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39 谁的心计

    “少爷,您能告诉我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么?”

    脚步在一个方向停住,段青衣就知道自家少爷并不是去什么洗手间,只是安静的站在月凌夜的后,恭谨的问着。(点墨中文 >

    虽然他只是管家,自知不该过问主人的私事,可是出于关心,哪怕月凌夜嫌他罗嗦也没有关系。

    “青衣,好像该我问你才对吧,恪恪是你叫过来的?”

    悠闲的倚在一旁的廊柱上,声音分不清喜怒的,因为背对着的缘故,谁也看不到月凌夜此刻的表

    感受到了那怪异的气氛,连管家也小心翼翼了起来:“是的少爷,是我叫惜恪小姐一起过来的。”

    “这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月凌夜好笑的折过来瞧着他紧张的模样,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来了也不打紧,左右我在深圳这边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就当见朋友好了,不过下一次,最好别那么自作主张。”

    “少爷?!”听到他那句‘当见朋友’,管家微微诧异了下,也不好再多问:“嗯,我下次会注意了,不过,那个女孩子——”

    提到娃娃,段青衣就是一阵皱眉:“少爷,那孩子份不明,你怎么可以随意的将她留在边,如果不查清份,随时都是个危险,您别忘了这里是大陆。”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青衣,以后关于娃娃份这一类的事,不用再在我面前提了。”虽是温柔的轻语,却带着让人无法反驳的威严。

    “是,少爷。”

    得到许,段青衣才松了口气跟在后面回去,只有他才知道,自家少爷虽说不想听,可没说不让他查,呵呵。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茶厅里,正发生着意想不到的一幕——

    当事人这么一走,偌大的茶厅里就只剩下白惜恪和娃娃两个人,一时间,除了悠扬的乐曲声,四处都是寂静的一片。

    娃娃得到了许诺,开心的举着叉子,专注的吃着碟子里的点心,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女子的异样神

    白惜恪言又止的张了张唇,好一阵,才试探的问出声:“娃娃,嗯……你和夜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对于这个份未知就突然钻出来的女孩子,加之月凌夜又百般宠,就算他并没有说两人是什么关系,但白惜恪也不得不谨慎着来。

    “夜夜?”

    闻声,一直埋在点心碟里的娃娃这才抬起头,小脸上是不知何时不小心染上的油,就如同一只才偷过食的小花猫,调皮的冲着白惜恪做一个鬼脸:“夜夜……只喜欢娃娃……不喜欢你~!”

    在娃娃简单的认识里,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对白惜恪可是没有一点好感的。

    看到那张被气得发白的脸,就忍不住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

    “喜不喜欢,那也是由夜说了才能算的。”

    气得不行的清秀女子也只是淡笑一声,语气里透着丝丝的凌厉:“而且要知道,我和夜以前可是恋人,你呢,说话不要太肯定了,夜说过我,他有这般对你说过么?天真的孩子。”

    和她抢?还嫩了点!

    更何况眼前的女孩子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她的胜算更大。

    故意说着刺激娃娃的话,看着她越来越低埋下去的小脑袋,白惜恪心里就升起了一阵报复的快感。

    捕捉到娃娃几乎在瞬间就垮下去的小脸,白惜恪继续放着狠话,她要让这小女孩看清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想你还是认清楚一点最好,你呢,不过就是夜无聊时捡回家的一条流浪狗,当玩具玩玩罢了,你能留在他边,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不起的了?这副呆蠢的样子,只能装可怜骗骗夜,优秀如夜,你认为你要有何等的本事才能站在他的边?别那么天真——”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嗖!”的一声,一道银光快速闪过,让白惜恪到口的话整个僵住,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来的冷意让她不敢动弹。

    只见原本持在娃娃手中的那把亮银色的餐具刀,此刻已经没入了后的廊柱上,和她的脖子,仅一厘米之差,零星的有几根发丝被削落掉在地上。

    白惜恪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阵寒意,花容失色的瞪大眼看着对面一脸无辜的娃娃,再也没有前一秒的冷静。

    这个孩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代嫁新娘:邪心首领娃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