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浩毅童子身(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无妨,在下可以背姓娘钟浩毅转讨(身shēn),将女“自己的后背。kenwen.com

    “多谢公子!”女子用双臂紧紧搂住钟浩毅,又把粉腮贴着钟浩毅的脖颈一阵厮磨,说道:“公子,就算你把奴家救出府去,可你又怎么安置奴家呀?”

    钟浩毅愣住了,是啊,少君府和碧游宫肯定不妥,回凡界路又太远,自己把这个女子救出去之后能安置在什么地方呢?对了,阿兰和无病他们一定会有办法,我先把她救出去,办法让无病他们来想。说道:“姑娘不必担心,等逃出去之后准会有办法安置你的

    女子伸手抚向钟浩毅脸庞。亲昵地说道:“那奴家以后就全仰仗着哥哥了!”

    钟浩毅暗自诧异,这公子怎么变成哥哥了,而且又伸手抚摸我的脸?还有这女子(身shēn)上的香气也变了,已经不是先前所闻到的那种。先不管了,逃走要紧。钟浩毅抬步就要出门,却感觉脑子里一阵晕眩、两腿发飘,自己这是怎么啦?

    女子从钟浩毅背上滑落。牵着钟浩毅的手说道:“哥哥。先随奴家到(床chuáng)榻上坐吧。”

    钟浩毅不自觉的随着一同坐下。再看那女子,眉梢含(情qíng)、吹气如兰,尤其是半松开的衣襟内,雪白一片凝脂玉(胸xiōng)、和两旁不停起伏的双峰,都似在呼唤钟浩毅。钟浩毅觉得自己(热rè)血沸腾。只好的紧握双拳的方式来阻止自己的手不往女子(身shēn)上攀去。一双眼睛却再也不能从女子(身shēn)上挪开了。

    女子又依偎在了钟浩毅怀里小握住钟浩毅一只手掌放在自己的左(胸xiōng)一同揉捏,问道:“哥哥,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偷到锁阳夫人府里来呀?”

    钟浩毅茫茫然说道:。我叫钟浩毅,本来是想找锁阳夫人讨要些**粉。门子没让进。所以只能晚上来偷了而脑子里满是手上的滑腻柔嫩!

    女子“咯、咯”一阵((荡dàng)dàng)笑,暗暗伸手握住钟浩毅胯下金刚杵,问道:“小浩毅哥哥,你现在闻到的就是**粉香。你说好闻不好闻?。钟浩毅满脸涨红。点头说道:“好闻,好闻。”

    女子发现钟浩毅的金刚杵如此坚(挺tǐng),脸上也泛起层层桃红,把嘴唇紧贴着钟浩毅的耳朵说道:“浩毅哥哥,既然你是来偷**粉的,那不如把奴家也一起偷了吧?,小说罢,伸手将钟浩毅推躺在(床chuáng)榻上。两腿一分坐了上去,”

    屋里那两个丫环还昏倒着,没人能亲眼看见(床chuáng)榻上发生了什么?所以”猜!

    第二天午时刚交、钟浩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chuáng)上,(床chuáng)沿边还坐着一个衣着光鲜的美艳妇人!这个美艳妇人很是眼熟、这张(床chuáng)和这个房间都很眼熟,只是自己怎么会睡在这里的可就记不起来了?钟浩毅问道:“这个夫人,在下怎么会睡在这里?”

    美艳妇人双目流转,笑道:“奴家也不知道哥哥怎么就睡在了奴家的(床chuáng)上?不过奴家昨夜到是捉住了一个小贼,那小贼是来偷香窃玉小的!唉,人虽然被奴家捉住了。但一(身shēn)香玉也给小贼偷窃去了说罢,用衣袖遮住双唇,“咯、咯。笑个不停。

    钟浩毅思索片刻,总算想起了昨天夜里的事(情qíng)。手指美艳妇人喊道:。是你,原来昨天夜里那女子就是你!我,你,”我们我究竟干下了什么?你又是谁?发现自己并没有穿着衣服。赶紧把手臂缩回了被窝里。

    美艳妇人伏下(身shēn),凑到钟浩毅面前说道:“奴家就是此间的主人、锁阳夫人呀”。

    钟浩毅更是吃惊,弹(身shēn)就要坐起来。不料想。嘴巴直接就印在了锁阳夫人的双唇上。再要躲让开可就来不及了。锁阳夫人双手夹钟浩毅脸庞、口中丁香强渡,湿乎乎吻了一个痛痛快快”

    总算等到两张脸分开,钟浩毅惊诧道:“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这样的?。整理头饰一边笑道:“告诉你吧,其实是昨天夜里奴家施放的**粉药力还没有尽退,所以哥哥才沾唇就吻、(欲yù)罢不能的!”

    钟浩毅急忙解释道:“怎么成了我(欲yù)罢不能?我可”明明是夫人”。心中又想:原来**粉是催(情qíng)的迷药,怪不得昨天夜里我会干下那样的事。

    锁阳夫人说道:“好了、好了,哥哥有话还是起(床chuáng)说吧,奴家已经在偏室里备好酒菜了。来,奴家服侍哥哥起(床chuáng)从旁拿起钟浩毅

    钟浩毅想坐起来,却又怕露出光着的(身shēn)体不雅,头痛不已。

    锁阳夫人笑道:“哥哥,昨天一整夜哥哥都是光着膀子和奴家亲(热rè)的。莫非你还在奴家面前怕羞?”

    钟浩毅无奈,只好卷住被子挪到(床chuáng)沿,然后飞快地下(床chuáng)、把双臂伸进衣袖内。锁阳夫人则站在钟浩毅背后为钟浩毅系衣带,同时也没忘了把一对酥(胸xiōng)顶靠在钟浩毅后背上不停挤蹭。钟浩毅一边受用着一边心惊,说道:“夫人,你千万不要再对我施放**粉了?”

    锁阳夫人听见顿时笑得前仰后翻,紧搂住钟浩毅说道:“奴家的花径荒芜了差不多快有百年,昨夜哥哥三度眷顾、已经有些暗暗发疼,今(日rì)哪里还吃得消哥哥的金刚杵?放心吧,奴家决不施放**粉了。”钟浩毅这才稍稍放心,任由锁阳夫人伺候自己穿衣系带、洗脸梳头,然后二人一同来到了偏室坐下。

    偏室内的桌匕已经摆满美酒佳肴,锁阳夫人给钟浩毅和自己斟满酒,举起酒杯说道:“来,奴家先敬哥哥一杯,以谢哥哥昨夜的奋不顾(身shēn)来搭救奴家之恩。”

    钟浩毅看着锁阳夫人美目流转,猜出锁阳夫人说的话里有双重意思,暗道:如果说是谢我救她挨打的事,那本来就是她自己装扮的,根本谈不上谢我。如果说是昨夜的一场风流”我总不能回答、“举手之劳、不必相谢,吧?自己想着也觉得好笑。索(性xìng)不接这个话茬。举杯喝酒就是了。然后放下酒杯问道:“夫人,昨天夜里你怎么会绑住了让丫环们鞭打?”

    锁阳夫人俏丽的脸膛突然变得很幽怨。叹声说道:“唉,奴家在这魔界之中本来也是风光无限。怎奈一时“…一时蒙蔽了心脑,所以才落得,”奴家闭门不出忤悔百年,终究忍不住寂寞,所以就和家里的丫环们玩一些消遣花活。没想到却被哥哥撞上了!不提了,还是说说哥哥吧。浩毅哥哥,你又为什么要来偷奴家的**粉啊?莫非是有哪个心仪的女孩子不肯从了哥哥,所以”

    “不是、不是。”钟浩毅赶紧摆手,然后把为何要来偷盗**粉的缘由完完本本告诉了锁阳夫人。

    锁阳夫人听罢久久不能说话,直到钟浩毅举杯相问,方才开口说道:“没想到浩毅哥哥是那五个有缘人之一。奴家本想把哥哥留下来陪奴家的,看来是无法留得住了口唉,还是奴家福薄啊!”说罢,从怀中取出拇指大小一只琉璃瓶,递给钟浩毅说道:“浩毅哥哥,这就是你要的**粉,哥哥接好了。”

    钟浩毅接过琉璃瓶,抱拳说道:“浩毅多谢大人相赠。”

    “何必对奴家那么客气?”锁阳夫人扭过头去落下泪来,幽幽说道:“奴家知道无法留得下哥哥,只是不知道将来还能不能见到哥哥?就是见到哥哥,哥哥又会不会把奴家当作了陌路之人?”

    “这怎么会呢?(日rì)后我一定“你,过…”钟浩毅正要说出些激动言语,脑中突然又想到了长洲岛上的阿紫,说话顿时含混起来。

    锁阳夫人瞧出些许端倪。知道再要话赶话一定会闹得大家都不开心,便把话题扯到了无边风月上。钟浩毅虽然听得面红耳赤,却也舍不得打断锁阳夫人那些个香艳话题,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对询问、不知不觉也增加了许多(床chuáng)帏知识。

    席终人便应该散去。两年人默默不语、又慢慢走到府门口,锁阳夫人含着泪水朝钟浩毅摆手。

    钟浩毅走出几步、忍不住又转了回来,捉住锁阳夫人的双手说道:”夫人,你应该比浩毅年长,不如就作浩毅的姐姐吧?这么一来。浩毅也好有个亲姐姐牵挂着了!”

    锁阳夫人忍不住“噗嗤”一笑,踮起脚尖凑在钟浩毅耳旁说道:”亲姐弟也能睡在一张(床chuáng)上干那事儿?”话一出口,把两个人的脸全都羞红了。锁阳夫人抽回双手。又说道:“好了。姐姐会一直为自己的亲弟弟祈福的。望弟弟早(日rì)救出凡尘子、完成重任。”

    钟浩毅告辞锁阳夫人回到酒店,取回座骑出修罗城往满山而去。马走得很慢,因为钟浩毅脑子里尽想着和锁阳夫人发生的古怪事(情qíng),自己怎么就会有这一场艳遇的?也不知自己是对是错,以后同阿紫又如何交待?(欲yù)”(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