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4 王子和白痴只有一线之隔

    过份?

    娃娃哧笑一声:“一千个人一千种说法,你喜欢白惜恪,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喜欢,我只是说出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而已,怎么,这样也叫过份?”

    说完,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到忘了,听说祁大校草可是很喜欢我们白老师的呢,难怪听不得别人讲她坏话,放心吧,我不是针对你,是针对她。”

    那有什么区别么?

    听到她这番话的人齐齐抛着白眼。

    喜欢白老师的都是白痴,说来说去还不是骂到她们祁王子头上了,那有什么两样啊。

    祁寒的脸色本来就够不好看了,现在更是可以媲美包公。

    想他追白惜洛追了一年多,相处的时候连说话都怕说重了惹对方生气,自己一片痴(情qíng),今天被娃娃当着面骂白痴,换做了是哪个人都会发火。

    “不要以为你是女生,我就不敢动你。”祁寒不悦道。

    娃娃斜睨他一眼,完全没有把这句警告(性xìng)的话语放在心上。

    动她?

    那也要他有那个本事才行。

    “你有这个想法,大可以试试,(爱ài)上自己的老师,我看你是小时候缺少母(爱ài)吧。”

    傲然的站起(身shēn),利落的弹掉(身shēn)上的落叶,娃娃毒舌的讽刺着,看都没看被她气崩溃的祁寒,丢下句话就走。

    “娃娃,等等我,不要走那么快啦。”

    娃娃的步伐极快,带着一种烦躁,就像是在发泄什么,沈之落在后面要小跑才能跟上。

    “有话就说,没事就闭嘴。”

    轻一侧目,就能看到旁边累得气喘吁吁的小白兔,娃娃听到她叫自己,本就糟透的心(情qíng)愈发不耐烦起来。

    “娃娃,你认识白老师的对吗?”

    沈之落知道娃娃在圣天极少有认识的人,对谁都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不过在学校成绩都还很好,老师也就基本上没怎么管她。听方才娃娃说话的口气,那种极度排斥的样子,让沈之落一阵不解。

    那白惜洛可是教高中二年级的,不同的班级,怎么着也得罪不了她大小姐啊。

    “不认识。”

    娃娃头也没抬,回得果断干脆。

    天晓得她连白惜洛三个字都不想听到,如果可以,她宁愿压根儿就没看到过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夜怎么会那样凶自己?

    还是说,她的东西被别人抢了,连发个脾气都不行?

    这回换沈之落郁卒了:“不知道你还当着祁寒的面说啥废话,得罪祁寒,就等于得罪了全校的女生唉,而且白老师的拥护者也有好多。你这个笨蛋,没事给自己找事啊。”

    好在是预备了,外面并没有多少人,不然换做往常谁敢这样的公开挑畔圣天NO1祁王子,还不用动手,光是那群花痴女的口水就能将人活活淹死!

    “你的意思是——”

    娃娃鼓着一张包子脸:“你是说圣天里有很多人喜欢那个姓白的喽?”

    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问,沈之落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呵,一群白痴。”

    娃娃冷哼一声,这些家伙就是喜欢看表面,能和黑手党走到一起的人,能在夜的面前耍心思的人,能干净到哪里去?

    ------

    这几天去配了隐形,眼睛总算能看屏幕鸟~亲们久等,恢复更新啦啦啦~~

重要声明:小说《代嫁新娘:邪心首领娃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