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6 算计

    坐在顶楼的围栏上,天台上的风很大,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当那(娇jiāo)小的(身shēn)子给卷落下去。

    娃娃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玩弄着手指,连多余的目光都没有去看对面的女人。

    白惜洛面无表(情qíng)的站着,见娃娃不说话,方才冷笑:“之前在夜面前不是还(挺tǐng)会说的吗,怎的,现在一下子就变哑吧了?”对娃娃,白惜洛的危机感从来没减过一分,私下里碰着面,也无法有好脸色。

    “姓白的,你以为你是谁?”

    娃娃哧笑一声,懒懒的翻动下眼皮:“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那本姑娘岂不是很没面子?”她可从来没把这女人当成老师看,在娃娃的认识里,根本就找不到尊师重道这几个字。

    说着笑吟吟的抬起精致的脸蛋:“我说,你把我叫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了上来吹风的吧?”

    “要是这样,那恕我不奉陪了。”说着弹了弹衣服上的皱折,慢悠悠的站起(身shēn)来。

    虽然她是在翘课中啦,不过在娃娃看来,有这个时间在这里陪讨厌的(情qíng)敌干耗,她还不如找个舒服的地方睡上一觉来得实在。

    就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白惜洛人定定的挡在了娃娃前方:“段同学,不用急着走,我想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娃娃这回连表(情qíng)都不想给她了,僵直着(身shēn)子吐出的话毫不留(情qíng):“你想聊什么?我不觉得和你有什么好聊的。”她哪怕一秒钟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呆在一起,娃娃就是这个(性xìng)子,只要是讨厌的,不管是事还是人,都会排斥得远远的。

    “我要你彻底离开夜。”

    娃娃明显一怔,半晌才呐呐找回声音:“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个啊。”

    “不然你以为会是什么?小丫头,不要把夜对你的好当成男女感(情qíng),夜那样优秀的人,是不可能(爱ài)上你的。”一想到这几天心上人因为和眼前小丫头僵化,以及那张沾染上忧伤的俊颜,白惜洛就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打动得了夜,他的眼里心里,从头到尾都装着这个小白痴!!

    恨!

    她真的好恨啊!!

    “他喜欢谁,那是他自己的自由,如果你看不过去,请当着月凌夜的面去说,跟我说有什么用,他不是你的,始终都不是你的,跟我说再多也没有用。”娃娃撇撇嘴角,同(情qíng)且怜悯的看她一眼,这个女人真TM没种,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典型的双面人格啊。

    “哦,还有。”

    慢吞吞的走到楼梯口,经过白惜洛(身shēn)边时,娃娃微微顿了下(身shēn)子,清脆的嗓音里透着邪恶:“姓白的,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当月凌夜是宝,在我眼里他不过是根草,下次不要用这种无聊的事来惹恼我,不然,本姑娘有很多种方式,足以让你生不如死,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试试。”

    呵,真是讨人厌的丫头啊!

    不过,这次还不知道谁威胁到谁呢。

    白惜洛目送娃娃的(身shēn)影消失,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枚小型物件,平放在手掌上,折(射shè)过刺眼的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代嫁新娘:邪心首领娃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