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笑死人(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4    ”二病背转回来说道!,“阿丫,五个人在块儿同讲必 岁几的时候不觉得,现在要一个人闯关,何况对手还是通天教主的弟子、不比寻常,我想我们五个的心思是一样的,不只有你犯嘀咕。(.)但我们是三界选定的有缘人,我们不会失败,你要坚信。”

    “这个小我知道,不用你来说夏兰说道:“可是我担心你”还担心慧来他们几个。”

    吕无病说道:“事到如今,你也有些英雄气概好不好?英说你不是纯爷们,但你必竟

    夏兰不等吕无病说完,甩脱吕无病的手大吼道:“吕无病,我是渐耳国的公主、我是个女孩子!你”你把我给急死了”难道非要我那样来证明吗?”

    “哈”好好,你是女孩子!”吕无病扭回头继续往前走,说道:“阿兰,我们五个都是好兄弟,你别怕,我们都会顺利过关的

    夏兰没搭腔,空气中冰兰沐的香气也快闻不到了。吕无病回头看,夏兰果然已经不见。

    九呆听见吕无病说话正想回答,头一抬,(身shēn)前的吕无病和夏兰都不见了。九呆知道自己是到了昌无病刚才说过的地方,朝前望去,山谷出口是片山林、并不远。九呆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赶紧出去找我哥,我哥危险没人保护说罢,有两条狼鬼相助的双腿猛然力,管它地上有多少崎岖的山石阻碍小整个人飞向前奔去。    奔出十几步,眼前什么景色都没有了。四周空旷到了一望无际。九呆虽然很诧异,但并没有停下奔跑,抬头看天、蓝天白云,垂头看地、黄土平原。九呆笑道:“呵”知道我急着要去找我哥,路也变好走了”。

    这时,有个声音在九呆鼻边响起:“凡间的小娃娃,你就不能停下来吗?”

    “不行,我不能停下,我得赶紧闯过关、去找我哥去。”九呆正在因为路变得平整而高兴呢。怎么肯轻易停下?

    说话声音又响了:小娃娃,你要闯关也得停下来才能闯啊?。

    九呆听着觉得有理,这才想起扭头去看是谁在自己说话。只见自己左边有一个老道士正随着自己一起在跑,不时,正确地说应该是在飘!老道士没几根自头,也用月牙冠束起。白胡子到是很长,直长到了肚肺以下。整个脸慈眉善目、瞧着不让人讨厌。

    九呆就依老道士所言停了下来,问道:“我说老道士,我上哪里去闯关啊?”

    老道士拂尘一展。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天边?老道士说话怎么分两头?,小九呆说道:“不行,天边远着呢,我还得接着跑说罢又要往前奔去。

    这个凡间的小娃娃怎么回事心  老道士有些懵,拽住九呆说道:,小娃娃,你要闯关找贫道就是了,干嘛还要奔跑?”

    九呆双手叉腰喊道:“你这个老道士太不实诚了,一会儿说天边、一会儿又说找你,你究竟哪句话才是真的?对了,你先说出来你是谁?说、快说,说、说、说。”

    “贫道说”说”唉,什么乱七八糟的?”老道士被九呆催得七荤八素,赶紧捋顺自己的脑袋说道:“贫道就是通天教主五大弟子之一、把守无道通天阵的鹿堪

    “鹿堪”你叫鹿堪?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名字!”九呆自言自语和自己商量了好一会儿,然后“噗嗵”一声趴在鹿堪脚下。

    鹿堪更加糊涂了,你说这个凡间小娃娃是在行五体投地的跪拜大礼吧、那也应该把头对准自己啊,怎么把人横过来对着自己?说道:“凡间的小娃娃,有什么话起来再说吧?”

    九呆嚷道:“老道士,你究竟是不是守关的?怎么那么多废话?快。快,快然后双膝跪起,把(屁pì)股对准了鹿堪道人。

    鹿堪道人勃然大怒,自己是通天教主的弟子,平(日rì)里有谁敢对自己如此这般大不敬?照准九呆高撅起的(屁pì)股就是一脚,把九呆直踹得连着打了三个小滚。

    “踹的好、踹的好,老道士你好重的脚头九呆直接重地上爬回鹿堪道人(身shēn)前,照旧撅起(屁pì)股对准鹿堪道人,又伸出右手食指回指向鹿堪道人喊道:“老道士,有种你再在我这半边(屁pì)股也来上一脚!哼,我还不信了,我可,”

    话还没有讲完,另半边(屁pì)股上果然又中了一脚,比先前一脚还要重上许多。九呆一连滚出三四丈方才止,二手揉着(屁pì)股、右手食中二指岔开指向鹿堪道人,大细州“好、哎呦哇”好。你等一等,等我歇够了疼痛再让你踹。”

    鹿堪道人实在觉得莫名其妙。喝问道:小娃娃,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把(屁pì)股对准贫道?”

    九呆踢跪在地上说道:“我要闯关,没有空说太多话。这么着,你再冲我(屁pì)股上来一下,我就有空了、我就告诉你。

    ”又一次爬到鹿堪道人(身shēn)前,把(屁pì)股对着鹿堪道人说道:“我说,你最好去找条苔权来打,那样可以更加象。”

    鹿堪道人诧异道:“苔杖?这一时半会儿让我上哪里去找苔杖?”话刚出口,却又暗暗骂自己:这个凡人娃娃已经扯不清了,怎么自己还跟着一起扯?

    “原来你没有苔杖啊!没有苔杖为什么立下打人的臭规矩?”九呆看见了鹿堪道人的拂尘,笑道:“对、就用它,用你那把掸子的柄打,这就有些像了!”

    “啪”轻轻一下。鹿堪道人收回拂尘说道:“好了,集道按你说的已经打了。现在你该告诉贫道,为什么要把(屁pì)股对准贫道的道理了。”

    “咦,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你是个从不犯法的好人!哈”九呆站起(身shēn),一边掸去(身shēn)上尘土、一边笑道:“我以前在衙门里挨板子,县官老爷、太太都是这么打我的。不过要比你厉害多了,喊起数来都是几十几十的打。不像你,就打一个零头,我好数多了。”

    鹿堪道人根本听不懂九呆在说些什么,也根本没把一个敢闯五道通天阵的人往痴儿的方面去想。心中暗道:既然你凡间娃娃已经站起,那就别再管你说的话能不能听懂、作出的动作会有多荒诞,贫道索(性xìng)一招把你劈死、也就了了。否则鸡同鸭讲话、喔喔对嘎嘎,贫道实在太累了。想罢,鹿堪道人左手拂尘举起挥舞,右手指诀变化不停,脚下倒踩天罡步往后退去。

    “刺啦啦”天空顿时乌云密布,乌云中雷电翻滚结成一张巨网。九呆听见雷声抬头去看,空中的甚网又变成一头大鹏鸟正(欲yù)扑下。九呆大叫道:“老道士快溜吧,天上有一只大鸟要扑下来了,一定不是什么好鸟。”

    鹿堪道人喝道:“你胡说什么?这是贫道出的精妙法术“雷鹏搏”也是你这个闯关人要接的第一招。你可个千万接住了。”

    “第一招?不对呀,这不是一、这应该是四呀!”九呆扳着手指数,数清了大叫道:“老道士你诓我,这明明是第四招,你怎么说成第一掩?你太坏了。还好我事先数着,不然就给你骗了。”

    鹿堪道人喝道:“贫道明明才出第一招,你怎么可说是第四招?休得胡言乱语,赶快接招吧。”

    九呆到是不慌不忙,说道:“老道士,你多打我一记我是无所谓,九呆皮糙(肉ròu)厚耐得住,可我是在为你着想啊!以前有个衙差大哥多打了我一记板子,嘿嘿,结果被我数出来了!我就告诉县官老爷、太太,县官老爷、太太就打了那衙差大哥十记板子。那衙差大哥不经打,才三记板子落下就裤子破、流出血”

    鹿堪道人为了不趁九呆说话时打九呆,雷鹏搏法术一直坚持在空中。没想到九呆一说话却没完没了了,不由得怒喝道:“呆子,你究竟想做什么?”此话出口,心中才开始盘算起来,眼前这个凡人娃娃会不会真就是呆子?

    九呆说道:“我要说的是,如果你敢多打我一记,那你就一定会被你们的教主老爷、太太打十记,不划算。还有,我不叫呆子,我叫九呆。是“九”看来你真不会数数!”

    鹿堪道人感觉自己就快疯了小索(性xìng)收回法术说道:“好,你数、你现在就给贫道数,贫道的第一招到了你这里怎么就成了第四招?”

    九呆说道:“我哥说过,你们这里的规矩是挡三招过关,也就是挨你三记打,对不对?我九呆进过衙门懂得规矩,所以一见你就趴下来让你打了。”然后手指自己(屁pì)股接着说道:“右半边是第一记,左半边是第二记,第三记你是用你的掸子柄打的。我算错没有?告诉你老道士,我是等你打满了三记才站起来的,你再打就是第四记了。”    鹿堪道人彻底懵了,喃喃说道:“那样也能算接了贫道三招?”,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比叭 ,章节更多,支持作

    5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