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1 情敌

    抬起头看清来人的样子时,娃娃双拳不自觉的握紧——

    “夜,她是谁?!”

    “夜,她怎么会在这里?!”几乎是同一时间的,门口伫立的女子诧异的问出声来。

    听到那陌生女子一副仿佛早就认识自己的语气,娃娃一阵拧眉。

    就算她记忆力再差也不至于认不出自己曾经见过的人,那么谁来告诉她眼前这个是怎么回事?

    娃娃虽说平(日rì)行事霸道了些,到底耐心还是有的,看也不看突然钻出来的陌生女人,环抱着双手斜睨着月凌夜,等待他的答案。

    了解娃娃如月凌夜,岂会不知道她心中所想。

    只能无可奈何的揉揉那颗小脑袋介绍起来:“这位是我以前的朋友惜洛,我也是到了圣天后才发现她现在也在这所学校任职,不能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哦。”

    说着望一眼门口:“惜洛,站在那里做什么,这是一年级新生,你认识的。”

    “当然认识,上次不是还一起喝过咖啡的么。”

    白惜洛快速的收回脸上的震惊,将手中的快餐放在桌上,一边打开餐盒,将食物摆放好,若无其事的问着:“不过夜,你怎么想到让娃娃来圣天的,这里面的制度很严呢。”

    随便在大街上拉个小孩子问也知道圣天收学生的要求有多严格,白惜洛上次见娃娃,明明就是一个痴呆儿,现在出现在这里,她自然不好直接问这讨厌的小孩那么白痴是怎么进来的,只能没有痕迹的委婉(套tào)话,保持着大家闺秀的优良风度。

    “娃娃她——”

    这中途发生太多的事(情qíng),有些事月凌夜自是不方便告诉她的,只能斟酌着用词,将一切风轻云淡的一笔带过:“娃娃只是暂时(性xìng)失忆,所以才会有你上次看到的样子,现在已经医治好了,她这个年纪自是要上学的,再加上我现在带她的班,会放心得多。”

    “难怪她都认不出我了呢,医好了就好,娃娃还小,有大人在(身shēn)边看着才放得下心。”白惜洛心不在焉的应和着,一边不着痕迹的将娃娃的(身shēn)份压低一个层次。

    她就说明明容貌没有变,前后的(性xìng)格怎么就像两个人一样。

    说真的,她到希望这讨厌的小孩还是那副痴痴傻傻的样子,至少会好对付一点,看她的眼神也不会像现在那么牟利。

    知道娃娃最讨厌人说她小,月凌夜缄口没再接话,方才好不容易才安抚下小东西的(情qíng)绪,他可不想惹得她再次火山暴发。

    然而,哪句啥话说得好,往往越想要避免的事(情qíng)就越容易发生。

    本来第一眼看着白惜洛就直觉的感到不爽了,再见到两人那种熟络的完全无视她存在的模样,娃娃当即不给面子的冷哼一声:“我有认识你的必要吗?不要说得一副别人和你很熟的样子,还有,少在本小姐面前摆出大人的嘴脸。”

    “我……”白惜洛脸色一僵,要换做是她的学生像这样开导一下就算了,可面前的人是娃娃,月凌夜最在乎的人,她只能咽下满肚子的火,什么做不了。

    “娃娃,你这是什么话,惜洛是圣天的老师,对老师起码的礼貌你这么快就忘了?”月凌夜敛下温柔,微微不悦。

    娃娃极少见到这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发火,没想这次却为了一个陌生人对她动怒,心里一揪,小脸傲然的抬起:“老师又怎么样,那也要看她配不配当我的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心里下意识的排斥着白惜洛,总之月凌夜越维护那女人,她就越要对着干。

    “道歉。”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话,那双深邃黑瞳里的温柔疼惜在此刻((荡dàng)dàng)然无存。

    “你说什么?”那两个冷硬的字眼让娃娃忘了动作,半晌才反应过来。

    “向惜洛道歉。”

    月凌夜放冷了声线,重复着方才的话。

    为什么会用那种冰冷的目光看着她?错觉,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吧……

    娃娃伸出手去想要触上那张没有表(情qíng)的俊脸,下一秒毫无防备的被一只大手擒住,力道重得几乎要将她的手骨捏碎。

    忽视了手上传来的巨大痛楚,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穆的药,对你根本就没有效果对不对?”

    “你今天怎么不用鞭子了?”之前任由着她胡来,并不代表他没有底限,当着朋友的面都蛮不讲理,月凌夜怎么能不生气。

    无比失望的松开她的手,看来是他平(日rì)对这小妮子太过纵容了,不然也不会骄蛮至此。娃娃的问话,他也只是避而不回。

    他居然以为,自己刚才是要打他吗?

    “你……”娃娃轻颤着唇,想要开口说话,喉咙就像被堵住了一样,难受的一个字也发不出来,怔怔的凝望着眼前她好像一直都未曾认识过的男人。

    没有质问,没有辩解,更甚的没有一滴泪,默然的走休息室。

    娃娃……

    月凌夜痛恨的看着自己那双手。

    他刚才,真的是被气过头了,居然对小东西下了重手。

    听话的道歉不好么,让人头疼的家伙……

    白惜洛见他掩不住的郁卒又心疼的模样,眼神一黯,歉然的开口:“夜,娃娃还小,这个年纪都是孩子脾气,你又何必在意。”说着语气涩然:“她讨厌我,应该是我本(身shēn)的问题才是,怎么能怪她呢。”而且,她也不见得就有多喜欢那个白痴小孩,两人彼此彼此。当然这句白惜洛自是不会笨到当着月凌夜的面说出来的。

    愧疚的看一眼安慰他的人,月凌夜亦是无奈:“本以为带她出来,(性xìng)子会慢慢的有一点转变,哪知道还是这样子,今天的事真是抱歉了惜洛。”

    “没事。”白惜洛大度一笑,将所有尴尬化解。

    对心(爱ài)的男人,她永远也生不起气来。

    让她真正恼恨的是娃娃,即便变成了那副傲然到不行的样子,月凌夜还是一如概往的宠她把她当成宝贝一样,那讨厌的小孩说话那么过份,夜也只是稍稍责怪了下就后悔了。

    这样子白惜洛如何不恼,笑意盈然的眸子里快速的滑过一抹(阴yīn)戾。

    看来,想要和夜在一起,想要抓回这个男人的所有目光,只能先解决掉那个拦在他们中间的阻碍物了。

    照两人现在的僵化程度看,是她最好出手的时机。

    呵,讨厌的小孩,这回没了夜在(身shēn)边,我到要看你如何做到全(身shēn)而退!

重要声明:小说《代嫁新娘:邪心首领娃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