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空中地界(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二久说道!”敌不者环需留在老夫这里观察治引,棹比离开

    吕无病问道:“大夫,你不是说我兄弟的病不要紧吗,怎么还要住在你这里?”

    大夫说道:“话虽如此,可痨病患者都气虚血亏不耐风寒,而且痨虫还会随着病人的(身shēn)体接触和呼吸转移到其他人(身shēn)上。为了病者、也为了诸位,老夫希望还是把病者留在老夫这里为好

    也只能如此。吕无病劝慰九呆几句,又对大夫说了一大通要求,夏兰则拿出一把金珠子给了大夫。四个人离开医药馆另寻客栈入住。

    就这样一连三(日rì)。吕无病四人每天都买最好吃的东西去看九呆。只是三天过去了,九呆却不见一丝好转。到了第四天,吕无病四人刚踏进医药馆就被那位替九呆看病的崔大夫唤住。崔大夫焦急地说道:“吕公子、各位,不好了,九公子昨天夜里咯血了。而且咯过血以后一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这可怎么办?”

    吕无病听见顿时就急了,手指崔大夫上前嚷道:“什么怎么办?我问你们怎么办?究竟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告诉你,都给了你那么多金子,你必须把人给我治好。若是医治不好,你就等着我把你”

    小无病、无病,你冷静些。”慧来赶紧去劝吕无病。

    崔大夫辩解道:“吕公子,我们做大夫的也不是神仙,哪里个个都说能医得好的?吕公子,实在不行老夫就把金子退给你们。”

    昌无病简直怒不可遏,喝道:“你说什么?你把人治死了就想撒手不管吗?是谁说我兄弟只要服上几帖药就能好转的?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把我兄弟全须全尾的给医治好嗫

    钟浩毅也急忙上前劝阻。拽住了吕无病说道:“无病,你急我们也急,九呆是你兄弟难道就不是我们的兄弟吗?你冷静些,等听崔大夫把话说完。咱们再一块儿想办法    吕无病大叫道:“什么一块儿想办法?这明摆着就是他们医不好人,想要撂挑子了

    一通大吵,医药馆内能动的人全都跑出来看(热rè)闹了。崔大夫见吕无病模样实在凶狠,躲去一旁同一个老夫子大倒起苦水。

    老夫子听罢,上前对各无病抱拳说道:“这位公子,老夫我刚才听崔大夫讲了个大概。不知老夫能不能去看一看公子令弟?”

    吕无病停下吵闹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老夫子说道:”公子,这家医药馆就是老夫开的,老父姓孙。”

    “原来是孙大夫,有礼了。”吕无病胡乱抱拳回了一礼,说道:“孙大夹,你想看就去看,反正我把话说在前头,你看过了不管可不亿  ”

    孙大夫抚须说道:“这个老父自然晓得。”

    崔大夫赶紧走在前头,领众人进屋。

    孙大夫走到九呆(床chuáng)前又是切脉又是翻看眼底,一番折腾后摇头叹道:“小饮,难啊、难啊”。

    吕无病又急了。喊道:“什么难啊、难啊,你什么意思?”

    钟浩毅劝道:“无病,孙大夫既然说难,那就是说九呆依然有救。难怕什么?咱们兄弟几个还怕难吗?”

    吕无病只能忍住不吭声了。

    孙大夫挪到案前研磨提笔,药方写着写着手就悬在半空停住了。只顾摇头长叹。钟浩毅上前问道:,“孙大夫,究竟难在哪里,你能告诉我们吗?”

    孙大夫搁下笔说道:“老夫我重没有见过这痨病才过几天,就会变得这么严重的!”重又回到(床chuáng)前,看着九呆说道:“老夫怀疑病者是中了邪术

    昌无病听见又大叫起来:“孙大夫,你医治不好就明说。何必把我兄弟的病赖在邪术上?”

    钟浩毅一边伸臂把吕无病往后拦、一边问道:“孙大夫,你有切实根据吗?”

    孙大夫说道:“依老夫看,病者前几(日rì)一定和什么人打斗过。”将九呆被褥稍稍褪下一些露出肩头。继续说道:“诸个请看,病者的两个肩头和面额上都有抓伤。肩头上的伤疤新(肉ròu)已生、鲜艳通红,说明恢复得很好。而面额上的五个指甲印却毫无恢复迹象,只是都在际边和腮旁,再加上面色黑黄,所以不容易现。老夫以为,痨虫就是被人从这些伤口施放入病者体内的。否则崔大夫为病者精心救治了三天,病者不可能不见好转、反倒病症还会越来越严重的。”

    吕无病几个按孙大夫所说仔细看了看九呆伤口。夏兰说道:“我想起来了,九呆脸上那伤口是被同九呆打斗的第二个鬼给抓伤的,难道那个鬼就是痨病欺  ”

    慧来问道:“阿兰,痨病鬼是什么鬼?。

    夏兰说道:“顾名唐病鬼就是专门施放痨病的幽冥界鬼神,十分厉尘入医治不好九呆,应该也是(情qíng)有可原

    钟浩毅问道:“孙大夫,即便是这样,那你还有没有治愈的方法?我们这个兄弟不能就这么病死,你再帮着想想办法。多少钱我们都给

    孙大夫重新挪到案前坐下,拿起笔却落不下来。钟浩毅问道:“孙大夫,还有什么难处你尽管说,没准我们能够办成。”

    孙大夫说道:“其实老夫开的药方子和崔大夫的药方子差不多,只是得多用一味药。

    可惜这味药太过珍贵、太过,”

    昌无病赶紧说道:“不管是什么药,不管花多少钱,大夫你尽管开口。”

    孙大夫摆手说道:“这味药确实很贵,但现在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地方去弄!”

    钟浩毅见吕无病又要急眼。赶紧抢着问道:“孙大夫,你说的究竟是什么药,能告诉我吗?”

    孙大夫说道:“这位要名叫“泪珍珠”传说只有在稷泽湖底才能找到”

    “稷泽湖,泪珍珠!”吕无病惊叫道:“我知道了,孙大夫你说的是不是蛟人的眼泪?”

    孙大夫点头称是。

    吕无病说道:“那咱们快走吧。”说罢,风风火火就朝医药馆外冲去。

    慧来三人疾步跟上。慧来问道:“无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怎么知道的?”    吕无病说道:“我当然知道。蛟人也是女娼娘娘腔第一次造出的人族,现在就住在稷泽湖里。她们流出的泪水会变成珍珠,这种泪珍珠可以治病解毒。当年刘德真二祖爷(身shēn)中剧毒。凡尘子师祖就下稷泽湖为二祖爷去取过泪珍珠。为此。我师祖还在稷泽湖中杀死过一条蛟龙呢!”

    慧来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从来没对我说过?你快告诉我。”

    吕无病说道:“我运脑子哪能什么,凭你的脑子就是全告诉你你也记不住啊!传说在稷泽湖的湖底百丈深处住有蛟人,她们是女妈娘娘第一次造出的人族。她们上半(身shēn)是人的(身shēn)体,下半(身shēn)却长着鱼的尾巴,不过一到岸上就能变成完整的人。她们上岸主要是找男人把自己嫁出去,等怀孕以后再回湖里生产,生产完就再也不回岸上了

    夏兰冉道:“那她们的男人怎么办?”

    昌无病说道:“这也没办法,蛟人能活数千年,生产完孩子到把孩子带大,怎么也得一二百年。而人只能活数十年。等孩子能自行活动时岸上的男人早就死了。所以蛟人离开自己男人的时候都会大哭一场,留下许多泪珍珠让自己男人可以生活得好一点。”

    慧来问道:“按你这么说,那蛟人全都是女的喽?”

    慧来露出一脸歪笑,说道:“不光全是女的,而且听说她们在水里都是打赤膊的、不穿衣服的!呵”

    慧来也跟着“耸”笑了起来。

    夏兰上前一把揪住吕无病耳朵,喝道:“吕无病,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

    昌无病撩开夏兰手臂急忙闪躲,说道:“什么什么意思?我就是实话实说,没别的意思!”

    夏兰一边追向吕无病,一边怒喝道:“吕无病,你的心眼都长歪了,你会没什么别的意思?”

    吕无病急喊道:“停、停、停,我真没有别的意思。那都是凡尘子师祖亲(身shēn)经历过的,他也没有过什么别的意思嘛,阿兰你得信任我啊!”

    钟浩毅劝道:“是啊阿兰,你得信任无病

    慧来也劝道:“就是嘛,我们谁也不信任无病都不要紧,可你一定得信任他啊

    夏兰不服气的回道:“凭什么我一定就得信任无病?”

    慧来说道:“阿兰你想啊,你长得那么道貌”那么妖媚”长得那么漂亮,还怕区区皎人把无病的魂给勾去不成?”

    “我就是不放心,”夏兰突然现自己有语病,赶紧改口说道:“我是放心不下他年纪太轻,看见貌美女子万一把持不住怎么办?。

    慧来说道:“他碰上的貌美女子还少吗?除出去满月姐不说 什么露蜂姐、百菊妹妹,多了去了!”

    吕无病怒喝道:“慧来,你敢出卖我?。举拳便打。

    慧来大惊道:“吕无病,这些事你全都没有告诉过夏兰?你完了,你完了!”

    这下可好,全乱了,”

    诗曰:

    空中地界龙风呼,

    却遇呆人病骨酥。

    医者药方难下笔,

    稷泽湖有泪珍珠。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