爹可以下旨让杨儒诚当她的太傅,但是不是真心当她是徒弟,是不是真心想辅助她,就不是他这个皇帝可以控制的了,所以才会演那场戏,收杨儒诚的心!

    倾狂真不知该说她皇帝老爹是世上最好的父亲,还是最偏心的父亲,莫倾乾、莫倾廷为了拉笼这位杨大学士使尽浑手段,皇帝老爹却使出浑解数,将杨儒诚推给她,为了这个皇位两位皇兄争得你死我活,想尽办法表现自己,而她不想要,皇帝老帝却是铁了心要将皇位传给她。

    为此,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扫了一眼关于杨文鸿的资料,倾狂这下真的只得苦笑了,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他是一个雅素淡泊之人,表打扮可以骗人,但眼睛却骗不了人,他的眼眸平淡无波,似蒙着一层水雾,让人看不透他真正的想法,即使她向他投去百万电伏,他也可以不起丝毫波澜,如不是在调戏他时,看到他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以及复杂不明的愫外,她还真会认为他是一个毫无绪的木头人。

    这样一个淡雅少年就算是来见皇帝也不可能会把自己打扮得跟个贵公子哥一样,那样精致的打扮虽美则美矣却失了他的本质,绝非他本意,也不可能是杨儒诚的意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皇帝老爹的授意。Www.XiaoyanwEnXue.Com

    相处九年,她老爹当然知道她好美之心,却不想连这点也用上,确实用良苦用心,就不怕她真的‘上’这个‘美人’?要找也找个女孩子嘛,将来可以当她的‘皇子妃’啊!

    但说真的,也难怪皇帝老爹会找这杨文鸿来给她当侍读,先不说他是杨儒诚的儿子,就说他本,从小就是京都有名的神童,文采风流,结交的朋友均是他的栋梁之才,而他将来成就也必不在杨儒诚之下。

    莫倾乾有太尉武忠这一派的势力,莫倾廷有丞相杜恒的支持,只有她,这个三皇子,在朝中无权无势,皇帝老爹这是在为她铺路,建立属于她的势力啊!

    “不论适合不适合,父亲总是想把最好的给自己最喜欢的‘儿子’!此话果真不假。”倾狂放下手中的资料,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

    前世,她父亲也对她使用‘美人计’是为了毁她,今生,她父亲为对使用‘美人计’却是为了成就她。

    心中被满满的亲所占满,想着皇帝老爹的用心良苦,想着娘亲的疼有加,倾狂躺在上辗转难眠。

    迷迷蒙蒙间,耳边传来细微的打斗声,接着是清晰的一声声:“有刺客,护驾,快护驾啊!来人啊!……”

    有刺客?皇帝老爹?娘亲?

    一惊,倾狂立即翻而起,小小子如惊鸿般一闪,便消失在夜幕之下。

    仅着一袭中衣,倾狂踏空而行,飞快闪进内,翩然停在横梁之上,无人发现。

    恺芸中,刀光剑影,数十个持刀黑衣刺客跟一群侍卫战在一起,另一队侍卫护在皇帝和皇妃前。

    侍卫明显比黑衣刺客多了不止一倍以上,然而如此多的士兵,黑衣刺客不仅没有显露出半点的惧意,反而全都眼露不屑,剑光闪闪,攻上去的侍卫全都被一剑封喉,回老家去了,可见这群刺客必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侍卫流下的鲜血似乎刺激到了黑衣刺客,每个人眼中都闪着兴奋与嗜血,出手快、狠、准,侍卫只觉眼前一闪,还没做出反应,喉咙便被割断了,一个接一个,不一会儿,地上躺满了侍卫的尸体。

    倾狂眉头深深蹙起来,这些侍卫武功未免太弱了吧!这样的手怎么保护得了皇帝老爹啊?

    皇帝莫龙恺面容冷峻,眼见黑衣刺客狠如来自地狱恶魔,杀人如同切菜一手一个,依旧镇定自若,紧紧拥着楚芸烟,不时地低头安抚她,让她莫惊。

    “恺……”楚芸烟一声惊呼,一个黑衣刺客的剑已刺到莫龙恺面前。

    莫龙恺一个侧,避开剑峰,一掌打出,黑衣刺客立即吐血而亡,可见莫龙恺武功并不弱,那边,已来好几个黑衣刺客冲破侍卫的包围,齐齐向莫龙恺刺来,莫龙恺双拳难乱四手,堪堪避开杀招,却被迫与楚芸烟分开。

    “芸儿……”伸手想去拉住楚芸烟,却被一个黑衣刺客的剑峰所阻止,莫龙恺一个后翻,脚一踢,黑衣刺客被踢飞开去,好死不死,竟倒在楚芸烟脚边,一抹厉光在眼眸中闪过。

    倾狂暗道一声不好,果然被踢飞的黑衣刺客一刀就砍向楚芸烟,倾狂手中凝力,还未出手,已经有人先一步挡住了黑衣刺客的刀,却是另一个黑衣刺客。

    楚芸烟吓得脸色苍白,下一秒便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不断涌入的侍卫再次将两人保护起来。

    倾狂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灵动的眼眸带着兴趣注视着那个‘救了’她的娘亲的黑衣刺客,凭她的内力,即使那人说得再小声,她还是听得见那句话:‘我们的任务是杀龙麟皇帝,她不是我们的任务。’

    这样的刺客还真逗啊!这些黑衣刺客中,就他的武功最高,至少是个四阶高手,而且手法狠辣,真不知道在他眼中,这些侍卫又是什么的存在呢!应该也不是任务吧!

    一眼瞥见楚芸烟发抖的子,倾狂眼眸闪过嗜血的光芒,敢吓坏我娘亲者——死!

    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狂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