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笑死人(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疙呆鉴道!”你说不算就不算,反正泣里的衙门是你们联曰只开的。不过一会儿我一定会告诉你们教主老爷、太太,我

    九呆还在喋喋不休,鹿堪道人的觉得头晕脑胀、不停用右手掌拍着自己太阳(穴xué),紧接着长叹一声幻去(身shēn)影,扔下九呆不管了。

    夏兰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人,立即化出指上飞鳞剑,小心翼翼提防四周变化。山谷还是山谷,并没有任何异常。低头看路再往前走,突然看见自己脚前还有一双脚,无病不是在吗?难道是自己太过紧张,眼睛看花了?重抬起头,站在面前的哪里是吕无病?分明就是一个十七八岁年纪的俊美少年!

    这个少年(身shēn)穿道袍、手握拂尘,应该是个修真的道士。可是头顶上偏偏却插着一只大红牡丹,显得不伦不类。夏兰将飞鳞剑横在(胸xiōng)前,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好香啊!”少年人鼻子猛嗅、眉眼一挑,躬(身shēn)说道:小妹妹,贫道是碧游宫中的道士曲无惜。敢问小妹妹又是何人?居然长得如此美艳!”

    这个曲无惜虽然长得俊美,可一副轻佻模样让夏兰着实讨厌,冷冷说道:“本姑娘是谁你不必知道。本姑娘是来闯关的,你快招吧。”

    曲无惜双眉一竖、旋即又换回了笑脸,说道:,妹妹,其实你根本不需要闯关。你只要同意留下来和贫道一起修真,贫道立即就放小妹妹过关,怎么样?”

    夏兰听曲无惜说的太不像话,喝道:”住嘴,你究竟修的是什么真,做的是什么道人?”

    曲无惜笑得一副**,说道:“贫道修的是(阴yīn)阳采摘之术,做的是碧游宫中道人。小妹妹,只要你愿随贫道修学,贫道包你长生不老、容颜永驻,怎么样?。

    县兰叱道:“厚颜无耻

    “哈”贫道怎么就厚颜无耻了?”曲无惜大笑道:小妹妹,其实所有女子刚遇上贫道时,都和你一样矜持,但是等尝过贫道施展出的(床chuáng)上妙术之后,就食髓知味、(欲yù)罢不能了小妹妹,只要你愿意,贫道一定让你品尝到毕生难忘的滋味,怎么样?”

    夏兰听得又羞又怒,剑指曲无惜大叱道:“无耻卑鄙之徒,你妄想。快快出招,我要闯关。”

    曲无惜说道:小妹妹,看来你完全不明白用(阴yīn)阳采摘之术来修练的好处!贫道告诉你,,

    夏兰见曲无惜还在(淫yín)语连连,不等曲无惜把话说完,飞鳞剑横划向曲无惜(胸xiōng)前,口中喝道:,“第一招

    曲无惜双眼正盯着夏兰尖突的**在遐想,冷不妨剑刃就划了过来。只好急忙后撤步退开。

    夏兰趁曲无惜还没作出反应,前冲到曲无惜(身shēn)前、蹲(身shēn)再削曲无惜左膝,口中叫道:,“第二招了

    曲无惜双腿一蹬、腾空跃起,堪堪避过夏兰的飞鳞剑。然后(身shēn)体并没有往下落,而是停在半空中施展起了法术,口中又喝道:“如此不听劝的丫头,那就先尝尝贫道的“木牢锁(娇jiāo)。之术吧只见曲无惜右手拂尘挥动、左手指诀变化,顿时变出一座巨大的木牢将夏兰罩住。

    这座木牢有顶有墙、却没有门窗,把夏兰严严实实关在了里头。除了夏兰的邸龙珠和飞鳞剑散出微微莹光。木牢内一片漆黑。

    夏兰用飞鳞剑在四处墙上敲打,想找一处较薄的墙壁,但听见的都是实音、没有一下虚空声。索(性xìng)(挺tǐng)剑刺向墙面,歹(身shēn)轻而易举就全部没入了木质墙中。可是似乎没有刺到底,也不知道墙壁究竟有多厚?夏兰仗剑再往边上划”剑刃一边划开木墙、划开后的木墙却一边在愈合,等到飞鳞剑拔出,墙上没有留下一丝破损痕迹。想到修罗天魔界是在天上,地行术也无法施展,夏兰心中大骇不已。

    曲无惜在牢外一通(淫yín)笑,说道:小妹妹,就算被你赖去了第一招,贫道这第二招你还是破不了的。”

    夏兰喊道:“无耻卑鄙之徒,你知道小姑(奶nǎi)(奶nǎi)我是谁吗?只要等我出去了,我要你好看

    曲无惜笑道:“贫道可不会管你是谁,就算你是玉皇大帝的女儿,贫道一样会抱着你上(床chuáng)慢慢伺候。哈”小妹妹,贫道还要告诉你,教主定下的规矩是接下三招的人贫道必须放行,但他老人家可没说接不下三招的人让贫道该如何对待。所以只要你接不下贫道三招,呵呵,你就乖乖等着和贫道亲(热rè)吧!哈

    “你,,你卑鄙、你无耻”夏兰

    曲无惜又说道:小妹妹别急,车道的木牢锁(娇jiāo)术才刚刚开始,精妙之处还没动呢,你就待在里头好好享受吧!哈

    话刚说完,木牢内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层层霎气。雾气很香 香气中还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腥味。夏兰闻到顿时一阵头昏眼花、燥(热rè)难当,不自觉的一手攀上左(乳rǔ)捏揉、另一只手竟然摸去了两腿胯间!看来这股香气定是什么催(情qíng)(性xìng)之物。

    还好夏兰是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乐事的处子,手指刚触碰到私处、浑(身shēn)便突然打了个哆嗦。趁着这一分清明,夏兰赶紧掏出装有冰兰沐的琉璃瓶放在鼻下猛嗅,总算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下来。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夏兰用衣袖捂住鼻子,怎么想也想不出破解木牢的方法来。

    (身shēn)死事失节事大,等不得了。夏兰心中暗自思量道:这回就是拼着内脏受损,也要用自己的终极法术神荒烈,否则再过一会儿,自己定然要变成曲无惜的泄(淫yín)器物。想罢,举起左手指诀变换、右手食中二指隔空点向牢墙。

    只见夏兰浑(身shēn)顿时泛起红光,红光又顺着右手手指(射shè)向牢墙。夏兰这招神荒烈连被通天教主亲自封锁的修罗门都能熔开,更何况是曲无惜的木牢?任凭牢墙再厚,刚被红光搭上便熔出一个大洞,正好让夏兰全(身shēn)通过。

    曲无惜见木牢破坏、夏兰走出,(禁jìn)不住也是惊诧万分,说道:“没想到小妹妹不仅长得秀色可餐,而且连法术本领也这么高明。好,贫道更加喜欢小妹妹了”。

    夏兰刚要开口说话,一股心头血突然从喉咙内喷涌而出。这才知道,终极法术果然把自己伤得不轻。想伸手去捂心口疼痛,没想到右臂也不听使唤了。

    曲无惜瞧出端倪,哈哈大笑道:“没想到集道区区一招木牢锁(娇jiāo)、竟然累得小妹妹这等伤重,罪过啊罪过。

    小妹妹,如果你能回心转意,贫道可以免去第三招不。不知小小妹妹意下如何?”

    夏兰强忍疼痛怒叱道:“无耻(淫yín)徒,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不要惺惺作态姑(奶nǎi)(奶nǎi)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人,快出第三招说罢,将金海魔龙唤出,盘旋在了头顶防备。

    冉无惜说道:“好大一条金龙,不过在贫道眼里只是一条小泥鳅而已、又有什么用?小妹妹,既然你执意如此,那贫道只能施展出第三招“魔音摄魄,了手中拂尘一抖,变出一个一尺多长的**女子坐在了肩头。

    只见这个**女子怀抱一把琵琶、两腿叠交坐好,右(乳rǔ)在手臂遮掩下若隐若现,浑(身shēn)雪白肌肤泛出如玉般莹光。别看(裸luǒ)女只是个一尺来高的小人儿,可婀娜的姿态加上眉宇间万种风(情qíng)、照样可以迷倒众生。

    (裸luǒ)女双手按拨轮弹,琵琶乐声弥散开来。

    夏兰听见乐声,一双杏眼中的神光顿时隐去,显出一脸痴迷模样。头顶上的金海魔龙也慢慢萎缩变最后退回了邸龙珠内。

    琵琶乐声骤然突变,从原先的快疾迷乱变成慢撩轻拨。(裸luǒ)女的弹拨也缓慢下来,能清晰看见右(乳rǔ)正随着手臂摆动而在摇晃着!

    再看夏兰,双目之中又恢复了神彩,但却是眼若秋水、面含桃花,一步一扭走向曲无惜,说不出的妩媚妖艳。看来夏兰已经完全被琵琶乐声给控制住了。

    曲无惜迎上夏兰,把手伸往夏兰下巴、托起来夏兰的脸蛋,看着夏兰如丝般迷离的媚眼、嗅着夏兰(身shēn)上冰兰沐的芳香,耳中还有夏兰那急促的呼吸声。曲无惜忍不住了,说道:“小妹妹,你把贫道的魂全都给勾跑了。贫道现在就要和你把好事做成说罢,解开了夏兰的衣带。

    两层衣襟打开,现出夏兰贴(身shēn)穿着的粉蓝色抹(胸xiōng),抹(胸xiōng)上绣有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娇jiāo)艳无比。但更为(娇jiāo)艳的、还要属暗藏在抹(胸xiōng)下如(春chūn)笋一般尖突的**,凉风一激小两粒“小花生豆”型态毕露。

    曲无惜看见、眼睛怎么还拔得出来?赶紧将拂尘插回背后,举起双手同时要去捻动那两粒小花生豆”。

    正在此刻,有一只铁钩子突然出现在曲无惜眼前,往前一递,把曲无惜的右眼珠子给勾了出来。

    诗曰:

    错把碧游作衙门,

    挨打关前笑煞人。

    不请明王佛护法,

    九呆照样不伤(身shēn)?刚旧旧口阳…8渔书 不样的体蛤!

    [   .]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