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浩毅童子身(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披路涂迄近来算,应该是十呆最井到达目的到满山后山。kenwen.com嘴里念叨的几句话早已捻熟再(胸xiōng),只是一直找不到什么女人(屁pì)眼洞?不停寻了两个时辰,(身shēn)上带着的干粮早已吃完,九呆受不了腹鼓长鸣,就先要早起吃食了。

    后山上漫山的树木确没有山果、也看不见有野兽出动,只有一条润水“。丁咚”端流。九呆暗想:这水里应该有鱼吧?我不如朝着水里找一找。遂顺着涧水一路寻了下去。

    润水流出山脚河(床chuáng)变大,水势也减缓了下来。九呆朝河里看去,果然有不少鱼在游动。九呆急得连着裤管、袖管都来不及卷起,便扑进了河里。

    不一会儿,就有三条四五斤重的大鱼捉了上来。也不知是什么鱼?反正全都串在了枝条上放进火里烤。等到九呆吃饱,天也暗了下来。

    肚子吃饱就有力起发愁了,九呆躺在满山脚下看着满山,口中又不停念叨起来:“满山后山,”女人(屁pì)眼洞”,蜘蛛精,”离心珠正念叨着,看见满山上有一点蓝光忽明忽暗。

    九呆望着那一点亮光自言道:“女人(屁pì)眼洞?老乞丐也不把话说清楚。这后山上哪有什么女人(屁pì)眼洞?不过”,夜里看这座山到蛮像女人的,那一亮一亮的地方正好在女人的(屁pì)股上!哈”对了,老乞丐好像说的是“满山后山样子像女人。(屁pì)股部位有个洞”。没错,我立刻就去!”九呆腾(身shēn)站起,双腿发力朝山上奔去。

    (身shēn)为五个有缘人之一,九呆一路走来也学了几分乖巧,眼见就要到达蓝光闪亮处,九呆知道要隐藏起来缓缓前进,就像肚子饿时偷东西吃一个模样。走到近处已能看见,那蓝光是一个拳头大的珠子悬在半空之中。蓝珠子底下则有一头巨大无比的蜘蛛。正抬头看着那颗蓝珠子。原来是有一头蜘蛛精正对着月亮在吞吐修炼内丹。

    九呆缩回大树背后暗自揣测:蜘眯精是找到了,没准那颗珠子就是离心珠。可女人(屁pì)眼洞还是没找到,这不对呀?将脑袋探出去看却发现蜘蛛精和蓝珠子全都不见了。九呆(禁jìn)不住喊道:“咦,蜘眯精呢、那颗蓝珠子呢,刚才明明都在的?”又看见山壁上有个洞窟,九呆笑了,自言道:”那不就是女人(屁pì)眼洞嘛!哈,,这会儿全都齐了。”从树背后闪出。往山洞内走去。

    刚进入山洞。就听见脚下“咔嚓。声响。九呆低头看去,原来山洞的地底下垫满了各种动物骨骸。仔细闻,山洞中还弥散着一股腥臭味。九呆将力气灌注双腿再往洞里走。动物骨骸便发不出声响了。

    山洞甫道七转八弯有四五十丈深,然后来到了一间石室中。石室中间有一座石台,石台上正盘腿坐着一个女子在调息运功。只见这个女子脸面妖媚、双唇泛紫,浑(身shēn)散发出一层黑蓝光。九呆大惑不解,手指那个女子喊道:”你怎么是女人?蜘蛛精呢,离心珠又在哪里?。

    女子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凡人,不由得露出贪婪的目光,舌头一添双唇、开口说道:“眼看这后山的野兽都快被我吃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居然会有一个肥美的凡人自动送上门来!哈

    “我正想呢,这山上怎么就抓不到一只鸡和一只鸭来吃,原来还真是被你一个。人吃光了。我今天差一点被你饿死,你知不知道?”九呆说道:“算了,我也不和你计较小只要你告诉我蜘眯精在哪里,离心珠在哪里就行

    女子哈哈一阵狂笑,说道:“遇见本神你倒也不害怕?”

    “你说的本神应该就是你吧?哈九呆也笑了,笑得比那女子更大声。说道:“怕女人是我哥的事,我才不怕呢。我现在就是遇上县官老爷、太太也不会害怕,又怕你干什么?”

    女子并不清楚九呆是在说什么?双眼一瞪说道:“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你吃掉?。

    九呆说道:“哦,你说要吃掉我我就应该害怕吗?那我成天吃下去的鸡鸭鱼(肉ròu)和米饭、它们怎么都没说害怕?闲话少说,蜘蛛精和离心珠在什么地方?我得拿了离心珠赶快走。”

    “尽说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的女子站起声喝道:“等把你吃掉之后。本神的功法就能大功告成,应该闯得过五道通天阵了。对。闲话少说说罢、解开衣襟露出肚脐眼,一束灰色的丝线(射shè)出,把九呆捆了个结结实实。

    “怎么是肚脐眼?壬六,(允yǔn)的明明是女人(屁pì)眼洞六老个丐大概是搞错了吧。他…我又听不懂?”九呆先和自己说完话。然后才对女子说道:“要过五道通天阵只需挨他三记打就行了,根本不用吃人。再说我也没有吃过人,不一样能过去?哎、我说,你吃人就吃人,把我绑住了干什么?难道说你想吃我?”双臂一发力。(身shēn)上的丝线尽数崩断。

    女子暗暗吃惊,心道:虽说听不懂面前这个凡人在说什么,但这个凡人的法术本领一定不看来自己不使出十足本事是吃不了他的。想罢,现出了真实面目。

    九呆看见眼前女子突然变成一头巨大的蜘蛛,顿时拍手大笑起来,喊道:“有了、有了,蜘蛛精有了,看来老乞丐果然没有瞎说。离心珠也应该马上就变出来了吧?哈,”还没等九呆笑罢。蜘蛛精八爪一弹已经罩在了九呆的头顶,一张巨大蛛网挂落下来。九呆根本就没在乎,双臂一伸把蛛网扯得粉碎,又腾空跃起攀住了蜘蛛精的嘴管,用力一扳,嘴管顿时被扳折瘪了。

    蜘蛛精痛得承受不住,八条腿爪开始在洞室内乱蹦乱跳起来。

    九呆喊道:“我哥说过,不能杀人但能杀妖魔,你这只蜘蛛精可活不成了。”从两臂之中化出送留斧。照准蜘蛛精腿爪便砍。

    “喊哩咔嚓”一通,蜘蛛精的八条腿爪全被砍落在地。九呆双斧又朝蜘蛛精的脑袋砍去,只几斧、便把蜘蛛精砍得(身shēn)首异处了。不料想,蜘蛛精的(身shēn)躯还在动。九呆不解道:“这么砍还不死?那我多砍几下。”挥动双斧对准蜘蛛精的(身shēn)躯狂砍起来,直到把蜘蛛精砍成了一堆碎(肉ròu)。

    有一束蓝光从碎(肉ròu)堆里透出,原来就是先前看见过的那颗蓝珠子。九呆收回送留斧捡起珠子,扳着手指头说道:“满山后山,”女人(屁pì)眼洞”蜘蛛精”离心珠,全都有了!嘿嘿。那老乞丐的话都没对我说全。我照样把事(情qíng)给办成了。回去喽!”说罢,扭(身shēn)出洞,披星戴月朝碧游宫而回。

    夏兰一路奔走,发现胭脂的速度要比原来快了许多,才半个时辰不到。便已经到达了讥天城。想必这几(日rì)胭脂吃的是修罗天界的草料,所以也恢复了些许天马本色。

    夏兰进入讥天城打听,才知道医魔堑森并不住在城里,而是住在城东角的草圃园中。夏兰随意找家饭店打发午饭、又把胭脂寄存在店中。然后变成吕无病模样、徒步寻往草圃园。

    草圃园十分好找,出城不远就已经看见了。一排竹篱笆筑起的围墙,中间有门,门头上的竹匾额写的正是“草圃园”三个大字。进入门中是一条小径,小径两旁盛放着许多奇葩。都是夏兰没有见过的,想必定是魔界中才有的各种草药。这些草药看见夏兰,有的弯曲枝条抵住主干作手叉腰状、有的用枝条不停挥摆、还有的冲夏兰发出“嘎、嘎”笑声,居然都像动物一般!

    夏兰观赏了一会儿、再顺着小径往里走。走出没多远。眼前现出一条横亘着的小河。河上有小竹桥相连,河对岸则建有竹院落。院落的门开着,从里头飘出阵阵说话声、很是吵闹。

    夏兰渡过竹桥进入院门,原来是有十几个半作人形的怪异魔人正站在一幢竹屋前,有的抱拳哀求、有的怒声喝叱,言语间应该是在请医魔堑森出诊救人。夏兰见状。只好先站去一旁静观其变。

    这时,竹屋里突然响起说话声:“你们都住口,本大夫已经明确告诉你们。你们的病者本大夫是不会去医治的,你们赶快离去吧。”声若洪钟、甚是威猛。

    十几个魔人听见,顿时更加喧闹,其中有一个长着老鼠脑袋的魔人劝阻住众魔人,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狭长的玉盒子捧在手上,说道:“堑大夫,为了救我家大王的(性xìng)命,我们宁愿把镇山之宝“涂天笔。作为医治奉银,还望堑大夫笑纳。”

    医魔堑森在屋中说道:“涂天笔,能派什么用场?”

    鼠头魔人以为医魔堑森动了心,摇头晃脑说道:“涂天笔一挥。能够呼风唤雨、能使(日rì)月无光,可抵十万天兵。”

    诗曰:

    (床chuáng)第嬉笑抱头哭。

    怀抱佳人骨(肉ròu)酥。

    浩毅顿成男子汉,

    九呆轻易灭蜘蛛。(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