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生死关(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一、想了想,说道!”是的,我是说的,我个我是通天教主座下弟子巨渠说罢,人影渐渐清晰起来,巨渠现出了真(身shēn),居然是个只有十四五岁模样的小道士。

    “咦,这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和我差不多大年岁?”慧来知道这不可能的,只不过心里想好了要拖延时间,所以没话找话。

    “哈”巨渠大笑起来,说道:“这座五道通天阵是通天教主在三千多年前设下的,网设下时我就在这里守关了,你说我有多大?不过我现在倒是(挺tǐng)佩服你这个凡间娃娃,有胆进入魔界来闯五道通天阵不说,居然还能硬接下我巨渠的两次攻击!自五道通天阵设下以来,我还没遇上过几个能像你这样的。”

    慧来强忍疼痛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笑话、笑话,这满天仙佛本领官大的多了去了,就是在凡间也隐藏着不少达者高人,你个井底之蛙居然连我这种也没见过几个!哈,”

    巨渠被慧来说出了怒色,皱眉说道:“你已经想了很长时间,是不是想好了?。    慧来说道:“我,,嗯,,能不能再让我想上一小会儿?”

    巨渠冷笑道:“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存故意拖延时间。好让自己尽快恢复力气,没用的。你在挡我第二招“魔虎爆冲,时,应该已经使出了最后的看家本领,否则没有任凭(身shēn)受重伤、也要把法术隐隐藏起来的道理。让我告诉你,我的第三招要比第二招厉害十倍不止,你如果现在还不放弃,那可真要葬(身shēn)在无道通天阵中喽

    慧来已经恢复不少,暗道:今(日rì)为了过此关,可不能再管终极法术会不会损害(身shēn)体,再说难得损坏一两次、至少一下子不会死,事后养养也就好了。主意拿定了说道:“巨渠,我想好了,我准备再接你第三招。不过我也事先说明,我用来接你第三招的法术不比寻常,极有可能要比你那第三招还要厉害十倍不止,你可小心了。”

    “哦?哈”巨渠先惊后怒、继而狂笑起来,说道:“好、好,我倒还真想尝一尝比我这第三招“魔虎裂空,还要厉害十倍不止的法术。小子,你站稳了说罢,(身shēn)形重又变成魔虎,对准慧来猛冲。

    慧来听到第三招叫做“魔虎裂空”就已经算准巨渠会像第二招一样变成魔虎从正面扑来。只是没想到前一次扑过来时还能看得见虎形,这一次不然,居然只看见一团白光!度奇快、骇人至极。惊恐之下,慧来竖起左掌对准白光,迅使出了慧如来**。

    白光一闪。往左边滑过。慧来妾即扭过(身shēn)去,那白光却围着慧来冉起了转,用目光根本追不上,慧来只好顺着白光转动的轨迹功。功未出,“呜”周(身shēn)顿时刮起一股强烈的怪风,有的像重拳击打、有的像刀片割戈、又有的像是绳索勒绑,把慧来围在白光圈中舌得东倒西歪。此时莫要说施展出慧如来**了,慧来就连站都已经站立不住。

    巨渠见慧来还在硬撑,将旋转度增加到了极致。风声也由原先的“呜、呜。刮响变成如雷般轰鸣。从外部看到,白光正旋成一个球体把慧来往空中托起。

    而白色光球里面的慧来,则开始上下左右胡乱转动起来,越转越快。还有球体里面的怪风,拽紧了慧来的四肢拼命在扯,又有无数击打和割划落在慧来(身shēn)体上。

    慧来实在承受不住,被转得昏天黑地的脑袋已经无法分辨一切,除去皮(肉ròu)上疼痛痛入肺腑、更加要紧是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要被旋转力给甩脱出了**。没有力量、也没有办法,有的只是无限痛楚。生命。慧来准备放弃了。

    就在万念俱灰的时候,慧来感觉到自己心中似乎有一点微弱的光亮。强行使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这点光亮上,又似乎能听见这点光亮处有梵音唱响。仔细听,是普觉悟上心咒!难道是自己一直在观想的普觉真智菩萨在为自己加持收护?慧来随着梵音一同念起了心咒。

    白色光球依然在上升、在飞旋转,而球体内的慧来却越转越慢,最后居然能够将(身shēn)体站直了!只见慧来双手合十、双眼开张,浑(身shēn)放(射shè)出无数金光、穿透白色球体照向四方,

    天光大放。黑暗没有了,慧来站在山道上,左右两旁是山林,(身shēn)背后是设有五道通天阵的山谷。白色光球也没有了,巨渠已经变回人形站在慧来(身shēn)前不远,左手捂住右臂,右臂衣袖上印出鲜血

    慧来不清楚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好像是普觉菩萨来帮了忙。但有一点勿庸置疑,就是自己挡住了巨渠的第三招。不仅如此,明显还把巨渠给击伤了!慧来浑(身shēn)的痛苦还没消去,但无限的喜悦已经挂上眉梢。

    巨渠见自己右臂鲜血淋漓,又看见慧来喜不自胜的模样,双眼目光由惊恐变成愤怒,喝道:“气煞我也,我要宰了你。”重又化作魔虎,一声怒吼将两旁树木都压弯了腰,虎口中两颗剑齿晶光夺目。

    慧来赶紧喊道:“三招已经过去,你可不能不讲规矩啊。”想再次施展起普觉心咒来防备,怎奈精疲力竭法力全无。

    魔虎又是一声狂吼,将慧来的声音压得一丝不闻,然后埋伏(身shēn)、爆冲向慧来。四爪奔腾,居然把坚硬的山道给犁出两条四辙。

    慧来知道这次必死无疑,只是象征(性xìng)的把双臂护在(身shēn)前,等着被魔虎撕咬。

    魔虎已经冲到慧来(身shēn)前两丈,两颗剑齿变成两颗晶光四(射shè)的圆团从魔虎口中喷出,一颗击向慧来面门、一颗击向慧来(胸xiōng)膛。

    这招名叫“魔虎撞(日rì)”能在对敌时出奇不意的击向对手。而且只要对手在两丈范围之内,就绝不可能躲过这招“魔虎撞(日rì)。若非是巨渠恼羞成怒,轻易绝不会将这招成名绝技使出。

    眼看两颗晶芒再团就要击中慧来,突然又有无数的晶体尖刺从圆团上爆出,这要是被刺中,那可就真成千疮百孔了。

    正在千钧一之际,慧来不见了。

    巨渠收回法术再看,只见慧来在五丈外和一个道士并肩站着。

    巨渠走上前,朝那名道士喝问道:“黄暮师兄,你为什么要横加阻拦,不让师弟我杀了这个小小凡人?”

    那个被称作黄暮的道士说道:“巨渠师弟,并非师兄我要出手阻拦。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一些就坏了教主立下的规矩。一旦教主责怪下来,你吃罪得起吗?”

    巨渠这才清醒过来,说道:“啊呀,是师弟,师弟多谢黄暮师兄,还请师兄在教主面前代为隐瞒一二

    黄暮一抖手中拂尘,说道:“还好没有铸下大错。其它的事,师兄心里自然有数。”

    巨渠又时慧来说道:“你过关了。刚才那是我和你闹着玩的,你别往心里去。”然后不等慧来答应,手抚受伤的右臂晃去不见。

    吕无病四人还在山谷中走着,每走出三五步,吕无病就会唤一声走在最后的钟浩毅。再唤,钟浩毅没有答应,吕无病三人一齐扭回头看,钟浩毅果然也失踪了。

    现在九呆成了走在最后的一个,吕无病问道:“九呆,待一会儿你也会一个人走散,没哥在你怕不怕?”

    九呆满不在乎的说道:“哥,以前我要饭的时候你没在、我偷东西吃的时候你没在、就是我去衙门里挨板子的时候你也没在,我怕什么?我的命((贱jiàn)jiàn)着呢。不过九呆怕自己离开后没人保护哥你!”

    昌无病听到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不愧是我天上地下到处都很有名气的战神的弟弟。九呆你要记住。不论对手会有多厉害,你一定要成功闯过关来见哥,听见没有?”

    九呆没有答应,也不知道是不屑于理会、还是没有听懂?吕无病扭回头再要重说,咦!九呆也已经不见了。

    钟浩毅正低头前行,突然感觉(身shēn)前似有一道琉璃光闪动,抬头再看,伙伴们没有了,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山谷只剩下自己一人。钟浩毅解下海天弓握在手中小心翼翼继续前行。

    走出三几十步,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高不可攀的山岩石壁,石壁下还有一个山洞。钟浩毅前后左右打量一番,除了山洞可以通往前方,就再没有其它路经了。也不知山洞里有什么?是不是出阵的途径?钟浩毅思忖片刻,踏进山洞。

    洞中是一条狭长的甭道,黑漆漆一直朝前、没有岔路。百道尽头,是一个洞中大厅,大得足以装下万余人。钟浩毅走到洞厅中央朝四方看,只看见进来时的甭道洞口。其它地方都是坚实的岩壁,没有通路。再朝洞顶上看,二十余丈高的洞顶除了一根根垂下的钟(乳rǔ)石,也没有空洞。钟浩毅暗道:这是怎么回事,没有路了?

    头网低下,眼前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道士!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