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老玻璃(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二废丛森哈哈大算。kenwen.com说道!“丛某是介大夫。只想着刚以(日rì)。要这支涂天笔又有什么用?不要再罗嗦了,你们赶快去另请高明吧,你们的病人我是万万不会去医治的。”

    “医魔些森,你也太不识抬举了,信不信我一把火就把你的竹园子给烧了?”一个长着半边虎(身shēn)的魔人喝道。

    医魔堑森狂笑道:“哈”居然要烧本大夫的竹园子?好,你倒是来试上一试啊?”

    半边虎(身shēn)的魔人倒真不含糊,双掌互搓燃一团火焰、就要烧竹屋。

    “噗”竹屋的窗纸破碎,一蓬银毫(射shè)向屋外十几个魔人,把十几个魔人打着呼痛连连。“是银针!”鼠头魔人强忍疼痛,戟指竹屋内喊道:“你这个娘娘腔既不肯救我家大王,居然还出手伤人(性xìng)命?好,我今天无法把你活的带回去,就把死的带回去。”说罢,往后奔出十余步、以避免医魔堑森再用银针来(射shè),然后打开玉盒,要取涂天笔来施展。

    夏兰心中惊道:也不知这涂天笔是不是真有那么大的威力?但是医魔堑森万一被杀,岂不是连自己的使命也完不成了吗?想罢、立即唤出左耳坠中重明鸟,直扑十几步外的鼠头魔人。

    鼠头魔人根本经不住重明鸟一扑,别说整个人被重明鸟大翅扇得站立不住,就连手中的涂天笔也被重明鸟给叼走了。

    夏兰唤回重明鸟、接过涂天笔,也不知道这涂天笔应该怎么使用?索(性xìng)朝地上一摁,把涂天笔磨去笔头、折成两段了事。又说道:“这种法宝只会破坏世间安定、却不能造福于人类,本姑”本少爷就替你们毁了吧。”

    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十几个魔人只能相互搀扶着离去。

    夏兰扭转回(身shēn),冲竹屋中说道:“堑大夫,那些魔人已经跑了。”

    “一群丑东西,也配来找本大夫医治?”竹屋内的医魔堑森说道:“还有你、乡下小子,你也是来求医的吧?别以为你刚才出手相助,本大夫就会答应帮你治伤,你也走吧。”

    夏兰没想到医魔堑森如此不通(情qíng)理,又开口说道:“堑大夫明鉴,在下不是来求医的,在下此来是想向堑大夫求取一道定魂符而已。”

    “咦,怎么会是这事儿?”医魔堑森惊叹一声,说道:“本大夫会画定魂符的事只有通天教主一个人知道,你又怎么会知道的?”

    “在下”这”夏兰想起通天教主说过,在医魔堑森面前不能提起教主,便说道:“通天教主有一个弟子叫曲无惜,我是从他口中知道的。”

    “曲无惜?曲无惜是魔界中难得的美男子,但却心术不正,成天只知道寻找些面目可帐的魔女一起享乐。(欲yù),可惜呀!”医魔堑森如铜钟般的声音突然变得既柔和又婉转,只是不(阴yīn)不阳象小鸡叫一样扎耳,“乡下小子,你把头抬起来让小生瞧瞧。”

    夏兰暗道:看来医魔堑森对通天教主十分熟悉,就是不知他同通天教主是敌是友?我还是千万不要露了行藏。想罢,把头缓缓抬起。

    过了片刻,医魔堑森说道:“吭,虽说长得土了一点,但你的样貌在魔界之中也算俊俏了小哥,那你就进屋里来说话吧。”

    夏兰暗觉好笑,心道:这医魔堑森怎么一会儿自称本大夫、一会儿又称自己小生,一会儿叫我做乡下小子、一会儿又变成了叫我小哥?魔人就是魔人,让人难以揣测。又想起自己还是魔界的公主,免不了一阵茫然,推门进入竹屋之中。

    竹屋内一共两间,东边一间用纱幔隔开。夏兰透过纱幔朝里看去,有一个白衣人正背对自己坐着,一头秀发垂落在背后。

    夏兰说道:“请问,您就是医魔堑森、堑大夫吧?”

    白衣人一边梳头、一边笑道:“瞧小哥问的,这屋里只有小生一人小生如果不是堑森、那小生又会是谁?小哥你请随便坐,等小生梳妆打扮完了再出来见小哥。”

    夏兰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心想也只好坐着等侯了。

    医魔堑森总算打扮完毕,撩起纱幔款款走出。夏兰抬头望去,医魔堑森一袭白衣一尘不染,只是脸上所施粉黛实在不堪入目。明明是个男子汉,却偏偏涂脂抹粉、而且还画着两虱唐朝才盛行的飞娥眉,加上高突一对颧骨、难看至极。还好事先听通天教主说道过医魔堑森的点滴,夏兰虽是心惊、却也没有表露在脸上,站起(身shēn)说道:“在下吕无病,拜见堑大夫。”

    “小哥快快坐下小生瞧得出小哥(身shēn)上有伤。来小生先替你看上一看。”医魔堑森伸出一洲二沮大的手掌,把夏按回了座后托起夏死2。说道:小哥是不是强行施展过巫族的功法,从而损伤内腑、坏死了这条臂膀?哟,小哥的手还真小!”

    夏兰大感惊讶,说道:“些大夫,没想到你才碰到在下的手臂,就已经知道在下是怎么受的伤?你可真神呢!只是不知道在下的手臂还医治得好吗?”

    “神又能算是什么东西?小生不屑。小哥尽管放心,只要小生施术,不光是小哥的手臂、就连小哥内腑的损伤也一并给治好了。”医魔堑森小心翼翼把夏兰的衣袖卷到肩头,顿时露出一副欢喜模样。说道:“没想到小哥脸上满是征尘、这条手臂却是欺霜赛雪!想必小哥(身shēn)上的皮(肉ròu)更加,”嘻”说着话,右手居然翘起兰花指、用食指轻轻戈弄起夏兰的手臂肌肤!

    夏兰虽然感觉不到手臂上的触动,但依旧被激起了浑(身shēn)的鸡皮疙瘩。想扭动(身shēn)体避开,可整条右臂都是死的,留在了医魔些森手里根本躲让不开。

    医魔堑森的手指划弄动了好一会儿,说道:小哥右臂内的经脉有两处断裂、一处阻塞小生这就给小哥医治说罢,左手依然牵着夏兰的小手,伸右手到腰间荷囊里取出一个包裹。打开来,原来是一包刺(穴xué)用的银针。

    医魔堑森一共用了三枚针,一枚扎在夏兰肩头、一枚扎在手肘、最后一枚扎在小臂上。夏兰看着很是诧异,问道:,“堑大夫,针炎之术都是扎在人体(穴xué)位上的,可在下看你这三针都没有扎在(穴xué)位上,这又是什么缘故啊?。

    “小生这三针可以说是扎在了(穴xué)位上、也可以说不是,看来小小哥也懂一些针炎之术,那小生就同小哥讲上一讲医魔堑森要在夏兰面前表现一番,说道:“其实人体的每个(穴xué)位之间有暗络相通,这条暗络上的每一个点和(穴xué)位都有着相同作用。只是要比(穴xué)位来得更加细微,加上暗络在人体气流涌动时会摇摆不定,不像(穴xué)位那样容易被定位般寻找,所以久而久之,就被医者们给淡忘了。到了今天,有这种施针能力的医者已经找不出几个了

    夏兰问道:“既然暗络和(穴xué)位的作用是一样的,那堑大夫又何必执着在暗络上下针呢?”

    医魔堑森说道:小哥,这你就外行了。如果伤痛部位离开(穴xué)位较远,从(穴xué)位施针的功效也就会相对减慢减少。而从暗络上下针,就能选择离伤痛最近的部位,这么一来,施针功效就会变得更快更有效果说到这里,医魔堑森用手指托起夏兰下巴,再说道:小哥,小生施针另有方法,你就看着小生施展出绝世的手段吧!”然后用左手拉高夏兰手臂,右手五指开张,遥对向三枚银针。

    有三条红色光线从医魔些森的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指尖透出,缓缓搭向三枚银针。接着红色光线开始把三枚银针往下按,直到银针全都没入了肌肤内。

    医魔堑森为了炫耀自己的医术高超,又说道:“人体的(穴xué)位暗络和经脉其实也是相同的,只要能够熟悉掌握,就可以从(穴xué)位暗络中把针渡进去,然后从侧面去疏通和接缝经脉。小生现在要做的,就是遥控这三枚银针渡到手臂经脉的伤损处,然后开始接缝、疏阻。”

    三条红色光线依旧搭在夏兰手臂上,有些像穿针引线的样子。

    夏兰看着灵光一现,问道:“堑大夫,丹道劲力都是走经脉运行传达的,既然(穴xué)位暗络和经脉相通,那你说丹道劲力是不是也可以从暗络中进行运送?”

    医魔堑森婉然一笑,说道:“没想到小哥这么聪明!确实像小哥说得一样,只要小哥能感受到自己的(穴xué)位暗络所在、然后多加练习,丹道劲力自然也可以走(穴xué)位暗络中来运行。”夏兰又问道:“堑大夫,如果我今后发动丹道劲力时、同时走经脉和(穴xué)个暗络来运行,那是不是就可以使用巫族神功而不伤及(身shēn)体了?。

    医魔堑森说道:,“当然可以。巫族的功法是一击必杀技、也是终极法术,施展起来威力无穷,而它的缺点就是人体经脉不足以承受住强大的功法运行,结果就会像小哥一样落得自损(身shēn)体的下场。现在如果用(穴xué)位暗络来替经脉分散去一部分丹道劲力,只要控制得当,使经脉和暗络都处在承受范围以内,就可以施展巫族功法而同时又不会损伤自己。小哥小生真想把小哥的头颅打开,看看小哥为什么会那么聪明?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