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胜仗(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丹耼 书名:邪佛王
    有缘人听亚都依依不!问道!“求死老人旧会去哪里?我们还能见着面吗?”

    求死老人说道:“我还是会到处去寻死。只要我死不了、只要无病的功法修为炼到登峰造极,我们就还能见面,因为到时候我还要请无病把我杀了。”

    吕无病摆出无赖模样说道:“要是到时候我不忍心杀了你,怎么办?”

    “那我就把你的一(身shēn)丹功修为全都给毁灭了。”求死老人说道:“好啦,老不死的同大家就此别过。”说罢,施展出地行术便无影无踪了。

    等回到贺周城,五个有缘人兴奋地没有一个觉得困的。吃早饭也耍喝酒。没什么菜不要紧,各自用吹嘘来下酒。结果喝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睡意,便结账出店直奔沙漠而去。

    入夜,五咋,有缘人已经进入了沙漠深处,那片胡杨树林早已被甩得不知道有多远了。五个有缘人下马休息,慧来问道:“无病,我们现在到什么地方了?”

    吕无病看着四周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想我们应该是迷路了!”

    众人大惊。慧来急问道:“地图不是在你(身shēn)上吗,我们怎么可能会迷路?”

    吕无病说道:“地图在我(身shēn)上确实没错。可是我们光顾着冲进沙漠,结果什么都没准备,就连罗盘也没有一个,所以现在迷路了!”

    夏兰大喝道:“吕无病你真是个傻蛋!”

    “好了、别叫了。刊才大喊“冲、冲、冲。的又不是我一个,阿兰你也喊的!”吕无病无奈地说道:“(欲yù),我们不光没有罗盘,连吃的也都没带。”

    众人全都惨呼起来,一个个仰天躺倒。

    钟浩毅说道:“无病,要不我们先回贺周城吧,反正才跑了半天路程。应该没有跑出多远。”

    吕无病说道:“我也想啊。可是我们还认得出回去的方向吗?阿毅你看,连地上的马蹄印子都被风吹散了。(欲yù)、阿兰。你能不能用地行术先出沙漠,等采买到罗盘和吃的再回来?”

    夏兰说道:“要我出去容易,可是再回来就难了。这茫茫沙漠,我上哪儿去找你么?”

    五个人齐声长叹!长叹完又能怎样?天当被、地作(床chuáng)。一个个都沉沉睡去”,

    突然,夏兰和钟浩毅猛的跃了起来,大叫道:“大家快起来。无病、慧来,有(情qíng)况,快起来。”

    果然,一里外有两条人影走来。仔细看。原来是火鹤和线天。紧接着又有三条人影并上了火鹤和线天,是鼓龙带着红须鬼和痨病鬼。

    鼓龙开口说道:“火鹤将军。你带来的另外三员大将在哪里,是不是开小差子?”

    火鹤从鼻孔中重重“当”了一声,并不作答。

    鼓龙知道火鹤的三个偏将已死,见火鹤无言以答,同红须鬼和痨病鬼哈哈大笑起来。

    火鹤自然把怒气都撒在了吕无病五个的(身shēn)上,人还没有走到,漫天的流星火球已经砸向了吕无病他们。    吕无病手持金月紫戟挡在众人(身shēn)前,大戟舞开、同上一次拨挡火球时的(情qíng)况完全不同了。只见吕无病拍、挑、拨、刺,没有把一颗火球漏进圈中。舞到酣处。居然还把不少火球给挑了回去。砸得火鹤五人也东奔西跳起来。火鹤无奈,只能暂时先收回法术。

    线天走出抱拳说道:“将军,让末将去会一会那帮小子们吧?”

    火鹤背负双手强使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去吧。”

    线天走到吕无病五人面前,抛着媚眼说道:“怎么着小家伙们,那个杀不死的老东西不在,你们就只会傻站着不敢出战啦?快一起上来吧,姐姐我保管把你们一个个伺候舒服了。”

    吕无病正要开口说话,被夏兰拦在了(身shēn)后。夏兰说道:“今后凡是与女妖女鬼的战仗全都由我包圆了。瞧你们几个那一副副见色忘形的模样!”

    吕无病笑道:“你也不是纯的,凭什么来说我们?”一(屁pì)股就坐在了地上。

    慧来几咋。也随着坐下,纷纷为夏兰鼓掌加油。

    夏兰没工夫再理会吕无病,只能把怒气先撒在了线天(身shēn)上,亮出飞鳞剑、剑指线天喝道:“杀你何必要一起上?光凭我一人足矣。丑陋女鬼,快到姑(奶nǎi)(奶nǎi)剑下受死吧!”同时,耳朵里却听见吕无病在对慧来几个说话,“什么女鬼?长得比那煞飞差远了!”

    “哥,你说的话总是没有错。那个煞飞是赤膊的,比这个女鬼好看多了。”九呆在说话。

    接着是大家的哈哈大笑 ”丁足夏笑也不是、怒也不是,停在当场忘了怀要同!

    线天走到离夏兰一步之遥,眯起媚眼笑道:“小妹妹长得真漂亮,雪白粉嫩的!来,让姐姐摸摸你伸右手抚摸向夏兰的脸蛋。

    夏兰慌忙举左臂格挡,右手飞鳞剑再刺线天(胸xiōng)膛。线天并不躲闪,但脸上的笑容却变得怪异起来。就听见“噌。一声在夏兰耳边响起。原来线天右手食指和中指之上各(套tào)着一片金属簧片,簧片相互一擦,就出了响声。

    再看夏兰,右手指上的飞鳞剑突然隐去、自然也没有刺到线天。紧接着簧片的声音再响,夏兰开始手舞足蹈起来,每一个节点都跟随着簧片的声音。若是换上轻纱罗裙,舞姿一定比宫廷舞姬还要曼妙。

    吕无病手指夏兰笑道:“大家快看呀,没想到阿兰的舞蹈跳得那么好看!”

    慧来说道:“别不懂装懂,我看一定是求死老人把用影子打架的绝学暗中教给了阿兰。求死老人就是一边跳舞一边同幽灵影子打架的

    夏兰这时跳转过(身shēn),能看见夏兰脸上露出了痛苦而又怪异的神色。

    “不对,阿兰并没有施展影子打架的功夫钟浩毅踽起喝道:“无病你看,阿兰的影子照在我们这里呢?。

    “不好,阿兰一定是被那女鬼给控制住了吕无病也察觉出不对。抓住慧来前(胸xiōng)衣襟急喝道:“你快念那什么”什么咒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慧来推开吕无病。双手合十用捻丝成音诵起了启智咒。

    夏兰依旧在舞蹈,不过双眼却在朝吕无病他们挤弄不停。

    线天在夏兰背后掩嘴笑道:“嘻”小妹妹,差不多了,姐姐送你去阎王爷那里吧”。左手五指抓向夏兰的天灵盖。

    眼看着线天左手五指就要抓入夏兰头颅,夏兰突然别步转(身shēn)、指上飞鳞剑出其不意斩断了线天左臂。线天痛得狂啸一声、往后飞退,脑后长分成左右往前伸长,越长越长、越长越高,然后变成两堵岩石墙,“轰隆”合得严丝无缝,同时也把夏兰合入岩石墙中,恐怕整个人已经变成了污浆。

    九呆急道:“哥、不好了。阿兰变(肉ròu)夹馍了”。

    吕无病却毫不在乎,说道:“九呆你看着,阿兰能耐大着呢”。

    岩石墙分开,又变成长缩了回去。

    没有看见被挤成污浆的夏兰,什么也没有。吕无病说道:“看见没有,阿兰精通地行术,土石攻击对她岂能有效?”

    话刚说完,夏兰就在原地现了出来。

    线天吃惊不手捂断臂说道:“你是怎么躲开我的“千丝合岩术。的?”长重又变作岩石墙夹向夏兰。“轰隆隆岩石墙再一次把夏兰夹住。

    等岩石墙隐去,夏兰和线天面对面站着。飞鳞剑深深刺进了线天的肚腹,献血顺着剑刃朝外直流。

    线天惊恐地看着夏兰。她绝不相信区区一个有缘人会有战胜自己的法力。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随着夏兰缓缓拔出飞鳞剑,线天软瘫在了地上、死了。

    夏兰收回飞鳞剑,得意洋洋走了回来。昌无病四个站起(身shēn),(热rè)烈鼓掌。    火鹤正要纵(身shēn)上前,被鼓龙横臂拦住。鼓龙说道:“火鹤将军。此时何劳火鹤将军亲自动手,不如让本将军的两个部下先上吧

    不等火鹤说话,红须鬼已经疾步上前,手指吕无病五个说道:“才杀了一个毫不起眼的线天便得意忘形了?来吧,你们全都上来吧

    慧来和钟浩毅挣着要往外冲,被吕无病双手分拽住了肩头。吕无病说道:“求死老人说了,现在我们五个的功法属九呆最强,咱们不如让九呆先上吧?”

    “都不许和我哥挣”。九呆听见了大吼一声疾往上冲。有狼鬼相助的双腿只一跨、便和红须鬼来了个脸对脸。还没等红须鬼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九呆又冲着红须鬼大吼道:“战神弟弟本将军我要杀你,你给我站着别动

    红须鬼被突然吓到,忍不住往后疾退。瞧得吕无病四人哈哈大笑不停。

    等看清楚后,红须鬼怒极。往地上一趴,变作一头狰狞无比的红毛鬼兽扑向九呆,同时满嘴凿牙猛咬九呆头颅。没想到九呆的度比红须鬼快多了,直接从红须鬼(身shēn)子底下奔到红须鬼背后,不等红须鬼四脚着地,抓住红须鬼两咋。后腿爪腕就抡了出去。把红须鬼重重摔趴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邪佛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