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8 刺伤

    “娃娃?”

    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方向,沈之落紧跟上娃娃的步伐,更多的是迷惑和不解。

    白老师和美人老师一副在拍拖的样子,她们这样过去岂不就成了两千瓦的大灯泡啦?

    那个……感觉真的很不方便……

    当然,这话她也只会放在心底嘀咕一下。

    “把东西还给我!”

    故意不去看站在白惜洛(身shēn)旁的月凌夜,娃娃僵硬的开口,一把抓住白惜洛的手腕,目光死死的盯住她,仿佛恨不得在那张脸上盯出个窟窿来一般。

    “啊!”武力值基本上为零的白惜洛要真是和娃娃硬碰硬,自然只有吃亏的份,现下手被制住,没有控制的力道让她痛呼出声:“娃娃,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

    拿了别人的东西她还好意思在这里装无辜问她干什么?!

    这女人无耻的地步果然已经登峰造极了!

    不过东西怎么会在白惜洛这里呢?

    娃娃拧着眉,突然忆起几天前天台的那次碰面,俏脸更是染满了冰霜,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人,目光充满鄙视:“白惜洛,我给你五分钟时间,把东西还给我,然后道歉。”对这种人,她连看到都会反胃,更不用多客气。

    “惜洛,怎么回事。”一直沉默的月凌夜轻轻抬眼,问着白惜洛,连多余的表(情qíng)都没有给娃娃。

    “夜,我真的不知道,娃娃她突然冲上来就这样子,你也看到了……”白惜洛忍着痛,无措的模样在外人眼里完全就是被人欺负的柔弱女子,雅致的面容上透出的隐忍更是楚楚可怜。

    已经……讨厌自己……到这种程度了吗?

    连多余的目光都不肯给呵……

    娃娃心里一揪,将所有的苦涩埋入心底,硬是强打起精神来。

    输人不输阵,就算世界上所有人都站在白惜洛那一边,她也不可以有丝毫退让!

    自己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啊,再将唯一能够保存回忆的手链遗失,那么,她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白惜洛,你演够了没有?恶心够了就把手链还给我。”

    声调没有一丝起伏的提醒着,娃娃可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看她演戏。

    她不喜欢惹事,可不代表只会任人欺负。

    “段同学,我想我们之间也并没有多大的过节,就算你不把我当成老师看,也请放尊重一点,这里是学校。”挣扎着想要摆脱手腕上的锢制,听到娃娃的那句恶心,白惜洛脸色难看了不少。

    “而且你看清楚了,这真是你的东西吗?确定不会是认错?”

    白惜洛扬了扬手腕,将那条链子展示出来。

    纯银的手链精致小巧,由一片片玲珑的叶子串连起来,每一叶上,都雕刻着不同的花纹,阳光轻洒下来,手链也跟着叶片晃动的角度,折(射shè)出亮眼的色泽。

    娃娃抿着唇,这一切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怎么可能认错?

    而且她的手链失丢的时间正好也是白惜洛约自己出去的同一天,要说和她没关系,娃娃压根就不会相信!

    不愿意交出来是么?呵,那就别要怪她用粗了。

    娃娃轻哼一声,快速的探过手去,就要将她腕上的链子摘下来。

    “住手,你想做什么!学园一向严格,怎么会让你这样没有教养的学生进来!”

    焦急又气恼的护着腕上的手链,这么几番争执下来,周围已经有不少过往的学生朝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

    众目睽睽之下,白惜洛自然气恼自己居然连一个小女孩的力气都敌不过,试图用老师的口吻去镇压她,挽回自己的脸面,不想却忘了眼前的娃娃不同于她那些好打发的学生,娃娃本就是那种软硬不吃的类型,要她尊师重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段同学,你先放开好不好?如果你喜欢手链,老师可以再去买了送给你,可是这条不行……”说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白皙的脸颊染上了几分女儿家的(娇jiāo)羞,偷偷瞄一眼(身shēn)侧的月凌夜,呐呐的开口:“这个对老师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东西,真的不能给你,我……”后面的话不言而喻,摆明了再说手链是月凌夜送给她的了。

    “是这样的吗?”

    娃娃握着拳,半晌,才愣愣的抬起头来,问着面无表(情qíng)的俊朗男人:“是不是像她说的这样?”

    心紧紧的缩到一起,连娃娃自己都不知道她想要从他口中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月凌夜目光游移了一圈,伸出手去替白惜洛拭掉落出来的泪水,动作温柔而专注,缓缓的,像极了电影里的慢镜头,看在娃娃眼里是如此的刺眼。

    安抚好白惜洛,他最后才将视线转到娃娃的(身shēn)上,冰冷的眸子不再有以前那熟悉的宠溺。

    “你太任(性xìng)了,也太让我失望了。”

    说着拉着白惜洛的手,淡淡道:“惜洛,我们走。”

    就在同一时间,娃娃几乎听到了心里某处地方支离破碎的声音传来。

    怔忡的站在原地,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荡dàng)dàng)着月凌夜最后说的话。

    他说,你太任(性xìng)了。

    他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说,惜洛,我们走。

    从头到尾,至始至终,那个人的眼里,只有白惜洛。

    以前的纵容,宠溺,似乎都成了过眼烟云,一去不复返了。

    突然间,娃娃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很想冲上前去抓住他问清楚,自己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反应过来的她快速几步跟上去,拦在两人的(身shēn)前,望着那个让自己几度心动过的男人,眸子里染着点点泪光。

    再然后,出乎众人意料的事(情qíng)发生了——

    ‘叭!’的一声清脆掌声在那张俊美脸上烙下五根手指印。

    只见她骄傲的直起(身shēn)子,一字一句道:“月凌夜你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要你了!”

    是的,不要了。

    她要让他知道,没有任何人可以抛弃自己,这一次是她不要他了!

    娃娃说完,拉着沈之落就走,因此也错过了月凌夜眼底那一瞬的痛苦和歉然。

    娃娃,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代嫁新娘:邪心首领娃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