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引子 父女相残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随风清 书名:狂帝
    <---凤舞文学网--->    夜幕降临,将大地笼罩吸引黑暗之中,然而对于过惯夜生活现代人来说,黑夜是坠落放纵的**曲。--凤-舞-文-学-网--

    莫子风静静地斜靠在莫氏集团总裁办公室落地窗前,从高处纵观被霓虹灯映照的光亮若隐若现地城市,大大的落地窗外闪烁的霓虹淡淡地照在她噙着一抹复杂嘲讽的笑脸上,修长美丽的右手捏着高脚酒杯,暗红色的液色随着她的轻摇而幻化出美丽人的色泽,引人浅尝。

    ‘呤呤……’昏暗的办公室里响起一阵清灵的电话铃声,在如此气氛的下显得十分诡谲。

    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莫子风嘴角边那抹讽刺的笑意更浓了,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按在接听的键上,用一贯慵散的声音,叫道:“爸爸。”慵散的语气中带着冷漠与嘲讽。

    手机另一方立即传来好听但是有点怪异的声音:“你在哪里?快回来,浩东已经等了很久。”

    明明很厌恶却还要装得很亲切跟她说话,爸爸你此刻一定是很不舒服吧!难怪声音如此扭曲,呵呵,那表一定更精彩,可惜看不到,莫子风恶劣地想着。

    表面还是很快如常地回答:“公司点事拌住了,立即就回,子风也很期待能快点见到浩东,很想他呢!”说到后面那一句话,她的笑容更深了,灿若桃花,清亮如繁星的眼眸却蒙上一层千年寒冰,泛着嗜血的红光。

    对方不疑有他,快速说了一句:“那就好,快回。”便挂掉了,能轻易感知那其中强忍的不耐,还有语气中的不屑。

    盯着已切断的手机,莫子风又恢复了原先的轻讽淡笑,但如果仔细看,便会发现,她周的气场变得冰冷而诡谲,明明还是刚刚的笑容,却让人心底发寒,有种恶魔重生的感觉。

    手指熟练地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对方很快就接起电话,好似一直便在等她的电话一般。

    “老大,真的要动手?”手机彼岸传来的男音,带着不确定。

    “呵,青龙,你还是太仁慈了,该学学朱雀。”莫子风轻笑了声道,语气不变,接下去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莫子风自认从来就不是好人,所以,绝不会做那种别人杀到眼前还赔笑脸的蠢事,即使那人是我所谓的亲人或是人,宁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

    莫子风,集美貌、智慧、财富、权势于一的绝代美女,莫氏帝国的掌权人,莫氏集团的总裁,控制着世界金融命脉,旗下产业涉及各个领域,连各国首领都得对她礼让三分,因为只要她一不高兴,她可以让你国家的经济瞬间陷入瘫痪,脸上总是噙着笑容,看起来十分亲和,总让人不自觉地被吸引,不由自主地靠近她,如此的表象确实让她在商场无往不利,再加上她决伐果断,目光独到,而且手段狠绝,毒辣,毫不留,所以在她的统领下,莫氏帝国不断强大,版图比原来扩大了一半,可说,如今的莫氏帝国,有一半的江山是她打下的。

    但没有人知道这位世人眼中的天之骄子,集万千宠于一的商业奇才,众集团子弟趋之若鹜的绝色大美女的另一个份却是令所有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天极门的老大。

    驱车来到了一座豪华地如城堡的大宅,大门自动向两边敞开,莫子风一踩油门,呼啸而进,停车,下车,一边玩弄着手中钥匙一边举步向前进,一切的动作都带着无可挑剔的洒脱。

    她本本就是个洒脱不羁,不愿束缚的人,天高地阔任鸟飞,没人能束缚住自己,也没人能控制自己,她注定站在最高处,俯视着芸芸众生,冷眼看世间,这是她的志愿,从她懂事起的志愿。

    世人只看到她的光华,有谁知道这光环底下是如何的丑恶与不堪,她生长在一个大家族里,父亲是个风流且严重重男轻女的男人,母亲是个嫉妒心重且偏激的女人,两人的结合无关,只为家族利益。

    从小,她所谓的父亲便极少归家,夜夜在外面风流快活,不断地传出一段又一段的绯闻,而母亲则三天一大吵,七天一小吵,跟父亲的‘人们’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稍不顺心或被父亲所冷落,便会找她出气,从小她的上便天天会有不同的伤痕出现,那些全是她亲的母亲的杰作,而她对她说得最多的话便是‘为何你不是男孩子’,呵,是啊!因为她不是男孩子,所以父亲在她出世时说了一句‘赔钱货’便从此不再看她一眼,母亲因她不是男孩子,最后用来抓住父亲的筹码没有了,父亲出去是找女人,父亲的风流都是她的错,到最后,母亲因去捉意外死亡还是她的错,一切都是她为女孩子的错。

    而如果她只是个平凡、逆来顺受的女孩,那么或许她可以做一个表面风光的千金小姐,最后为了家族利益而卖给哪个集团公子,走上跟母亲一样的老路,但可惜,她这个父亲眼中的赔钱货偏偏是个智商高达300的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而且天生的叛骨,不愿受束缚,自有一种傲视天下的傲骨。

    幸好,她还有个疼她如珠如宝的爷爷,要不然,早熟的她,极有可能在这种爹厌娘恨的环境里变成心理扭曲的疯子,但爷爷不能护她一辈子,这一点她从小就知道,所以为了能纵自己的人生,她在学习各种应学的知识之余,还暗中学习各种中、西武术、枪击、医术等各种她认为对她有用或有兴趣的技能。

    十三岁那年,她秘密成立天极门,待她十八岁成年之际,最亲的爷爷骤然离世,临终遗命,大出所有人意外,她,莫子风接任莫氏帝国新一任掌权人,在所有准备夺权的亲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大刀阔斧,一举将他们清除掉,牢牢掌握着大权,其中天极门便起大极大的作用,而这些人之中就包括她的父亲,而她看在他有贡献一颗精子的份上,手下留,可某人就太不识趣了,不仅没认清事实,好好做他的太上皇,还变本加厉,枉想只要把她嫁出去,便能从她手中夺过大权,还特地找了个男人来勾引她。

    刚走进奢侈如宫般的大厅,大门便在她后‘砰’地一声关上,两个着黑色西装的凶恶男子守在两旁,呵,看来是场鸿门宴呢!

    莫子风依旧噙着笑,走过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莫青卫,她的爸爸,两旁站着十个黑西装打扮的男子,呵,不是说找她来商量婚事,怎么搞得跟黑社会一样。

    “爸爸,不好意思,公司事忙,来晚了,浩东呢?”状似抱歉地勾唇一笑道,直接往其中的单人沙发一坐,随意地靠着,那副随意,慵散,不羁的样子与说话的内容完全不符。

    “公司?哼,一个女人,在家相夫教子才是正道,在外面抛头露面,成何体统。”莫青卫厌恶地瞥了莫子风一眼道,并没打算回答她的问题,拿出一份文件道:“结了婚后,你就是苏家的媳妇了,莫氏的掌权人该由莫家人来当,把这个签了。”

    拿过文件一瞄,莫子风冷笑了声,往桌上一丢,双脚也架在桌子上,双手抱,斜睨着她所谓的爸爸,不紧不慢道:“结婚?呵,我几时说过要结婚了?。 ”

    莫青卫十分不满她的态度,一拍桌道:“我不管你说没说过,这件婚事就这么定,明天全国各大报社都会报道,所以你就给我好好地结婚,不要到了这个档口还耍小姐脾气,莫家丢不起这个脸。”从来就看不起女人的莫青卫压根就没察觉到子风那迫人的气势,寒着脸说完,便向旁的人示意了一下。

    站在莫青卫旁的一个着黑西装的高大男子会意拿起被子风丢到桌上的文件,递到子风跟前,很有一种胁迫她签的意味。

    “呵呵呵……”低低的笑声从莫子风的口中逸出,一声一声低而沉的笑声震地在声的所有人的心都颤了颤,莫名地觉得恐惧。

    拿过文件站起来,往后一抛,‘啪’地一声,文件在空中划了个弧度,重重地躺地上,莫子风双手撑在桌子上,忽地抬起头,墨如星辰的眼眸直视着莫青卫,浑散发着令人无法视的狂傲之气,低沉带着嘲讽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呵呵,爸爸啊爸爸,你还真不了解你女儿,你以为天底下还没有我莫子风会怕的东西么?想利用舆论和莫家的声誉威胁我,呵,真是愚不可及。”

    “你,放肆,这是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吗?逆女。”莫青卫一拍桌,怒斥道,气得满脸通红,其实也是因为恼羞成怒,不止为她的话,还因自己竟被她那一的狂放之势给震住,心生惧意。

    “父亲?呵呵呵……哈哈哈哈……”莫子风像听到什么天大笑话一般,渐渐地越笑越大声,直至后来的仰天长笑,笑到所有人都心里发毛,双腿直打颤,才渐渐停下来,但嘴角依然挂着深深的笑意,道:“您认为您自己又是否把我当成女儿呢?如果不是为了从我手中夺走莫家的掌权,您老会看我一眼,主动让我回来吗?莫、先、生。”说着,嘴边的笑意更深。

    “你……”指着莫子风,莫青卫脸上青白交加,最终却笑开了,拍了拍掌,道:“不错不错,莫子风,看来你比你那死去的母亲有自知之明多了,不过,还是太幼稚了,竟然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别怪当父亲的撕破脸了。”

    啪地一拍桌,站于两侧的十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猛地从怀里拔出手枪,同时指着浅笑依然的莫子风。

    莫青卫双手环,冷冷地笑着道:“怎样?莫子风,看在你上流着我的血的份上,只要你签了这份让渡书,自动交出莫家的掌权,你还是莫家的千金,苏家的媳妇,否则,呵,今便是你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见莫子风依然不变的神色,继续冷笑道:“呵,不要以为我只是吓吓你而已,知道吗?莫家、公司,都已经在我的控制之中,你早已被架空了,呵,所以,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我现在杀了你,也不会有人追究,懂吗?”

    “懂,怎么会不懂。”莫子风伸出修长的手指,轻吹了一下,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一点也没即将那十把手枪看在眼里,一步一步向莫青卫走过去,一边不重不轻地道:“你莫先生好手段,跟黑道龙兴会结盟,利用龙兴会的势力暗中威胁控制公司的董事和高层人员,秘密成立青华集团,打击莫氏集团,趁机吸收股份,无所不用其极,呵,莫先生,您说,我说的对也不对?”话音一落的同时,莫子风也站住,此时的她离莫青卫只不过三步之距。

    莫青卫早已被莫子风所道出的事给惊得愣在当场了,她知道,她竟什么都知道,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想不到,她竟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此时被说出来,让他有种心慌的感觉,但转念一想,就算她知道又如何,结局已定,就不信她有扭转乾坤之能。

    “哈哈……莫子风你果然厉害,怪不得老头子放心将大权交到你手上,但,女人就是女人,终究成不了大事,就算你知道又如何,从你踏进这里开始,你就输了。“得意地大笑着,莫青卫轻蔑道,手慢慢地举起,又道:“说吧,签还是不签?”只要她一摇头,立马变成马蜂窝。

    莫子风还就只不怕死地轻轻摇了摇头,嘴角边的笑容依旧变,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升到了极点。

    “哼,那你就别怪当父亲没给你活路。”莫青卫冰寒着脸,手缓缓的放下,两边的黑西装男子慢慢地扣动板机,空气在这一刻慢慢地凝住。

    就在莫青卫的手还未完全放下时,‘砰’地一声巨响,大门被粗鲁地推开,接着一个不明物体从门‘飞’过来,砸在莫青卫旁边。

    厅内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当然,除了莫子风。

    莫青卫下意识地看向‘飞’过来的不明物体,原来是个人,不,确切地说是个死状极惨的尸体,毕竟也是见惯大场面,很快就镇定下来,抬头望过去,只见从大门外走进来四个分别穿着青、玄、白,红衣服的三男一女走了进来,而原本守在门口的手下早就去见了阎王了,而再看一眼脚边死状极惨的尸体,这一看,饶是见惯大场面的他也惊得双脚发软,脸色惨白,只因那人赫然便是纵横黑道的龙兴会老大。

    “你们……你们是谁?”莫青卫强装镇定大声问道,心里明明害怕到极点,能不动声色地把龙兴老大干掉,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

    ‘涮’地一声,本来指着莫子风的枪口全都转过来对准那四个看起来十分危险的男女。

    “老大。”进来的四人看都没看莫青卫一眼,也没将那十把枪放在眼里,直接走到莫子风边,恭敬道。

    莫子风微微一颔首,斜了眼眼睛瞪得跟铜铃大的莫青卫,依旧轻笑散慢道:“莫先生,现在,你还准备怎么不给我活路啊?”顿了一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道:“您还不知道吧!今晚,就在今晚,黑道上最大的帮会龙兴会没了,‘轰’,就这样一声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哦,对了,很巧,您老的青华集团从今起,已被莫氏集团正式收购了。”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对于莫青卫来说却无异是轰天之雷,连忙掏出手机,拔出一串号码,询问了几句,颓然垂下手,‘砰’手机从手中滑落,摔成粉碎。

    “你……你,莫子风,你毁了我,好,好得很。”莫青卫睁着血红的眼,怒极冷笑连连,手一挥,嘶吼道:“给我毙了他们。”

    话音刚落,‘砰砰砰砰……’数声枪声同时响起,在莫青卫还没缓过神之际,在场的所有黑西装男子连板机都来不及扣便倒地而亡。

    “啧啧啧,朱雀,真搞不懂,就凭这群废物,还号称黑道前十名枪手,哎,后继无人啊!”着白衣的男子轻吹了手中的手枪枪口,看着躺了一地的尸体,摇头叹息道,语气甚是婉惜。

    一听朱雀,再看他们的手,莫青卫心中一个咯噔,语不成句地指着他们颤抖:“你们……你们是……天极门……门……”

    天极门仅仅成立十年,其势力盘根错觉,遍布全球,一跃成为世界黑道之首,神秘莫测,没有人知道它的总部在哪里,首领是谁,成员是谁,或许你卧塌之侧便是天极门人,无人得知,唯一知道的是,天极门首领之下有四位堂主,每堂之下有八个分舵,个个是天才级人物,不管是好事,坏事,只要他们感兴趣的事,他们都会做。

    他们是天极门的人,那莫子风?他们刚刚叫他老大?

    “哈哈哈……”莫青卫突而一阵仰天长笑,眼角流下两行清泪,不知是为了自己的失败还是因大笑过头而流的。

    莫子风看着似疯了的莫青卫,皱了皱眉,她知道他已经知道她的份,但没想过他会是这个反应,心中似有一丝不忍闪过。

    笑了半响,莫青卫才渐显平静,抬着头看向莫子风,目光复杂难懂,轻叹了口气,似自语又似在说跟她听般道:“我错了吗?女人除了生子无一是处,这个认知错了吗?呵,错,大错特错,我最看不起,认为为没用的女儿比我聪明,不,比世上任何人都聪明,都厉害,错了,错了……”

    听着喃喃自语的‘错了’,莫子风的眉头皱得更紧,有种很陌生的绪在腔里泛滥。

    “子风,爸爸错了,你能原谅爸爸吗?过来让爸爸好好看清你吗?”正当莫子风努力地想弄清那陌生的绪是什么时,莫青卫突而开口道。

    望着那满含期待与疼惜的眼眸,子风征征地看了半响,大厅里一时静得只听见呼吸的声音,所有有人都看着莫子风。

    不知过了多久,莫子风动了,慢慢地向莫青卫走过去。

    ‘砰’!世界在这一刻完全静止了,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那个嘴边依旧挂着慵散笑意的人慢慢地倒下,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人恍过神来,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即将倒人之人,眼神一冷,同时出手。

    “哈哈哈……我莫青卫不会输,莫氏家族的掌权人是我,是我,莫子风你该死,你……呃……”手持手枪,疯狂大笑着的莫青卫突而瞪大着眼睛,倒地而亡,死不瞑目,连死都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

    “老大,老大……”

    艰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恍忽中是她那四个忠心的属下,均是一脸的沉痛与哀伤,呵,至少,她还有真心待她的人,但,请原谅她的失信,她要离开了,以后天极门还有爷爷留下的莫氏集团就交给你们了,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体渐失感觉,她这就要死了吗?死在自己父亲的手下?呵,无声一笑,带着解脱。

    到了此刻,你才真正绝望了吧?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莫子风问着自己,答案是无言的自嘲,呵,不绝望还能怎样,在向所谓的父亲迈出那一步时,她便明白,终究她还是渴望着亲,渴望着爸爸的宽厚的手掌慈着抚着她的头,渴望着所谓的父,不论她有多洒脱,告诉自己有多不在意,但心早就背叛了理智,明知是飞蛾扑火,却为着那虚假的‘温暖’奋不顾跳进去。

    亲!她终还是为了这两个字失去了生命,但她不后悔,只愿来世,以倾所有换来今生渴求不到之

    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狂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